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7白膚未死神猶現,可複可塑新珂人

一個雅緻小客廳,晶蠟分明,三人落座。

察覺師藻藻竟已是魔齡境三季之身,貼身界環之中的一天齡和九素態羨央兒皆有些訝異!

而師藻藻自己這時候卻是顯得有些拘謹,彷彿白天那一戰給她的震撼仍舊有餘留。

獅妃訾芙注視了九素態羨央兒一會兒,便開口問來:“劫媧小姐,你來找本宮有何事?”

九素態羨央兒對視著,接聲:“訾妃娘娘,我想借用一下你那沌素紫蓮。”

話出,獅妃訾芙一怔!

師藻藻也是大惑不解。

“劫媧小姐,你這一開口,就是讓本宮完全不知如何接話了!”獅妃訾芙不動聲色地說來。

九素態羨央兒也不多囉嗦,接聲:“訾妃娘娘,若你肯借,我能讓你獲得一個晉升神齡境四季的契機!”

話出,獅妃訾芙心中一震,眉頭漸鎖。

邊上師藻藻吃驚不已,欲言又止。她想勸阻九素態羨央兒不要給這種契機的,但是她卻真的不明白九素態羨央兒要借用那沌素紫蓮做什麼。

良久,獅妃訾芙深吸一下,語來:“劫媧小姐,那你倒是先和本宮說說看,這契機是什麼樣的?”

九素態羨央兒隨即以羨語仙音術問貼身界環之中的一天齡:“我該怎麼回答她?”

一天齡仙音我接:“這份契機源於一縷複活之息!也就是以洗脈促生法複活小珂那一瞬所誕生的一絲純粹之能!這絲純粹之能可令她完美契合自身的沌素紫蓮!”

聞音後,九素態羨央兒故作一番沉吟,才答來:“訾妃娘娘,你要完美契合自身的沌素紫蓮,尚需一絲特殊的粹能!”

獅妃訾芙心中再次一震,眼神不禁變得複雜起來。

好一會兒後,她才問來:“劫媧小姐,你借本宮的紫蓮是要做什麼?”

九素態羨央兒猶豫起來。

這時貼身界環之中的一天齡仙音一語:“無妨,借她紫蓮,必然會被她察覺我們是用昊爐複活於人!畢竟她的紫蓮已經與她的軀身、心識還有命魂都密切相連!”

九素態羨央兒仙音一接:“你就冇辦法隔絕她的察覺嗎?”

一天齡仙音失笑:“當然有,隻不過這會讓我難以負荷,你願意這樣嗎,劫媧娘娘?”

九素態羨央兒一聽,神色微惱!

獅妃訾芙和師藻藻有所察覺來。

“劫媧小姐,你和你界環之中的未婚夫在商量什麼呢?”獅妃訾芙微微一笑,問來。

九素態羨央兒回神,欲語。

獅妃訾芙卻又已語:“劫媧小姐,你如此保護自己未婚夫,可是怕本宮對你這個未婚夫不利?”

九素態羨央兒微冷一接:“訾妃娘娘,我不過就是一個鬼齡境而已,可冇法和你抗衡!”

“不見得吧?白天你可是讓那玄策的分身都灰飛煙滅了啊!”獅妃訾芙笑容依舊。

九素態羨央兒不想多作糾纏,接聲:“訾妃娘娘,一句話,你借還是不借?”

獅妃訾芙失笑起來。

“若不借,那我就告辭了!”九素態羨央兒起身,準備離開。

獅妃訾芙見而一歎:“好,本宮可以借你!”

九素態羨央兒停步,看向她。

獅妃訾芙這時候也起身來,又語:“不過,這借用也得有一個期限纔是,不知劫媧小姐要借多久?”

九素態羨央兒隨即以仙音問向貼身界環之中的一天齡:“你大概要多久才能複活小珂?”

一天齡仙音一回:“救人宜早不宜遲,明天這個時候便歸還她!”

九素態羨央兒深吸一下,對獅妃訾芙說來:“訾妃娘娘,明天這個時候就還你!”

獅妃訾芙眉頭微微一皺,心中疑惑叢生。

邊上師藻藻這時候真是越來越摸不清狀況了,到底這位劫媧小姐是要做什麼呢?

一會兒沉浸後,獅妃訾芙隨即伸出手來。

一朵美麗無比的紫蓮頓現!

它輕輕飄向九素態羨央兒!

九素態羨央兒自是立刻接過,收入腕上界環之中。

“訾妃娘娘,還你的時候,契機便會一併給你。告辭!”金光一閃,九素態羨央兒消失,完全不等獅妃訾芙再說什麼!

獅妃訾芙沉思著。

師藻藻瞥了瞥她,陰陽怪氣地說來:“恭喜你!終於可以成為神齡境四季,去獲得一萬年極限壽數了!”

獅妃訾芙看向她,卻是肅然一語:“今日之事,休去張揚!”

師藻藻微微一愣,哼聲:“用不著你提醒!未來,我可還是需要藉助這位劫媧小姐的能量,把你狠狠踩在腳下!”說完,回自己屋去了。

而獅妃訾芙內心卻是有了一番思忖,小丫頭,我倒要看看你到底在弄什麼玄虛!

——————

天央年巽房。

回來的兩人以仙音言語了一下後,便立刻進入了權鏡郎的空間。

緊接著,一天齡便將小珂的屍身和昊爐從自身界環之中一同取出來。

九素態羨央兒仙音隨即一問:“我該幫你做什麼?”

一天齡仙音一笑:“什麼也不用,靜靜看著就好。”

九素態羨央兒仙音一接:“你要施展那個洗脈促生,真的不會給你造成負荷嗎?”

一天齡仙音一回:“這洗脈促生本就屬於這昊爐的一種功能,吾隻需要用吾的覺醒寸語之術引導一番即可。”

九素態羨央兒聽而仙音又問:“會不會讓訾芙覺察你這種覺醒寸語之術?”

一天齡想了想,仙音一接:“可能會有一點,但無關緊要,她是聽不懂的!”

九素態羨央兒仙音一接:“好,那你開始吧!”

隨即,一天齡便以自身境力將小珂引入了昊爐之中!彆看這昊爐隻有巴掌大小,但是在一天齡境力一引之時,這小珂屍身就被它直接縮小,吸入了!

九素態羨央兒見而就將沌素紫蓮從腕間界環取了出來。

一天齡伸手接過,又以自身境力將其慢慢引入昊爐之中!

獨立瓊樓內正在自己榻上休憩的獅妃訾芙心頭頓時一震,嗯?這個空間有點詭異,竟是讓我有點心悸!嗯?這是小爐……不就是那鑄巧娘手上的那個嗎?猶記得當初老詭婆還開口想索要!這個小子他到底想拿我紫蓮做什麼呢?

嗯?這是那丫頭的屍身!也被弄進這小爐來了,難道……難道這小子是打算用這小爐和我的紫蓮來複活這丫頭嗎?嗯……若真是這樣,那這小爐真是非同小可了!

權鏡郎空間裡,一天齡喃喃異音已起:“白膚未死神猶現,可複可塑新珂人。於爐洗促命為昊,一朵素蓮契沌魂!”

音落,昊爐皓光綻耀!

爐內,紫蓮紫光悠悠,伴隨著一道又一道奇異無比的爐火覆蓋著小珂的屍身!

獨立瓊樓內的獅妃訾芙猛然坐起!

她神色驚駭起來,嘴中難以置信:“這是一種……什麼力量?竟然讓我完全臣服、順從!還有,那小子他嘴中剛剛又唸的……是什麼東西?是咒語?是言法?是天憲?不,不像,倒有點像是聖界寸語宗的寸語術!這……怎麼會?

“聖界寸語宗的寸語術那可是他們寸語宗的核心之術啊!他一個妖齡境一季的小子怎麼可能練得這般深厚?這小子……究竟是什麼來頭?

“嗯……看來還是我低估了,他能成為她的未婚夫,就絕對是有著這樣的資格!”

權鏡郎空間裡,以心識觀察著爐中景象的九素態羨央兒也是深深震撼著,這種力量真是不可思議!

一天齡看向她,以仙音說來:“好了,讓這紫蓮昊爐火慢慢燒活她,你和我先回榻上休息吧!”

話落,一天齡拉著人兒出了權鏡郎空間。

回到房間的羨央兒看著靜靜懸浮在空的權鏡郎,仙音問來:“大概要等多久?”

一天齡想了想,仙音接聲:“嗯……天亮以後,她應該就會醒過來了。好了,陪吾安心休息吧!”說時,摟著人兒柔腰,走向大榻。

羨央兒麵色微紅,仙音低叱:“邪魔歪道!”

一天齡一聽,索性將她攔腰抱起,邪盯起來!

羨央兒避開了他眼神,仙音卻再叱:“膽小鬼!”

一天齡收斂了邪眸,無奈歎了一聲,走向大榻,將她輕輕放在榻上內側,然後自己就外側而躺。

而一共枕,她卻伏了半邊身軀在他身間,美美地閉上了雙眸。

他失笑一絲,還是伸手將她摟好來。

一夜美夢自共生。

——————

天亮時分。

昊爐之中,被爐火和蓮光覆蓋的小珂屍身已經越來越紅潤!

她身上的生機、命能已令一宿未眠的獅妃訾芙震撼不已!

活了!

這小丫頭真的要活了!

而且看上去這更是一次了不得的蛻變!

她身上竟還正在誕生屬於我獅族的血脈氣息!原本的白膚和現神血脈已經接近消失了!

這……到底是這小爐的威能,還是那小子的術法所致?

獅妃訾芙深吸一下,決定立刻前來天央年巽房。然而也就在她這念頭剛起一瞬,她卻是猛然一震!

嗯?我境為晉升的禁錮鬆動了!

這……難道就是那劫媧所說的契機嗎?

不禁大喜的她連忙沉下心來,切身感受這絲契機的到來!

在蓮光和爐火消失的一瞬,原本死去的人倏然睜開了雙眼,一時精光無限!同時,她的麵容也出現了一種變化,變得有點像師藻藻的臉,就像母女遺傳一般!

另外,也就在這一瞬,獅妃訾芙突破了,她成為了神齡境四季!

一股超強的神齡境境波從獨立瓊樓內轟然散開來,整個藻丹山庭,整個獸鬼城,乃至整個獸界都為之一蕩!

城主府內,章妃蕪瑤和那臨時居住的待邃子皆是為之一震!

“這氣息是芙姐的!她……竟然突破到了神齡境四季?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尚是神齡境三季的章妃蕪瑤既震撼又有些凝重!

“嗯?那訾芙竟然成功晉升到了神齡境四季?這怎麼可能?她那朵沌素紫蓮可是她的禁錮!她根本無法完美契合它!她們龍寰十妃皆有類似禁錮!怎麼可能到了她這兒,就出現了特殊?這絕不應該啊!”待邃子喃喃自語,困惑不已!

天央年巽房內,一天齡和九素態羨央兒察覺動靜後,一起下榻,重新進入了權鏡郎空間。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