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8捅天,在所不惜!

看著眼前這篇氣勢磅礴的記,羨央兒久久不能平靜。

而也就在這篇記呈現之時,靈界、獸界、妖界、鬼界、人界、魔界、聖界、仙界、神界中,藏有紀史之書的地方,都出現了奇異波動!

而被這波動驚動的人,更是不在少數!

可以說,用不了多久,壽願真橋的名字就會在整個九界流傳開來!

當然,這些紀史之書並不都是完全印現了這篇記。同樣的,也不是什麼人都能看到這整篇記!

所以,一天齡的名字是不會被宣揚開來的。

至於羨央兒的劫媧之名,那倒是不好說了。

也許,此時此刻,九界之中已有個彆極其擅於閱讀紀史之書的頂層大人物關註上了這個名字吧!

未過多久,權鏡郎金光消失,記也跟著消失了。

一天齡則有些疲憊地說來:“以後,你每天往這鬼工球內投入九枚以你命魂精血潤沃過的齡幣。切記,不可一日忘投,不然,壽願真橋將來可能會出現瑕疵!”

羨央兒點點頭,收了權鏡郎,應聲:“嗯,我記住了,不會忘!我扶你到榻上過去休息吧!”話語間充滿了堅定和心疼。

一天齡也不做多言,由她攙扶了。

之後,羨央兒就靜靜守候在榻邊。

——————

深夜時分。

藻丹山庭。

居樓域。

駱臨所住的年巽房。

黑暗之中,小珂悄然著衣下榻,準備回自己住處。而榻上的駱臨已然熟睡,對此渾然不知。

雖然已經有了幾番交融,但小珂自己也說不出內心對這個駱臨到底有冇有生出真感情。不過,她倒是能察覺駱臨對她自己有了不少迷戀!

深吸一下後,小珂出屋來。

就在她剛要轉身離去之時,一道豔光襲來!

小珂自是心頭大震,反應之時,已顯倉促。而豔光襲勢迅猛、狠毒,似乎就是要置小珂於死地!

電光火石之後,小珂背部受了嚴重一擊。她噗著血回身急速倒退,但來襲者卻是攻勢連環,再次轟掌而至!

砰!

小珂心口再中一擊!

但這一回,她整個人卻是硬生生地定在了原地,她抓住了這一擊勢儘之機,對來人回以怒掌!

這怒掌,自是蘊含她畢生底蘊,可謂豁命相搏!

來襲者也是有一絲慌亂,她在應掌一瞬,似乎才真正清楚小珂的境力與她自己算是不相上下!

轟!

掌激之波,震散了兩人。

再次噗血強撐的小珂這才真正看清來人,她忍不住咬牙切齒:“章玉豔!你——想乾什麼?!”

來襲者正是章玉豔。此時的她,身上氣血也是有些虛脫了。不過,她冇有二話,目光一狠,又是瞬間朝小珂攻來!

她是真的惱羞成怒了!

她是真冇想到自己連師藻藻身邊一個小小侍女也碾壓不了!

眼見章玉豔殺意洶洶,小珂內心也有了玉石俱焚之念,夫人,對不起,我來生再做你的女兒!

一念之後,小珂燃燒起自身命魂精血,然後施展起十符劍術,與章玉豔徹底展開了殊死搏鬥!

來來回回間,一身噬術的章玉豔也是有了重傷。

也就在兩女打得難解難分之際,駱臨屋內卻是傳來了一聲駱臨的慘叫!

小珂心頭一震,心不由分了神。

也就在她這一分神之際,章玉豔倏然一掌重重拍在了小珂心口!

小珂登時有些頭暈目眩,她感覺自己心口已然在碎裂!

她猛咬舌尖,做出了最後一擊!

而反應已然遲滯的章玉豔冇有躲過,她胸口亦是被人狠狠拍了一掌,她噗血倒飛去!

小珂則是搖搖欲墜,她雙眼已無力再睜,她腦海隻剩一片灰白。在她倒下的一瞬,章玉豔卻已慢慢爬了起來。

“該……死的賤婢!竟然讓本令付出如此沉重代價!哼!噬兒!來,給我把這個賤婢立刻生吞了!”章玉豔話落,就見駱臨屋內破出了一隻黑色的巨型八爪大章!

它龐大的觸手上還有不少鮮紅血跡。

而屋內的駱臨已然不見,榻上也是鮮血淋漓。不用說,這可憐的駱臨定是被它給生吞了!

就在它龐大的觸手再次卷向地上奄奄一息的小珂之時,章玉豔神色卻是倏然一變,一哼:“就算師藻藻來了,也救不活你!走,噬兒!”

話完,黑色巨章跟著章玉豔一起化作豔光消失了。看上去,這黑色巨章和她章玉豔完全是一體的,彷彿就是與她命魂密切相連的本命獸!

數息之後,一道藻色光芒閃現,師藻藻到來。

“小珂!小珂!”師藻藻一見地上躺著的人,便心急如焚地抱來,同時,她又立刻給人療複起來。

然而,小珂的傷,卻是迴天乏術了,她傷得實在太重太重了。她燃燒的可是自身全部命魂精血,而且那章玉豔的噬術,應該也是某種古老又強大的術法!若不是她自身十符劍術足夠奇異,也許她燃燒的精血之能,都會被那章玉豔化為己用!

“不!不!!”師藻藻肝腸寸斷,撕心裂肺。

她纔剛剛認得的女兒啊!

怎麼可以就這樣離開她?

“娘,對……不起。”出現迴光返照的小珂喃喃來。

師藻藻眼淚直流,深吸一下後,隻問:“珂兒,是誰傷你這樣的?”

小珂答來:“是……章……玉豔。”

師藻藻雙眼和內心怒火沖天!

“娘,她……應該就是為了……一淨鬥態丹藥譜而來,駱臨已經遭……她毒手了。”小珂斷斷續續地說著。

事實上,的確如此。

章玉豔在小珂和駱臨之後不久便已暗中來到。她之所以選擇分開針對兩人,那就是因為她想確保她自己的本命獸在掠取駱臨腦海一淨鬥態丹藥譜的時候,冇有其他乾擾!

所以,在小珂出屋一瞬,她才發動了襲擊!當然,她發動襲擊的根本原因還是要找師藻藻的茬!

看著小珂氣若遊絲,師藻藻好恨自己境為被封!如果冇被封,那以她仙齡境之力肯定是能夠救到女兒的!

忍不住時,她對獅妃訾芙的恨意又一次加深了!

“娘……我……不能再陪你了,你……以後可要多小心了。”小珂說完,雙眼漸漸垂下了。

師藻藻閉上了雙眼,淚水無儘。

不知過了多久。她才緩緩睜開,凝視著懷中女兒,喃喃:“珂兒,你死,她章玉豔也活不過今晚!為了你,娘今晚就是把這獸界的天給捅了,也在所不惜!”

話語中,已見決然,已見殺意滔滔!

隨後,她就將小珂的屍身收入了自身界環之中。緊接著,她緩緩起身,恨恨不休地一喝:“章玉豔!你給我的珂兒陪葬來!”

話落,她人化一道藻色之光,直往坤章大街的噬美庭!

然而,當她來到噬美庭苦苦尋找之時,她卻發現章玉豔根本不在這兒!思來想去,她認為章玉豔很可能去找章霜娘庇護了!於是,在一聲冷笑之後,師藻藻便又趕來城主府了。

身受重傷的章玉豔也的確是來找她娘章霜娘了。

此時此刻,額頭上已流出汗水的章霜娘就正在自己密室之中給她女兒悉心療傷。小珂的十符劍術確實是十分厲害,隻不過她似乎並未學到它的真正精髓!若是學到了,說不定這章玉豔也是當場嗚呼,由不得她章霜娘再來救治了。

而對於女兒不擇手段地去奪得一淨鬥態丹的藥譜,章霜娘內心也是有些驚顫的!要知道師藻藻可是層帝龍寰睡過的女人啊!就算她淪落當下,也是輪不到你一個小小鬼齡境去隨便欺負的啊!

但驚歸驚,顫歸顫,在看到女兒被師藻藻身邊一個侍女打成如此重傷,她章霜娘內心也自然是無比憤怒!

好一會兒後,她才長長吐了一口氣,暫時收功,語來:“玉豔,娘隻能暫時幫你緩和到這種程度了。要完全根治你這種傷,可能還得去請求娘娘(章妃蕪瑤)幫忙才行!你中的這種劍術……實在非比尋常!”

聞言,章玉豔勉強一笑:“謝謝娘。”

章霜娘忍不住一歎,將人好好放躺,接聲:“好了,你先好好在這休息吧,剩下的,由娘去應對!”

“是。”仍舊頗為虛弱的章玉豔閉上了雙眼。

章霜娘則是離開了自己密室。她準備去和章築吱個聲,儘管此時人正在那邃雯的榻上。也就在這時,她傳訊界環中卻是傳來了章築有些惱火的聲音:“霜娘,玉豔她是不是在你那兒?”

聞音,章霜娘冷冷一哼,回:“你問這做什麼?”

章築聲音氣急敗壞來:“她乾的好事!現在這師藻藻在我麵前揚言,要殺她給人陪葬!”

章霜娘沉吟了一下,即問:“你們人在哪兒?”

“前大廳!”

話落,章霜娘人化作了一道霜白光芒,趕來城主府前大廳了。

廳中,師藻藻一人冷對章築和邃雯兩人,渾身散發著濃濃殺氣!

章築則是眉頭緊皺,內心紛亂不已!他一直都是不想來惹這個女人,還有那飼悅人的!隻是事已至此,他似乎也冇什麼周旋餘地了,他必須做出決斷!

他旁邊的邃雯這時還是對師藻藻輕聲相勸來:“三娘,彆這樣,萬事好商量,我們先坐下來說吧。”

師藻藻卻是閉上了雙眼,隻接聲:“我說了,今夜你們若不給我交出章玉豔,那——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邃雯怔了怔,憂憂一歎,欲言又止。

章築深吸一下後,沉靜接聲:“三娘,我希望你真的清楚今天這事是牽一髮而動全身!”

師藻藻冷冷一哼:“章築!我告訴你,今夜就是他龍寰來了,我這誓言也絕不更改!她章玉豔敢殺我的女兒,那她就得有被殺的覺悟!我最後再問你一次,你交人還是不交人?”

章築麵色十分難看,但還是說來:“三娘,她並不是你親生的,我們所有人恐怕也是到現在才知道她是你剛認的,你……應該給自己留一點餘地。”

師藻藻怒然高喝:“少廢話!我數到三,一!”

章築和邃雯不得不做好應戰的準備。

“二!”

話落之際,霜白光芒一閃,章霜娘到來!

師藻藻猛然回身,雙眼噴火,大聲一喝:“立刻把章玉豔交出來!”

章霜娘漠然冷哼:“師藻藻,彆以為你是陛下睡過的,我就怕你!”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