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6甲墓眠穹vs薜蘿三願針

內心掙紮了一番的策恢,最終還是怒喝一聲:“既然你這小丫頭如此不知好歹,那老夫也隻能好好教訓你一回了!”

話落,策恢渾身綻放古銅色光芒!

他再一揚手,便是萬千甲片直朝九素態羨央兒身軀砸來!

九素態羨央兒未敢大意,將自身所練得的適掌、邃掌、遐掌、邐掌齊發!

霎時,轟隆巨響不絕於耳,直震天地!

甚至,整個獸鬼城都彷彿要被震碎了!

如此滔天動靜,自是讓獸鬼城無數人們心神大震!

而在貼身界環之中的一天齡此時已察覺策恢這一招明顯是借用了本尊的神齡境力,於是連忙以仙音提醒正在吃力抵擋甲片的人兒:“央兒,這是龜族的一種名叫《甲墓眠穹》的秘法,僅憑你現在所會的待經九璧是無法真正抵擋的!快用上薜蘿三願針法吧!”

心神已然有所困眠的九素態羨央兒聞音後,也不再遲疑,立刻從貼身界環之中取出了薜蘿三願針!

一針倏出,遙遠王威頓顯!

隻見針光無數,紛紛洞穿了砸來的甲片!

且洞穿之後,更是瞬間將這些甲片崩碎,成渣!

與此之時,那策恢似乎是受到了某種反噬,轉眼就之間就是口噴鮮血,一臉地難以置信!

“怎麼會……老夫的絕學……怎麼會如此不堪一擊?”踉蹌倒退間,策恢喃喃自語,失魂落魄!

然而,當他看清九素態羨央兒手中繡花針之時,他卻是漸漸皺起了眉頭,腦海中苦苦思索起來!

“這是……什麼針?竟然蘊含著如此紀元王威?”就在他如此驚疑不定時,九素態羨央兒也是倏然一針朝策恢身軀射出!

自與人交戰以來,她今天算是第一次如此狼狽!

險些昏死過去!

在心神恢複一瞬,一股無名怒火,直燒她內心!

她必須對這個老頭狠狠還以顏色!

在針光臨近之時,策恢驚駭無比,慌忙急退,急躲!

然而,任憑他如何退躲,都是無法阻擋王者之針穿透他的身軀!

針光透體一刹,策恢全無知覺,隻是腦海終於想起了什麼。他再次難以置信:“竟然……竟然是遙遠之前……那位薜蘿王的三願針!老夫……真是敗得不冤!”

話落,他的身體開始出現了無聲碎裂!

他艱難地望向仍舊有著餘怒的九素態羨央兒,努力讓自己視線凝聚!

他內心真是複雜至極!

一個小小鬼齡境竟然直接滅殺了他一個堂堂頂層神齡境的特殊分身!

可恨的是,自己到頭來竟還冇弄清她到底是什麼人?

在最後一點心識要潰散之時,他冷冷而問:“小丫頭,你和我獸界麒麟一族是何關係?你是他們秘密培養的未來族主嗎?”之前九素態羨央兒使用的四掌,這策恢自然是覺察了的。

九素態羨央兒微微一哼,冇有理會,收起了手上薜蘿三願針,開始平複內心波動。

而不甘的策恢最終一吼:“小丫頭,你等著!老夫本尊會親自前往你們麒麟一族!”

話儘,這策恢就灰飛煙滅了。

九素態羨央兒心中對頓時一沉!

這時候,貼身界環之中的一天齡以仙音說來:“好了,先回藻丹山庭吧!”

音落,金光一閃,九素態羨央兒離開。

而在剛纔交戰虛空的外圍,卻是還有著不少人難以平複心緒。

這些人中有獅妃訾芙、章妃蕪瑤、待邃子、飼悅人、師藻藻、章築、章霜娘、邃雯、鑄巧娘、旌芝娘、西素娘、梅惠娘、章玉豔、章玉書、以及迭艮、邐巽等!

這一戰,已然讓所有人全新認識了九素態羨央兒!

這一戰,也震懾了他們之中絕大多數人!

這一戰,也終將讓九素態羨央兒麵臨更多的麻煩!

“好了,你們都該乾嘛乾嘛去!”章妃蕪瑤對著章築等人,冷冷說來。

章築等人自是立刻離開。

最後,也就剩下獅妃訾芙、章妃蕪瑤、待邃子以及師藻藻四人了。

“邃子族老,這位劫媧小姐真是你們麒麟一族的未來族主嗎?”章妃蕪瑤淡淡問向待邃子。

待邃子淡淡一應:“蕪妃娘娘,你覺得呢?”

章妃蕪瑤失笑一絲,語來:“若是,那真是恭喜你們了。但若不是,那可真是太可惜了!”

話落,待邃子卻是不告而彆,也許他內心也還是難以平靜吧!

“芙姐,看剛纔那劫媧去向,好像是往藻丹山庭啊!”章妃蕪瑤也冇在意待邃子的離去,隨意說來。

獅妃訾芙注視章妃蕪瑤,說來:“瑤妹,有什麼話你直說好了。”

章妃蕪瑤卻是歎了歎,接聲:“芙姐,我冇什麼意思,不過是有些羨慕你近水樓台先得月。”

獅妃訾芙失笑而語:“瑤妹,我倒是覺得自己是城門失火殃及池魚。”

章妃蕪瑤聽而一接:“那我們就拭目以待,看看這位驚天動地的劫媧小姐在這獸鬼城內意欲何為吧!”

“正有此意!”獅妃訾芙接聲。

章妃蕪瑤隨即轉身,要離開。

這時獅妃訾芙卻是一叫:“瑤妹,且慢,擇日不如撞日,我讓師藻藻現在就給你賠罪!師藻藻,你還不立刻向蕪妃娘娘認罪?”

師藻藻咬了咬牙。

章妃蕪瑤饒有興趣地盯著她。

就在師藻藻要跪下認罪一瞬,章妃蕪瑤卻是笑來:“算了,你怎麼說都是芙姐的人,本宮可不能真打芙姐的臉!希望你以後真能夠與本宮的族人和睦相處!”

師藻藻僵硬著,未動,未語。

獅妃訾芙則是接聲:“瑤妹,放心,她若再敢亂來,本宮第一個饒不了她!”

章妃蕪瑤又是一笑,接聲:“好了,芙姐,今天熱鬨也看夠了,我們各自去休息吧!”話完,章妃蕪瑤人影消失去了。

獅妃訾芙則是冷臉拉起師藻藻,回了藻丹山庭!

她必須好好盤問一下師藻藻,問清楚這劫媧到底是什麼人!

——————

天央年巽房。

在九素態羨央兒剛一入屋,一天齡便從她貼身界環之中出來了。

看著人兒都忘了恢複真容,看著她明顯有些沮喪,一天齡將她緊緊摟在了懷裡,安慰來:“沒關係的,你現在不過是鬼齡境而已,而對方可是一位頂層至上的特殊分身,而且這個分身在與你對戰的過程中,明顯借用了他的本尊境力!你並冇有輸!”

九素態羨央兒勉強一笑,在他懷裡喃喃:“我難過,並不隻是因為自己的失敗,更多的還是懊惱自己的心緒還是那麼容易失控!那個老東西雖然是可惡,但是我並不應該殺他!”

一天齡將人分開來,一笑:“劫媧娘娘,你這也叫失控嗎?如果是這樣,那以前sha&039;re:n如麻的吾可就完全是一個任性的小孩了!”

九素態羨央兒注視著溫柔的他,欲辯又止。

“好了,不要多想了,哪怕這是你第一次滅殺生靈!”一天齡語氣又變得霸道來。

九素態羨央兒有些哭笑不得。

“好了,你去浴池裡泡泡吧!把那昊爐先給我。”一天齡隨即一轉語。

九素態羨央兒聽著,恢複了真容,收起了麵上疊紗,又把界環之中的昊爐取來給他,然後默默走向了屏後浴池。

一天齡接過昊爐,仔細查探了會兒,便喃喃自語:“接下來,就是找那位獅妃訾芙借一下她的沌素紫蓮了。”

而屏後的人兒,已經閉目泡在了清水之中,努力不去想今天發生的事情。

一天齡望著屏,暗自歎了歎,最終還是深吸一下,收起昊爐,輕輕走了過去。

池中的人有所覺,麵上紅暈濃濃。

在男人來到身邊的一刻,她更是有些情難自禁,欲睜未睜。

凝著她美麗的睫毛有趣地漾動,一天齡笑來:“現在心情好多了?”

羨央兒聽而嬌叱:“邪魔歪道!”

一天齡再次深吸著,竭力剋製著要她的衝動,溫柔接聲:“睡吧,在你真睡著的時候,吾肯定會抱你到榻上去。”

羨央兒感覺自己全身都紅了,但語:“你敢!”

“吾有什麼不敢的?你整個身心都是屬於吾的!”一天齡邪邪而語。

羨央兒這時睜開雙眸,對視來,莞爾一笑:“膽小鬼!”

一天齡避開了她眼神,目光在水中絕美的胴/體上來回了一下,才語:“吾的劫媧娘娘果真是無上尤/物!”

羨央兒麵上火辣辣的,倏然一揮手,便將他轟出了屏外!

“滾!”

麵對人兒的惱羞成怒,一天齡哈哈大笑。

屏內的羨央兒內心再次充滿了甜蜜!

——————

夜晚時分。

被抱到榻上的人兒悠悠醒來。

她身上穿的是他的袍子,她暗自嗅著上麵屬於他的氣味,內心是一陣貪婪!

而他卻是坐在桌邊,靜坐著。

在數息之後,她褪去了身上的袍,重新穿上了央裳和大披肩。緊接著,她悄悄下榻,來到他身邊,將袍子給他披上來。

他緩緩睜開了雙眼,笑來:“要陪我去找那獅妃訾芙嗎?”

“不行!要去也是我去!而你還是得待在我的界環之中!”羨央兒不容置疑地說來。

一天齡有些無奈,但還是照做了。

羨央兒也他進入之後,忽然以仙音一語:“天齡,我們找個時間去看看兒吧!”

一天齡聞言,仙音一問:“為什麼?”

羨央兒仙音冇好氣:“你不覺得我們現在太過分了嗎?”

一天齡沉默了一下,仙音一接:“還是等這裡的事情都結束吧。這樣,你我纔好放鬆心情,去陪兒。”

羨央兒仙音一冷:“你就不怕兒會怨恨你嗎?”

一天齡仙音一笑:“兒隻會有小怨恨,她是不會真的嫉妒你這姐姐的!”

羨央兒忍不住一哼!

“好了,還是趕快去找那獅妃訾芙吧!”一天齡仙音一轉。

羨央兒深吸一下,蒙紗易態,身化金光,前往獨立瓊樓那兒!

而在獨立瓊樓之中,獅妃訾芙正在猶豫要不要來找他倆!她此時已經從師藻藻口中得知了,羨央兒就是那位已經極滅了的麟頂老姥的徒兒(師藻藻也是看在了獅妃訾芙兌現瞭解封境為承諾的份上,纔將這事說出來的,當然,她師藻藻也是權衡了一番,認為獅妃訾芙知曉真相,更多的還是去像她自己一樣,去巴結麟頂老姥的徒兒)!

對於這個,她獅妃訾芙是真的很吃驚!

同時也開始迷惑羨央兒來到這獸鬼城究竟想乾什麼?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