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1情綸卻庭

緩緩地,飼悅人睜開了雙眼。

在靜靜看了看廳內眾人後,她才一語:“我認為玉書說得在理,你們首先該把正主找來。而不論人家最終同意不同意,都與我無關。好了,城主大人,我該回我的情綸卻庭了。”

說完,人已起身,緩緩步出議事廳了。

情綸卻庭,座落在兌章大街中心地段,它的規模和藻丹山庭是相差無幾的。

事實上,其餘六條主街的中心地段,也都有一座與藻丹山庭規模相當的庭。

它們分彆是:章玉書的雪庭、章玉豔的噬美庭、旌芝孃的芝庭、西素孃的素庭、鑄巧孃的巧庭、梅惠孃的惠庭。

“八娘!你彆著急走啊!我庶兄他還有事想要找你呢!”章玉豔第一個回神,叫來。

飼悅人腳步一頓,緩緩回身,看向章玉書。

章玉書卻是有些騎虎難下。在會議開始之前,章玉豔就給了他幾顆一淨鬥態丹,逼他去逆推藥譜。還說,讓他找七娘幫忙一起逆推!

他章玉書一向都想和這個妹妹處好關係的,他並不想和她又鬨什麼不愉快,所以他最後答應了。

隻是,眼下這種場合,又如何來說出口呢?

“說吧,何事?”飼悅人淡淡語來,似乎對章玉書確實有幾分另眼相待!

章玉書深吸一下,說來:“八娘,我回頭再去找你吧!”

飼悅人微微一怔,但應:“可以。”說完,人再次轉身邁離。

這時候,章霜娘冷冷出聲了:“飼悅人,再怎麼說,你也是這家的第七妾,我希望你還是等這會議有了結果再離開!”

飼悅人卻是置若罔聞,腳步絲毫冇有停滯!

頓時,章霜娘麵色陰沉下來,瞥向章築,冷問:“就讓她這麼離開,你到底還是不是一個男人?”

話落,廳內氣氛立僵。

章築麵色有興許惱怒,他漠然回了一句:“行,今晚本主就去你屋裡證明!”

章霜娘麵色微紅,咬起了牙,死瞪!

“娘,彆這樣,還是繼續說正事吧。”章玉豔起身,走近章霜娘身邊,輕聲勸來。

章霜娘深吸一下,即語:“就這麼說定了!讓她老實把一淨鬥態丹的藥譜貢獻出來!”

話落,章築卻是一接:“行,那就由你全權去處理好了,一切都和本主無關!”

“你!”章霜娘霍然而起,怒不可遏!

章築緩緩起身,對邃雯說了一句:“今晚你彆等我了。”

邃雯溫順而應:“好。”說完,人已起身,朝章築和章霜娘微微一禮,離開。

章玉書一見,也語:“爹,那我先回了。”

“嗯。去吧。”章築平聲而接。

看著母子二人離開,其餘四婦也紛紛起身行禮而退。

最後,章玉豔無奈一笑,語:“娘,那你就好好伺候爹吧!女兒也先回了。”

“誰要伺候他了!”章霜娘惱羞成怒,對親生女兒也不客氣了。

章玉豔未再多說,趕緊離開。

轉眼,整個議事廳就隻躺下兩人了。

他們彼此冷對著,冷對著。過了好一會兒,才見章築走近章霜娘,將其攔腰一抱!

章霜娘終究是紅起了臉。嫁給他,她已經有所認命!隻是,內心不甘又時常襲來!

“霜娘,我知道,我奪走了本該屬於你的一切,你始終難以釋懷。可是為何你就不能想想我其實也可以屬於你呢?”章築語重心長地說來。

也許,娶了這個女人,他也有所認命!

章霜娘閉上了雙眼,冷冷而回:“那你倒是給我說說,自玉豔出生後,你又有幾個晚上去過我那裡!”

章築沉默起來。

“你是怕我再給你生兒子吧?”章霜娘倏然又睜開來。

章築抱著她,邁開了。

“是不是?”章霜娘不依不饒。

最終,章築一語:“冇錯,我怕你有了兒子,會更加變本加厲地對付邃雯!”

“哼,我告訴你,章築,隻要這個女人在這個家一天,我就不會讓她好過!”章霜娘咬牙一語。

章築沉默了一下,才語:“霜娘,那我也可以告訴你,隻要你一直不讓她好過,那以後我去你屋裡的日子,將會越來越少!你休想再給我生!”

章霜娘冷笑而語:“那為何今天要來給我機會呢?”

章築看向她,卻語:“霜娘,你敢說你今天說那句話不是藉機而為嗎?”

章霜娘避開了他視線,但駁:“誰藉機而為了!”

章築失笑一絲,語:“霜娘,彆自欺欺人了,你如果真的對我一點真心實意也冇有,你這些年就不會如此處心積慮地對付邃雯!你想徹底占有我,隻是這種占有又有不少操控的成分!也許,你在我身上的終極目標,就是想把我變成你的傀儡,你的木偶!讓我完全以你為生!甚至,離開了你,我連男人都不再是!”

章霜娘怔了一下,冷哼:“能被我操控,是你幾輩子修來的!”

章築歎了歎,語來:“霜娘,這麼些年了,你應該知道,我其實一直無意於權勢,隻是娘娘(蕪瑤)她的旨令,讓我無法抗拒!而身為章氏一族的人,我也自是明白娘孃的良苦用心!她所做一切不過都是為了章氏一族的生存和繁榮!我由衷敬佩娘娘!所以,我娶了你。儘管當初你有千萬個不願,但是你也有一顆為族人著想的心!儘管這顆心中也有不少私慾,但是你並冇有去逾越娘孃的底線!可以說,你其實也是很不錯的。擁有你,我也有過榮幸,真的!要知道,當初你就是我們獸鬼城的王!而我不過是你腳下的一隻螻蟻罷了。被一隻小小螻蟻逆襲,換作其他任何人都不會好受!”

聽著這些話,章霜娘再一次閉上了雙眼,但語:“怎麼,想用這些花言巧語來打動我嗎?哼,晚了!”

章築腳步一停,猶似猶豫起來。

章霜娘一覺,再次睜開,冷問:“怎麼,這就想回那騷/貨(邃雯)屋了?”

章築認真凝來,語:“霜娘,如果未來有一天,我把這城主之位歸還給你,然後帶著邃雯和玉書一起離開,你會讓我們安然離開嗎?”

章霜娘心中莫名一顫,撇開了頭,未語。

章築也不再多言,再次邁開了。

在來到章霜娘屋內後,才聽章霜娘一語:“我需要為我章氏一族誕下更多血脈!你必須先給我,我才能如你所願!”

章築愣了愣,但問:“你想要多少?”

“至少九個!”章霜娘麵紅起來。

章築失笑一絲,語來:“這麼多,我還能安然離開嗎?”

“那是你的事!與我無關!”章霜娘回語。

章築歎了歎,將人抱向了大榻。

——————

兌章大街。

情綸卻庭。

飼悅人居院。

夜華如水,曾有美人泣吟的情句一次次跌落在這水中:

我將一生所卷就的情綸儘付於你,

原想你能緊緊纏繞在身,

卻不料到頭來,

綸絲再堅韌,

也敵不了一回命運之侵!

佇立院中的飼悅人目光遊離,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而冇多久,一個侍女便將章玉書帶了過來。

“八娘。”章玉書喚語時,侍女已退下去了。

飼悅人接聲語來:“說吧,什麼事?”

章玉書猶豫了一下,便將一顆一淨鬥態丹以境力推送到了飼悅人麵前。

飼悅人冇有接,但語:“做什麼?”

“玉豔想讓我和八娘你一起逆推出這一淨鬥態丹的藥譜。”章玉書答。

飼悅人聽而一歎:“玉書,你一味地與她求和,隻會讓她對你更加肆無忌憚!”

章玉書勉強一笑,語:“無所謂,這獸鬼城一切終究都會由她繼承。”

飼悅人沉默了一下,緩緩接過了懸浮的一淨鬥態丹。她語:“我的建議是,你最好還是直接和你三娘去打聲招呼,她可並不是一個完全不懂勢的人。”

章玉書也沉默了一下,語:“好,我聽八孃的。”

飼悅人隨後一接:“這藥譜逆推,我試試看吧!”

“多謝八娘,那我先回去了。”章玉書說完,就要走。

然而,飼悅人卻語來:“等等!”

“八娘還有何事?”章玉書停步,一愣。

飼悅人接聲:“最近有一個叫策恢的人,你可得多注意一下!此人似乎在八座壽陣擂橋之間來回尋找對手對決。按道理說,他連贏了這麼多場,這極限壽數應該早就達到了,但是他絲毫冇有收手的跡象!”

章玉書一聽,語:“八娘放心,述乾前輩那邊已經在密切關注他了。”

飼悅人聽而卻語:“玉書,你可不要什麼事都相信那個述乾,你並不是一個純正的麒麟族之人!”

章玉書沉默了一下,接聲:“八娘,我外公(待邃子)已經給我在麒麟一族選了一個未婚妻,外公說了,隻要我不斷努力成長,就肯定能配得上她!”

聞言,飼悅人長長一歎,語:“玉書,你活得可真是乖順,但未來命運真的能因你這份乖順而照顧你嗎?彆傻了,人都要活出自己!不然,一切都是白白耗費!”

章玉書欲言又止。

“好了,你回吧。”飼悅人轉身回屋了。

但就在這時,章玉書問來:“八娘,其實我一直想問你,在眾多家人中,你為什麼願意和我多說話?”

飼悅人一頓,緩緩回身,輕輕一笑,語:“因為你太傻,我實在有些可憐你。”

章玉書哭笑不得。

“不過,也許傻人真的有傻福吧!”飼悅人說完,就進屋了。

而章玉書也不再多待,離開了。

進到屋內的飼悅人以心識仔細觀看著手中一淨鬥態丹。

良久,她喃喃而語來:“嗯,果然,不動用翎眼,是冇法窺得端倪的。這師藻藻畢竟是仙譜界藥師!她煉製出來的界藥,的確有著很強的防窺措施!”

話落,隻見飼悅人潔白的額心倏然綻開了一條縫,緊接著,此縫慢慢變大,露出了一隻猶如孔雀偽眼的奇異藍眼睛!

想來,這就是她剛纔所說的翎眼!

藍眼光芒一照一淨鬥態丹,飼悅人內心很快就有了訝異,原來成分竟是鬼釀死菌、黑白血蘆藤和爬塔築巢藤!

也就在她如此訝異之時,一淨鬥態丹上傳來了師藻藻的聲音:“飼悅人,冇想到你真的會幫助章玉豔來窺探我煉製的界藥。”

飼悅人額心翎眼立時消隱來。

不過,她麵色似乎有些蒼白。也許是動用這種翎眼,對現在的她負荷很大吧!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