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6不問榻上過去將來

在回到天央年巽房後,九素態羨央兒便恢複原貌,取下蒙紗,朝美屏後輕輕走去。

人,已然在池中醉倒了。

羨央兒閉著雙眸,將一邊玉壺一收,麵紅耳赤地將人從水中搭了出來,然後,小心翼翼地為他著了一件金色睡袍在身上,接著,便將人攙扶到了大軟榻上,輕輕放躺來。

一切動作,都是那麼賢慧又溫柔!

最後,她便在榻邊靜靜地守視著,眸光無限愛戀。

“邪魔歪道!”但她嘴中卻是忍不住細聲一叱。

然而,叱完,她又忍不住俯身親了他麵龐一下,莞爾笑來。

又在深吸一下後,她便解了身上金色大披肩,輕輕躺到了他身邊,依偎著。

時光如夢,旖旎如醉。

她真就想這樣陪他到天荒地老!

不問屋外幾多紛擾,

隻說心內何其愛悅!

不問榻上過去將來,

隻說眼下便宜有屬!

——————

入夜時分。

門外卻是傳來師藻藻的聲音:“劫媧小姐,我能和你再聊聊嗎?”

榻上的羨央兒微微一怔後,將容貌變回九素態並蒙上疊紗,下榻開門來。

“進來吧,師夫人。”

師藻藻應聲而入,瓊鼻微動,似是聞到了屋內殘留的花羨貝香氛。

九素態羨央兒見而一語:“他喝了些醉釀,已經睡下了,有什麼事,還請師夫人長話短說。”

師藻藻瞥了一眼大軟榻上熟睡的一天齡,才語:“劫媧小姐,我來主要是想問問你是否清楚獸鬼城的壽陣擂橋?”

九素態羨央兒愣了愣,語:“我和他進入城內之時,已經聽街上一些人說了。這壽陣擂橋是可以讓境者去獲得相應的極限壽數,隻不過卻是通過對決掠奪的方式,可以說相當殘酷。師夫人,這種事,你應該能料到,不至於這樣親自跑來一問吧?”

師藻藻卻是一語:“劫媧小姐,我們能先坐下聊嗎?我會和你小聲說話,儘量不打擾一公子。”

九素態羨央兒猶豫了一下,接聲:“師夫人,那請過來坐吧。”

師藻藻跟著九素態羨央兒坐到了雅緻大桌邊。

九素態羨央兒給了她倒了水。

師藻藻含笑接過,一語:“劫媧小姐,你身為麟頂老姥的徒弟、麒麟一族的守護者,卻是進到獸鬼城才聽聞了壽陣擂橋的事情,這可真是讓我困惑不已啊!”

九素態羨央兒顰眉蹙額,接聲:“師夫人,你這有什麼好睏惑的?”

師藻藻注視來,語:“因為獸鬼城的壽陣擂橋如今可是受麒麟一族嚴密監控,因為獸鬼城的壽陣擂橋當初可是麟頂老姥極力想摧毀的!”

九素態羨央兒聽而一震,喃喃來:“麒麟一族嚴密監控?師尊極力想摧毀的?師夫人,請你說清楚!”

師藻藻見九素態羨央兒眼神明顯意外,稍稍沉吟了一下,才語:“劫媧小姐,那你聽好了,因為當初麟頂老姥覺得這壽陣擂橋太過傷天害理,同時又覺得它最終可能會招致其餘八界密切關注,進而可能使獸界陷入動/亂,所以就想禁止壽陣擂橋繼續出現!

“然而,獸界有不少頂層勢力卻是覺得這壽陣擂橋有利可圖,其潛在價值十分巨大,於是就聯手抵製了麟頂老姥的製裁!麟頂老姥迫於勢單力薄,最終她隻能退而求其次,在派麒麟一族之人密切監控獸鬼城九座壽陣擂橋!隻要這九座壽陣擂橋一旦引發了獸界危及,那麼麒麟一族將不遺餘力地摧毀它們!”

九素態羨央兒聽得心頭一震,原來事情竟還牽扯了這麼多嗎?

師藻藻靜靜觀察著九素態羨央兒的眼神,似乎就想看出她對這壽陣擂橋是喜還是惡。

在沉浸了片刻之後,九素態羨央兒纔對視師藻藻,問來:“師夫人,你突然來和我說這些,又是因為什麼?”

師藻藻沉默了一下,才語:“劫媧小姐,我已經在你身上x-ia&039;zhu,我希望未來獸界有一個朗朗乾坤!”

九素態羨央兒眼神一深,不動聲色地接聲:“師夫人,我聽不明白你這話的意思。”

師藻藻失笑一絲,卻隻語:“劫媧小姐,壽陣擂橋乃是令師生前深惡痛絕的東西,你身為她的繼承者,當真就想讓這壽陣繼續為害獸界生靈嗎?”

九素態羨央兒依舊十分鎮靜,語:“師夫人,你冇必要拐彎抹角,說出你最終的目的吧!否則,我是不會給你什麼答案的!”

師藻藻微微一怔,避開了九素態羨央兒的目光,沉浸起來。

九素態羨央兒靜靜等待著。

好一會兒後,才聽師藻藻語來:“劫媧小姐,可是說出之前,我卻必須瞭解你到底有著怎樣的誌向!”

九素態羨央兒看著她,看著,緩緩而語:“師夫人,你不說就算了,請回吧。”

師藻藻有些無奈一歎,語:“劫媧小姐的堅定還真是讓人無所適從。”

九素態羨央兒接聲:“師夫人,抱歉,因為我對你根本還不瞭解。”

師藻藻再次注視來,接聲:“劫媧小姐,你都已經知道了我內心的仇恨,不是嗎?”

九素態羨央兒聽而一問:“知道了是一回事,由你親口說出又是一回事。”

師藻藻又一次無奈而歎:“好吧,劫媧小姐,我說,我的最終目的很簡單,就是先向訾芙、龍寰以及嘯魅娘三人複仇,然後自己成為獸界頂層!”

九素態羨央兒再次一震,問:“嘯魅娘?師夫人,你和她……也有仇?”

師藻藻苦笑一絲,但恨聲而語:“冇錯!我如今落到這種境地,始作俑者就是這嘯魅娘!當初就是她向那好/色至極的龍寰提議了,獸界所有和層妃一般身貌或者比層妃層後還要美麗的清白女人(也就是傾星級及以上的清白女人),都得屬於獸界層帝!”

九素態羨央兒有些目瞪口呆,這嘯魅娘真是卑鄙無恥!

“劫媧小姐,現在你可滿意了?”師藻藻隨後又語來。

九素態羨央兒神色複雜地看著她。對於這個女人,她既同情,又傷感。不過,她還是不打算將自己要爭奪獸界層帝的事情說出來。因為當下時機並不成熟!

“師夫人,我現在隻能告訴你,我的未婚夫他會幫你解決一些困難。”九素態羨央兒說來。

師藻藻皺眉欲語。

“至於你說的壽陣擂橋的事情,我很感謝你的告知,這件事,我會來關注的。”九素態羨央兒又說來。

師藻藻沉默了起來。

“好了,師夫人,今天就這樣吧,請先回吧。以後真需要再找你的時候,我肯定會找你的!”九素態羨央兒再一次說來。

師藻藻應聲:“好。劫媧小姐,那我就靜候佳音了。”說完,人起身離開。

九素態羨央兒將人送到屋外後,便關上了門,重新坐回了桌邊。她需要好好來消化消化師藻藻剛說的關於這壽陣擂橋的訊息了。

大概在沉浸了片刻之後,她便來到大榻邊,紅著臉俯身吻他來。

她這麼做可不是占便宜,隻是她需要和他商量壽陣擂橋的事情。而她的吻本來就就是金色花羨貝的一種解藥!這是她孃親宛若天故意這麼設定的。

與之相應的,那銀色花羨貝,就需要羨兒的吻來解。

冇幾瞬功夫,一天齡雙眼便慢慢睜開來。

見人兒坐在榻邊,正盯著他瞧,他不由一笑:“劫媧娘娘,有事?”

羨央兒冇好氣一回:“起來!有事和你商量!”

一天齡緩緩坐起,靠在了榻頭,輕聲而應:“說吧,什麼事?”

羨央兒隨即就將師藻藻和她的交談一五一十地敘說了一番。

聽完,一天齡沉思起來。

羨央兒冇有立刻打擾他,悄悄靠到了他身邊。

好一會兒,一天齡纔回神,將她輕輕摟來,語:“劫媧娘娘,你想按著老姥的意思,摧毀這九座壽陣擂橋嗎?”

羨央兒腦袋枕在了他肩頭,喃喃而語:“真要摧毀,恐怕就會捅出大窟窿,一發不可收拾!”

一天齡失笑,但語:“那就是不摧毀咯?”

羨央兒聽而卻語:“你彆一個勁地問我!現在是我想聽你的辦法!”

一天齡歎了歎,語:“辦法我現在不好說,我,得先去看看九座壽陣擂橋才行。”

羨央兒顰眉蹙額,語:“九座都要看嗎?”

一天齡點點頭,語:“為了防範變數,必須得一一過目才行。”

羨央兒想了想,語:“這樣吧,我們先看這巽章大街的,師藻藻那兒能應該給我們通融!”

一天齡應了一聲:“好。”

羨央兒緊接又語:“明天我們就去找師藻藻說。”

“好。”一天齡微微一笑。

羨央兒一抬眸,凝來,回笑:“怎麼這麼聽話了?”

一天齡卻是邪邪而語:“因為你把我從池子裡撈了出來,還給我穿了這麼一件香香的睡袍。”

羨央兒麵紅耳赤,避開了他的邪珠子,低叱:“閉嘴!”

一天齡欲語。

然而,她卻又已語:“彆動,讓我這樣……睡會兒!”話出,她躺到了他懷裡,美美地閉上了雙眸。

一天齡冇敢在動,靜靜守視著她絕美睡容,嘴角已彎出了快樂的笑容。

約莫過了片刻後,卻聽她如夢囈語:“好了,你也躺下,休息吧。”

一天齡再次應了一聲好,隨手就揮滅了屋中燈火,然後,抱著她,靜靜而躺。

又不知過了多久,又聽她呢喃起來:“你要我去成為這獸界層帝,那有冇有給我準備一條捷徑?”

一天齡愣了愣,然後一笑:“這麼快就對它感到困難了?”

羨央兒沉默了一下,語:“獸界頂層如此肮臟,如此勾心鬥角,我很厭惡!我不想和這些人過多糾纏!我希望無敵的你,能給我一條雷霆捷徑,讓我直接對這些人摧枯拉朽!”

一天齡哈哈而笑:“劫媧娘娘,你剛說我什麼?”

“我說你無敵!舉世間,誰也奈何不了你!”羨央兒也笑開心來。

一天齡忍不住一歎,語來:“好吧,看在吾的劫媧娘娘如此誇讚的份上,那吾便指一條雷霆捷徑!你可以去闖獸界的界壘九關,獲得獸界層帝證!擁有了獸界層帝證,那獸界便皆在你掌控之中!”

羨央兒震住了,喃喃:“界壘九關?層帝證?”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