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9從師藻藻口中瞭解眾多人物

聽到回答,師藻藻沉浸起來。

而九素態羨央兒隨即也一轉話語:“師夫人,你能和我說說其餘八座壽陣擂橋的掌控者,他們都是什麼樣的人嗎?”

聞言,師藻藻微微一愣,接聲:“劫媧小姐,那你想讓我先從誰說起?”

九素態羨央兒聽而一語:“就從那個飼悅人吧!”

“飼悅人嗎?好。這個女人她來自孔雀一族,她與我一樣,也是被那龍寰睡過了的,她有著仙齡境四季境為,隻不過也已被她們孔雀一族的那位雀頂至上(老詭婆)給封製了,另外,她還擅長煉製界藥,其額心擁有一隻解析翎眼。總的來說,這個女人,如今心已死,宛若一具行屍走肉。”師藻藻敘說來。

九素態羨央兒聽著,內心感歎,原來又是一個可憐的女人!

“不過,我曾經在頂層之地(通常就是指層帝和層後層妃以及他們子嗣所居之地)中偶然聽到過一個傳聞,說當今鳳族的鳳頂至上,也就是層後凰疏兮的族弟鳳綸,好像喜歡過這個女人。”師藻藻忽又補充來。

九素態羨央兒怔了怔,還有這種糾葛?

“哦,對了,這個女人把她掌管的街庭叫為情綸卻庭。”師藻藻繼續說來。

“情綸卻庭?”九素態羨央兒喃喃一應。

師藻藻嗯了一聲。

九素態羨央兒隨即回神,接聲:“師夫人,你接著說吧!”

師藻藻於是一轉:“那接下來就說說章築吧。這個男人可以說是一個逆襲的典範!他是魔齡境四季,生來體弱多病,在章氏一族的地位本是極其低下的。然而,在很多年前,他卻是在機緣巧合之下被麒麟一族九大族老中的待邃子所救,從此他便有了一番蛻變,開始苦心鑽研界器學和界陣學。

“也許是功夫不負有心人,在有一日,他便成功創造了一個縮小版的壽陣擂橋,更在章妃蕪瑤歸來省親之時,藉機呈獻。而章妃蕪瑤在仔細觀看了他這個唯他一人可掌握的壽陣擂橋後,大受震驚。隨後,章妃蕪瑤就開始慢慢培養他了。

“在他成功創造第一座大型的壽陣擂橋之後,章妃蕪瑤便有了決斷,她令當時還是獸鬼城城主的章霜娘立刻讓位,並下嫁於人!可以說,從此,章築的人生就平步青雲了。”

九素態羨央兒聽完,忍不住附和:“他這確實是人生逆襲。”

師藻藻緊接一語:“既然說到了章霜娘,那就把這個女人也和你說說吧!這個女人是魔齡境二季,本性冷傲,隻有章妃蕪瑤可以完全製服她,因為她人生所有一切本就是章妃蕪瑤所給的。不過,她有著很強的族觀!獸鬼城內凡是對他們章氏一族不利的人,她可都不會放過!也許,正是因為這一點,最初章妃蕪瑤纔會讓她來做這獸鬼城城主吧!

“而在她讓位並下嫁給章築後,她自然是心不甘情不願的。至今為止,她和章築的關係仍舊是不冷不熱的。聽說唯有在她生下章玉豔的一段時日,她那冷傲脾氣纔有所收斂。而章築對這個女人一直都很忍讓,似乎也是知道他自己奪位又娶人的確是有些得寸進尺了。”

九素態羨央兒接聲來:“這個章妃蕪瑤可真是他們章氏一族的主宰!”

“劫媧小姐說得是!這個章妃蕪瑤,實際是不輸於那嘯魅孃的女人!隻不過,在那龍寰心裡,嘯魅孃的份量就是要更重一些!”師藻藻應聲。

九素態羨央兒隨即一語:“師夫人,你接著說章玉豔吧!”

“章玉豔嘛,鬼齡境四季,若我冇猜錯的話,這個女人她一直都視章妃蕪瑤為榜樣,也許在她心中,應該已經立誌要成為下一個章氏主宰吧!

“哦,對了,這個女人她暗中境練著一種合/歡毒術,專門吸噬男人/精血,獸鬼城不少長得十分不錯的妖齡境或鬼齡境男子,都已遭她噬虐!而這件事,獸鬼城內極少有人知曉!我當初也是聽飼悅人偶然說漏了一絲,纔對此上了心。”師藻藻語出驚人。

九素態羨央兒眉頭一皺,內心感覺很噁心!

“再來,就說說章玉書吧。這個人算是溫文爾雅,品性尚可!對於獸鬼城內的權利,他並怎麼熱衷。他應該是將自己看作了麒麟一族的人,想著將來肯定會去往麒麟一族生活。畢竟他的生母可是那待邃子的義女!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他和飼悅人的關係不錯!”師藻藻緊接又語。

九素態羨央兒聞言,接聲:“師夫人,你再說一下他的生母吧!”

“邃雯這個女人,生性文靜,不與人爭,一向規規矩矩,卻是深得章築喜愛!而她對章築也應該是真心喜歡吧!”師藻藻簡而言之,似乎對人並冇有太多關注。

九素態羨央兒聽而接聲:“師夫人,那你知道她的義父待邃子這個人是什麼樣的嗎?”

師藻藻想了想,語:“這待邃子我見過的次數不多,但這個人給我的感覺,十分難以捉摸,雖然他看上去對人十分和善。不過,章築倒的確是敬其為父,也特彆敬重麒麟一族!譬如,在麒麟一族派出八人監守八街壽陣擂橋的事情上,章築就冇有絲毫反對,十分順從!”

九素態羨央兒接聲:“師夫人,這八人都叫什麼?”

師藻藻隨即便一一回答了名字、性彆以及境為。

聽後,九素態羨央兒謹記在心,接著又語:“師夫人,這八人中,可有你特彆關注的?”

師藻藻失笑而語:“劫媧小姐,特彆關注冇有,不過,艮章大街的那個迭艮和其他七人相比,性格有些懶散,他不怎麼盯守艮章大街的壽陣擂橋,他經常在獸鬼城內遊手好閒,特彆喜歡找人聊天說地,算是一個話嘮。”

九素態羨央兒微微一怔,接聲:“師夫人,那你接著說其他掌控者吧!”

“嗯……既然說到了艮章大街,那便先說說梅惠娘吧。這個女人出身天鵝一族,人齡境四季,乃是受命於鵝妃棘眉才嫁給章築的,這個女人和邃雯有點像,也是比較文靜的一類。她有一個喜好,喜歡製茗,品茗。”師藻藻說來。

九素態羨央兒聽而一接:“師夫人,那鵝妃棘眉你瞭解多少?”

師藻藻回想了一下,才語:“鵝妃棘眉嘛,她不是非常強勢的一個女人,儘管她在天鵝一族也像是主宰般的存在。她總是表現得頗為優雅高貴,頗有潔癖!傳聞,就是龍寰想睡她,也必須清洗得乾乾淨淨!”

九素態羨央兒有些尷尬來。

師藻藻見而一轉語:“接下來,就說說鑄巧娘吧,這個女人也是人齡境四季。她出身於蝶族,乃是受命於蝶妃憐珠才嫁給章築的。在這獸鬼城的這些年,她和剛纔提到的梅惠娘來往較多,而這很可能是因為蝶妃憐珠和鵝妃棘眉平常來往最為密切的緣故吧!

“嗯……這個女人和我一樣,比較喜歡煉製界藥,不過,她煉製界藥的時候,並不是用界藥師常用的煉製界環,而是用她經常把玩的那個精緻小爐。據說這個小爐,乃是她從一趟探遺中所獲,尤記得當初孔雀一族的那位雀頂至上(老詭婆)帶著飼悅人來到獸鬼城之時,都曾開口問她這爐換不換,看上去,這爐確實有些特殊。”

九素態羨央兒聽著,思忖著。

師藻藻等了會兒,才又語:“劫媧小姐,孔雀一族的這位雀頂至上行事十分詭異,獸界很多頂層都非常忌憚她,她被人常稱老詭婆。”

九素態羨央兒接聲一問:“如何詭異法?”

師藻藻答來:“舉個最明顯例子吧,她就曾向龍寰主動提出,要到獸界禁地祖間山深處自我禁閉一百年!而祖間山深處,那可是他龍寰都不敢輕易前往的!因為裡麵有著太多不可預知的凶險!古老傳聞,獸界就有一些正值鼎盛的層帝殞命其中!”

九素態羨央兒聽得一震,這麼恐怖嗎?

在沉浸了一會兒後,九素態羨央兒才問來:“師夫人,那蝶妃憐珠又是什麼樣的?”

師藻藻答來:“她,是一個多愁善感的女人,是一個喜歡每日埋葬露珠的女人,是一個身貌有些病態的女人,是一個讓龍寰也怕和她多待的女人!”

九素態羨央兒呆了呆,喜歡每日埋葬露珠?這是什麼嗜好?

“劫媧小姐,龍寰十妃,其實都各有特征,這些特征有先天本性所致,也有後天勾鬥所促。”師藻藻隨即又語,彷彿總結般。

九素態羨央兒聽而一盯,問:“師夫人,那獅妃訾芙是什麼樣的?”

師藻藻恨恨出聲:“這個女人在龍寰所有的女人中嫉妒心最強!按我估計,她甚至都有過世上女人都死絕獨留她一人的想法!”

九素態羨央兒愕然,怎麼會有這樣的嫉妒?

“不過,這個女人卻也最容易被哄,隻要龍寰隨意說她一句好,她都能像傻子一樣高興半天!”師藻藻話鋒一轉。

九素態羨央兒不由一問:“師夫人,既然你知道她這個弱點,為何還會被她這樣整?”

“因為我不想讓她高興!不想投其所好!”師藻藻恨聲而答。

九素態羨央兒有些哭笑不得,敢情你也是心高氣傲啊!隨即,九素態羨央兒轉回話題:“師夫人,你接著說剩下二人吧!”

師藻藻深吸一下,語來:“旌芝娘出身鯨族,人齡境四季,乃是受命於鯨妃豫蘭才嫁給章築的。這個女人喜歡阿諛奉承,喜歡見風使舵,時常附和章霜娘。不過,這並不代表她並冇有主見,她實際還是相當有城府的!至少,在我看來,章霜娘從來都冇有小瞧她!

“至於她身後的鯨妃豫蘭,這個女人可是相當喜歡戲耍彆人,哪怕就是龍寰也被她耍過好多次,當然,這個女人還是掌握了分寸,並冇有真正來惹毛龍寰!畢竟,鯨族並不是帝獸族!

“而最後的西素娘出身豚族,人齡境四季,乃是受命於豚妃昔絮才嫁給章築的。這個女人時常以微笑來保護自己,內心應該是相當脆弱的。

“至於她身後的豚妃昔絮,則是一個比較活潑的女人,通常都能逗龍寰高興,可以說,除了嘯魅娘,龍寰就最喜歡她了。”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