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0因為橋上的風景隻在橋上

聽完,九素態羨央兒微笑語來:“今日多謝師夫人介紹了。”

師藻藻回以微笑,語:“劫媧小姐,你這謝有些早了,還有象妃妲淑、鶯妃曇嫦以及那雀妃箜思思,我還冇有說及呢!”

九素態羨央兒聽而一語:“師夫人,你似乎很想我全都瞭解?”

師藻藻點點頭,語:“冇錯,劫媧小姐,我已認定你會讓這獸界起大風雲!”

九素態羨央兒沉默了一下,問:“師夫人,那麒麟一族其餘八位族老,你是否也都瞭解?”

師藻藻愣了愣,搖搖頭,語:“不,麒麟一族九大族老,我目前隻接觸過大族老待述子和八族老待邃子兩人。這大族老待述子,我覺得他和龜族的龜頂至上玄忍是同一類人,都屬於老成持重!其餘七位族老,劫媧小姐,你恐怕隻能自己去瞭解了。”

九素態羨央兒一接聲:“師夫人,那你和我再說說你剛說的三妃吧!”

“好。象妃妲淑,她是一個特彆端莊且責任心很強的女人。她的族人都在獸魔城內。對待族人,她都一視同仁,不偏不倚,一一善待,可以說,象族之人也都自發地視象妃妲淑為他們象族的天!可以說,龍寰十妃中,我最敬重她了!對了,劫媧小姐,你的師尊麟頂老姥她一直也頗為喜愛象妃妲淑!而象妃妲淑也是特彆愛戴麟頂老姥的!”師藻藻由衷而語。

九素態羨央兒聞言,有所嚮往了。

“鶯妃曇嫦嘛,這個女人,我覺得她是一個特彆空靈的女人,她的族人和嘯魅娘一樣,相當少!但是,她卻並不像嘯魅娘一樣,汲汲營營地去繁榮家族!她似乎是選擇了順其自然。不過,這個女人,對獸界卻相當有歸宿感!在她的處事中,我能感覺出來。有那麼一兩回,她並冇有選擇站在層後凰疏兮那邊,她保持了中立!”師藻藻緊接又語。

九素態羨央兒腦海中不知不覺回想起和鶯妃曇嫦接觸的那一幕來。

“嗯,最後的這個箜思思,我感覺她纔是龍寰十妃中最可怕的!她的心思和那老詭婆一樣,讓人難以琢磨!甚至,猶有青出於藍勝於藍之勢!劫媧小姐,以後你若遇到這個女人,可千萬當心了!”師藻藻猶似叮囑來。

九素態羨央兒怔了會兒,才語:“師夫人,這個箜思思她熱衷權利嗎?”

師藻藻沉浸了好一會兒,才語:“劫媧小姐,也不知是不是我感覺有誤,曾經和這個女人接觸的某一個瞬間,我彷彿看到了她身上有一絲如你一般的帝勢!也許……這個女人她超有野心,她是想在獸界稱帝!”

九素態羨央兒心頭微微一震,竟想稱帝嗎?

“師夫人,今日我們就聊到這兒吧。”

聞言,師藻藻起身,應語:“好。劫媧小姐,有事你再來找我,我先去幫你聯絡飼悅人那邊,看她是否同意你和一公子上兌章大街的壽陣擂橋。”

“多謝!”九素態羨央兒也已起身,語來。

師藻藻微微一笑,轉身離開了。

而九素態羨央兒在人去後,便恢複了真身,收了麵上疊紗,獨自坐在桌邊消化今天所得的種種訊息。

——————

兌章大街。

情綸卻庭。

飼悅人居院。

在師藻藻趕來之前,章玉書剛離開。他一來是告訴飼悅人他和師藻藻溝通失敗的事情,二來就是問飼悅人是否能夠推出一淨鬥態丹藥譜的事情。

對於溝通失敗,飼悅人並冇有對章玉書再多說什麼,隻是對他說了一句儘人事聽天命。至於一淨鬥態丹藥譜,她自然是直接回覆無法推出。

聽後,章玉書就失落而離了。

而看到師藻藻親自到訪,飼悅人有些意外,又因為她實在想不到這個女人還會因為什麼事情親自跑來。

不過,意外歸意外,她還是請人入了客廳。

在彼此一落坐後,飼悅人也冇主動開口詢問,隻是靜視著師藻藻。

師藻藻對盯了會兒後,即語:“我那兒有兩位客人,想好好參觀一下兌章大街的壽陣擂橋,不知你肯與不肯?”

聞言,飼悅人愣了愣,接聲而問:“哦,是什麼樣的客人?”

師藻藻答來:“女的名叫劫媧,鬼齡境四季,應該比你我都還要美!男的,名叫一天齡,妖齡境一季,模樣一般。他們兩人是未婚夫妻。”

飼悅人眉頭微微一皺,問:“他們為什麼要來參觀?”

師藻藻再答:“可能是對某些界學有興趣吧!反正我巽章大街的壽陣擂橋,已讓他倆參觀過了。一句話,你到底是肯與不肯?”

飼悅人沉吟了會兒,才語:“參觀自然無所謂。”

“那好,明天上午,我就安排他倆過來!”師藻藻說完,即起身準備離開。

飼悅人見而一語:“你為何這麼熱衷幫這兩人?”

師藻藻淺笑一下,語:“因為有價值!”

飼悅人不再說什麼。

“飼悅人,看在你今日冇有為難的份上,我就送你一句話吧,這獸鬼城很快就會起大風雲!”師藻藻隨即一語。

飼悅人再次皺眉,接聲:“就憑你手中的一淨鬥態丹嗎?”

師藻藻卻是一笑:“飼悅人,你何必明知故問呢?這一淨鬥態丹不過隻是小風浪!”

“這麼說,你說的大風雲是來自你剛說的這兩人?”飼悅人接聲。

師藻藻已朝外邁開了,但語:“飼悅人,反正我是不會和你一樣,一輩子困死在這獸鬼城!就是未來真要粉身碎骨,我也要死得轟轟烈烈!要讓這獸界為我動盪難休!”

飼悅人看著人去,緩緩起身,沉默未語。

不知過了多久,才聽她喃喃而語:“師藻藻,你真是生錯了身,你真不應該是一個女人!”

——————

次日,上午。

天央年巽房。

門剛剛打開來,一個女人便站到了一天齡和九素態羨央兒麵前。

她,正是那邐巽。

昨天小珂帶著一天齡和九素態羨央兒參觀壽陣擂橋的事情,她已從下麵橋丁口中得知。她覺得這件事有些古怪。因為冇有主動敲陌生人房門的習慣,所以她就在這兩人住房外等待著。

一照麵,一天齡和九素態羨央兒皆有一絲怔意。

但聽一天齡含笑一問:“這位女士,你有事?”

邐巽打量完兩人後,才語:“我是山庭聘丁閣閣主,邐巽。兩位如何稱呼?”

話出,九素態羨央兒內心有所訝異,這個女人突然來找我們做什麼?

“哦,我,叫一天齡,這是我的未婚妻劫媧。”一天齡笑容依舊,平靜答來。

邐巽聽而一接:“一公子,你和劫媧小姐昨天可是去參觀巽章大街的壽陣擂橋了?”

一聽,一天齡點點頭,語:“冇錯,是珂小姐帶我們去的。”

邐巽緊緊盯著一天齡,接聲:“不知兩位為何要上去觀看?”

一天齡失笑而回:“感覺壽陣擂橋很不凡,興之所致。”

“哦,是嗎?那兩位和三夫人(師藻藻)是何關係?竟然讓她的貼身侍女親自作陪。”邐巽繼續問來。

這次,九素態羨央兒搶先接話了:“邐閣主,你還有其他事嗎?”

邐巽盯向九素態羨央兒,數息之後,才接聲:“劫媧小姐,獸鬼城的壽陣擂橋都是受我麒麟一族監管的,我隻是希望你們安分守己,可不要對它有什麼作祟心思!”

九素態羨央兒平靜一接:“邐閣主大可安心,我和我的未婚夫可不會為非作歹!”

邐巽聞言,眉頭一皺,有些困惑。

“邐閣主,抱歉,我和我的未婚夫還有事情,就不和你多說了。天齡,我們走吧!”九素態羨央兒挽著一天齡臂彎,邁開了。

邐巽冇有阻攔,隻是內心已然對眼前兩人有了一種說不出的異感。

不多時,一天齡和九素態羨央兒便出了山庭,而一出山庭,九素態羨央兒便以啄能瞬羨術帶著一天齡趕往兌章大街的情綸卻庭了。

很快,兩人便被卻庭庭計帶到了飼悅人的居院。

在庭計一離開後,飼悅人便認真打量起兩人來。

一天齡和九素態羨央兒並冇有立刻出聲相擾,任由飼悅人眼神來回。

約莫過了片刻,才聽飼悅人讚歎來:“劫媧小姐若是獸界之人,那可真是當今獸界第一美人!就是凰後孃娘肯定也要對你自慚形愧!”

九素態羨央兒微微一驚,感覺飼悅人額心似有異光隱動。

“劫媧娘娘,這位八夫人已經透過了你麵上疊紗,看清了你麵容。”一天齡以羨語仙音術說來。

也要,九素態羨央兒對飼悅人淡淡一笑,接聲:“八夫人,聽師夫人說,你額心擁有一隻解析翎眼,這是真的嗎?”

飼悅人失笑而語:“兩位,請坐吧。”

一天齡和九素態羨央兒自然落坐了。

“劫媧小姐,師藻藻她還和你說了我什麼?”飼悅人隨即問來。

九素態羨央兒不想多生枝節,便隻語:“八夫人,還是直接說正事吧,不知你可否讓我們上兌章大街的壽陣擂橋好好看看?”

飼悅人聽而一接:“不過就是一座橋而已,在下麵看和在上麵看其實都一樣,兩位為何一定要上去看呢?”

九素態羨央兒欲語。

一天齡已答:“因為橋上的風景隻在橋上。”

聞言,飼悅人怔了起來。良久,她才緊緊注視一天齡,語來:“一公子,那你可是看遍了橋下的風景?”

一天齡搖搖頭,語來:“八夫人,橋如世間,上麵來來往往的人,都冇幾個能看清自己在橋下的倒影,何談看遍呢?”

飼悅人目光漸漸低垂下來。

好一會兒,她才問來:“一公子,那你認為倒影是什麼?”

一天齡沉吟會兒,才答:“八夫人,此刻我隻認為,倒影,就是倒流在光陰中的心影。心有光景,自成陰影。”

飼悅人聽著,忽然起身來,緩緩對著一天齡微蹲一禮,出語:“一公子道上之詣,飼悅人誠服!”

一天齡卻是微微一歎,語:“八夫人,雀有翎屏,該開則開,彆讓翎上冇了光景。”

飼悅人沉默了一下,才接聲:“但冇了光景,便不會再有陰影!”

一天齡失笑一絲,語來:“但有了陰影,卻是一定會伴有光景!”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