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3洗脈促生之法

獅妃訾芙想了想,笑答:“應該就是會對陛下身體的興趣大大減少吧!”

師藻藻這時卻接聲:“你可彆告訴我,你對那龍寰從來都不是真心的!”

獅妃訾芙收斂了笑容,回:“當然不是,本宮和她們好幾個,都是真心愛戀陛下的!陛下這個人,其實就隻是好/色了點而已,他在很多事情上,都是特彆寬容的!他從來冇有那麼多的算計和爭強好勝!甚至,他真的就隻想做一個隻愛美人不愛江山的人!”

“哼,笑話!好/色就足以說明他是一個卑鄙無恥的小人!”師藻藻回懟。

然而,獅妃訾芙卻笑來:“可是世上有哪個男人真不好/色呢?”

師藻藻再哼,繼續懟:“我看你就是被他睡服了!”

獅妃訾芙繼續一笑:“十妃一後,冇有哪一個在榻上不生猛,然而就是這樣,陛下他還是如魚得水,你能說他不是一個精力超級充沛的男人嗎?”

師藻藻被說得臉都紅了。

“當初,你被他強行按下的那一晚,恐怕也是早早就丟盔卸甲了吧?”獅妃訾芙繼續笑著,猶似有意戲弄於人!

“閉嘴!你給我閉嘴!!”師藻藻惱羞成怒來!

獅妃訾芙收斂了笑容,轉回話語:“三天後,彆再給本宮難看。真想對付人,要多動腦子,懂嗎?”

師藻藻聽而回敬:“說得好像你經常動腦子!”

獅妃訾芙轉過了身,邊離邊回語:“本宮動腦子的時候,你還冇出生!”

師藻藻看著她的背影,內心莫名煩躁起來,我這是怎麼了?為什麼會和這個女人扯這麼多?我不是最恨她嗎?不是嗎?

——————

天央年巽房。

一回到房中,恢複真容的羨央兒便冷聲喝斥起來:“你是不是很喜歡自作主張?”

一天齡苦笑起來,未語。

羨央兒忍不住又凶狠一斥:“再敢讓我提心吊膽,小心我撕了你的舌頭!”

一天齡微微歎了歎,將人拉來一起坐下,然後又給她倒了杯水,說來:“來,吾的劫媧娘娘,你消消火。”

羨央兒接過了,但卻緊盯而語:“你給我保證,以後絕不亂來!”

一天齡點點頭,應是:“是,吾保證!”

羨央兒這才喝了一口。

一天齡凝視著她,略帶感歎地一轉:“世事真是難料,一份一淨鬥態丹藥譜竟是讓人如此窮凶極惡!一個好好的人神兩界混血人兒轉眼就這樣冇了性命!”

羨央兒放下了杯子,腦海也不禁回想起與小珂接觸的一幕幕。

“除了以你覺醒之力來幫她複活外,你可還有其他辦法?”羨央兒忽然問來。她實在是不想他總是動用他自己的覺醒之力,畢竟他現在境為太弱,肯定難以負荷!再者,她也不想有人發現他這驚天秘密!

上次複活那廟朝,那還是因為妲野這個女人尚算信得過!而這次卻是全然陌生的獅妃訾芙!這如何能讓不擔心呢?

聽出她在憂慮,一天齡卻是沉默起來。

一見,心有靈犀的羨央兒隨即盯問:“你有,對不對?”

一天齡凝來,回答:“複活一個鬼齡境,吾確實有不少辦法!”

羨央兒顰眉蹙額,接聲:“但是呢?”

一天齡失笑一絲,回語:“但是這些辦法也有不少苛刻條件,而以眼下的我來說,若去滿足這些條件,那隻會讓你更擔心!所以思來想去,我,認為還是等到10月10日到來最為穩妥!”

羨央兒沉默了一下,接聲:“那就這樣吧。”

一天齡看著她,欲言又止。

“你有話就說,少磨磨蹭蹭!”

“是是是。其實在這獸鬼城內,吾倒確實還有一個辦法,可令這小珂迅速複活過來!”

羨央兒聽而一怔,忍不住問來:“是什麼?”

一天齡深吸一下,語來:“這個辦法需要利用一物,就是那鑄巧娘手上的那個昊爐!”

羨央兒再次一怔,沉思起來。

一天齡靜待她回神。

數息之後,羨央兒語來:“具體怎麼做?”

“將屍身放入爐中,然後再借用那訾芙的沌素紫蓮之能,以洗脈促生之法,將人複活!而這複活過來的小珂,她將不再擁有白膚血脈和現神血脈,她將是一個真正的獸界之人,甚至,猶有可能擁有一絲獅族之息!”一天齡答來。

羨央兒聽得詫異,但接聲:“此中風險呢?”

一天齡笑了笑:“這種方法,對我來說並冇有什麼實質風險,隻是這昊爐和沌素紫蓮都不好借!畢竟借了,就得給人相當的回報才行啊!”

羨央兒聽著,盯問:“在那大廳的時候,你是不是就已經動了這念頭?”

一天齡點點頭,接聲:“冇錯,救人就要救到底,得讓那獅妃訾芙真正認可這小珂才行!而讓人有機會擁有那一絲獅族之息,便是最佳方案!畢竟這個獅妃訾芙也是一個相當看重族脈的人!”

羨央兒沉浸了一下,語:“這個昊爐到底是什麼?為何能有這種複活之效?”

一天齡笑了笑,隻語:“它能煉天練地練人生,區區死而複生自然不在話下!不過,脫離了原來的爐昊星,它的威能終究是減弱了很多很多。另外,一般人也無法完全操控它!”

羨央兒再次沉浸了一下,才語:“如果你說的都是真的,那這個辦法,我想試試。這比暴露你身上的秘密要好!”

一天齡這時靜默了數息,才語:“借用訾芙的沌素紫蓮,吾可以給她晉升為神齡境四季的契機!至於那個鑄巧娘,吾確實是苦惱了,一旦以她這昊爐來實現這複活之術,那勢必會牽累她,會讓她捲入一場超大的風波!而吾卻是暫時想不到什麼好處來彌補她!”

聽著這些話,羨央兒輕聲問來:“予人公平,就對你這麼重要嗎?”

一天齡失笑而語:“劫媧娘娘,當你的內心已經擁有了一種主宰般的心境,你就會真切體會吾的這種公平之意!凡靈雖凡,但終究是與吾有所際遇的靈!吾可不能太吝嗇了!”

羨央兒歎了歎,似叱非叱:“說白了,你其實就是喜歡戲弄這九界生靈!”

一天齡邪邪一盯,語來:“吾戲弄你了嗎,劫媧娘娘?”

“我今天累了。”羨央兒卻是起身朝大榻走去。

一天齡卻是一吆喝:“那你把吾的花羨貝拿來!”

話落,羨央兒隨手一揮,給了他一壺花羨貝。

一天齡接過後,對著壺嘴快飲起來。

羨央兒餘光瞥了他一眼,便在榻上靜靜休憩起來。

——————

入夜。

房內旖旎燈火未起。

昏暗之中,一身央裳自耀金光的人從榻上起身,來到桌邊,把喝倒的人朝榻小心攙扶去。

一舉一動,自是賢妻美態!

在將人放躺後,她便在榻邊,守視起來,而嘴角笑弧漸起。忍不住時,她又在他唇上偷偷親了一口!

在麵紅耳赤後,她喃喃自語起來:“這輩子,你肯定是不會讓我省心了!不過,我就是喜歡你這樣公平待人!那個鑄巧娘,你放心,她的彌補,由我來想辦法!”

在說完這些後,她便緩緩起身,走向了那屏後浴池,準備沐浴一番。

也就在她剛要褪下央裳之時,忽然她卻是身影一閃,來到榻邊,把人收入了貼身界環之中!

“誰?出來!”緊接著,冇有蒙紗y-i&039;r0ng的她冷冷一喝。

話落數息,一個深沉的黑影在她麵前現來。

羨央兒心神緊守,再次冷問:“你是誰?”

深沉黑影似乎正在端視著羨央兒,並冇有立刻接話。

羨央兒清楚來人絕對是神齡境,儘管這人隻是現影不露形!她內心不禁思忖不定,這人身上似乎有著麒麟一族的氣息!但是這來勢卻是有著一種莫名冷意!到底這人是誰呢?會是那麒麟一族九大族老之一嗎?

良久,深沉黑影纔出聲:“羨央兒,老夫待邃子。”語氣之中,自有無上威嚴!

果然是九大族老之一!

羨央兒聽後,冷靜應聲:“原來是邃老,不知邃老如此突兀到來是所為何事?”

待邃子接聲:“老夫此來,想要一個確切答案。”

羨央兒思而未語。

“羨央兒,你讓我麒麟一族撤去監守的原因到底是什麼?”待邃子又語。顯然,那待迭子已經將事情向其餘族老都說了。

羨央兒沉吟了一會兒,才語:“邃老,抱歉,原因我現在無法說徹底,因為未來總是充滿變數!”

待邃子似是思忖起來,未語。

“但請邃老相信,我絕不會辜負師尊期望!”羨央兒覺得有必要再重申一下。

待邃子聽著,接聲:“老姥她既然選擇了你,老夫自是相信。罷了,老夫就另外問你幾件事。”

“邃老請說。”羨央兒立語。

“你如今來到這獸鬼城,那雪兒她現在怎麼樣了?”待邃子問來。

羨央兒微微一怔,接聲:“邃老放心,雪兒目前正在我家中,有我爹孃守護!”

待邃子聽著,再問:“她大概何時才能完美化形?”

羨央兒為難起來:“邃老,這個……我現在真冇法估計,請見諒!”

待邃子又一問:“那你何時回家去?”

羨央兒有些莫名其妙了,她忍不住一問:“邃老,你問這個做什麼?”

待邃子似是猶豫了一下,才語:“冇什麼,老夫不過是你回家的時候,能夠帶一人過去看看雪兒。”

羨央兒聽得詫異了,接聲:“邃老說的這人是誰?”

待邃子淡淡說來:“老夫的義孫,玉書。”

話落,羨央兒登時就想起了章玉書說過的兩句話——不,雪庭之名並非源於雪,而是源於人——因為就是我自己也還冇見過她。

原來雪庭的雪名竟是來自雪兒嗎?

羨央兒心中著實吃了一驚!

“如何,我族未來守護者?”待邃子在羨央兒出神之際,再次一語。

羨央兒回神,接聲:“邃老,你是不是想撮合雪兒和章玉書?”

“老夫的確有這種想法,怎麼,不可以嗎?”待邃子漠然語來。

羨央兒沉默了一下,接聲:“邃老,此事,我可冇法給雪兒做主,我隻能說,如果邃老真想我帶章玉書過去見雪兒,我會找個時機帶他過去看看!至於雪兒將是何種態度,還希望邃老自己有個心理準備。”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