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5終仆妖約

“去,把他拎回三山樓!”灰色帷帽少女命令來。

勾芙卻是忍不住一語:“姝主,他已被魔界之人強行搜過腦識,肯定傻掉了,留著還有什麼用?”

灰色帷帽少女冷瞪,一喝:“本主做什麼需要你來教?”

勾芙顫抖!

“快去!”灰色帷帽少女再次一命。

就在勾芙行動之時,巷內卻是再次出現了兩個人影。

他倆正是啼禾和回酥。

灰色帷帽少女並未立刻迴轉身軀,隻是冷冷而語:“本主像趕蒼蠅一樣,趕走了一批又一批,希望你倆是最後一批!”

其實,在漆黑女影嬋和佝僂霎墟出現之前,還有那冪、論玨、凱、嘯都有帶著各自的守護者前來追尋一天齡,似乎他們都想從一天齡身上查探點什麼,隻是最終卻全被這灰色帷帽少女給強勢擋了回去!

啼禾接聲:“剛纔你的一番訓仆之言,其實也都是說給我聽的吧?”

灰色帷帽少女一哼,接聲:“倒是還有點自知之明!”

啼禾一笑,一語:“但我還是想問一個問題,如果你能如實告訴我,那我立刻離開。”

“如實?啼禾,你在本主眼裡,可還遠遠不如你們聖界某人的一個界環!識相點,立刻給本主——滾!”

灰色帷帽少女毫不客氣。

啼禾聞言卻是雙眼一縮,似乎是某個字眼刺激了他!

“殿下,要動手搶(一天齡)嗎?”回酥這時出聲了。

啼禾卻是一抬手製止了。

他緊緊盯著灰色帷帽少女,沉聲而語:“我隻想知道你到底是誰,在我收集的有關妖界的訊息中,好像根本冇有你,你就好像是忽然憑空出現的。”

“本主說了,你還不夠格!”灰色帷帽少女氣勢無比巍峨。

啼禾哼了一聲:“待我成為妖齡境,我會親自去一趟妖界,屆時,我一定會查清你的麵目!走,回酥!”

話落,回酥帶著啼禾離開了。

“哼,聖界螻蟻,無論你成為什麼,在本主麵前你都不夠格!”灰色帷帽少女語聲凜凜。

這邊,勾芙已將一天齡一手拎起,小聲說來:“姝主,好了。”

灰色帷帽少女人影消失。

勾芙明白,立刻回樓!

——————

三山樓。

灰色帷帽少女之屋。

一天齡又一次躺到了這屋的地麵上。

“姝主,要弄醒看看嗎?”勾芙問來。

灰色帷帽少女卻是一語:“不急,本主累了,得先休息。”說時,她就揮手滅卻了屋內所有燈火,然後朝榻走去。

勾芙隻得跟到榻邊,伺候灰色帷帽少女脫帽,褪衣,除靴。

儘管一片黑暗,但似乎兩人早已習以為常,根本不受乾擾。

地上的一天齡眼皮忽然好像動了一下!

也許他一直都是有意識的,從那個佝僂老嫗在用秘法探他腦識起。

時間悄然流逝。

很快,便已至子夜。

榻上,少女姝的嘴唇裡忽然吐出了一股無比幽綠的光氛,它悄悄地襲入了勾芙的瓊鼻裡。

瞬時,勾芙昏倒在榻邊。

而少女姝則是悄無聲息地起來,踱至一天齡身邊。黑暗依舊,雖然她已脫去帷帽,但她的身貌卻是讓人無法窺清!

緩緩地,她蹲下來,一隻玉手倏然按向一天齡心口,詭異低喃之音頌來:“孽命始來,祭心為天,靈魂歸姝,終仆妖約,印!”

在一天齡衣服下,在一天齡心膚上,赫然出現了五個妖異的指甲蓋印!

它們雖像是少女姝手指上脫落的五個長長指甲蓋,但卻是牢牢烙印在了一天齡的心口,也許一輩子也不會消失!

“哼,不管你醒還是未醒,也不管你腦中有識還是未有,從今以後,你都是本主的終生之奴!此印,本主可是用得不多,而在這靈界,你是第一個,也許更將是唯一一個!”

少女姝冷音道完,便悄然回了榻上,入眠。

一天齡的眼皮在少女姝躺下後,好似再次動了一下。

天亮時分。

勾芙醒來。

少女姝已經又是一身灰色之裝。她靜靜地站立視窗。

帷帽下,她的餘光瞥著地上的一天齡。

“姝主贖罪,昨夜我竟……睡過去了,冇能及時發現姝主早已醒過來。”勾芙慌忙跪地,彷彿冇能及時伺候人下榻,便已是不可饒恕!

“起來吧。把他弄醒。”少女姝聲音雖冷,但卻也有些平淡。

“是!”

隨即,勾芙出手,將一天齡弄醒來。

緩緩睜開眼,一天齡的目光卻是顯得有些呆滯!

勾芙見而一語:“小子,起來!”

一天齡無神地看了勾芙一下,才慢慢爬了起來。

“小子,你還認得老孃嗎?”勾芙自然是想弄清他是否真的已經傻掉了。

一天齡看著勾芙,看著,視線似有又無,他機械似的開口了:“你是老孃。”

勾芙一聽,又仔細地盯著一天齡有些空洞的雙眼看了幾息後,便對少女姝說來:“姝主,感覺他應該是傻了。”

少女姝走了過來,盯著一天齡。

而一天齡卻仍舊在看著勾芙。

“傻了更好。勾芙,告訴他,他得去一趟城主府,幫本主去看看靈眼那裡究竟出了什麼事。”少女姝吩咐來。

勾芙忍不住接聲:“可是姝主,他這樣子……能行嗎?”

“勾芙!本主怎麼說,你就去怎麼做!”少女姝冷聲一叱。

勾芙哆嗦,隻得立刻命令一天齡來:“小子,你現在就去城主府,幫姝主查清靈眼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一天齡冇有再接話,而是木然地朝門邁去。

勾芙一怔,他這真的聽得懂嗎?

“小子,站住!你把老孃剛纔的話重複一遍看看!”

一天齡停住,喃喃:“小子,你現在就去城主府,幫姝主查清靈眼究竟發生了什麼。”

勾芙真是迷惑了,說這小子真的傻了嗎?好像也不是,他好像還是有某種神誌。

“小子,那你知道怎麼查嗎?”勾芙接著又問。

一天齡眼珠左右移動著,好似正在思考。

這時,勾芙不禁又對少女姝說來:“姝主,你看他這樣子,肯定是會壞事的!”

少女姝卻是一冷語:“就算會壞事,於本主而言,也無關緊要!他就隻是一隻螻蟻而已!讓一隻螻蟻去城主府隨意爬爬,隻有和他一樣是螻蟻的螻蟻纔會去注意!好了,讓他趕緊去!”

勾芙隻得再次命令一天齡來:“小子,你可以去了。”

一天齡眼珠停止左右移動,再次木然而邁。

一步一步,他出了三山樓,來到了大街上,雙眼始終無神地朝著城主府慢慢走去。

也許,少女姝昨夜的那個終仆妖約真的起了某種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