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2人界十一人種

聽得師藻藻的傳音,飼悅人並未太過驚訝,因為她知道一旦破壞了對方的防窺措施,必然也就驚動了對方!

在沉默了片刻後,飼悅人以術迴音來:“師藻藻,你還是省省吧!你當真以為能用這一淨鬥態丹來破壞獸鬼城現有的平衡嗎?不可能的!你終究是孤掌難鳴!”

“哼,但我不會像你一樣,儘將自己變成一具行屍走肉!”鬥態丹上,師藻藻聲音冷回。

飼悅人再次沉默起來。

“飼悅人,我勸你還是好好想想吧!你真的想自己的人生結束在充滿屈辱的獸鬼城嗎?”師藻藻又說來。

飼悅人聽而一接:“你說的冇錯,我現在就是一具行屍走肉,已經了無生趣!”說完,飼悅人將手上一淨鬥態丹收入了自身界環,不再想聽對方的傳音。

緊接著,她走向了軟榻,躺下來。

“師藻藻,你想給自己再搏一個粉身碎骨,可我卻已冇有……為他粉身碎骨的念頭!你我終究是不一樣的!不過,你放心,我不會來和你作什麼對!藥譜,我是不會去泄露給誰的!”飼悅人自言自語後,閉上了雙眼,休憩起來。

而在藻丹山庭的獨立瓊樓內,正靜坐於榻的師藻藻卻也是在喃喃自語:“雖然這個飼悅人和我同為仙譜界藥師,但她的那隻翎眼卻是不可小覷,確實有著非凡的解析之能!她現在應該已經知道了一淨鬥態丹的藥譜!嗯……先靜觀其變吧,看她會有何動作!”

隨後,師藻藻也休憩起來。

——————

次日。

陽光明媚,微風陣陣。

藻丹山庭。

界藥閣。

長長的購買人群已在等候界藥閣開門來。

而站立首位的不是彆人,正是那個灰衣老者策恢。在閣門打開來的一瞬,他閉著的雙眼緩緩睜開來。

而從閣內走出的人,則是師藻藻的那個侍女小珂。想來,這種一淨鬥態丹的售賣,師藻藻已經完全交給了這個小珂。

策恢一見人,目光微微一怔,內心有些訝異,竟然是人界的白膚人!

在人界,主要有十一色人種,它們分彆是:黃膚人、白膚人、棕膚人、藍膚人、紫膚人、橙膚人、青膚人、紅膚人、綠膚人、黒膚人、以及彩膚人。

同樣的,小珂一見灰衣老者,內心也是有些訝異,這人實力在鬼齡境中已經超凡,他竟也看上了一淨鬥態丹嗎?

不過,她並冇有多想,隨即一語:“老規矩,一個一個進來!”

策恢在人話落,便步入了閣內,來到了專門售賣一淨鬥態丹的櫃檯。

此櫃檯隻有一人,正是那駱臨。

而他之所以在此,是因為他已經決定了在這藻丹山庭棲身,他想對這個把一生清白交給了他的小珂負責!

“給老夫來3顆。”策恢並冇有多看駱臨,漠然開口來。

駱臨聽而一接:“3顆30萬齡幣,請貴客將齡幣投入我身後的這個界環。”

在駱臨身後潔淨牆壁上,懸掛著一個直徑約為三尺的大界環!

策恢冇有多說,隨手就朝它揮出30萬齡幣!

頓時,大界環中心的環光裡有數字迅速顯動,最後定格在30萬上,顯然,這種界環是專門製作的。

“這是三顆一淨鬥態丹,請貴客收好。”駱臨瞥了一眼數字後,便從櫃檯中取了一個瓶遞來,每天來購買的人,無一例外的,都是買3顆,畢竟這一淨鬥態丹太緊缺了!甚至有買到的人,還用高價將它們去倒賣!

策恢一接,心識一辨後,便轉身欲離。

然而,駱臨卻是倏然一問:“前輩,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

策恢一停,未回身,但語:“說!”

“前輩,你那天都已經贏了我家族族老,為何還要來買他當時所服用的一淨鬥態丹?”駱臨將內心疑惑問來。

策恢聞言,卻是一語:“你家族族老所服用的那一顆,能和這種仙譜界藥師所煉製的相比嗎?同為一淨,其功效卻是天壤之彆!”

話出,駱臨震住了。的確,他家族族老不過是一名萬譜界藥師而已!當初他能煉製一顆,都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而且,那一顆還相當不純!遠遠冇法和這界藥閣內的來相比!隻是令他駱臨萬萬冇想到的是,界藥閣內的這些一淨鬥態丹竟是一位仙譜界藥師煉製!

他不禁在想,難道說……難道說那位師藻藻夫人竟是一位仙譜界藥師嗎?

與駱臨一樣有震的,是已在閣中閒座上靜坐的小珂。她緊皺眉頭,內心驚疑,他竟然能直接看出夫人就是仙譜界藥師!這個策恢他到底是什麼人?

“小子,你問了老夫一個問題,老夫倒也想問你一個問題了。你們家族這鬥態丹藥譜是從何而來?”策恢緩緩轉身,盯來。

駱臨回神,沉默了一下,才語:“前輩,實不相瞞,此藥譜乃是我從一位靈譜界藥師那兒苦求來的。”

策恢皺眉一接:“靈譜界藥師?他叫什麼?”

駱臨卻是賠笑接聲:“前輩,我已經回答你一個問題了,請離開吧,外麵的買客該著急了。”

策恢微微一哼,語:“小子,你的確很會投機!你家族那族老剛一死,你便用這鬥態丹藥譜成為了這藻丹山庭的人!說吧,你要怎樣才肯回答老夫?”

駱臨尷尬一笑,語:“前輩誤會了,其實告訴前輩也無妨,那位靈譜界藥師他名叫壺陀,是一個到處閒遊之人。”

策恢思忖了一下,接聲:“小子,老夫勸告你一句,這獸鬼城可不是你能投機的地方,這一淨鬥態丹已然被城內很多人盯上了,你還是從哪兒來便回哪兒去吧!否則,稍有不慎,你就會萬劫不複!”說完,人化作了一道灰光消失了。

駱臨麵色難看起來。

閒座上的小珂則是漠然對他語來:“快點賣!賣完了,我還得將這老頭的事去報稟夫人!”

駱臨回神,看了她一眼,隨即朝外一吆喝:“下一位!”

之後,人來人去,很快就賣到了最後一個小瓶。

而在這最後,走進來的卻是一個令小珂感到十分訝異的人。

她是一個塔底傾凡級女人,但她名叫邐巽!

所有巽章大街壽陣擂橋的橋丁,都要受她管束!除此之外,她還是藻丹山庭聘丁閣的負責人,也叫閣主!

小珂冇有再坐著,她給邐巽微微行了一禮。

邐巽微微一笑,隨意問來:“小珂,你如今是專門負責一淨鬥態丹的售賣嗎?”

小珂接聲:“是,邐閣主。”

邐巽不由一語:“三夫人(師藻藻)真是大材小用!讓你乾這種庭計活!”

小珂聽而一回:“邐閣主說笑了,我本就是夫人的一個小侍女,能為夫人分勞,自是本職!”

邐巽笑了笑,走向了櫃檯,直接朝牆壁大界環投入了30萬齡幣!

駱臨怔過後,連忙將裝有3顆一淨鬥態丹的小瓶遞來,並恭敬而語:“大人收好!”

邐巽接過,看了看他,語:“小兄弟,哪裡人?”

“回大人,駱臨來自靈獸城。”

邐巽哦聲而應:“原來是靈界之人。小兄弟,你們靈界可不比我們獸界差啊,為何要來我獸界生存呢?”

駱臨賠笑而語:“大人,但在我們靈界可冇有這壽陣擂橋啊!”

邐巽失笑而語:“小兄弟,聽你這話,你是認為壽陣擂橋很好嗎?”

駱臨欲語,卻是瞥見了小珂正冷盯著他。疑惑間,他冇有再回答邐巽問題,隻是一接:“大人,今天的售賣結束了,我和小珂小姐得去給夫人彙報今日售賣情況了。”

邐巽笑了笑,冇有再多說什麼,轉身離開。

而在她走後,駱臨便從櫃檯走出,來到神色不定的小珂麵前,問:“這位邐閣主是什麼人啊?你看上去對她很忌憚!”

小珂卻是隻語:“你去宣佈今日售賣結束!”

駱臨有些無奈,隻得照做。但當他做完再回到閣內之時,小珂已不見了。

“果然就是心高氣傲!即使已被我推倒了,她也依舊不太信任我。看來,還得慢慢來才行!”駱臨內心低語著,隨後,他便回了居樓域的一間年巽房,這是那小珂給他安排的免費住處。

——————

獨立瓊樓內。

客廳。

在小珂急匆匆趕來之時,師藻藻正在麵見一人。他正是聽從了飼悅人建議的章玉書。

兩人剛打完招呼。

小珂一見,自是規規矩矩地在廳外候著。

“玉書,坐吧!”師藻藻伸手一示。

章玉書便在客位上坐了下來,並語:“多謝三娘。”

師藻藻失笑一絲,隨即則在主位落坐。

“三娘,我開門見山吧。”章玉書一語。

“好,你說。”

“三娘,一淨鬥態丹的藥譜你會分享出來嗎?”章玉書問。

師藻藻聽而直截了當地一回:“目前肯定不會!”

章玉書愣了愣,才語:“三娘,昨夜大娘讓爹召開了家庭會議,主要就是針對你獨自售賣一淨鬥態丹的事情。雖然大家態度不相一致,但是最後爹說了,讓大娘全權處理。三娘,我希望家裡還是以和為貴,能避免衝突便避免衝突!”

師藻藻漠然接聲:“這麼說,你也是想我把藥譜分享出來?”

章玉書有些尷尬,但語:“不,三娘,我對你這一淨鬥態丹藥譜並不是特彆在意!我真的隻是想大家能平和處理這件事!三娘,如果你有什麼要求,你不妨先說說!”

師藻藻淡漠依舊:“冇有,我目前冇有什麼想要的。”

章玉書欲語。

師藻藻卻已起身來,語:“玉書,如果冇有其他事,那你回吧!”

章玉書有些無奈,歎而起身,朝外而去。

也就在章玉書走到廳門口時,師藻藻又說來一句:“玉書,如果你真的想以和為貴,其實你完全可以去建議你爹,讓他把城內所有的壽陣擂橋都給摧毀了。”

章玉書一聽,震住了。他緩緩回身,凝向師藻藻,確認性地問來:“三娘,這是你內心的真實想法嗎?”

師藻藻直視於人,回:“玉書,世間的以和為貴,隻有實力強大的人,纔有資格去做!目前的你,還是先完全勝過玉豔再說吧!”

章玉書沉默了一下,才語:“三娘不必挑撥,對於玉豔,我不會和她去爭什麼。告辭。”說完,人去。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