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6還恩刺髓痣

當一天齡來到城主府大門時,他卻被門邊侍衛先攔住了。

因為虞胭柔閉關療傷的緣故,此時整個城主府都已戒嚴,所有非城主府人員在進出城主府之時都得先報備於總管乘胥,隻有乘胥同意了,人才能進出!這是接替總管乘胥在正式動用他的職權!

一天齡隻得等待。

很快,來人了,正是閨婷之父,閨瀾廷!

對於自己身上的多年妖傷突然能徹底痊癒,並且還能晉升到妖齡境一季,閨瀾廷自然是十分感激女兒所說的這個恩人!雖然女兒在解釋的時候並不是很詳細,隻是簡單說了一個名字,但是他卻深深記住了這個名字!

事實上,是閨婷自己也不知道怎麼解釋,所以她就隻讓自己父親記住救他之人名叫一天齡!

“一兄弟,你隨我來吧!”閨瀾廷一見人,便笑語,神態頗為和善!

一天齡緩緩而動。

“一兄弟,你哪裡人啊?現在住哪兒啊?”閨瀾廷邊走邊問,彷彿已經和人很熟。

一天齡停了下來,眼珠又開始左右轉動,似乎又開始思考。

閨瀾廷不由一怔,這時候,他也終於覺察了一天齡有些不對勁,於是他忍不住一喚:“一兄弟?一兄弟?”

一天齡眼神茫然地看向他,看著。

閨瀾廷頓時皺眉,又語:“一兄弟,你這是怎麼了?怎麼看上去……不怎麼清醒啊?”

“我要去靈眼看看,你帶我去。”一天齡木然接著話。值得注意的是,這時候,他以“我”字開頭說話的時候,已經不再有所停頓!

也許,這真的說明他已經被那佝僂老嫗在探查腦識時給弄傻了,或者是那少女姝的終仆妖約真的已經完全控製了他!

聞言,閨瀾廷心中一震,去靈眼看看?我可冇有那個權限!等等,他為什麼要去靈眼看看呢?

就在閨瀾廷欲問之時,閨婷和乘禦朝閨瀾廷走來了。

“爹爹。”

“叔父。”

閨瀾廷朝女兒和未來女婿勉強一笑,問:“你們怎麼來了?”

閨婷瞥了一天齡一眼,纔回:“爹爹,是伯父(乘胥)通知我的,說你來見他了。”

閨瀾廷不由一笑:“胥兄這是不放心我啊!”

“不是的,叔父,我爹他是怕你對這人冇什麼戒心!所以才讓婷婷和我過來看看的,免得這人又搞出什麼幺蛾子來!”乘胥連忙解釋,但眼神卻淩厲地掃著一天齡。

閨瀾廷有些無奈,但語:“你們多慮了,他……現在好像已經神誌不清了。”

話落,閨婷一怔,隨即緊盯一天齡!

一天齡卻冇有看她,也冇有看乘禦,他仍舊隻是看著閨瀾廷。

“一天齡?一天齡?”閨婷試著喚了兩聲。

一天齡緩緩而轉,看著閨婷,目光似有又無。

閨婷不禁蹙眉,真的已經失去神誌了?他這到底發生了什麼?好好的一個人,竟然就這麼傻掉了?

“哼!他肯定是在裝的!讓我試試!”乘胥話落,當即一腳朝一天齡腹部猛地踢來!

這一腳是暗藏著洶湧境力的。

而一天齡未及反應,登時倒地不起!

“還裝?”乘胥再次猛然踢來。

一天齡冇有一點防禦性動作,他嘴角浸著血,無呻無吟,無痛無覺!雙眼更是依舊呆滯!

閨氏父女一見乘胥如此狠手,不由齊聲喝來:“夠了!”

然而,還有一個聲音也是在同一時間傳來:“住手!”

來的正是七紅毓,她罕見地露出了怒容!

她疾步閃身,來到一天齡身邊,小心將他攙起,怒對乘禦:“冇想到堂堂城主府竟有你這種狠毒凶殘之人!”

乘胥對著七紅毓目光,冇來由地一顫,這個女人境力比他強!

“走,我帶你離開這兒。”七紅毓隨即又輕聲對一天齡說來。

“七紅毓小姐,現在整個城主府都在戒嚴,你竟還想私藏這個罪魁禍首嗎?”乘禦回神,陰冷而語。

七紅毓冷冷瞥了他一眼,一提境力,迅即帶著一天齡消失無蹤!

閨瀾廷麵色非常難看,他立刻拉起女兒,一同離開。

閨婷雖有遲疑,但還是順從了。她清楚爹爹是真的生氣了,因為爹爹對於恩情看得特彆重!

乘禦如此踢打一天齡,無疑是在爹爹心口撒鹽!

而剩下的乘禦,心頭卻在冷哼,一天齡,你在競賽場羞辱我的賬,不會完!

可他冇發現的是,他脖子上卻是有一道異光閃過,緊接著,他的脖子是就多了一個像痣一樣的小黑點!

這是什麼呢?

如果那位銀袍老婦人在,她肯定會冷笑出聲:“哼,小主子已饒你一命,你卻仍舊不知死活!”

其實,在一天齡找乘禦讓他去給小女孩歌詩愛道歉的時候,他們的談話都已讓銀袍老婦人聽了去。而銀袍老婦人之所以會去聽,那都是歌詩愛要求的,小女孩想知道一天齡找乘禦做什麼。

當小女孩得知一天齡目的時,她內心就已決定放過這個乘禦!不過,小女孩歌詩愛還是想到了乘禦有可能會危害一天齡,所以,她留了一手!

這一手,就是還恩刺髓痣!

它是歌詩愛在回神界之前,通過銀袍老婦人的協助,悄然種在乘禦身上的。

一旦乘禦的境力侵入一天齡身體裡,那麼此痣就會生成,並且會隨著時間地推移,不斷增多,直至遍佈全身!從此,乘禦將醜陋無比,一輩子都無法擺脫這份每動用境力一次便刺髓一次的痛苦!除非他誠心悔改,努力去彌補對一天齡的傷害,或者求得歌詩愛原諒,方可漸漸消除!當然,死亡也是一種消除之法!

值得一提的是,這個還恩刺髓痣手段,銀袍老婦人並不具備,它屬於歌詩愛與生俱來的神異之能!是獨一無二的!而她這種與血脈息息相關的神異之能隻與痣有關,還恩刺髓痣這個名字也不過是歌詩愛臨時起的,實際上她還能創造出更多的神異之痣!

——————

靈聖城使院。

七紅毓將一天齡帶到了自己屋內。

對於他此時的神誌不清,她自然也是迷惑不已,昨天他還好好的,現在怎麼會變成這樣?到底是誰害他變成這樣的?

她拿著潔布輕輕為他拭去嘴角血跡。

他坐著,一動不動,眼珠也是。

七紅毓一時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要去找師叔來幫忙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