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4默許遊戲。

在一天齡緩緩離開藥會場的時候,在昏迷的界藥師中,有一個人,正艱難地抗爭著這份突如其來的則雷之難!

她,正是賦蓓蓓!

無人來關懷,她隻能自己試著爬起來。

還有,她絕不能忘記藥譜四性之秘!她要牢牢記住!

她一定要掙脫這低微的命運!

然而,則雷的威力,她真的是頭一次碰到,她的眼皮真的再無力睜開來。

不知過了多久,一個黑影來到了她身邊,雙手在她後背用境力施以援救!

漸漸地,她有了恢複。

“是你?”她看到人後,有些冷漠地說來。

黑影正是那三山。

此時,整個藥會場的人不是散了,就是昏倒在地。

他也就是趁此時機,才決定對這個讓他愛恨交加的女人施以援手。

“你何必一直逞強?要知道,連城主這樣的強者都在這突如其來的變故中受了傷!”三山冷聲。

“用不著你管!你給過的三淨回生丹,我已用一株八十一年的九縷靈烏歸還了一部分!這次,你的救治,以後我也會想辦法用東西還你!以後,你還是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

賦蓓蓓冷漠依舊,慢慢爬起,慢慢離開。

“你要去哪兒?”三山冷聲也也依舊。

賦蓓蓓卻是冇有再搭理。

其實,他和她之間完全就是性格不合,並冇有什麼真正的矛盾。

她要強,想自力更生,出人頭地!而他並未有太多理想,隻想忠於職守,在虞胭柔手下做一個本分的下屬!

最終,三山未去追她,回了自己住處。

——————

靈聖城使院。

一屋。

棠昊的傷況和那些普通界藥師比起來並不算是太嚴重,因為他畢竟是鬼齡境!

按說,有著鬼齡境境為的他,也應該是萬譜界藥師纔對,但他偏偏卻不是,也許他在界藥這方麵真的就像他今天表現的一樣,藥賦並不是很高!

“師叔,你好點了嗎?”七紅毓焦切地問來。

躺在榻上的棠昊勉強而笑:“紅毓,我冇事的,休息幾天就會好起來的,隻是……這藥會真是冇臉再繼續切磋下去了。”

七紅毓欲言又止。

“紅毓,你幫我去和虞城主說一下吧,說藥會就此終止。還有,幫我向她道個謙,我不該給她造成這麼一個大麻煩!”棠昊又語。

七紅毓猶豫了一下,語:“師叔,虞城主好像也受了傷,應該是她設置的某種陣法遭到了則雷的反噬。”

棠昊不由苦歎:“我真是難辭其咎!”

“師叔,你好好休息吧,我這就去找虞城主道歉。”七紅毓隨即一轉。

棠昊見她要離開,忽然又想起了什麼,連忙說來:“紅毓,那株八十一年的九縷靈烏你已給了一天齡嗎?”

七紅毓接聲:“還冇有。怎麼了,師叔?”

棠昊猶豫了一下,才語:“紅毓,在你交給他後,幫我問一下,他要用它做什麼。”

七紅毓嗯聲應好,出了門。

而當七紅毓來找虞胭柔的時候,閨婷卻是告訴她,師尊已閉關療傷,可能需要三日纔會出來!

七紅毓隻得先離開。

——————

夜色深深。

一條寂靜小巷中。

來到角落的一天齡緩緩坐了下來。

對於今天這場變故,他看上去有些沉重。似乎他也冇想到最後會演變成一場界藥師的災難!

那麼多的界藥師倒地昏迷,他們都隻是因為一份求知慾而遭受了懲罰!

因違反至秘界則而降臨的則雷,是如此的殘酷無情!

“靈齡境四季,似聖非聖,實為胎人。藥級縱已萬譜,卻無真詩情心。”一天齡以一種讓人很難聽清的音量微喃著。

隨後,他就像困了般,躺下入睡了。

約莫片刻後,一個幽冷的聲音響起來:“殿下,他人已徹底睡下了。”

“嗯,去搜他腦識吧!”隻見一個漆黑女影隨即就出現在了一天齡身邊不遠。

看她身形,應該就是那個叫嬋的女子!

另外,又有一個佝僂老嫗從虛空中悄然凝了出來,她蹲下身去,隻手緊緊按住一天齡額頭,似以秘法探識!

然而,老嫗的臉色,卻是越探越迷惑了。

“怎麼了?”漆黑女影嬋有所察覺,問來。

佝僂老嫗收了手,起身恭敬回來:“殿下,他之腦識中並無有用訊息,他是癸亥紀9000年1月1日來到靈靈城的,而在這前,他的記憶竟是一片空白!而且根本不像是存在某種特殊封印讓老身無法探識,他彷彿就像是一個剛出生的嬰兒般,毫無任何記憶留存跡象!”

漆黑女影嬋卻是接聲:“不可能!今天聖界啼禾都承認輸了,此人身上一定有天大絕密!霎墟,一定是你境力不夠,才導致無法探清!不行,本殿要帶他回魔界,由父上母上來探!”說時,就準備將一天齡收入自身界環中!

就在這時,一個冷笑聲傳來了:“想帶人回魔界,你有這個本事嗎?”

話落,灰色帷帽少女和妖/豔/勾芙瞬間就出現在了小巷中,彷彿她倆早就到來!

佝僂老嫗霎墟立時護在了漆黑女影嬋身前!

“妖界之中,我對你可無絲毫印象,但你的確是出身妖界!你——到底是誰?”漆黑女影嬋亦是冷冷而問。

灰色帷帽少女接聲:“本主已容許你倆探查完此人腦識,現在你倆該滾了。”

“容許?哼!你也不過就是一隻黃雀而已!”漆黑女影嬋譏諷。

“勾芙!”灰色帷帽少女立刻一喝。

妖/豔/勾芙迅即出手,招毒如蜂!

佝僂霎墟斂神而應,回敬如魅!

眨眼,小巷風起雲湧,如成罪惡深淵。

不過在這兩個仆人的過招中,灰色帷帽少女和漆黑女影嬋卻是未受絲毫影響,兩人始終隔著各自帷帽緊緊對視著!

“你這老仆再不解開自身壓製的話,可是撐不了多久的!”灰色帷帽少女似笑非笑地對著漆黑女影嬋說來。

漆黑女影嬋冷哼:“霎墟,走!”

聞得此言,佝僂老嫗霎墟隨即倒退,轉瞬就將漆黑女影嬋帶離!

勾芙有些不解,問來:“姝主,為何要逼那老嫗解開自身壓製?她真要解開的話,我恐怕……真不是對手。”

灰色帷帽少女,冷回:“不是恐怕,而是你在她麵前根本冇有反抗之力!”

勾芙震驚了。

“姝主,我……不明白。”

“蠢!她倆來靈界主要是做什麼?”

勾芙想了想,回:“為了進入靈眼。”

“那靈界真的默許妖齡境之上的各界守護者出現在靈靈城嗎?”灰色帷帽少女質問來。

“姝主,我知道這次我之所以能來靈界,全是因為我是你身邊最好的妖齡境,也知道其他各界的幾個守護者表麵上都是妖齡境,可是……這和剛纔讓那老嫗解開壓製有什麼直接關係嗎?她又不是在城主府暴露妖齡境之上境為,她剛纔是在這城主府外麵啊!”勾芙仍舊不解。

“你耳朵聾了是不是?本主剛纔說的是城主府嗎?”灰色帷帽少女的聲音像是從冰窖裡襲來。

勾芙哆嗦起來。

“知道什麼叫城應嗎?”灰色帷帽少女似是深吸平緩了一下。

勾芙搖頭,低頭而回:“請姝主指點。”

“勾芙,你記住了,靈靈城雖然冇有高等境為的境者,但是它卻是整個靈界的重中之重!為了確保這裡的靈氛不被其餘各界肆意掠奪,他們早就在暗中把整座城設置成了最高等級的防護,其中就有一個是城應!這個城應乃是靈界最為強大的感應陣法!隻要有一絲異界妖齡境以上境力在靈靈城內波動,他們靈界頂層立刻就能知曉!同時,他們靈界頂層也能利用靈靈城的序壇瞬間降臨在這個異界施力者麵前!屆時,你以為那個老仆還有命在?”灰色帷帽少女冷冷敘述著。

勾芙有些冷汗淋漓,原來這纔是那兩人不得不離開的原因,她倆不想魚死網破!

“勾芙,在冇有絕對實力之前,你隻有遵守各界默許之規,隻有這樣,你才能玩得起屬於各界的默許遊戲!”

勾芙默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