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7隻是吾至,自會化願為真

“嗯,冇錯,界壘九關中的層帝證,乃是比界壘之則更重要的東西!擁有了層帝證,一界的界壘之則,便皆歸擁有之人掌握(可參見首卷第128章)!而界壘之則是什麼,劫媧娘娘,這你應該還是清楚的吧?”一天齡最後笑來。

羨央兒輕嗯而語:“我知道,界壘之則可以說就是實權頂層的基石!我爹他就掌控著部分靈界界壘之則!因為這個,那璧紅籠纔對我們家有著忌憚!而我們家才能在靈界之巔屹立不倒!可是,你說的這個獸界界壘九關,我又該怎樣才能去進入呢?”

聞言,一天齡隻語:“這個以後我再慢慢告訴你吧,闖界壘之關是需要神齡境境為的。”

羨央兒忍不住一笑:“敢情我聽半天都是白聽!”

一天齡失笑,一接:“至少我讓你知道了,那龍寰他如今肯定並未擁有獸界那份唯一的層帝證!”

羨央兒聽而又笑:“你怎麼就知道人家冇有?人家可已經是堂堂獸界層帝!”

一天齡歎了歎,語來:“劫媧娘娘,你這裝蠢,也用不著這樣刻意吧?”

話出,羨央兒狠狠揪了一下他的耳朵!

一天齡嘶聲,生疼不已。

“再敢胡說八道,就撕爛你這臭嘴!”羨央兒低叱之時,已鬆掉了揪手。

“好好好,吾的劫媧娘娘一點也不裝,就是有點愛還嘴!來來來,既然你這麼愛還嘴,那就來好好親吾一會兒吧!”黑暗中,一天齡麵龐湊近她麵龐來。

羨央兒惱羞成怒,嬌叱:“邪魔歪道!”

話落,一天齡卻是立刻吻住了她。她微微掙紮了一下,便回吻綿綿了。

當彼此灼熱快要逾越界限之時,他卻主動一分,故作歎氣地說來:“若是那龍寰當真擁有層帝證,這獸界他早就可以為所欲為了。而他至今未能擁有,肯定還是因為他無法全部闖過那界壘九關!要知道,界壘九關,好/色之人去闖,難度會更加大!因為界壘九關中就有針對闖過者弱點的壘關!按我估計,這龍寰一定是在界壘九關中遇到了一個無與倫比的大美人!他肯定是因為徹底沉淪於她,而失敗了。”

“邪魔歪道!”羨央兒忍不住又叱。

“所以啊,劫媧娘娘,以後你可得記住了,不能因為界壘九關中出現了一個絕世美男子,就去犯花癡啊!”一天齡肆意地笑說來。

話出,羨央兒手又揪著了他耳朵!

這次,她冇有再輕易鬆手,邊使勁邊惱聲:“你倒是再笑啊!再笑啊!”

疼得哭笑不得的一天齡隻得接語:“好了,吾的劫媧寶貝,睡吧,明天還有大任務呢!”

羨央兒鬆了手,冇了一點動靜。

一天齡則是摟好了她,合上了雙眼,共眠來。

然而,他剛一閉上,她就輕聲說來:“再說一次。”

一天齡冇應,嘴角有彎。

“再說一次!”她有些惱羞了。

一天齡無奈而語:“晚安,吾的劫媧寶貝。”

她徹底開心了,嗯聲一回:“晚安,吾的無敵美君。”

話落,一天齡徹底呆了,好一會兒才聽他輕聲又語:“再叫一次。”

然而,她卻是完全不搭理了,隻悄悄抱緊了他,甜甜入睡來。

他冇奈何,最後隻得也摟緊了她,與她同夢。

——————

次日,上午。

獨立瓊樓內。

一天齡和九素態羨央兒已經一起來到,並且也已把想觀看巽章大街壽陣擂橋的事情和師藻藻說了。

聽完的師藻藻沉吟了一會兒,才語來:“一公子,你也懂界器或界陣嗎?”

一天齡笑了笑,回:“會一點。”

師藻藻失笑,但語:“好吧,我讓小珂帶你們去看看。”

一天齡接聲:“多謝師夫人。”

師藻藻答來:“不用。”隨即,她便以界環通知了小珂。

很快,小珂便到來了。

而一見人,師藻藻便語:“小珂,你帶劫媧小姐和一公子去我們街上的壽陣擂橋觀看一番。”

小珂微微一怔,接聲:“是,夫人。”

隨後,一天齡和九素態羨央兒便跟著小珂前往巽章大街的壽陣擂橋了。

隻是在三人剛準備出山庭之時,又從界藥閣購買了三顆一淨鬥態丹的灰衣老者策恢也正要走出山庭。

一照麵,策恢神色便有了一絲訝異。

而九素態羨央兒見對方對自己和身邊男人出神,不由微微蹙眉,思疑起來。

而一天齡神色中也有一絲怔,但很快,他便對策恢回以微微笑。

眼見三人似有關注,一邊小珂不由主動開口來:“策恢前輩,你有事?”

策恢回神,卻隻問九素態羨央兒:“女娃,你叫什麼名字?”語氣不冷不熱,但目光格外犀利!

九素態羨央兒漠然以應:“老丈,你問這做什麼?”

策恢微微一哼,冇有再看她,盯住了一天齡,問來:“小子,你剛纔笑什麼?”

“並冇笑什麼,隻是示以禮貌。”一天齡再次一笑,“珂小姐,走吧。”

小珂聞言嗯聲,走在了前頭。

一天齡繼續拉著九素態羨央兒跟在了後頭。

策恢見狀,並未再語,不過在沉吟些許後,他便遠遠地跟上了三人。似乎就是想看三人這是要去哪兒。

路上,九素態羨央兒以羨語仙音術問一天齡來:“那老頭好像認識我們,可是我從未見過他,你見過他嗎?”

一天齡仙音一回:“他的確認識我,他乃是一個獸界頂層界卜的特殊分身,應該是以犧牲境為而凝聚的分身!他曾經在獸/獸城以一分身和兒交過手。”

這策恢的確就是那龜族玄策的分身!

並且,這分身就是他以降去境為為代價而凝聚的!他的真身如今已變成了神齡境二季。

而他之所以這麼煞費苦心,其實就是他以自身界卜之能,推測到了這獸鬼城內存在著一種可以有效緩解他絕根之傷的東西!也就是可以緩解灰色帷帽少女姝那《孽命,絕衍之術》的東西!而為了避人耳目,他選擇了以這特殊分身前來尋找!

經過一番時日的秘尋,他終於鎖定了壽陣擂橋。他發現壽陣擂橋竟能夠讓他以掠奪他人壽數的方法,幫他緩解絕根之傷!

這簡直有些不可思議!

一個小小魔齡境創造的器陣結合體,不僅能夠幫神齡境有效緩解至絕麻煩,還讓神齡境都難以窺清這個結合體的核心!

難怪當初那位麟頂老姥執意要摧毀這壽陣擂橋!

原來是這壽陣擂橋的核心裡麵存在著一種令頂層都頗為心動的東西!

隻是這東西目前等級實在太低,還隻能讓魔齡境以下境者進行參與,如今也隻有讓那章築慢慢提升它等級了。想來,這就是諸妃賜女為妾的一個真正原因!她們在培養章築的同時,也在以監控的方式來竊利!

“什麼?一個頂層界卜的特殊分身?還和兒交過手?”九素態羨央兒仙音吃驚來了。

一天齡仙音一接:“嗯。至於他為何這麼做,目前尚不好確定。好了,先不用管他,還是以壽陣擂橋的事為主吧。”

九素態羨央兒冇有再出聲,一邊走一邊陷入了沉浸。

不多時,小珂便領著二人來到了巽章大街的壽陣擂橋下。

“劫媧小姐,一公子,你們在此稍等,我先去和今日橋上的負責人招呼一下。”小珂說完,即飛身上橋。

一天齡望著眼前並未有對決的壽陣擂橋,陷入了沉思。

九素態羨央兒則是餘光警惕地瞥著不遠處,那裡策恢正在緊盯他倆!

而在策恢心頭,嗯……這小子和這神神秘秘的女娃來這壽陣擂橋做什麼?

在等了一會兒後,小珂便又飛身而下,語來:“劫媧小姐,一公子,可以了,你們和我上去吧!”

九素態羨央兒嗯聲,拉起猶在出神的一天齡,跟著小珂飛身上橋來。

一至橋上,九素態羨央兒便有了一種奇特的異感,彷彿這懸浮巨橋乃是另外一個空間,儘管橋外視野依然清晰可見!

也就在九素態羨央兒如此訝異之時,一天齡已經閉上了雙眼,原地盤坐下來。

一見一天齡如此靜穆神態,小珂呆了呆,她忍不住輕聲問向九素態羨央兒:“劫媧小姐,一公子他這是做什麼?”

九素態羨央兒聞言,笑了笑,語:“珂小姐,他隻是在想事情。你不必管他。”

小珂將信將疑,隻好陪著九素態羨央兒在一邊靜候起來。

橋下,策恢眉頭緊皺,內心起疑,這小子在乾什麼?上橋就是為了打坐?不,他這神態倒好像是在感受什麼!難道……難道這小子是在摸索壽陣擂橋的核心不成?哼,小子,彆做夢了!連老夫都看不出所以然來,你一個小小妖齡境一季又如何能窺清!

時間悄然流逝。

很快,就過去了片刻。

而九素態羨央兒卻是聽到了唯有她可聞的呢喃異音:“橋心齡素,木曰天秤,土曰命籌,金曰境針。

“問世間壽數,皆以何築,不過橋上一回對壘!

“隻是橋外,猶有回頭成岸。

“隻是吾至,自會化願為真!

“來,吾之倏漾心紋!”

話落,橋上有一道無形且無人可覺的異紋湧入了一天齡身軀,它就好像是一座橋下的平靜水麵倏然漾起了的波紋,而一天齡的話則就是那微風!

與此之時,一天齡睜開了雙眼,緩緩起身來,對九素態羨央兒語來:“好了,回吧。”

九素態羨央兒點點頭,嗯聲,並冇有立刻來問。

邊上小珂有些莫名其妙,但是她也冇有再多說什麼。她會把今天所見的,一五一十敘述給師藻藻,她相信師藻藻應該能幫她解惑!

隨即,三人飛身下了橋,往山庭趕回去。

目睹這一幕的策恢雖然也有困惑,但卻並未有再多想,他決定去一趟城主府,去那裡登記,以找尋人齡境來對決,因為鬼齡境境者已經難以滿足他的需求了。不過,他也清楚,這獸鬼城的人齡境並不是很多,明麵上的其實也就是章築的那幾個小妾,以及麒麟一族的八個監守者。他隻能試著看能不能約到其中一個!如果實在不能約到,他就隻能另想他法,看能不能以將壽陣擂橋的事情儘量在獸界擴散開來,以此吸引更多的人齡境到來!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