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1沌素紫蓮

羨央兒如實而答:“迭老,待經九璧我皆有。”

待迭子愣了愣,隨即又問來:“央兒小姐,那你練的是哪一璧?”

“迭老,目前我已練了適璧篇、邃璧篇、遐璧篇、邐璧篇。”羨央兒說來。

“什麼?你練了這麼多?”待迭子大吃一驚!

儘管他內心方纔已有所猜測,但真正聽到後還是十分震撼!要知道待經九璧每一璧的明悟都是無比艱難的!而眼下老姥選的這個守護者竟是擁有如此超絕無上的境賦!

當真是天佑我麒麟一族啊!

羨央兒隨即卻是一轉話語:“迭前輩,有一件事我想提前和你說一下。”

待迭子聞言微微一怔,接聲:“是什麼事情?”

羨央兒說來:“迭前輩,如果未來有一天獸鬼城九座壽陣擂橋出現了某種钜變,請你讓麒麟一族所有在此監守的人全部撤回去!”

待迭子一震,眉頭緊皺,十分困惑:“央兒小姐,你為何要說這樣的話?”

羨央兒不想把壽願真橋的事情解釋出來,隻語:“迭前輩,你不必多問,以後你肯定會明白的,請你先相信我吧!”

待迭子卻是猶豫起來:“央兒小姐,撤回所有監守者可不是老夫一人能決定的,這需要我們九大族老共同商討!”

羨央兒一聽,接聲:“那就迭前輩把我的話轉達給其餘八位族老吧!”

待迭子欲追問。

羨央兒卻又已語來:“迭前輩,今天已和你說了這麼多,我們該告辭了。”

待迭子無奈一歎,但語:“好吧,老夫會把你的話轉達給他們八個。”

“那我們先回了。”羨央兒拉起一天齡,以啄能瞬羨術離開了。

剩下的待迭子內心很難平靜,未來有一天九座壽陣擂橋會有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冇一會兒後,迭艮和邐巽再次回來。

“迭老,這個劫媧小姐到底是什麼人啊?”迭艮迫切問來。

邐巽也是緊盼答案。

待迭子回神,看向兩人,接聲:“你們兩個不必多問,你們隻需記住她是我族最重要的人。”

迭艮和邐巽心頭大震,彼此相視了一下。

“好了,老夫需要回族中一趟了。在此期間,你們兩個堅守自己本分就好。”待迭子吩咐著。

“是。”迭艮和邐巽同時應聲。

待迭子隨即化入了虛空之中。

——————

藻丹山庭。

獨立瓊樓,一廳之中。

獅妃訾芙正在以心識仔細檢視著小珂的屍身。邊上師藻藻目有期盼,期盼眼前死對頭能想到辦法複活她的女兒!

然而,片刻功夫之後,獅妃訾芙卻是閉上了雙眼,緩緩語來:“你這女兒的軀身頗為特殊,它蘊含著人界白膚氣息和微薄神界現神血脈,本宮……想不到複活她的辦法。”

可見,這獅妃訾芙見識不差!

師藻藻怔了怔後,黯然未語。

獅妃訾芙隨即睜開看向她,問來:“很失望?”

師藻藻冷冷一哼,把小珂屍身先收入了自身界環之中。

獅妃訾芙沉默了一下,又語:“雖然本宮冇有辦法,但是卻可以幫你把她的屍身好好儲存下來。興許未來有一天,這複活的辦法就會出現!”

師藻藻再次一哼,接聲:“我等不了那麼一天!章玉豔必須死!”

獅妃訾芙頓時冷臉下來!

“本宮與你好說歹說,你就是要這樣執迷不悟嗎?”

“哼!訾芙,你少假惺惺了!我遭遇至此,你就是罪魁禍首!今日,你要殺便殺!反正隻要我未死,我就會千方百計去剮了那章玉豔!讓她給我的珂兒陪葬!”師藻藻咬牙切齒。

獅妃訾芙似是忍無可忍,倏然一揮手!

啪!

師藻藻被扇倒在地,嘴角鮮血直流!

“不知好歹的蠢東西!”獅妃訾芙內心恨鐵不成鋼。

“哈哈哈哈哈……訾芙,你就隻有這一點力道嗎?來啊,你把我殺了啊!把我殺了啊!!”師藻藻怒極,瘋狂反笑!

獅妃訾芙冷冷對視著,冇有接話。

師藻藻目光則是越來越仇恨,她再次怒喝:“訾芙!你在我眼裡就是一個賤貨!就是一個從頭到尾都自以為是的賤貨!告訴你,我師藻藻這一生雖然是折在了你手上,但是你休想讓我與你同流合汙!今日你若不殺我,早晚有一天,我定會碎了龍寰身下那條玩意,把你狠狠踩在腳下!還有那嘯魅娘,我定要叫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獅妃訾芙麵色鐵青!

但是她這次卻冇有再動手,她彷彿已經察覺了師藻藻是在求死!

師藻藻慢慢爬了起來。

在立定一瞬,她就朝獅妃訾芙猛然發動了一掌攻擊!

然而,掌勢在臨近獅妃訾芙身軀之時,卻是被一朵紫色蓮花給阻滯了!

師藻藻冇有意外,她很早就清楚這紫色蓮花就是這訾芙的命蓮!這命蓮擁有著極其厲害的防禦之功!哪怕就是那龍寰來出手,也無法一瞬擊潰!

不過,一擊不成,師藻藻卻是冇有停歇,她瘋狂豁展一身人齡境境力,誓要和人不死不休!

獅妃訾芙眉頭微微而皺,眼神寒冷又有些悲傷。

數息之後,她倏然一聲:“夠了!”

話出,如同獅吼,直接震飛了師藻藻!

師藻藻淒然而笑,咳著血,掙紮而爬!

她真的好不甘心自己在這個女人麵前就是一隻螻蟻!!

萬千痛恨最終也化作了一吼:“訾芙!你殺了我!!!”

獅妃訾芙卻是冇有再看她,她隱去了身前紫色蓮花,目光移向了廳外,倏然一喝:“何人在外?”

聲出,自有超強神齡境勢覆向廳外!

聲落,一天齡和九素態羨央兒現來。兩人是從惠庭回來後,便趕來這獨立瓊樓了。在師藻藻之先發出哈哈大笑之時,他倆便已暗藏廳外。

一見蒙紗九素態羨央兒,獅妃訾芙內心頓時大震,這……小丫頭美得真是堪稱……九界第一!

顯然!蒙紗無法阻擋獅妃訾芙的視線。

而頹然在地的師藻藻這時也是愣了起來。

“你倆是什麼人?”獅妃訾芙深吸一下,冷冷問來。

九素態羨央兒有意識地將一天齡護在了身後,接聲:“見過訾妃娘娘。”

獅妃訾芙瞥了瞥一天齡,正要接話。

“劫媧小姐,一公子,你們速速離開這兒,快!”師藻藻已是迫切開口來。

話出,獅妃訾芙皺眉看向師藻藻,心中思疑起來。

“快啊,你們的境為在這個女人麵前可不夠看!快走!”師藻藻再次催促來。

九素態羨央兒不由接聲:“師夫人,能先告訴我,你到底出了什麼事嗎?”

師藻藻聽而黯然,但很快又語:“劫媧小姐,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你還是帶著一公子趕緊離開這兒吧!這個女人她是你們現在惹不起的!快走!快走!”

九素態羨央兒有些無奈,緩緩看向若有所思的獅妃訾芙,問來:“訾妃娘娘,不知師夫人何處得罪了你?”

獅妃訾芙緊盯著九素態羨央兒,不動聲色地接聲:“小丫頭,你先回答本宮,你倆到底是什麼人?”

九素態羨央兒接聲:“訾妃娘娘,我們不過是藻丹山庭的住客。”

獅妃訾芙聽而轉向一天齡,說來:“小子,她不說,你來說。”

一天齡微微一笑,回:“訾妃娘娘,我,叫一天齡,她叫劫媧,是我的未婚妻。我,此來獸鬼城,主要就是陪她磨練一番。至於今天我們來找師夫人,其實就是一番問候,看看師夫人她是否安好。訾妃娘娘,還請你對師夫人手下留情。”

獅妃訾芙沉吟了一下,又問:“小子,你們家的大人是誰?”

一天齡微微一歎,語來:“訾妃娘娘,你的紫蓮蘊含著一縷沌素界能(可參見本卷第87章),真是罕見!”

話出,獅妃訾芙內心不由大震,好一個古怪的小子!竟是能一眼看破我的紫蓮本相!可是他的雙眼並無特殊之處,為何卻能識得九界很少有人知道的沌素界能呢?要知道,當初我也是至上(那位在祖間山深處殞命的獅頂至上)說及,才知曉這沌素界能的!這小子他到底是什麼人?

在獅妃訾芙思疑之時,師藻藻也是困惑起來,沌素界能?那是什麼東西?是讓訾芙紫蓮強大的根本原因嗎?

“你和這女人說這個做什麼?”九素態羨央兒以羨語仙音術問來。

一天齡聽而仙音一笑:“勉強震懾她一下而已。”

九素態羨央兒仙音忍不住一叱:“她堂堂一個獸界層妃,會被你這樣輕易震懾住嗎?你還是彆添亂了!現在還是幫這師藻藻要緊!”

一天齡不再多話,隻是目光仍舊停留在獅妃訾芙身上。

而這時獅妃訾芙也已回神,麵色凝重地問來:“小子,你和本宮說這個做什麼?”

同樣的問題,一天齡卻是換了回答:“訾妃娘娘,如果我說,這一縷沌素界能你還冇有完美契合,你會相信嗎?”

話出,羨央兒心中登時來氣了,混蛋!你騙我!

獅妃訾芙聞言心中再次大震,這小子!他……這眼睛絕對有特殊的地方!隻不過是因為我看不出來!

“哦,是嗎?那你倒是給本宮說說看,本宮怎麼冇有完美契合了?”最終,獅妃訾芙還是按下了心頭震驚,故作平靜說來。

“很簡單,訾妃娘娘目前仍舊停留在神齡境三季,冇有晉升到神齡境四季!”一天齡如是一語。

獅妃訾芙眼神微縮,內心動了一絲殺機,一個妖齡境一季的小子竟能直接看出我的境為!他這雙眼睛還真是讓我動了挖奪的心思!

一見獅妃訾芙眼神不對,九素態羨央兒不得不提高了戒備,立刻拉住了一天齡的手!隻要情況稍有不對,她便會全力催動啄能瞬羨術,將人帶離!

“訾妃娘娘,看在師夫人的麵子上,我,得告訴你,冇有完美契合這一縷沌素界能,正是你已經卡在這神齡境三季的根本原因!”一天齡語出驚人。

聞者三人皆是一震!

“混蛋!你到底想乾什麼?”九素態羨央兒仙音氣急敗壞來。

一天齡仙音安慰她:“羨大小姐,你且少安毋躁,我,覺得這個訾芙她其實並不想為難師藻藻的,一切問題可能還是出在師藻藻自身!”

九素態羨央兒沉浸起來,事實上,她也已覺察了這一點。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