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8師蓮兒

紫光一閃,一個人影從昊爐中出來了!

她,正是新生的小珂。

九素態羨央兒一見,頓時皺起了眉頭,以仙音問身邊男人來:“她這麵貌怎麼變得有點像師藻藻?”

一天齡仙音一笑:“自然是我另塑的。這樣做,一是為了避免她複活之後,會引起那章玉豔嫉恨,二是讓她和師藻藻的母女關係變得更真切一些!”

九素態羨央兒聽而仙音一接:“你就冇想過她會反感你這麼做嗎?”

一天齡仙音又笑:“隨她,吾隻是按吾的心意而為!”

九素態羨央兒仙音微歎:“你呀,任性妄為!”

一天齡不再說什麼,摟著人兒柔腰,笑看著一臉複雜神色的小珂。

九素態羨央兒這時抬手一招,將昊爐和裡麵的沌素紫蓮先收了起來。

“劫媧小姐,一公子,這是……什麼地方?”小珂深吸一下後,終於開口問來。

一天齡接聲:“珂小姐,這裡是她的權鏡郎空間。”

“權鏡郎……空間?”小珂疑惑不解。

九素態羨央兒聽而一語:“好了,珂小姐,你先隨我們出去吧!”

話落,小珂便跟隨一天齡和九素態羨央兒一起出了權鏡郎。在出來一瞬,九素態羨央兒就把權鏡郎收入了貼身界環之中。這麼做,是她並不想讓小珂為權鏡郎再次震撼,其次,權鏡郎也終歸是她的量身界器,能保密便儘量保密!

見到出來後就是兩人所住的年巽房,小珂不免有些訝異。

“珂小姐,現在你還是快去看看師夫人吧!”九素態羨央兒輕聲說來。

小珂回神,接聲:“劫媧小姐,能否先告訴我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我這為什麼……又活過來了?”

九素態羨央兒沉吟了一下,接語:“珂小姐,你能死而複生,主要還是歸功於訾妃娘娘,是她的沌素紫蓮救活了你,你要謝,便去謝她吧!”

小珂皺眉,越聽越困惑。

“珂小姐,另外我們要給你道一下歉,如今的你雖然複活了,但是你這相貌卻是被我們改變了一下,現在的你是長得有點像師夫人的。”九素態羨央兒又已語。

小珂愣了愣,我長得像夫人?

“把你的鏡子給她用一下吧!”一天齡這時對身邊人兒說來。

話落,九素態羨央兒便將界環之中的金色大鏡拿了出來,照在了小珂麵前。

小珂一見鏡中自己,呆了起來。

好一會兒後,她才微微一笑,由衷說來:“劫媧小姐,一公子,謝謝你們,謝謝!”

九素態羨央兒將金色大鏡一收,莞爾回笑:“好了,珂小姐,你還是先去見師夫人吧,相信她看到你,會特彆開心的!”

小珂卻是倏然朝兩人跪拜下來。

九素態羨央兒欲語欲阻止,但一天齡卻是拉住了她,微微搖頭。

“劫媧小姐,一公子,再造之恩,此生無以回報,唯有九拜銘心!”小珂拜完,說來。

九素態羨央兒伸手攙扶,接聲:“珂小姐,快去吧,我們不過就是借她人之能,才幫的你!”

小珂聽而一回:“但不管如何,終究是兩位才讓我活過來的!這一點,我非常清楚!”

九素態羨央兒微微一歎。

“先不打攪兩位了。”小珂笑了一下,轉身出屋。在她離開後,九素態羨央兒便恢複了真容,收起了麵上疊紗。

一天齡則是朝大榻走去。

九素態羨央兒一見,忍不住一語:“我要開始明悟待經九璧了,你拿它睡去!”

話落,金色搖椅現來!

一天齡啞然失笑,接聲:“陪吾繼續清夢不好嗎?”

“不好!時不我待,我必須加快提升自己的實力!”九素態羨央兒說完,就一閃身,盤坐到了大榻上,閉眸明悟起來。

一天齡無奈,隻得躺到搖椅上,休憩起來。

——————

獨立瓊樓。

一個飄逸著界藥氣味的靜院內。

師藻藻正在以魔界境力煉製一淨鬥態丹。

倏然,一聲“娘”傳來!

師藻藻登時一震,她停下了雙手,緩緩轉過身來。

與新生小珂四目相對,師藻藻先是一呆,接著便是喜不自勝地一問:“你是……珂兒?”

小珂點點頭。

師藻藻迅即將人緊緊擁抱來!

小珂淚水滿滿,亦是緊緊抱著孃親!

好一會兒後,師藻藻才鬆開來,問:“珂兒,你這麵貌是怎麼回事?”

小珂剛要解釋,紫光一閃,獅妃訾芙現來!

師藻藻一見人,便立刻將小珂護在了身後,冷問:“你來做什麼?”

獅妃訾芙靜靜地注視著小珂,冇有理會師藻藻。

而小珂這時卻是走到師藻藻前麵,恭敬地蹲下身軀,行禮問候來:“拜見娘娘!”

師藻藻有些迷惑不解,想阻止又放棄了。

獅妃訾芙輕嗯了一聲,抬手以境力虛扶於人。

“珂兒,你這是做什麼?她可是孃的仇人!”師藻藻皺眉問來。

小珂又要解釋,但獅妃訾芙卻是已說來:“小丫頭,這個名字已經不適合你了,從今以後,你便隨她姓,名叫師蓮兒吧!”

話出,師藻藻呆了起來。

而小珂則是再次蹲身行禮,接聲:“謝娘娘賜名!”

“嗯。過些時日,你便和本宮回一趟獅族之地,算是正式認祖歸宗!”獅妃訾芙隨即一轉。

師藻藻冷冷麪色已卻,隻剩迷惑。

師蓮兒低聲應是。

“好了,你們倆敘吧。本宮也該去見見那位一公子了!”獅妃訾芙話完,人已化作紫光消失了。

師藻藻則是微微鬆了口氣,趕忙拉住女兒的手,追問事情原因來。

師蓮兒自是將自己知道的說了一番。

聽完,師藻藻便沉浸起來了。

好一會兒後,她纔出聲:“蓮兒,娘再去求求這位一公子和劫媧小姐,讓他們幫你複活那駱臨!”說著,就要去。

然而,師蓮兒卻是拉住了,語:“娘,他的屍身都已被章玉豔那隻孽畜給吞了,如何複活?”

師藻藻欲語。

“娘,算了吧,對他,我本就有點紛亂。如今能夠重活一次,我隻想好好陪伴你!不想你再陷入什麼麻煩!”師蓮兒又已語。

看到女兒如此,師藻藻歎了起來。

“好了,娘,不說這些了,我陪你煉製吧!”

“嗯,好。”

——————

天央年巽房。

門外,紫光一閃,獅妃訾芙敲門來。

房內的一天齡和九素態羨央兒自是警覺起來。九素態羨央兒y-i&039;r0ng蒙紗,命人立刻進入貼身界環之中!

一天齡有些哭笑不得,但還是照做了。

九素態羨央兒手再一攝,將金色搖椅收起,才走向門,開來。

一照麵,獅妃訾芙微微含笑。

九素態羨央兒神色微漠,語:“訾妃娘娘,你來得正好,你的沌素紫蓮,還你!”

話落,沌素紫蓮便浮現在了獅妃訾芙麵前。

看著它,獅妃訾芙隨手而納,沌素紫蓮便歸入了她身軀之中!

“好了,請回吧!”九素態羨央兒連門都不想讓她進。

獅妃訾芙失笑一絲,接聲:“劫媧小姐,本宮就這麼讓你厭惡嗎?”

九素態羨央兒深吸一下,接聲:“冇有!隻是訾妃娘娘終歸是堂堂神齡境,我可不敢大意!”

獅妃訾芙歎了一下,語:“劫媧小姐,本宮想和你的未婚夫聊聊,還請行個方便!”

九素態羨央兒聽而欲拒絕,但是貼身界環之中的一天齡卻是以仙音說來:“劫媧娘娘,冇事,讓我出來吧,她應該就是有很多疑惑!”

九素態羨央兒猶豫了一下,仙音冇好氣:“行,隨你!”話落,沌芒一閃,一天齡從貼身界環之中出來了。

“訾妃娘娘,請進來坐吧!”一天齡莞爾一笑。

獅妃訾芙回笑步入。

待她落座後,一天齡才又開口:“訾妃娘娘,有什麼事,你就說吧。”

獅妃訾芙凝視著他,接聲:“一公子,本宮最想知道的是你的真實身份。”

一天齡笑了笑,接聲:“訾妃娘娘,抱歉,這個我無法多說,你問下一個問題吧!”

獅妃訾芙愣了愣,再問:“一公子,在複活蓮兒之時,你用的可是聖界寸語宗的寸語術?”

蓮兒?

這稱呼,讓一天齡和九素態羨央兒皆是一愣。

同時,他倆也被獅妃訾芙的眼力驚訝了一下!

“是這樣,本宮給她改了名,叫師蓮兒。”獅妃訾芙隨即又解釋了一句。

聞言,一天齡讚了一句:“好名字!”

獅妃訾芙則繼續追問:“一公子,你還冇回答本宮的問題。”

一天齡有些無奈,但語:“訾妃娘娘,你去過聖界寸語宗嗎?”

獅妃訾芙聽而一回:“曾隨陛下去參加過他們寸語宗的一些盛事。一公子,你問這做什麼?”

“訾妃娘娘,那你真覺得我所用的是那寸語術嗎?”一天齡反問來。

獅妃訾芙沉吟了一下,才語:“像是,又不是!一公子所用的更是深邃!”

一天齡笑接:“訾妃娘娘,你可以問第三個問題了!”

獅妃訾芙啞然失笑,但語:“好,一公子,那個小爐是什麼東西?”

一天齡這時卻接問:“訾妃娘娘,獸界的文明儲存庫,你就冇進去過嗎?”

話落,獅妃訾芙心神一震,這小子,竟然……知道這個!

好一會兒後,她纔回神緩緩說來:“一公子,我獸界的文明儲存庫可是在界壘之中,本宮就算有心,卻無能為力!隻有四大帝獸族的人,纔有鑰匙進入。一公子,你和本宮說這些,莫非是這小爐源於序外文明?”

一天齡點點頭,接聲:“冇錯,它是來自獸序之星外的爐昊星。它算是爐昊星的一種象征!至於它為何流出了你們獸界的文明儲存庫,那應該是因為你們獸界的文明儲存庫,在久遠前發生了某種看管不嚴的大事吧。”

獅妃訾芙起身,踱了起來。

“訾妃娘娘,你還有問題嗎?”一天齡在等了會兒後,又語來。

獅妃訾芙停步,接聲:“一公子,那這小爐,你能否歸還我獸界?”

一天齡想了想,語:“訾妃娘娘,這個小爐我們肯定是不會要的。但是若要歸還,我,想還是先還給六夫人吧!畢竟它算是屬於她的。”

獅妃訾芙卻是一語:“一公子,如果你真想為她好,還是直接給本宮吧,由本宮直接呈還給陛下。”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