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4神界四大族脈的主要特點

剩下的師藻藻和小珂陷入了沉浸。

不知過了多久,才聽師藻藻說來:“小珂,剛纔劫媧小姐說的那些話,不要去外揚!”

“是,夫人!”小珂認真而語。

師藻藻深吸一下,目光有了亮動,語氣興奮:“如果她說的都是真的,那麼她對本令的價值將無可估量!”

小珂聽而一接:“夫人,那我們接下來要怎麼做?”

師藻藻想了想,語:“去,先將這位劫媧小姐的住處免費提升為最高級,並且,山庭一切設施皆對她免費開放!本令要好好招待這位劫媧小姐!”

小珂有所震撼,但問:“夫人,她這身份我們還冇確認,這樣做會不會太劃不來?”

師藻藻卻是目光篤定,接聲:“小珂,這就是一場豪賭!本令願意來賭!本令願意不惜一切代價來討好這位劫媧小姐!因為這彷彿就是上天賜給本令的一個絕佳的翻身機會!本令必須好好把握,哪怕它真有可能是錯的!”

小珂沉默起來,她能理解夫人這麼多年的不順心,這個劫媧小姐的出現,就彷彿是夫人發泄的一個出口!

“小珂,其實你無需太擔心。你剛纔也看到了,這位劫媧小姐的無上氣勢那絲毫做不得假!冇有與生俱來的頂層血脈,她根本不可能讓你我震顫!她來曆必然不凡!同時,我也相信那位麟頂老姥不會在她極滅之後,一點後手也冇有留!她老人家可是一直都惦念著這獸界的安危!可以說,冇有哪個獸界頂層能比她老人家更愛護這個獸界了!這獸界,它也早就該被整頓了!像龍寰這樣的層帝,早就該被人拉下來了!”師藻藻說到最後,露出了濃濃恨意。

小珂聽得心驚膽顫,她已然看出了自己這位夫人的野心,她這是要拉當今層帝龍寰下台!是要造反!

“小珂,若將來我能成為這獸界真正的頂層至上,你就來做我的女兒,好嗎?”師藻藻懇切語來。

小珂麵紅而回:“不用將來,小珂現在就願陪……孃親瘋狂!”

“好!孃的好女兒!”師藻藻抱住了小珂。

小珂也緊緊環抱著人,也許她早已害怕了孤苦吧!而師藻藻則早已成為了她一生中最重要的人!不過,她也明白,現在還隻能她們母女獨處的時候才能這樣叫。她不能讓獸鬼城的某些人用她來針對自己這位孃親!

在抱了會兒後,師藻藻分開來,帶著絲絲愧疚說來:“珂兒,那駱臨的事,是娘做的倉促了,娘不該讓你……”

小珂截住了話:“不,我願意為娘分擔!願意為娘去拉攏他!”

師藻藻有些欣慰,但語:“珂兒,你放心,有娘在,他隻能努力來趕上你,好好對你!”

“不用,我能馴服他!”小珂微微一笑。

師藻藻不由一笑,語:“好,娘拭目以待!”

小珂隨後深吸一下,轉語:“娘,那我現在就去給這位劫媧小姐提升住處!”

“嗯,去吧。”師藻藻目送人去。

——————

天央月巽房。

在九素態羨央兒變回原貌,收起蒙紗之時,一天齡便從她貼身界環之中出來了。

“羨大小姐,你以前可有與神界現神族的人交過手?”一天齡注視著羨央兒,問來。

羨央兒回想了一下,隻語:“乾嘛問這個?”

一天齡笑回:“冇什麼,隻是忽然覺得你還是有些短板在身。”

羨央兒顰眉蹙額,問:“你到底想說什麼?”

一天齡深吸一下,語來:“遇上擁有超強現神血脈的人,即使你能以啄能瞬羨術成功攻擊到對方,卻是難以獲得自己攻擊的最終結果!”

羨央兒沉默了一下,語:“我聽爹孃說過,神界有些現神血脈擁有改變攻擊結果的可怕能力!在擊到對方的那一個時間點,對方可以將傷害完全消弭!彷彿在那一個時間點上,對方完全是無敵的!很多境者以速度為王的說法,在這種人麵前完全形同虛設!”

“原來吾的劫媧娘娘知道這些啊!”一天齡笑來。

羨央兒瞪著他,隻語:“快說!你到底想和我說什麼?”

一天齡微微一歎,侃侃而語:“說完全形同虛設倒也不見得,若你服用了真正的天啄我心丹,倒還是能製約這種能力,讓對方不至於完全消弭攻擊傷害!不過,若想真正勝過對方,卻還是得從時空之術入手!說之前,我,就先簡單和你說一下神界四大族脈的特點吧!

“通常情況下,超強現神血脈,擁有的就是絕對掌控現在的能力!在被人擊中的那一個時間點,他會將這個時間點定為他的現在!在他的現在之中,幾乎任何攻擊都會是無效的!當然,對於那些現神血脈稀薄者,攻擊不會無效,隻是傷害會減少。

“而超強去神血脈,擁有的就是絕對掌控過去的能力!在敵人擊中之前,他會將這個攻擊過程定為他的過去!在他的過去之中,他就能任意改變你的攻擊,譬如力度、速度、方向等等!同樣的,對於那些去神血脈稀薄者,改變會有所減弱,難以全部改變。

“而超強來神血脈,擁有的就是絕對掌控未來的能力,在敵人擊傷他之後,他已將擊傷之後的某個時間點定為他的未來,在他的未來之中,他很快就能複原,變得毫髮無損!而來神血脈稀薄者,複原的速度會比較漫長,或者就是隻能修複一部分傷害。

“至於沌神血脈就有些複雜了,通常,這類人可能會兼有前麵三種血脈者的能力,可以說是神界最厲害的血脈!不過,這種人,古往今來,數量極少,而且隨著甲子輪迴的交替,這種人的壽數通常都不怎麼多。這其中原因應該有兩個,一是被輪迴中不少厲害人物用超強界則給不斷限製了,讓其難以繁榮!二是甲子輪迴中冥冥的平衡之意,它不可能讓這種血脈者遍佈整個九界!事實上,也的確如此,古往今來,沌神血脈者通常都難以在其它八界待太久,他們隻能在神界長存。

“最後就是,我,剛纔所說的還隻是以攻擊為例,事實上,四大神界血脈,他們還將自身能力用於其他方麵,譬如記憶吧,當人突然想起某件事的那一個時間點,擁有現神血脈的人便能讓人立刻忘卻,或者直接修改其記憶,或者直接消除,等等!當然,運用到其他方麵,也是會因血脈的濃薄而產生差異!通常,越濃者運用越強,越薄者運用越弱!還有就是越濃者,越難繁衍子嗣。

“哦,對了,三年前,那個小女孩歌詩愛,她倒是屬於一個罕見,她身上就有著極其濃厚的沌神血脈!”

羨央兒聽著,心中震撼。好一會兒後,她才冷冷接聲:“難怪你當時對那小丫頭挺上心!”

一天齡哭笑不得,伸手摟住她柔腰來,隻語:“待經九璧中應該有關於時空的術法,你以後可要多去熟練。不然,你將來主宰這獸界,難免會吃一些神界之人的虧。”

羨央兒雙手也環上了他的腰,喃喃:“知道了。”

隨後,兩人就這樣靜靜享受著這份甜蜜和溫馨。

直到外麵忽然傳來了小珂的叫喚聲,兩人才分開來。而一分開,羨央兒便變回了九素態,蒙上了疊紗。

而一天齡是真不想再回她貼身界環之中待著了,他立刻就搶在了她前頭,去開門來。

一照麵,小珂微微一怔。她顯然冇想到會是一個男人來開門,而且這個男人看上去有點凡俗,儘管其額心有一個古怪的燭印。不過,她內心很快就想到眼前之人定是人家之前說的未婚夫了。

“珂小姐,你有事?”九素態羨央兒已來到一天齡身邊。

小珂回神,笑問來:“劫媧小姐,這位是?”

“他就是我的未婚夫,一天齡。”九素態羨央兒冇有扭捏,回得很坦然。

小珂聽而一接:“原來是一公子,幸會!”

一天齡失笑接聲:“幸會,珂小姐。”

小珂微微笑了笑,便對九素態羨央兒說來:“劫媧小姐,我們夫人已將你的住房和山庭內對你的所有服務都免費提高到了最高級!請你和一公子移住我們給你準備的年巽房吧!”

九素態羨央兒和一天齡相視了一下。

“珂小姐,師夫人為什麼要這麼做?”九素態羨央兒隨後問來。

小珂隻笑答:“劫媧小姐,這個你還是去找我們夫人問吧,我不好多說。”

九素態羨央兒猶豫了一下,開口問一天齡來:“要去嗎?”

小珂一見,再次注視起一天齡來。她顯然又冇想到她眼前這位劫媧小姐竟是如此尊重他的未婚夫!

一天齡聽而失笑,語:“怎麼能不去呢?這可是人家師夫人對你的一片拳拳之心啊!”

九素態羨央兒深吸一下,隨即對小珂一語:“珂小姐,那請帶路吧!”

“好的!兩位請跟我來。”

一天齡和九素態羨央兒便跟隨小珂去了。

經過片刻功夫,小珂將兩人帶到了一個極其豪華的年巽房內,屋子裡可謂是金碧輝煌,一切設施應有儘有!

“劫媧小姐,可還滿意嗎?”小珂輕聲問來。

九素態羨央兒失笑一絲,接聲:“珂小姐,請先替我謝謝師夫人,回頭,我再去正式拜訪她!”

“好的。劫媧小姐,一公子,那我就不打擾你們了。”小珂說完離開,離開之時輕輕帶上了門。

一天齡則是在房內,轉悠起來。

房子特彆大特彆大,但最吸引他的還是一個潔白如玉的小浴池!它由幾個古香古色的美屏隔著,現在天氣可是炎熱的,而池中明澈的水十分清涼。他走到邊上,伸手輕舀。

水聲嘩啦啦。

已恢複原貌和收起蒙紗的羨央兒卻是冇有跟過來,她坐到了雅緻的大桌邊,沉思起來。

她正在想師藻藻這麼做是什麼意思。

“羨大小姐,那位師夫人應該是準備花大本錢巴結你了。”池邊,一天齡傳來了笑語。

羨央兒回神,回頭,麵紅頓紅!

因為美屏之後,男人正在tu0&039;y-i服,準備入池。

“混蛋!”她咬唇,低罵。

“羨大小姐,我,實在太想和這些水睡會兒了,你可不要想多了。”一天齡肆無忌憚地笑著,躺入了池中。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