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4且看今朝輪迴,吾掌此間漫漫

他怎麼知道?

他怎麼知道我的命魂是受製於蝶妃憐珠?

他到底是什麼人?!

站起來的鑄巧娘內心已然在驚駭、慌亂!

看到人如此失態,一天齡淡然視之,九素態羨央兒在意外之後,也淡然陪視著。

唯有迭艮麵色已是凝重得不能再凝重。在這一刻,他萬分確定一天齡之前在艮章大街地壽陣擂橋一定是做了什麼!隻不過,以他的本事無法窺察絲毫!

不行,這件事我一定得向迭老(待迭子)彙報才行!

心中如此決定的迭艮隨即語來:“閣下,你當真不肯說出你的來曆嗎?”語氣有了威脅之意。

一見,九素態羨央兒緩緩起身,冷對於人!

迭艮眉頭一皺,內心忽然有了莫名心悸,好強的氣勢!這女人分明有著一種與生俱來的至上之威!難道……她是某位頂層的嫡親子嗣嗎?會是這樣嗎?嗯……罷了,先就盯著這兩人,回頭再向迭老去彙報此事!

“迭閣主,你這是做什麼?一公子和劫媧小姐可都是我的客人!”隨即,鑄巧娘麵色微冷,低聲斥責來。

迭艮深吸一下,接聲:“抱歉,六夫人,是我失態了。”

鑄巧娘這纔對九素態羨央兒賠笑說來:“劫媧小姐,你彆在意他,他不過就是和我一樣太震撼了。”

九素態羨央兒這時接聲:“六夫人,我們隻是想看看坎章大街的壽陣擂橋而已,冇想惹這麼多的事!還請你給個痛快話,到底是應允還是不應允?”

鑄巧娘緩緩將身前的精緻小爐收起來,深深對視著九素態羨央兒的眼神,讚歎來:“劫媧小姐身上血脈真是驚人!”

九素態羨央兒冇有接話。

這時候,一天齡也已起身來,語:“六夫人,叨擾也有一會兒了,還請行個方便吧。”

鑄巧娘沉默了一下,即語:“一公子,按你說的,隻能看看,可不能做其他!”

“這是當然!”一天齡笑答。

“好,我親自帶你們過去,隨我來吧。”鑄巧娘說完,邁向了廳外。

一天齡和九素態羨央兒自然跟隨前往。

迭艮也緊隨三人之後。

不多時,四人便來到了坎章大街的壽陣擂橋下。橋上,剛結束了一場對決,又有一場對決正要開始。見此,鑄巧娘卻是強行打斷了要開始的對決,讓一天齡和九素態羨央兒先觀看!

一時間,橋下橋上的人們皆是有些不解。

不過,很快,大多數人就都被九素態羨央兒的蒙紗美態給吸引了去!

“真是好美好美好美的人啊!”

“恐怕我們城內兩大最美人都完全不及這位劫媧小姐!”

“是啊是啊,真是名不虛傳!名不虛傳!”

……

喧嘩聲四起。

麵對這些情況,九素態羨央兒視若無睹,她隻是靜靜地護持在閉目盤坐的一天齡身邊!

她又一次聽到了唯她可聞的異音:“爐昊命途為誰煉?天地人生一須臾!

“且看今朝輪迴,吾掌此間漫漫。

“來,吾之序外心紋!”

話落,橋上一道無形且無人可察的異紋隨即就湧入了一天齡身軀之中。

與此之時,一天齡睜開了雙眼,緩緩起身來,對九素態羨央兒語來:“好了。”

九素態羨央兒聽後,便對身邊有所惑然的鑄巧娘說來:“六夫人,告辭了。”話落,九素態羨央兒也冇再問一天齡接下來又去看哪一座,她拉起人就以啄能瞬羨術消失去了。

鑄巧娘不由一歎:“好快的速度!”

一邊的迭艮則是接聲:“六夫人,我得繼續去盯著這兩個人了,告辭。”話落,人便化作了疾光,追去!

鑄巧娘忍不住又一歎:“迭艮,希望你彆惹出大亂子來!這個劫媧小姐絕對是出身他界頂層!”說完,鑄巧娘便又回了她的巧庭,打算好好想想該不該拿小爐把自己命魂鍛鍊一下。

——————

離章大街。

素庭。

在一天齡和九素態羨央兒來此采紋之時,素泉閣一個完全獨立且又相當隱秘的小泉之中,皆是塔腰傾城級的西素娘和旌芝娘正在一起沐浴。

平時,這旌芝娘和西素娘來往比較密切。而這應該就是因為鯨妃豫蘭和豚妃昔絮關係比較好吧!

此時,兩人也正好聊到了一個話題。

“哎,素妹,你最近可聽說了一個劫媧的女人?”旌芝娘說來。

西素娘聞言,接聲:“聽說了,好像是一個無與倫比的大美人兒,而且好像還是那師藻藻的座上賓!芝姐,你乾嘛說這個?”

旌芝娘笑回:“素妹,你我都是女人,真就一點也不好奇這傳聞是真是假嗎?”

西素娘失笑而語:“芝姐,我還是比較關心一淨鬥態丹的事情。你說,霜姐和玉豔接下來會怎麼辦?”

旌芝娘想了想,接聲:“估計暫時不好直接對師藻藻發難了,很可能從側麵去針對!”

“怎麼針對?”西素娘隨即問來。

“師藻藻的一淨鬥態丹絕對不是憑空來的,她肯定是從什麼人那裡得來的。由此,她們母女就有了突破口!”旌芝娘應答。

西素娘沉浸了一下,又問:“那我們呢?我們該怎麼做?”

“先靜觀其變好了!”旌芝娘笑來。

“嗯,好像也隻能如此了。”西素娘回笑。

兩人在又閒聊了一陣後,便出了素泉閣。而就在這時候,一個庭計就將一天齡和九素態羨央兒前來拜訪的事向西素娘稟報來。

聞言,西素娘和旌芝娘麵麵相覷。

“還真是有意思,之前纔剛提到這劫媧,她就來找你了!”旌芝娘淺淺一笑。

西素娘接聲:“芝姐,那你說我是見還是不見?”

“當然要見啊!難得她送上門來讓你接觸啊!”旌芝娘當即一語。

西素娘也不再遲疑什麼,隨即就讓前來稟報的庭計將人帶往她所住獨樓的客廳。

冇一會兒,一天齡和九素態羨央兒便在獨樓客廳見到了旌芝娘和西素娘兩人。他倆有些迷惑,有些弄不清兩人之中誰是西素娘了。

而旌芝娘和西素娘見到蒙紗九素態羨央兒的那一刻,也是呆滯了起來。在她們內心無不震撼,真是……真是所傳不虛,這女人的美足以讓九界眾生神魂顛倒!

好一會兒,才聽旌芝娘回神一語:“素妹,該讓人家入座了。”

西素娘聽而即對一天齡和九素態羨央兒一語:“劫媧小姐,一公子,請坐吧。”

一天齡和九素態羨央兒依言而坐。

也就在這時,旌芝娘笑來:“素妹,來這兩位表情似乎還不知道我是誰呢!你應該幫我介紹一下了!”

西素娘聽而立語:“哦,兩位,這位是我四姐,旌芝娘。你們就叫她四夫人好了。”

一天齡和九素態羨央兒聽而微微一怔,齊應:“四夫人。”

旌芝娘緩緩落坐,接聲:“不知兩位今日前來素庭是有何事?”話有點喧賓奪主的意味。不過,坐在主位的西素娘卻並未有什麼反感神色,她十分自然!

見此,一天齡和九素態羨央兒內心皆有了一絲詫異。

“四夫人,五夫人,此來我們是想好好觀看一下離章大街的壽陣擂橋,希望五夫人應允。”一天齡平靜答來。

聞言,西素娘和旌芝娘皆是一愣,觀看離章大街的壽陣擂橋?

“一公子,壽陣擂橋都是用來對決的,可不是給人觀看的。”數息之後,旌芝娘語氣有些漠然地說來。

一天齡看向旌芝娘,淡然接聲:“四夫人,那我們花齡幣買觀看機會吧,對決需要多少齡幣,我,們就花多少。”

旌芝娘聽而冷笑:“那你應該直接去離決閣登記,而不是來這兒冇事找事!”

話落,無法再隱忍的九素態羨央兒冷冷一問西素娘:“五夫人,這裡是你做主,還是這位四夫人?”

西素娘微微一怔,冇想到九素態羨央兒竟是如此強勢!

“哼!小丫頭!你這是想挑撥離間嗎?”旌芝娘隨即冷瞪來。

九素態羨央兒瞥了她一眼,依舊隻問西素娘:“五夫人,我們的確隻是好好看一看離章大街的壽陣擂橋,如果你實在冇法做主,那我們隻能再去找章城主本人了!”

西素娘眉頭一皺,冇有實在有些不明白眼前這個至絕美女人哪來的底氣!

就是旌芝娘這時也有些吃不準了。她剛纔冷臉對人,其實就是想在氣勢完全壓製住一天齡和九素態羨央兒。畢竟九素態羨央兒的美已經在給了她一種極端的自慚形愧!但是她冇想到九素態羨央兒竟依舊是如此強勢,理都不理她,絲毫不給她臉!

窩火之下,旌芝娘冷冷一轉話語:“想看也行,把你麵紗先摘下來,以示誠意!”

九素態羨央兒緩緩凝向她,漠然接聲:“想看,是嗎?可以,但是前提條件是,你震章大街的壽陣擂橋我們今天也得好好一看!”

話出,旌芝娘和西素娘皆是一愣,完全冇想到九素態羨央兒會附加如此條件!

邊上的一天齡內心一歎,以羨語仙音術語來:“羨大小姐,你這又何必與這個女人一般見識呢?她不過就是嫉妒你而已!你真要把你麵貌露給她,就是落了下乘了。”

“但我就是一枚齡幣也不會給這個惡女人!”九素態羨央兒仙音一懟。

話出,一天齡無奈閉音了,因為他現在可就是住她的花她的。

好一會兒後,才聽旌芝娘起身一語:“行,你提的,我答應了,你可以摘下來了。”

九素態羨央兒卻是微微一哼,再次看向西素娘,問:“五夫人,你呢?你離章大街的壽陣擂橋到底給不給我們觀看?”

西素娘終於問來:“劫媧小姐,你們到底為什麼要觀看我離章大街的壽陣擂橋?”

九素態羨央兒簡短一接:“不過就是好奇而已!五夫人,請你給個痛快話吧!”

西素娘猶豫起來,她內心還是有些擔心一天齡和九素態羨央兒是企圖窺探壽陣擂橋其中的界學秘密。

“素妹!冇事!他倆一個不過就是妖齡境一季,一個不過就是鬼齡境四季!諒他倆也翻不出什麼大浪來!倒是我們能一賭這女人真容,也冇有什麼不劃算的!她要看橋,我們就看她!”旌芝娘說到最後,冷笑起來。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