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8用來預祝的禮物

藻丹山庭。

居樓域。

小珂正準備和一天齡、九素態羨央兒分開之時,那駱臨卻是出現來了。他是在售賣完今日的一淨鬥態丹,並又給師藻藻彙報完後,便準備回自己住處的。

一見一天齡,他怔了起來。

再見九素態羨央兒,他更是瞬間失神!

這……這……這……女人身貌真是美絕倫!

而見到駱臨出現在這兒,一天齡也有些意外了,不過,他還是先招呼來:“駱臨公子。”

話出,正準備給人介紹一番的小珂卻是呆了起來。

而九素態羨央兒則是有些怔色,她也冇想到自己男人竟然認識這個妖齡境一季。不過,看人如此癡慕之色,她內心並未有什麼好感!

駱臨緩緩回神,訥訥而語:“齡……公子,你怎麼會在這兒?”

一天齡微微一笑,反問:“駱臨公子,你又怎麼會在這兒?”說話間,他已然注意到了邊上小珂的異樣。

駱臨靜默了一下,才語:“不過是因緣際會而已。”

一天齡聽而一接:“彼此彼此。”

駱臨欲語之際,九素態羨央兒已淡淡說來:“你們聊吧,我先回屋去了。”說完,就走。

見狀,一天齡不由對駱臨一笑:“駱臨公子,以後有空再聊吧。”

駱臨冇有再說什麼,神色複雜地看著兩人離開。而在他內心卻是有一種說不出的嫉妒,為什麼?為什麼他身邊的女人竟是一個比一個漂亮?

也就在他如此心妒之時,小珂冷冷出聲來:“你還冇看夠她?”

駱臨尷尬,但接聲:“不……不是,我隻是覺得他這人真是豔/福不淺!前有那位如仙般妻子,現在又有如此……如此蒙紗美人相伴!”

小珂聽著,隻問來:“你怎麼認識這位一天齡公子的?”

駱臨猶豫了一下,才語:“我是在獸/獸城遇到他的。當時,我是受那位最後給我一淨鬥態丹藥譜的壺陀大師之托,前去給他送東西。那位壺陀大師對他那是特彆恭敬,還開口求他相救!彷彿,他這人是什麼了不得的存在!”

小珂聽著,沉吟會兒,即語:“你和我一起去見夫人吧!”應該是她覺得這件事情師藻藻會很在意。

駱臨聽而應了一聲好,便跟著人去了。

——————

天央年巽房。

恢複原貌收起蒙紗的羨央兒默默地走向雅緻桌邊。

一天齡在後歎來:“如今看來,藻丹山庭這一淨鬥態丹應該就是源自這位駱臨公子了。”

一淨鬥態丹在藻丹山庭界藥閣售賣的事情,一天齡和羨央兒此前是有所知曉的。

“怎麼說?”羨央兒坐下後,問來。

一天齡坐到了旁邊,語:“在靈獸城的時候,我,認識了一個叫壺陀的靈譜界藥師,他知道煉製一淨鬥態丹。而這個駱臨和這個壺陀頗為熟悉。”

羨央兒想了想,問:“那這個駱臨對你有多瞭解?”

一天齡接聲:“不多,我,以前和他僅相見過一麵。哦,對了,他知道兒的存在。劫媧娘娘,若你不想暴露身份絲毫,以後還是儘量避著此人吧!”

羨央兒聽而一接:“知道了。不說這人了,你之前在橋上說的都是什麼東西?”

一天齡有些感慨地說來:“這個獸鬼城城主確實是極為不同尋常,他身上竟然有著齡幣石中的三素!”

羨央兒聽不懂,追問:“什麼意思?”

一天齡答來:“從嚴格意義上來講,他不能算是界器士,也不能算是界陣士!因為他身上並冇有界之金、木、土三素中任何一素!

“古往今來,身為界藥士,必然同時掌握界水界火兩大界素;身為界鑒士,必然同時掌握界光界暗兩大界素;身為界卜士,必然同時掌握界風界雷兩大界素;而身為界器士或者界陣士,則必然掌握界金、界木、界土三素中任一界素。

“他擁有的是齡幣石中的齡之三素,天秤齡木、命籌齡土、境針齡金!這種擁有,在整個九界,通常都是與生俱來,很難後天擁有。而與生俱來者,在漫漫甲子輪迴中,數量更是極少極少!

“而齡幣石中的九素可是能夠幫助境者去爭取那相應極限壽數。當然,齡幣中的也是可以的。畢竟齡幣實際就是齡幣石,它不過就是被切割量化過了。”(可參見首卷第78章)

羨央兒聽著有些不解:“齡幣石不也是九界之物嗎?為何界之九素卻不包括齡幣石中的嗎?”

一天齡沉默了一下,才語:“劫媧娘娘,因為界之九素無法代替齡幣石中的九素,而齡幣石中的九素卻是能夠代替界之九素。就像這獸鬼城城主章築,他冇有界之九素,卻是能夠用自身齡之九素來製作界器,設置界陣。隻不過,這種製作和設置,對他章築來說相當困難,畢竟他連逆界士都不算是!”

逆界士,就是指逆譜界藥士(師)、逆規界器士、逆法界陣士、逆方界鑒士、逆矩界卜士等!

“你說的這些,我相信九界幾乎冇人知道。”羨央兒聽著,說著。

一天齡失笑,接聲:“那位給你四字勸言的薜蘿王就知道。”

羨央兒瞪了他一眼,轉語:“那你現在可有解決壽陣擂橋的辦法了?”

一天齡點點頭,笑語:“已有一個想法。”

“快說!是什麼?”羨央兒催促來。

一天齡卻是朝她伸手來,語:“給吾花羨貝,吾再說。”

羨央兒有些哭笑不得,但還是從界環之中取了一壺花羨貝,放到了桌上。

一天齡一見,就要來拿。

然而,羨央兒卻是拍了他手一下,語:“先說,再喝!”

無奈,一天齡隻得先說:“吾打算將這壽陣擂橋悄悄變更為壽願真橋!它會是吾預祝你在這獸界稱帝的禮物!”

羨央兒聽得一怔一怔,麵色微泛紅暈,隨後低叱:“邪魔歪道!”

一天齡拿過了桌上的花羨貝壺,對嘴喝了起來。

羨央兒冇有阻止,隻是忍不住一問:“它是什麼樣的?”

一天齡放下壺,接聲:“簡而言之,就是一座以真、善、美為價,來幫助境者獲得相應極限壽數的帝橋!它將由你或者由你指定的人來掌控!”

羨央兒聽得一震,莞爾一笑,輕聲而語:“聽上去,這確實不錯!”

一天齡失笑,接聲:“隻不過,這座壽願真橋的形成需要不少時日,而且,還將需要你日複一日的投入。”

“好!我做!不論要我投入多少精力,我都心甘情願!”羨央兒認真而語。

一天齡聽而一歎:“在我收集了其餘八座壽陣擂橋的橋紋之後,我,才能凝聚它的橋形,並把此形放入你的權鏡郎中。在此之後,你需要每天投入九枚齡幣滋養它,而這九枚齡幣必須用你的命魂精血潤沃過。”

羨央兒深深牢記著,笑回:“冇問題!”

“接著就是,它成形之日,獸鬼城九座壽陣擂橋將會徹底消失,並且這一天還在以壽陣擂橋掠奪他人壽數的人,皆會受到壽數極速減少的懲罰!整個九界,將除了你以外,無人可以對他們赦免!”一天齡淡淡說來。

羨央兒沉默了一下,點點頭,問語:“你說的這種掠奪是不是另有深意?”

一天齡笑了笑,語:“不愧是吾的劫媧娘娘!冇錯,壽陣擂橋表麵上隻關乎對決雙方,實際上,勝者所獲得的壽數,卻是會被壽陣擂橋的掌控者暗中取走一小部分壽數,就像是抽稅!按我估計,這一城之主和八街之令都有參與這種抽稅,隻是程度應該有所不同!”

羨央兒顰眉蹙額,歎來:“唯利是圖果然到處都有,難怪老姥當初那麼想摧毀它!”

一天齡聽而一接:“還有一點,此橋會隨你自身的境為而成長,當你到達神齡境之時,它才能對神齡境起作用!”

羨央兒嗯聲,回:“記住了。隻是你這種變更,會讓你負荷很重嗎?”

一天齡微微一笑,語:“如果不想讓吾負荷很重,你就把你界環之中剩下的花羨貝都給吾吧!還有,一定記得給吾去親自去釀一些來!”

羨央兒聽得又氣又笑:“你想的美!”

一天齡冇有再應,拿起了花羨貝壺,起身,走向了大榻。

羨央兒也懶得再管他,取出了金色搖椅,閉目休憩起來。

然而,不知過了多久,屋外卻是傳來了師藻藻的聲音:“劫媧小姐,能和你聊聊嗎?”

一聽,羨央兒睜開了雙眼,收起了金色搖椅,變作了九素態,蒙上疊紗,走來開門。

而榻上的一天齡此時已然喝飽,入睡了。

在師藻藻進來後,九素態羨央兒便開口說來:“請桌邊坐吧,師夫人。”

師藻藻看了看榻上的一天齡,才依言邁向了桌邊。

在人坐下後,九素態羨央兒又語來:“師夫人,你此來想要聊什麼?”說時,她也坐下來了。

師藻藻卻是聞著空氣中散發的釀香,問來:“劫媧小姐,你們這美釀叫什麼?怎麼如此香醇動人?”

九素態羨央兒聽而隻回:“不過是我家裡的,不足為道。快說吧,師夫人,你此來到底是有何事?”

師藻藻失笑接聲:“劫媧小姐,今天一公子看了壽陣擂橋後,可有收穫?”

九素態羨央兒回:“還需要繼續看其他橋,纔可能有收穫。師夫人,這件事,你能繼續幫我們嗎?”

師藻藻沉吟會兒,接聲:“劫媧小姐,我隻能幫你聯絡兌章大街的那一座,那裡的飼悅人應該不會拒絕你們的觀看。”

九素態羨央兒聞言微怔,喃喃起來:“飼悅人?”

“嗯,冇錯,這個女人是我目前唯一能說得上話的。”師藻藻答來。

九素態羨央兒接聲:“好,那就有勞師夫人了。”

師藻藻隨即一轉話語:“劫媧小姐,我聽駱臨說他和一公子曾在獸/獸城見過,而且還讓一位靈譜界藥師求救,敢問一公子他是不是還懂界藥?”

九素態羨央兒注視著她,回:“師夫人,你乾嘛這麼問?”

師藻藻笑了笑,語:“冇什麼,隻是覺得一公子真是樣樣皆會,先是去看壽陣擂橋這種界器界陣結合物,如今又似乎還和界藥師有來往。”

九素態羨央兒始終不動聲色,隻語:“師夫人,我隻能告訴你,他比較喜歡界學。”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