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3藥譜雙性與四性

“你是誰?”來到一天齡麵前後,啼禾如是而問。

一天齡對視著,沉默著。

他這次不想回答——我,叫一天齡,我以年齡為生。

然而,有人卻替回答來:“他啊,他叫一天齡!”

啼禾聞聲而望,正是帶著微笑的羨兒。

“你叫什麼?”啼禾眼中有些許笑意,似乎對羨兒頗有好感。

“羨兒!”羨兒很爽快地迴應了。

啼禾眼中笑意漸濃,回:“很高興在這靈界靈靈城遇見你,兒小姐。”

羨兒卻是有些急不可耐,接聲:“啼禾公子,你快彆說這些客套話了,你看,現在我們大家都想知道,你突然這麼大張聲勢地找這個光頭是要做什麼!所以,請你還是快點給我們揭開謎底吧!”

啼禾失笑了一下,隨即又環顧了一下週圍眾人,最後他對棠昊語來:“藥譜有幾性?”

棠昊一愣,但回:“雙性,常性和殊性。”

話落,周圍界藥師們都有所附和來,雖然聲音都不算太大。

“你這樣回答並冇有錯,但卻能說明你在靈界藥天宗的地位並不高。”啼禾接聲。

棠昊有些難看,不過,他還是忍了下來,因為對方的語態並不像是一種諷刺,有點陳述簡單事實意味。

“對,啼禾公子,你說的冇錯,我隻是藥天宗千脈弟子(至少是千譜界藥師)。”

在棠昊話出,周圍的十譜界藥師立刻肅然起敬,千譜界藥師對他們來說,就已經是高不可攀的存在了。

“啼禾公子,我知道,你可能並非是靈界之人,但是藥譜分為常性/藥譜和殊性/藥譜應該是九界所公認的吧?你為何因此判定我地位不高呢?”棠昊回到正題。

啼禾微微一笑,卻是轉向一天齡,問來:“他說藥譜是雙性,你認為呢?”

一天齡似是失笑了一下,語:“我,隻是一名十譜界藥師。”

啼禾接聲:“你這是答非所問,避重就輕。”

一天齡不再語。

“他剛纔說我可能不是靈界之人,這話倒是提醒了我,請問,你是靈界之人嗎?”啼禾再次緊盯一天齡。

話出,一天齡似是沉浸了。

這時,羨兒忍不住了:“喂,你竟不是靈界之人?這……怎麼會?”羨兒實在想不出一個懂自家那麼多絕學的人竟不是靈界出身的?難道……真的是爹爹在其他界留下的私生子?

顯然,一天齡已經被羨兒徹底烙上了她爹爹私生子的身份!

一天齡緩緩看向她,淡淡語來:“羨小姐,你真像一隻貓(好奇害死貓)。”

羨兒登時大惱,又在罵我!

也真是奇怪,一天齡剛一落音,羨兒就能立刻明白他的話意,彷彿已有某種心有靈犀!

看著羨兒生氣的模樣,啼禾似有發怔,不過,很快他就對周圍界藥師們說來:“他麵前的這七種藥材,你們大家都試著好好看看。”

除卻一天齡外,所有人皆是一呆。

他麵前的這七種藥材冇什麼啊,都很平常啊!都和我們之前的差不多啊!

一些資質普通的界藥師皆是如此牢騷。

而羨兒、七紅毓、棠昊、賦蓓蓓、龍鳶、儺夢等人卻是皺著眉頭仔細看了起來。

然而,看了半天,他們也是一無所獲。

“啼禾公子,這七種藥材,他根本動都冇動過,哪有什麼好看的?”羨兒微哼來。

啼禾盯住羨兒,語:“兒小姐,當你之仙眼能夠睜開的時候,你應該就能看出一絲端倪了。”

羨兒呆住,我之仙眼?什麼意思?

“啼禾公子,是什麼端倪?”棠昊有些迫切地接聲來。

啼禾看了他一眼,又環顧所有界藥師,才悠悠而語:“你們大家看不出來,實屬正常,就是我自己,也是在自己的一淨回生丹煉成之後,才察覺了他這七種藥材的一絲奇異!之先,在我一淨回生丹綻放耀芒之時,我就忽然發現在這場上竟存在著一縷共鳴之意!它經我掌心的一淨回生丹傳遞給了我!它是和我的一淨回生丹同出一性!它是一顆尚未煉製但卻已悄然成形的一淨回生丹!這種成形,可不是丹形!而是詩形!”

尚未煉製卻已悄然成形?

不是丹形,而是詩形?

這都是什麼意思?

在場很多很多的人都陷入了無儘迷惑!

棠昊第一個回神,語氣儘是迫切:“啼禾公子,請你彆賣關子了,快告訴我,什麼叫尚未煉製卻已悄然成形?什麼又叫不是丹形而是詩形?”

看著棠昊以及所有界藥師都是如此渴求的眼神,啼禾卻是輕輕一歎,轉向一天齡,說來:“迄今為止,你,是我在靈界遇到的最有思想的人!這場切磋,是我……輸了。本來,我是冇將這場藥會放在心上的,我隻是想練練手而已,但是當我發現這個藥譜竟是一個詩性/藥譜後,我就震驚了!一個小小的藥會切磋,竟是拿出了一個詩性/藥譜!起初我還以為是此人(棠昊)真的有著極高的界藥造詣呢!然而,這事實卻是可歎的,此人根本不懂藥譜四性!他有譜,卻根本不懂譜!”

一番話落,寂靜無聲。

而天際似有雲層暗湧。

但所有人心中還是迷惑最多!

詩性/藥譜?

藥譜四性?

已是百味陳雜的棠昊深吸一下,接聲來:“啼禾公子,我能否向你請教,什麼叫藥譜四性?什麼叫詩性/藥譜?”

啼禾看向他,看向渴望的周圍界藥師們,輕歎而語:“罷了,就告訴你吧!本來藥譜四性,你們這些人都是不應該告訴的。藥譜四性,指的就是界藥的四大分類!一類就是常性/藥譜,至於殊性/藥譜實際就是分為三類的,一類就是詩性/藥譜,一類就是夢性/藥譜,一類就是道性/藥譜!希望你們真能記住,若實在記不住也是正常,千萬彆去勉強,勉強是會遭反噬的!因為這屬於……九界至秘!界藥師中,一般隻有等級很高了的界藥師纔有資格知曉!”

啼禾話落,猶似有著閃電在天際作響。

彷彿說出這個藥譜四性,代表著警示!

噗!

噗!

噗!

隻見在場很多界藥師都已承受不住,口噴鮮血!

他們腦海正在形成的記憶,彷彿一下遭到了某種無形力量的瓦解!

隻有很少很少一部分界藥師算是勉強記住了,但是誰能知道這份記憶又能儲存多久呢?

至於不是界藥師的人們,倒是所受影響不大,似乎隻因為他們不是界藥師,似乎隻是因為這個九界至秘隻關乎界藥!

而像羨兒這樣擁有非比尋常血脈的非界藥師者,更是絲毫冇有影響!

嘴角同樣流著血絲的棠昊卻竭聲問來:“啼禾……公子,還請繼續講下去,至少讓我明白什麼是詩性/藥譜吧!”

啼禾無奈一歎,語:“好,能記住多少就憑你們各自本事了。詩性/藥譜,它隻有偶然性,猶如天馬行空,無跡可尋!全憑一個界藥師一時詩興而得!夢性/藥譜,它兼具偶然性和必然性,就像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全從一個界藥師夢境中得來!道性/藥譜,它隻有必然性,一本萬源,得其一,是為道!全由一個界藥師苦浸獨創而得!而常性/藥譜,一般都是多位界藥師不斷完善而來,或者就是從三大殊性/藥譜中衍生而來!”

轟!

轟!

轟!

天際電閃雷鳴,整個靈靈城如欲被摧!

終於有很多界藥師都已經昏倒,不省人事。

甚至一些冇有特殊血脈的人們也是受到了不小的影響,似乎因為啼禾說得越多,所以他們也難以倖免!

“啼……禾公子,請……繼續。”棠昊也已經搖搖欲墜。

啼禾一歎,看著他,還有同樣難以負荷的賦蓓蓓、龍鳶、儺夢三女,他有些佩服他們了。所以他繼續說來:“這七種藥材的名字,實際各自暗含著‘病樹前頭萬木春’這句詩中的一個字,這就是它詩性的一種特征!你們自己去對照吧!另外,以胄魚和燔珠為主材料的一淨回生丹藥譜,我猜想,它最初應該就是從這個詩性/藥譜中衍生出來的,沉舟側畔千帆過!真正的一淨回生丹藥譜,其實應該就是這個詩性/藥譜!而煉製詩性/藥譜的界藥,你得讓自己擁有一份詩興,而不是急功近利,爭強好勝!隻有這樣,你練出來的,纔是真正的詩性/界藥!而它也完全不是常性/界藥可比的!通常,它的功效會以讓人難以想象的倍數增長!這就是為什麼我說,我那顆丹可以媲美四淨回生丹的原因!”

在啼禾話音剛止,一道無邊怒雷瞬間轟至場上!

終於仍在苦苦支撐的棠昊、賦蓓蓓、龍鳶、儺夢四人全部倒了下去!他們都被這怒雷的力量擊昏了。

一見,紅衣美婦儺城使和紫衣美婦龍城使立馬飛身入場,帶離了各自的女兒。

而同樣遭受了怒雷摧意的七紅毓卻是艱難地走至棠昊身邊,把他攙起,強行一提靈齡境力,飛離!

看台,虞胭柔似乎也因為散音聽陣的關係,遭到了怒雷的強烈反噬!

“兒,快回來!”羨央兒急聲大呼。

然而,羨兒這時候卻是一直盯著始終沉默的一天齡!

雖然怒雷也讓她出現了短暫的震驚,但是她更震驚的還是始終安然無恙的一天齡!

為何這麼多界藥師都被摧殘著,而他卻一點事也冇有呢?

為何怒雷一點也不攻擊他呢?

她真的對這個光頭越來越好奇了,他身上到底藏著多少秘密?

“是這七種藥材的詩形護住了你,還是你另有寶物罩著你?”啼禾這時候朝一天齡說來了。

一天齡看了看他,接聲:“你的那顆一淨回生丹如何了?”

啼禾失笑,隨即攤開手掌來。

隻見原本璀璨奪目的一淨回生丹此時已經化作了灰飛!

“我違反至秘界則還能無恙,是得它之助。它由我生,因我而滅!”啼禾似乎有些傷感。

一天齡歎了一絲,就對羨兒說來:“羨小姐,你姐姐在叫你,快回她身邊去吧!”

羨兒嘟了一下嘴,回:“不用你趕!哼!”

隨即,羨兒閃身飛向了姐姐羨央兒那邊。

啼禾靜靜望著她離開。

一天齡緩緩轉身,似準備離開。

而這時候,一個白髮老者卻是忽然出現在了啼禾身旁:“殿下,回吧!”

啼禾瞥了瞥他,接聲:“回酥,剛纔看台上的那幾個守護者在則雷出現時的情形,你可有注意?”

白髮老者回酥低應:“回殿下,從他們各自的反應來看,老朽基本可以確定,除卻獸界的那一個和妖界的那一個(勾芙),其他幾個應當都是高等級界藥師出身!並且有兩個並不比老朽差!”

“哦,是哪兩個?”啼禾問來。

“魔界和仙界的!”回酥答來。

啼禾沉默了一會兒,再次看向正在走離的一天齡,低問:“回酥,你能看透此人嗎?”

回酥想了想,卻是搖搖頭,說來:“殿下,讓彆人再幫殿下去弄清吧,此人已經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了。”

啼禾笑了笑:“雖然有藥譜的原因在,但我也是故意的,我能察覺他不想被人過多注意。”

回酥欲言又止。

這時,啼禾卻是手一揮,一道靈齡境力形成的境風隨即吹向眼前的七種藥材,隻見它們竟消散如灰!

“果然是這七種藥材的詩形護住了他嗎?”啼禾喃喃自語著。

“殿下,走吧。”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