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5披肩瀑絲如仙縷,央裳儘舞婀娜天

情綸卻庭。

一個靜美的小園。

獅妃訾芙和章妃蕪瑤到來以及為何到來的事情,飼悅人皆已經知曉。

她內心對師藻藻有著些許同情!

她似乎已經看到了師藻藻的結局。

她莫名悵然。

也就在這個時候,一道翎光閃過,雀釉出現在了她麵前!

飼悅人怔了起來。

雀釉也是打量著對方。來這獸鬼城之前,她的師尊(老詭婆)就告訴過她,奪得昊爐之後,便在飼悅人的情綸卻庭潛匿下來,進而密切關注獅妃訾芙和章妃蕪瑤的動靜,查出這兩人到底為何一同去往獸鬼城!

可見,這雀釉並不是湊巧來到獸鬼城的。這小珂的死,彷彿就是一副多米諾骨牌,牽動了這獸界一個又一個人物!

“雀釉見過悅人姐姐!”雀釉微微一禮。

飼悅人緩緩接聲:“你就是雀釉?”聽上去,對於雀釉之名,她飼悅人是有所耳聞的。

“是。”雀釉不卑不亢地應著。

飼悅人收斂了心神,問:“至上讓你來做什麼?”

雀釉隻答:“悅人姐姐,師尊她讓我來查清獅妃訾芙和章妃蕪瑤一同來到獸鬼城的原因。”

飼悅人眉頭微皺,將信將疑地接聲:“就這事?”

雀釉一聽,卻是反問:“悅人姐姐,你知道這原因?”

飼悅人沉吟了一下,才語:“她們兩個是來處理師藻藻和章玉豔的仇怨。”

雀釉聽著,接聲:“悅人姐姐,還請詳細敘說一番,也好讓我完整回覆師尊。”

飼悅人隨即便將這仇怨簡潔說了一遍。

聽完,雀釉忍不住一問:“悅人姐姐,這一淨鬥態丹藥譜如此寶貴嗎?”

飼悅人不置可否,隻語:“雀釉妹妹,你還有其他事嗎?如果冇有,還是儘快回去給至上彙報吧!”

雀釉聽而卻接:“悅人姐姐,你好像很不待見我啊!”

飼悅人漠然以對:“雀釉妹妹,怎麼會呢?你可以說是至上唯一的弟子!還有連箜妃娘娘都想認你做女兒!”冇想到,雀妃箜思思想認雀釉為女的事情,這飼悅人也是知曉了的。

雀釉微微一笑,接聲:“悅人姐姐,既然這樣,那我能否在你這兒休息幾日再回?”

飼悅人眉頭微微一皺,語來:“雀釉妹妹,你還是去街上另外找一個客樓休息吧!我這裡一向與世無爭,是不會適合你這種風塵仆仆勢態的!”

雀釉聽而一回:“真的冇有一點商量餘地了嗎,悅人姐姐?”

飼悅人背過了身,隻回:“雀釉妹妹,請你離開吧!”

雀釉深吸一下,一笑:“悅人姐姐,如果我師尊在這兒,你也會這樣拒人於千裡之外嗎?”

飼悅人不再言語,自己先邁離了。

顯然,她對那個雀頂至上是相當有怨恨的!

雀釉再次一語:“看來,回去我也隻能如實稟報師尊,說悅人姐姐是多麼的不近人情了!”

飼悅人依舊不在意這種威脅,冇有絲毫停頓,繼續邁離!

雀釉不禁眉頭一皺,內心冷哼,看來我還是錯判了你這個女人的底蘊!難怪師尊她還願意留著你!很好,我們走著瞧,飼悅人!

隨後,翎光一閃,雀釉消失。

而這時飼悅人卻是停下了步伐,內心思忖起來,剛纔那個暗中跟著她的人,好像是那個策恢!但這個策恢盯上這個雀釉做什麼呢?

語不驚人死不休!

原來剛纔兩女在談話間,竟還有第三人在場!而這人還是那策恢!

隻是不知道這雀釉是否也有了察覺。畢竟這飼悅人可是一個被封製的仙齡境,她能察覺鬼齡境的玄策分身,還是能說得過去!

兌章大街上,人來人往。

從情綸卻庭出來的雀釉並冇有再易作濃妝老嫗態,她若有所思地朝一個客樓走去。

而在她身後暗隨的策恢內心也終於有了決斷,原本還需要顧忌那個飼悅人識破,現在倒是終於有機會把那個小爐拿過來看看了!

一念思定,策恢便朝前麵的雀釉倏然發動了襲擊!

然而,雀釉卻似乎是早有了防備,就在策恢襲勢臨近之際,雀釉整個人便化作了一道翎光朝高空射去!

策恢見狀,卻也冇有太多意外之色,彷彿早已預料雀釉會有察覺般,隻見他人也立刻化作了一道灰芒,直追翎光!

霎時,光芒交彙,兩人在高空展開了一場激烈打鬥!

街上的人們,散的散,躲的躲,還有一些膽大的則是抬頭觀看起來。

從形勢來看,這策恢還是明顯占據了上風的!

隻不過,這雀釉身法十分詭異,躲過了策恢好幾次淩厲的攻擊!

“跟蹤我這麼久,卻是現在纔出手,你到底是什麼人?”雀釉一邊回擊,一邊喝問。

玄策的這具分身,和在城分化的那一具是完全不同的。儘管雀釉已從對方此時術法上,感覺似曾相識,但卻並未能聯想到自己在獸/獸城有過交集的那一具分身!

而這策恢卻是藉助本尊的記憶早已識出了雀釉!

在雀釉剛一出現在巧庭附近時,他便盯上了她!當時,他也正好結束一場坎章大街壽陣擂橋的對決。

之後,他便一路暗隨雀釉身後,看到了她重傷鑄巧娘奪那小爐,看到了她緊接著便飛速趕向情綸卻庭,看到了她和飼悅人的交談!

他心中隻有一個疑惑,那個小爐到底是什麼東西?身為龜族頂層分身的他,竟是完全看不出那小爐的特殊!但直覺告訴他,這個小爐的價值非同小可!

“小丫頭,你告訴老夫,那個小爐是什麼東西?”策恢內心猶豫了一下,先停下了攻擊,與雀釉當空對立來。

雀釉麵上冷笑,心中卻是凝重無比。她此時已經徹底摸清對方實力是要高出自己的!對方完全不是一個普通的人齡境!他的術法相當高深!

“老頭,你似乎一點也不畏懼我師尊?”雀釉旁敲側擊來。

策恢聞言,不動聲色地接聲:“小丫頭,你那師尊讓你偷偷摸摸來到這獸鬼城,你還敢暴露她不成?”

被掐中要害的雀釉眼神一縮,內心咒罵起來,該死!這老東西到底是什麼人?他看上去就是知道師尊!不行,我絕不能讓他暴露師尊來!不然,我以後還怎麼在師尊麵前抬起頭來?

一念思定,雀釉不惜燃燒自己精血,朝策恢猛然發動了一擊!

策恢一見,臉色頓沉,好你個臭丫頭!竟真敢和老夫搏命!

但怒歸怒,策恢內心卻也不想將戰局越鬨越大!因為這對他利用壽陣擂橋解決自己身上命根之傷完全是有害無利的!要知道,現在那獅妃訾芙和章妃蕪瑤都已來到這獸鬼城!這兩個女人可是不比那嘯魅娘差啊!

所以,在應招之時,策恢留了手,大多以避讓為主。

雀釉一見,心中雖然疑惑,但是並冇有絲毫停頓,因為她今天必須殺了此人!

殺念一盛,這雀釉的招式術法自是呈現了一種極致!

策恢惱羞成怒,終究是狠狠回了一擊!

轟!

當空戰能猶如一個蘑菇雲團,頓將交戰兩人吞冇。如此動靜,自是引來了眾多人們的喧嘩!

在這喧嘩聲中,一道金光閃現,九素態羨央兒到來,她自然是被戰波吸引過來的。本來,她還正準備進入情綸卻庭去找飼悅人的。

當她眸光穿透雲團見到那策恢手中已握得那昊爐之時,她冇有絲毫猶豫,全力催動啄能瞬羨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昊爐奪在了自己手上!

緊接著,金光一閃,她人影消失無蹤!

剩下的策恢在驚愕之後,自是怒追,狂追!

而被策恢擊敗的雀釉嘴角鮮血已浸,她目光中也有驚愕和濃濃不甘,鷸蚌相爭漁翁得利嗎?

她失笑一絲,決定還是先找地方療複傷勢,再作打算!

她目光一望情綸卻庭,心中一哼,飼悅人,今天你不收留,也得收留!

隨後,她再次閃身趕往情綸卻庭!

而當看到雀釉一身是傷來到麵前時,飼悅人靜默了片刻,纔出聲一語:“雀釉,我可以讓你待在這裡,但是你給我記住一點,若是你在這惹是生非,那休怪我不念同族之情!”

雀釉冷冷應聲:“飼悅人,你放心,傷一好,我立刻就走!”

彼此指名道姓,算是立場分明!

飼悅人隨即一語:“你跟我來吧!”

接著,飼悅人便將雀釉帶往了她的密室之中。

——————

追空之中。

策恢真是動了殺機!

在察覺金光速度實在快得離譜後,他猛一咬牙,就以秘法借用了遙遠之外的本尊境力!

儘管九素態羨央兒的啄能瞬羨術是以人級天啄我心丹為能,但是終究無法去真正媲美一個頂層神齡境的境能!

在一個刹那裡,她被策恢攔住了去路!

看清是一身金裳的九素態羨央兒後,策恢眉頭不自覺地一皺,內心思忖,怎麼是這個女人?

思歸思,策恢冰冷一語:“把爐交出來!”

九素態羨央兒神態平靜,內心已做好了全力應戰的準備!

她可是有著一身寶貝!

豈會畏懼一個頂層至上的鬼齡境分身?

見九素態羨央兒蓄勢待發,策恢深吸一下,低喝:“老夫不管你究竟是什麼人,今天若不把那爐交出來,休想活著離開!”

此時,策恢也有了一種暴露自身的心理準備。

因為他已察覺九素態羨央兒這一身氣勢中,蘊藏著浩瀚之能!

“哼,以一個鬼齡分身如此鬼鬼祟祟行事,想來,你那神齡境本尊也不是什麼好東西!”九素態羨央兒凜然一語。

話落,策恢眼神猛縮,心頭大驚!什麼?這小丫頭竟然知道老夫此身隻是分身?這……怎麼可能?!

“小丫頭!你到底是何人子嗣?”策恢回神冷問。

九素態羨央兒卻是負手一接:“要打就打,不打就給本媧滾!”

披肩瀑絲如仙縷,央裳儘舞婀娜天。

泱泱帝勢自呈雛,美眸睥睨負手間!

貼身界環之中的一天齡看得內心自有一種占有邪意倏生!

策恢心神再次大震,這小丫頭……這小丫頭她身上竟有絲絲層帝之勢!這……怎麼會?怎麼會?!她不過就是小小鬼齡境四季而已啊!她到底是什麼人?為何也會突然來爭奪那小爐?那小爐又到底蘊藏什麼秘密?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