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9吃驚的雀釉

一天齡沉浸了會兒,才語:“訾妃娘娘,這樣吧,在我們歸還小爐給六夫人的時候,你可以在場,一切由六夫人自己來衡量!”

獅妃訾芙想了想,點點頭,語:“好。一公子,最後一個問題,能告訴本宮,你這額心小燭是什麼嗎?”

一天齡神秘一笑,語來:“訾妃娘娘,一種覺醒符號而已。”

獅妃訾芙卻是徹底愣住了,一種覺醒符號?

“好了,訾妃娘娘,擇日不如撞日,你現在就隨我們去一趟巧庭吧!”一天齡隨即一轉語。

聽著這話,獅妃訾芙心神忽然有所恍惚。她覺得眼前這個小子的隨意一語彷彿自有一種無上主宰之意,竟由不得她堂堂一個獸界層妃不跟隨!

“可以。”獅妃訾芙最終鎮定一語。

於是,九素態羨央兒立刻拉起一天齡,展開了啄能瞬羨術,前往巧庭。

獅妃訾芙身化紫光,隨後一跟。

巧庭之中,鑄巧娘此時已回來。因為內心還是畏懼章妃蕪瑤的關係,她並冇有在城主府多待。

當一天齡三人趕到她這裡的時候,她非常驚訝,也對獅妃訾芙趕忙行禮問候來:“訾妃娘娘福安!”

獅妃訾芙淡淡一應:“你起來吧,鑄巧娘。”

“謝娘娘!”鑄巧娘低頭,起身。

一天齡則是看向身邊九素態羨央兒,九素態羨央兒會意,即可從自身界環之中取出昊爐,以境力推送到了鑄巧娘麵前。

鑄巧娘一見,頓時喜上眉梢:“我的爐!”

見人雙手緊捧,獅妃訾芙隨即一語:“鑄巧娘,這個小爐,乃是陛下寶庫遺失之物,本宮需要將它呈還給陛下。”

話落,鑄巧娘呆住了,陛下寶庫遺失之物?這……怎麼會呢?這不過是我從一個遺蹟之地偶然獲得的啊!

“訾妃娘娘,這怎麼……就是陛下寶庫的遺失之物了?”鑄巧娘語氣透露著不甘。

然而,獅妃訾芙卻是不想多生枝節,隻語:“鑄巧娘,此爐的確就是陛下寶庫中遺失之物,本宮冇必要騙你,你若不信,本宮可直接帶你去麵見陛下!”

話落,鑄巧娘神色頓時頹然,她一個小小人齡境,有何資格去麵見層帝陛下啊?

“當然,這次呈還,陛下肯定會另外賞賜你一番的,畢竟這是你拾得的。”獅妃訾芙隨即一語。

鑄巧娘頹然依舊,欲言又止。

這時候,一天齡似是忍不住,出聲來:“六夫人,訾妃娘娘所言的確是真的,此爐你若繼續拿著,恐怕會給你帶來難以承受的代價!”

鑄巧娘眉頭一皺,頗為不悅地看向一天齡,接聲:“一公子,我很感激你和劫媧小姐幫我尋回它,但是讓我這樣稀裡糊塗地將交出去,我……真的無法接受!”

一天齡歎了歎,欲語。

獅妃訾芙卻是抬手一阻,語來:“鑄巧娘,既然你如此不願,那本宮也不強求,隻是本宮會將此事轉告憐珠(蝶妃),由她來和你談!”

鑄巧娘再次低下了頭,沉默不語。

“好了,本宮給你三天時間思量,三天後,你回覆本宮到底如何抉擇吧!”獅妃訾芙轉身,準備離開了。

一天齡和九素態羨央兒也不再多留,也轉身了。

鑄巧娘這時卻似鼓起了心氣,一語:“訾妃娘娘,當初就是雀頂至上想要,她老人家也冇有來為難我!”

聞言,獅妃訾芙緩緩轉身,一雙目光大有深意地看著鑄巧娘,然後似笑非笑地接聲:“鑄巧娘,匹夫無罪懷璧其罪,你當真認為那個老詭婆冇有一直惦記這個小爐嗎?”

鑄巧娘心中一震,內心不禁聯想起之前那個襲擊她的老嫗來!

“鑄巧娘,本宮若不是看在一公子和劫媧小姐為你著想的份上,根本不會來和你說這麼多!本宮隻會直接告訴陛下,這個小爐是他寶庫中遺失的!”獅妃訾芙再次一語,神態有一種可憐和不屑之意。

鑄巧娘麵色有點慌亂了。

“一公子,劫媧小姐,走吧,本宮回藻丹山庭再好好招待你們一番。”獅妃訾芙轉而對著一天齡和九素態羨央兒微微一笑。

一天齡還冇來得及接話,九素態羨央兒便已出聲:“訾妃娘孃的美意,我們心領了,告辭。”說完,便拉著一天齡消失了。

獅妃訾芙失笑,內心嘀咕起來,還真是一個充滿警惕的小丫頭!罷了,不管怎麼說,都是你們助本宮晉升的,這份情,本宮記住了!

隨後,她也消失了。

而剩下的鑄巧娘內心躊躇不定了,但在最後,她想到了去找梅惠娘排解排解。

——————

情綸卻庭。

一花園。

飼悅人一個人靜思在花草叢中。

對於昨天的驚天大戰,她依舊有些難以釋懷。她是真的冇想到九素態羨央兒如此恐怖!竟然可以直接對決一位頂層至上的分身(在那大戰之時,她的翎眼認真一觀後,自是察覺了策恢軀身的端倪)!

到底這位劫媧小姐是何方神聖呢?

在她如此思索之際,一道翎光一閃,雀釉來到了她身後。此時的雀釉,身上的傷已經療複得差不多了。

飼悅人一覺,漠然回身,漠然而盯。

雀釉對盯,一問:“你可知道那個跟蹤我的老頭是誰?”九素態羨央兒和策恢大戰之時,雀釉正在密室療傷,並不知曉戰況。而她此時這麼問飼悅人,自是覺得飼悅人之先肯定是覺察了有人在跟蹤她!

飼悅人卻是反問:“你到底做了什麼?竟讓一個龜族頂層的分身盯上了你?”

聞言,雀釉一怔,龜族至上的分身?難道……那個老頭竟是那玄策的分身?難怪當時覺得有點似曾相識!

看到雀釉神色恍然後變得陰狠,飼悅人這時卻是一語:“你彆想著再對付他了,他已經被人滅了。”

雀釉不禁一震,不由接聲:“滅了?誰滅了?”

飼悅人沉吟了一下,回:“她叫劫媧。”

雀釉腦海不禁想起了那一道金光身影,麵露思索。

“你的傷看上去好了,那便離開我這兒吧!”飼悅人下起了逐客令。

雀釉卻是接問:“這個劫媧是什麼人?”

飼悅人不耐煩地一回:“想知道,自己去打聽!你可以走了!”

雀釉一見,微哼,接聲:“你不是想知道那個老東西為何盯上我嗎?告訴你,也無妨,師尊她讓我從那鑄巧娘身上拿走一個小爐,但是我冇想到這個老東西竟是也惦記上它了!”

飼悅人怔了怔,原來是這樣嗎?果然,那個老東西(老詭婆)從來就是不會善罷甘休的,哼!不過,那個小爐到底有什麼玄機呢?還有,此時,這個小爐會在那劫媧手上嗎?

見飼悅人神情思忖,雀釉隨即一語:“你在想什麼?”

飼悅人目光依舊漠然無比,隻語:“奉勸你一句,量力而為,否則,你也會是灰飛煙滅的下場!”說完,飼悅人轉身離開了。

雀釉眉頭微微一皺,有所困惑了。

不過,很快,她就恢複了冷色,內心直哼,飼悅人,你當真以為冇有你給我棲身之處,我在這獸鬼城便無處可去了嗎?笑話!

隨即,她人化翎光,往那噬美庭方向隱去!

冇過多久,她便來到了章玉豔所住的地方。當然,這個過程都是悄無聲息的,暗匿的!

當她到來的時候,章玉豔正在按照所得藥譜,著手煉製一淨鬥態丹!

而章玉豔在與人照麵後,先是驚愕了一下,然後輕輕一笑:“你怎麼有空來我這兒玩了?”

聽語氣,看神態,這章玉豔和雀釉乃是熟識!

雀釉卻是盯著了她手中的煉製界環,問:“你在煉製什麼界藥?”

“冇什麼,隻是一份剛得到不久的藥譜,打算練練看。快說吧,你到底來我這兒乾什麼?你可一向都是行有所圖啊!”章玉豔收起了煉製界環,語來。

雀釉聽而一接:“想問一問你,你們獸鬼城出現的那個劫媧是什麼人?”

聞言,章玉豔頓時沉默起來。

時至此時,她仍舊對劫媧的實力感到震撼!她覺得自己和人家比起來,簡直就是天壤之彆!可笑那天自己還大言不慚地想要教訓人家!

見章玉豔久久冇說話,雀釉不由又語:“你不知道她是什麼人?”

章玉豔深吸一下,語來:“算是吧,我現在隻知道這個女人住在藻丹山庭,她還有一個未婚夫,名叫一天齡。”

話落,雀釉頓時一震,難以置信地接聲:“你剛說什麼?”

章玉豔這時也愣住了,反問:“你這麼吃驚做什麼?”

雀釉重複了一句:“你剛說她的未婚夫叫一天齡?”

“冇錯!怎麼了?”章玉豔皺起了眉頭,緊盯雀釉神色。

雀釉內心思忖不斷,金光?金光?難道這個劫媧其實就是那羨央兒不成?會是這樣嗎?不行,我得去這藻丹山庭好好確認一下才行!

一念思定,雀釉即留下一句:“章玉豔,我回頭再來找你!”話完,人已化作翎光消失了。

章玉豔疑惑起來,這個女人來也匆匆去也匆匆,但是看她剛纔那表情,分明就是碰到了什麼大感震驚的事情!難道她和那個一天齡認識不成?如果真是這樣,那可是真有意思了!

哦,對了,這女人剛纔的境為氣息好像是人齡境!真是夠可以的啊,雀釉!你我本是同一水平,如今竟是超越我這麼多了!

嗯,不行,我也得儘快提升境為了,不能老想著那鬼鬼城的鬼眼盛事!那盛事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到來!這個雀釉她顯然也是不打算再等了!隻是,我如今要提升這境為,卻是還需要大量血脈不凡的男人!而獸鬼城內,這種條件的男人確實不多了!嗯,怎麼辦?

隨後,這章玉豔陷入了苦思之中。

——————

藻丹山庭。

界藥閣。

師蓮兒正在主持著一淨鬥態丹的售賣。

而前來購買的人中,邐巽又赫然在場。這個女人完全就是因為師蓮兒的突然出現,纔到來的。

她就是想弄清師蓮兒的底細!

而麵對邐巽,這次師蓮兒心境已變,她不再那麼低聲下氣!

也許死過一回了,就讓人自然看淡了很多事情吧。

“邐閣主,這是你的三顆,請收好。”師蓮兒將藥瓶遞來。

邐巽接過,接聲:“你叫師蓮兒?”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