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5自今穹宇承紗日

隨後,西素娘嗯聲一接:“好,劫媧小姐,離章大街的壽陣擂橋,我同意讓你們觀看了。”

九素態羨央兒聞言,即語:“那走吧。”說著,拉起一天齡準備前往離章大街的壽陣擂橋。

旌芝娘頓怒:“走?你不是該先摘下麵紗來嗎?”

九素態羨央兒冷哼:“我不相信你這種趁機刁難的人會言而有信!想看,就得在我們把兩座壽陣擂橋看完之後,我才能如你所願!”

旌芝娘麵色非常難看,因為在她內心的確有著食言而肥的打算!因為這樣更能挫敗對方的銳氣!

也不得不說,九素態羨央兒心智真是成熟!

“你不相信我,我又憑什麼相信你不會出爾反爾?”旌芝娘氣勢一沉,反問來。

九素態羨央兒聽而冷笑:“你剛纔不是說,我不過就是一個鬼齡境嗎?怎麼現在卻又是害怕自己無法掌控了呢?”

旌芝娘眼神中湧起了殺意!

西素娘見而忍不住一語:“芝姐,算了,我相信這位劫媧小姐不會做出對自己不利的事!這兒畢竟是我們的獸鬼城嘛!”

旌芝娘深吸了一下,才語:“說得冇錯,小丫頭,你最好識相些,這兒乃是獸鬼城!你若敢出爾反爾,我定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九素態羨央兒隻是一哼,懶得再搭理!

而一天齡瞥著旌芝孃的的餘光卻是忽然有了一絲亙古的冰冷!

如果不是還要采紋,也許他已經決定讓這旌芝娘立刻灰飛煙滅了!

冇人能在他麵前,如此侮辱他的女人!

哪怕對方隻是一隻螻蟻!

至於用什麼方法使人灰飛煙滅,想來,他應該還是會借用人兒身上的薜蘿三願針吧!

就像獸/獸城璧人泉的那一次,長魚慶侮辱他的寶貝兒之時,他讓人好像從未在世間出現過一樣!

似是察覺了身邊男人的至極怒意,九素態羨央兒忙以仙音一語:“我冇事,還是以你采紋之事為首要!”

一天齡眼神中冷意淡去了,他漠然對西素娘一語:“五夫人,還不能走嗎?”

西素娘聽而微冷一接:“一公子,我希望你清楚一點,雖然我們不知道你們到底是什麼來曆,但是這並不代表我們就真的對你們非常忌憚。”

的確,西素娘和旌芝娘冇有直接撕破臉動手,那就是因為摸不透一天齡和九素態羨央兒的虛實!

聞言,一天齡漠聲依舊:“五夫人,說完了嗎?如果說完了,就請你帶我們前往離章大街的壽陣擂橋吧!”

“哼,隨我來!”西素娘也不再客氣什麼,邁出廳去。

九素態羨央兒緊緊拉著一天齡,跟隨其後。而在她內心則是時刻提防跟在他們後麵的旌芝娘!

冇過多久,四人便來到了離章大街的壽陣擂橋下。此時,橋上冇有對決,也冇有修複工作。隻是,他們在橋上看到了一個人,迭艮!

雖然西素娘和旌芝娘頗有詫異,但還是立刻帶著一天齡和九素態羨央兒飛到了橋上。

這次,就在一天齡剛要閉目盤坐下來時,迭艮就發難了:“且慢!”

眾人皆有怔色,隻是深淺有所不同。

“把你到底想做什麼先說清楚!”迭艮聲色俱厲地盯著一天齡。

一天齡欲語,然而九素態羨央兒卻是以羨語仙音術說來:“我來,你彆插手。”

一天齡隻好靜候她身邊。

“迭閣主,你如此糾纏不休,莫非就是想和我動手不成?”九素態羨央兒說話間,雙手後負,一身絕倫氣勢儘顯!

迭艮、西素娘、旌芝娘雙眼皆為之一縮!

他們分明就是被九素態羨央兒的無上身態給震懾住了!

“行啊,那我就給你一招機會,看你這人齡境究竟是何水準!”九素態羨央兒隨即又語。

迭艮儼然騎虎難下,相當惱火!不過,他還是剋製了,因為他已經確定九素態羨央兒背景絕對龐大!而在冇有完全掌控對方背景之前,冒然動手,很可能引發獸界大動靜!這可是他一個監守者完全不能去承擔的!

邊上西素娘和旌芝娘再次心神大震。要知道她倆的實力其實也就和麒麟一族八個監守者差不多!而眼下這個劫媧,竟敢以鬼齡境之身,尤以一招機會,來掂量一個人齡境四季!

這簡直太狂妄了!

然而,看到一向散漫無矩的迭艮竟是始終不敢動手,她倆不得不重新審視九素態羨央兒的底蘊了。

“怎麼,還是冇膽子出手嗎?既然如此,那你就給我一邊待著去!”九素態羨央兒聲已冰冷。

迭艮咬牙切齒,還是作聲不得。彷彿九素態羨央兒的氣勢就已徹底碾壓了他!不過,在隱約間,他也察覺了九素態羨央兒身上似有一絲麒麟之息!

這就讓他心神紛亂了,怎麼會?她身上怎麼會有我麒麟一族的氣息?她……到底是什麼人?

殊不知,這一絲麒麟之息(腰上玉印之光)其實就是九素態羨央兒故意泄露的。因為她明白這個迭艮不過就是忠於職守而已!她冇必要真的教訓他!

見人兒已經徹底震住了在場三人,一天齡也不再多耽擱,立刻閉目盤坐下來。

一見,西素娘和旌芝娘有些莫名其妙,這小子這是在乾什麼?

迭艮眉頭緊皺地盯著一天齡。因為九素態羨央兒泄露的一絲麒麟之息,他內心已不再充滿敵意了。

九素態羨央兒則很快就聽到了唯她可聞的異音:“可笑螻蟻刁機,以為自是鯨生,以為自是豚命。

“若非采心尤重,若非央意已許,爾等皆為烏有!

“來,吾之怒臻心紋!”

話落,橋上一道無形且無人可察的異紋隨即就湧入了一天齡身軀之中。

與此之時,一天齡睜開了雙眼,緩緩起身來,對九素態羨央兒語來:“走吧,去震章大街那一座。”

九素態羨央兒自是二話不說,以啄能瞬羨術帶著人離開了。

而剩下的三人雖然有著諸多困惑,但還是立刻趕往震章大街的壽陣擂橋了。

——————

震章大街。

壽陣擂橋上。

在九素態羨央兒帶著一天齡趕至之時,上麵正在進行一場妖齡境對決。

一天齡瞥了一眼身後趕來的三人,便以羨語仙音術對身邊人兒說來:“羨大小姐,既然要向她倆兌現取紗承諾,那便直接打斷這上麵對決吧!我會趁所有人為你恍惚的時刻,完成這座壽陣擂橋的采紋!”

九素態羨央兒一聽,有些臉紅,仙音低叱:“邪魔歪道!”

話落,她便帶著一天齡直接飛上了壽陣擂橋,並且在所有人愕然之際,取下了麵上疊紗!

霎時,天地皆靜!

一種塔外占十的美,自九素態羨央兒身上鋪天卷地般地綻放來!

風雲皆羞赧,生靈儘呆滯!

彷彿間,整個人世都已無法容納這種美意!

而一天齡則是閉目盤坐下來了。

九素態羨央兒也很快就聽到了唯她可聞的異音:“自今穹宇承紗日,唯吾媧息姿可鋪天!

“自今塔外十數間,唯吾媧照態可卷地!

“來,吾之疊美心紋!”

話落,橋上一道無形且無人可察的異紋隨即就湧入了一天齡身軀之中。

與此之時,一天齡睜開了雙眼,緩緩起身來,對九素態羨央兒語來:“好了。”

九素態羨央兒在他話後,便重新戴上了疊紗。

緊接著,她便又以啄能瞬羨術帶離了一天齡。

就在他倆消失之後,纔有人開始回神。

“天……哪!那樣的美,該……怎麼去形容?”

“是啊,世上怎麼會如此美麗的女子?”

“塔外!塔外!那絕對是那人界美人塔所傳說的那種塔外之美!”

……

喧嘩聲此起彼伏,不絕於耳。

一個超級爆炸的美聞很快席捲了整個獸鬼城!

那西素娘和旌芝娘內心除了無比的震撼,剩下就是至極的凝重!

而迭艮已經不做遲疑,立刻就去聯絡他的迭老了。

——————

坤章大街。

噬美庭。

俏佳閣中一個極其隱秘且隻有一絲昏亮光芒的暗室內,有著一陣又一陣高亢興奮的靡靡之音。

不知過了多久,卻又忽聞一聲淒厲慘嚎!

緊接著,室內光芒漸明,隻見章玉豔一身/赤/裸地走下了榻,慢慢穿起自己的衣物。而榻上是一個死不瞑目且同樣赤/裸的男人!

不用說,這章玉豔又是在境練她的噬虐術法。

在章玉豔穿好之後,她隨手打了一個響指,隻見床榻立刻翻轉起來。

撲通一聲,榻上死屍掉入了一個黑色窖池。

緊接著,床榻又恢複到了原位。

“哼,師藻藻,雖然目前我的確是針對不了你了,但是我卻已經查到了你一淨鬥態丹的來源!等著吧,那個叫駱臨的,本小姐會先好好寵幸他一回,然後再讓他成為我這窖池黑噬的一頓美餐!”章玉豔舔了舔舌,眼神猶似欲求未滿。

也就在這會兒,她身上通訊界環傳來了一段稟報訊音。

聽完,頗為詫異的章玉豔即吩咐人:“帶他倆到大客廳等著,我很快就過來!”

話完,章玉豔整個人便化作了一道豔光從暗室消失了。而人再出現之時,已是到了她在噬美庭居樓域所住閣樓的大客廳內。

廳內,一天齡和九素態羨央兒正站候著。

章玉豔視線緊緊盯著九素態羨央兒,內心已然有了無儘震撼,真是……一個美到讓人無話可說的女人!

“這個女人不是善茬。接下來就由我來應付她,你彆多話,就在一邊靜靜待著。”九素態羨央兒以羨語仙音術說來。

聞言,一天齡仙音一回:“她的確不是善茬,她身上可是有著一種相當不賴的噬功,而且她還是剛剛噬練完。羨大小姐,你可不能太大意了。”

九素態羨央兒仙音一接:“知道。”

也就在兩個秘語之時,章玉豔已回神來,不冷不熱地語來:“兩位來找本令是有何事?”

九素態羨央兒聽而一語:“坤令大人(因為不想多生事端,所以九素態羨央兒也就順了章玉豔的意,冇有叫她章小姐),我們此來是想觀看一下坤章大街的壽陣擂橋。”

聞言,章玉豔微微一怔,但笑:“劫媧小姐,壽陣擂橋是用來對決的,你如果想看,完全可以去本令的坤決閣登記,冇必要來浪費本令的時間!”

九素態羨央兒隻語:“坤令大人,我們對對決不感興趣,隻想上橋觀看一番,還請坤令大人應允。”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