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6噱頭再無限,也是輪迴引!

“劫媧小姐,你們當真這麼想看嗎?”章玉豔似笑非笑地問來。

九素態羨央兒簡短一答:“是。”

章玉豔這時卻是一語:“行!本令可以給你們一個觀看的機會,隻不過,劫媧小姐,你卻必須先和本令對決一番!”

九素態羨央兒聽而未語。

“劫媧小姐,在獸鬼城內,很少有哪個鬼齡境四季,能讓本令興起如此對決之念!你若接受對決,那麼對決之後我就讓你們上橋去觀看!”章玉豔又是一笑。

九素態羨央兒沉默了會兒,才接聲:“坤令大人,對決冇必要,改切磋吧,我可以與你切磋三招。三招過後,便請你派人帶我們去坤章大街的壽陣擂橋上。”

聞言,章玉豔沉吟了一下,才笑語:“好。切磋三招就切磋三招!隨我來吧!”

於是,一天齡和九素態羨央兒便跟著章玉豔來到了一個空曠的大院內。

“坤令大人,請!”與人分立數丈後,九素態羨央兒負手即語,因為她內心隻想快點應付完這種切磋。

章玉豔眼神微縮。在深吸一下後,她身如豔光,掌風迅疾,直掃九素態羨央兒麵上疊紗!

九素態羨央兒見勢巋然,回以邐掌!

彼此交掌一瞬,九素態羨央兒便感受到了對方的手掌上有著一種黏黏吸勁!彷彿,對方的手掌乃是那種生滿了噁心吸盤的觸手!

並且,對方正在試圖吸走她掌上的境力!

章玉豔嘴角含笑,猶似得意!

九素態羨央兒一見,立刻就施展了五分啄能瞬羨術!她並冇有打算靠自身境力強行脫離對方手掌的吸勁,她決定用啄能瞬羨術的速度來擺脫!

一個刹那過後,兩人再次分立開來。

而章玉豔滿目愕然、震駭!

她這是什麼……術法?!鬼齡境速度竟然可以這麼快!簡直是我生平僅見!

“坤令大人,還有兩招,請!”九素態羨央兒說話間,已將適璧篇中的一種術法暗施在掌,這是一種令她手掌可以生出無數微小尖刺的術法。

以刺克吸,必然能讓對方手掌疼痛無比!

見九素態羨央兒依舊一手後負,聞言回神的章玉豔惱怒之意再起,哼!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竟還敢小瞧本令的厲害!哼!既然如此,那就彆怪拿你身後男人來針對你這種身速了!

隨即,章玉豔滿提自身境力,聲東擊西來!

然而,九素態羨央兒卻是一直都在意著身後一天齡的安危!她絕不可能讓章玉豔有可趁之機!在覺察章玉豔攻襲路線有異之時,她便迎麵直上,不再閃避也不再噁心對方的吸盤之掌!

章玉豔自以為計成,一掌回對!

這次,她說什麼也要吸到九素態羨央兒的境力,儘管九素態羨央兒的境力有些奇異。

觸掌一瞬,她便立刻吃了一驚!

該死!好痛!

這女人的手莫非是針做的不成?

可是她手上分明什麼也冇有啊!

——無數微小的尖刺,章玉豔的肉眼是無法發現的。

見好就收的九素態羨央兒再次以五分啄能瞬羨術一分,再次負手一語:“還有最後一招,請!”

章玉豔瞥著自己手掌上呈現的鮮紅,麵色陰沉起來。

靜視於人的九素態羨央兒則是將手上尖刺術法退去了。這最後一招,她打算讓身上的央裳來承受對方的一掌,算是讓對方出一下氣!畢竟,今天來此是有求於人!

“看來,本令不對你儘全力是不行了!”好一會兒後,章玉豔才冷冷語來。

九素態羨央兒冇有接話,但內心卻是分明。她清楚這個章玉豔的境力實際上和那小珂差不多,隻不過這章玉豔她這種吸噬手段十分歹毒!

幸好自己身上的《待經九璧》、《鴦仙負神掌》、以及《央裳》等絕學和寶物都對這種吸噬術法有強大剋製之效!

“哼,看招!”見九素態羨央兒神色絲毫不凝重,章玉豔內心惱怒已到了極點,她話完,雙掌連轟而至!

說是全力,實際上並不能算是她全力轟擊,因為她並冇有將她窖池黑噬召來。

九素態羨央兒靜立不動,任她轟掌臨身!

就在章玉豔惱怒掌勁將要擊中九素態羨央兒心口之時,倏然,無限璀璨金光綻耀!

九素態羨央兒整個人被金光全然罩護,宛若漫漫輪迴中一位至高無上的永恒女帝!

章玉豔冇有被金光震飛,但卻已經徹底呆滯!

這……女人她……她到底是什麼人?

她這金光又到底是什麼東西?

——實際上,這金光正是央裳隨著九素態羨央兒自身的意誌所散發。

“坤令大人,三招已過,還請派人帶我們去坤章大街的壽陣擂橋。”金光一隱,九素態羨央兒平淡說來。

章玉豔緩緩回神,隻問:“你到底是什麼人?”

九素態羨央兒不回,隻重複一語:“坤令大人,三招已過,還請派人帶我們去坤章大街的壽陣擂橋。”

章玉豔微微一哼,接聲:“行,你們隨本令走吧!”說時,章玉豔已朝院外邁去。

九素態羨央兒則拉起一天齡跟隨而去。

冇過多久,三人便來到了坤章大街的壽陣擂橋下。橋上並冇有對決和修複工作。

章玉豔則是漠然語來:“你們自己上去吧!”

話落,九素態羨央兒便直接帶著一天齡飛上了橋。章玉豔未動,目光依舊漠然無比。隻是在一天齡閉目盤坐下來之時,她這眼神纔有所愣然!

她內心不由起疑來,他這是在乾什麼?不是說要觀看嗎?怎麼卻這樣閉目盤坐下來了?嗯……難道真是想窺探壽陣擂橋的秘密不成?哼,真是好笑,一個小小妖齡境一季,也妄想窺探我爹的魔級器陣!

與此之時,九素態羨央兒再次聽到了唯她可聞的異音:“黏毒章盤,噬心索奪,凡塵誰言贈予?

“綻耀如巋,裳光無限,一刹觸處機來,一那觸手生春!

“來,吾之待茬心紋!”

話落,橋上一道無形且無人可察的異紋隨即就湧入了一天齡身軀之中。

與此之時,一天齡睜開了雙眼,緩緩起身來,對九素態羨央兒語來:“好了,去最後一座吧。”

九素態羨央兒輕嗯,拉起他,也不和橋下正發著呆的章玉豔再作招呼,立刻發動了啄能瞬羨術,離開!

章玉豔一見,眉頭大皺,內心冷哼,待我解決了一淨鬥態丹的事情,就來好好查查你們的底!

隨後,她便先回了自己的噬美庭。

——————

城主府。

橋院。

提供給人齡境對決的壽陣擂橋就在院中。

而此時此刻,橋上,章築一個人站立著。

閒來無事的時候,這章築總會這樣一個人來到府中壽陣擂橋上發呆。

他不知道自己創造的壽陣擂橋最終能不能幫助神齡境爭奪那極限壽數,也不知道自己創造的這個壽陣擂橋它到底是好還是壞!

他隻是憑著自己與生俱來的一種能力,在這世間立足罷了。

他真的不知道自己的未來又會如何演變。

到底這極限壽數對九界生靈是有著什麼樣的意義呢?

他內心忽然如此疑問著。

而未過多久,他便看到了邃雯帶來了一對男女來到院中。

“夫君,這位劫媧小姐和一天齡公子來拜訪你。”邃雯朝他一語。

在看到九素態羨央兒的一刻,章築內心便深深震撼住了,好一個至絕美人!近來那個傳聞真是不虛!

“夫君!”邃雯再次一喚。

章築回神,飄然下橋,來到三人麵前。

“城主好。”一天齡見而微微一笑,而九素態羨央兒就冇再多言。

章築點點頭,接聲:“兩位,找我有事?”

見章築對陌生人未以本主自稱,九素態羨央兒內心倒是有些意外他如此平易近人了。

“是,我,們此來就是想好好觀看一下城主的這座壽陣擂橋,還請城主應允。”一天齡答來。

章築微微一怔,問:“一公子想觀看我這座壽陣擂橋?”

“是。”一天齡應聲。

章築笑了笑,問來:“一公子,你也懂界器界陣之學嗎?”

一天齡失笑而語:“略懂一些。”

章築聽而一接:“一公子,那能否讓我先看看你製作的界器和設置的界陣?”

麵對章築的考究之意,一天齡沉吟了一一下,才語:“城主,抱歉,我,曾經製作的界器和設置的界陣大都已隨我髮妻的消亡而消亡了。”

聽到這話,九素態羨央兒心中一震!

而章築和邃雯聽到後,神色怔了怔。

“是這樣啊,那算了!”章築感歎而語。

一天齡接聲:“城主,要不這樣吧,我,可以回答你一些關於界器學和界陣學的問題。”

章築這時卻問來:“一公子,你說話,為什麼總是在話頭把我字刻意停頓?”

聽到這個問題,九素態羨央兒和邊上的邃雯皆是一怔。

一天齡也是愣了一絲,才微微一笑,回:“城主,除了一點提醒意味外,它就不過是一個口頭禪罷了!”

章築緊接又問:“提醒意味?這是什麼意思?”

一天齡似是猶豫了一下,纔回:“城主,人活在世,總會有各種各樣的心之覺醒,而覺醒後,又總是難免產生淡忘,如此就有了時刻提醒的必要!”

話出,聞聽三人皆是一怔。

數息之後,章築隨即轉聲:“如此說來,一公子早是一個有了心之覺醒的人嗎?”

一天齡失笑而語:“城主,你難道就冇有嗎?你可是創造了壽陣擂橋啊!”

話落,章築神色略微暗淡下來:“我不過就是為了自己的生存而創造它的。對於它究竟是好還是壞,我根本無從厘清!這極限壽數,對於九界生靈而言,它到底有著什麼意義呢?”

一天齡沉浸了會兒,才語:“城主,按我而言,這極限壽數不過就是漫漫甲子輪迴中的一個噱頭罷了!人生天地間,臾恒隻在心。噱頭再無限,也是輪迴引!”

章築聽著,深吸一下,接聲:“一公子,你要觀看,那便上去吧!希望你真能從我的創造中獲得一些界器界陣之學的領悟!”

“多謝城主。”

在一天齡應聲之後,九素態羨央兒便立刻帶著他飛上眼前的壽陣擂橋上。

橋下,邃雯有些不解地問來:“夫君,你真的覺得他一個妖齡境一季能從你的創造中尋獲什麼嗎?”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