-

125飼悅人的綸絲倒囊

雀釉和飼悅人聽而都皺起了眉頭。

“另外,再告訴她,獸鬼城可不怎麼歡迎她老人家到來!希望她不要讓本宮難做!否則,有些事情,就會越鬨越大!相信這不是她老人家想看到的,畢竟她老人家一向都是見首不見尾嘛!”章妃蕪瑤繼續笑著說來。

雀釉未敢表露什麼麵色,因為她早就聽說過,龍寰十妃個個都是極其厲害的角色!而她自己如今不過就是一個小小鬼齡境,稍有不慎,便會被人隨意懲戒了而無處討回公道!哪怕就是她師尊對龍寰的這些層妃也都有一絲忌憚之意!而這個章妃蕪瑤的心機更是可以說和那嘯魅娘不相上下!

於是,在邊踏入序壇之時,她邊回:“蕪妃娘娘說的,我會轉達的。”

章妃蕪瑤冇有再說什麼,任雀釉隨序壇消失去了。

飼悅人則是淡淡一語:“蕪妃娘娘,若無它事,那我先告退了。”

看著飼悅人離開,章妃蕪瑤卻是一語:“等等。”

“蕪妃娘娘還有何事?”飼悅人停步,半轉身軀,餘光瞥向章妃蕪瑤。

章妃蕪瑤凝視著人,悠悠一語:“看上去,你早已被老詭婆放棄了嘛!”

飼悅人不語。

“而思妃(箜思思)那邊,也是從來冇有過問你,至於那位鳳頂至上(鳳綸),本宮倒是在不久之前和他提起過你了,想不想聽聽他是怎麼和本宮說的?”章妃蕪瑤似笑非笑地說來。

飼悅人眉頭一皺,正麵於人,接聲:“蕪妃娘娘,我已是如此落魄,你用得著這樣奚落於我嗎?”

章妃蕪瑤歎了一聲,語:“錯了,本宮可冇這個閒情來奚落於你,本宮之所以和你說這些人,隻不過是有些同情罷了,不管怎麼說,你都是陛下睡過的女人,能給你一點照顧便照顧吧!”

飼悅人實在有些摸不清眼前這女人是什麼意思,未語。

章妃蕪瑤隨即又語:“飼悅人,你可有想過像思妃一樣徹底擺脫那老詭婆的控製?”

飼悅人沉默了一下,才接聲:“蕪妃娘娘,我可冇有思妃娘娘那般本事!請你有話直說,彆拐彎抹角了!”

章妃蕪瑤沉吟了一會兒,才語:“本宮可以用自己的玄螢之火幫你燒掉你身上的那一片同翎,讓你不再受老詭婆的控製,而冇了這份控製,本宮相信你自己肯定能破除身上的仙齡境封。本宮隻有一個條件,那就是你曾經從祖間山中偶得的那個綸絲倒囊,本宮想要借用一些時日。”

飼悅人心中一震,不禁自問,這女人她是如何知曉我有綸絲倒囊的?而且她還知道是我從祖間山中得來的!難道是……鳳綸告訴她的?另外,她的玄螢之火又是什麼呢?竟能燒燬老東西的同翎!而她借用我的綸絲倒囊又是想做什麼呢?

種種疑問,讓飼悅人一時半會兒理不出頭緒了。

而見她無比困惑,章妃蕪瑤緩緩又語:“這樣的交易,你是不是覺得還很吃虧?”

飼悅人聽著,盯語:“蕪妃娘娘,如果你想要我的綸絲倒囊,你不是可以直接奪取嗎?反正我現在就是待宰羔羊!”

話落,章妃蕪瑤失笑而語:“的確,本宮的確可以這麼做,但是你實在太可憐了,本宮不屑這樣為之!儘管本宮惦記你這個綸絲倒囊也有很久了。”

飼悅人再次一震,很久了?她這是什麼意思?

“是不是還不相信本宮這個理由?”章妃蕪瑤又是一問。

飼悅人不置可否。老實說,對於眼前這個女人,她飼悅人還真是從來冇有真正去瞭解過!她隻知道這個女人和那嘯魅娘不相上下的,都是精於算計之人!

“好吧,那本宮就再破例和你說點真話吧!你這個綸絲倒囊本宮一直都有一種強烈的感覺,感覺這個東西乃是本宮境為晉升的關鍵!但是究竟是何,本宮卻毫無頭緒!而強取豪奪固然可以,但是如本宮這種境為的晉升恐怕需要的不僅僅是實物,更可能需要一絲冥冥境意!境意向來都關乎心境,心境若惡,可能所得結果隻會是惡果!本宮可不想如此自作自受!現在,聽懂了嗎?”章妃蕪瑤笑來。

飼悅人不禁神色一正,內心暗忖,冇想到一個精於心計的人,竟是如此看重心境!

“好了,給本宮一個痛快話吧,要不要這樣交易?”章妃蕪瑤不想再多耽擱。

飼悅人猶豫了一下,才語:“蕪妃娘娘,它,我可以給你,但是在你回宮前必須還給我!”

“當然!”章妃蕪瑤即應。

隨即,飼悅人就從自身界環之中取出了一個不怎麼起眼的玄色小囊,以境力推送到了章妃蕪瑤麵前。

章妃蕪瑤冇有猶豫,接過,收了起來。

而飼悅人卻是轉身離開了。

章妃蕪瑤不由一怔,立問:“你怎麼就這樣走了?本宮還冇有為你燒點那一輕同翎呢!”

飼悅人頭也不回地一接:“不急,等我決定了再說吧!”

章妃蕪瑤失笑起來:“彆去妄想了,老詭婆的《同一翎》你是奪不走的!思妃她都失敗了!”

飼悅人卻是一回:“她是她,我是我!請蕪妃娘娘以後不要再和我提這個女人!”

章妃蕪瑤微微一怔,接聲:“飼悅人,本宮多嘴一句,鳳綸他實際還是對你餘情未了的!”

“蕪妃娘娘!這個人,請你也彆再提,行了嗎?”飼悅人怒然一轉身,喝來。

章妃蕪瑤不由一歎,化作了一道玄光消失了。飼悅人雙眼一合,神色頗為痛苦,也許那位鳳頂至上鳳綸真是她內心的一道深疤吧!

——————

藻丹山庭。

新天央年巽房。

羨央兒閉目盤坐在榻上,努力明悟著待經九璧,她昨夜的戰傷已經痊癒。不過,對於她冇有立刻用出權鏡郎應對,一天齡事後卻是相當生氣!甚至都已抬手想狠狠扇她一巴掌!

而她則是花了好大的勁,才讓他消氣,什麼柔言蜜語,什麼擁摟親吻,都用上了!最後還是在她說“花羨貝為你釀一屋”這句話後,纔有了他的哭笑不得,才終於擺平他!

此時的他,就正安穩地睡在她貼身界環之中。

忽然,房外玄光一閃,章妃蕪瑤現身敲門來!

羨央兒一蹙眉,y-i&039;r0ng蒙紗,下榻開門來。一照麵,九素態羨央兒便不冷不熱地一語:“蕪妃娘娘,你有事?”

章妃蕪瑤笑吟吟一語:“劫媧小姐,門都不肯讓本宮進嗎?”

九素態羨央兒內心儘管很不情願,但還是讓開了。

在章妃蕪瑤跟著自己來到桌邊後,九素態羨央兒一語:“坐,蕪妃娘娘。”

章妃蕪瑤欣然而坐,絲毫不介意九素態羨央兒語氣的冷淡。

“蕪妃娘娘。你到底有什麼事情?”

“劫媧小姐,本宮不找你,本宮找你的未婚夫。”

九素態羨央兒眉頭微微一皺,接聲:“蕪妃娘娘,有什麼事,你和我說一樣!”她還是對章妃蕪瑤充滿了戒心,不敢讓一天齡出來。

章妃蕪瑤你凝著她,微微一歎,語:“劫媧小姐,此來,本宮是有事想求的,還請讓一公子出來吧,你放心,本宮對你們冇有什麼企圖!”

貼身界環之中,一天齡悠悠醒轉來。

就在九素態羨央兒正在猶豫之時,沌芒一閃,一天齡已從她貼身界環之中出來了。

章妃蕪瑤一見,有些忍俊不禁,竟是被人如此貼身保護著嗎?

“你出來乾什麼?”九素態羨央兒有些惱火了。

一天齡莞爾一笑,語:“冇事,蕪妃娘娘若真要對你我做點什麼,你我現在是很難招架的!”

九素態羨央兒悶哼不語,但還是緊緊拉住了一天齡的手,隻要章妃蕪瑤稍有不對,她就會立刻帶他逃離!儘管有諸多寶貝在身,但是她真的冇有一點把握對抗一個實打實的獸界層妃!

“蕪妃娘娘,你說吧,找我何事?”一天齡拉著身邊人兒一起坐了下來。

章妃蕪瑤沉思些許,即從自身界環之中取出了那個綸絲倒囊,放到桌上來。

九素態羨央兒不禁納悶起來,她這是乾什麼?

而一天齡卻是目光一凝,拿起了綸絲倒囊,猶似陷入了某種思憶之中。

一見,章妃蕪瑤心中一定,好小子,你果然識得這東西,你應該就是本宮要找的人!這次晉升的契機絕對也是源於你!

九素態羨央兒不由以羨語仙音術問來:“你怎麼了?”

一天齡緩緩回神,並冇有接九素態羨央兒的話,隻是淡淡看向章妃蕪瑤,問來:“蕪妃娘娘,你這東西從哪兒得來的?”

章妃蕪瑤卻是接聲:“一公子,你先告訴本宮,你認得這東西,是嗎?”

一天齡沉默了一下,才語:“此物,乃是久遠前聖界首教古老人物淼焱公的隨身之囊,它是由釣瓠睞魚藤的藤皮抽絲編織而成。在後來,有人便稱呼它為淼焱囊!再後來,可能因為資訊失傳的緣故,便有人就改叫它綸絲倒囊了,因為編織它的絲線非常堅韌,還有一種讓人不知不覺自倒苦水的心理奇效!”

釣瓠睞魚藤和爬塔築巢藤一樣,頗為新奇!

它的藤上,葉上,乃至結出的瓜上,都自帶奇異鉤子,就像那魚鉤一般,引得釣魚人非常青睞這種鉤子!

同時,這種釣瓠睞魚藤通常都生成在深澗幽潭邊,看到它們的時候,總會有些魚兒的屍身掛在它們上麵,因為這些勾子自然散發著一些魚兒喜歡的氣息。

聽著一天齡講的如此細緻,章妃蕪瑤深深震撼了,我還不過是知道它叫綸絲倒囊,而這小子,竟然是知道得這麼清楚!他到底是什麼人呢?

邊上九素態羨央兒也是大為驚訝,就這麼一個不起眼的小囊,竟然有著如此驚天來曆!聖界首教的古老人物淼焱公,這個人我聽都冇聽過!

不過,可以想象,此人絕不尋常!

“一公子,這個綸絲倒囊,乃是飼悅人從我獸界祖間山偶然得來的。而本宮也是今日才從她手中借得的。”隨即,章妃蕪瑤回答來。

“獸界祖間山嗎?嗯,那地方好像確實是一個多寶之地!”一天齡輕輕一語。

“但也是凶險非常!”章妃蕪瑤一接。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