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9席捲獸鬼城的鬥態丹

在駱臨和小珂兩人走後,師藻藻目光便變得有些空洞來。

在她腦海,還在迴盪著駱臨那句——敢問街令大人會一直待在這獸鬼城嗎?

不知過了多久,她才喃喃冷語:“嘯魅娘、龍寰、訾芙,終有一日,我師藻藻定會將你們施加給我的羞辱,以千百萬倍奉還給你們!”

語不驚人死不休!

這人齡境師藻藻這章築第二妾,竟是如此仇恨堂堂獸界層帝龍寰和嘯魅娘、訾芙這兩大獸界層妃!

究竟她師藻藻和這三人之間又有著怎樣的深仇大恨呢?

隨後,師藻藻便化作了一道藻流消失了。

——————

天央月巽房(為了美潔,以後就將一天齡和羨央兒所住的租房簡稱這般)。

從巽決閣一回來,一天齡便從人兒貼身界環之中出來了。

九素態羨央兒則把麵紗取了下來,同時也恢複了原來麵容。

“羨大小姐,你真想這樣等著切磋嗎?”一天齡笑問來,

羨央兒冷應:“你又想說什麼?”

“你自己去擺一個擂台不是很好嗎?”一天齡接聲又笑。

羨央兒冷瞪著他,語:“纔剛來這兒,你就這麼想讓我成為眾矢之的嗎?”

一天齡失笑而語:“時不我待啊,吾的劫媧娘娘。在這一個癸亥紀結束之前,吾希望你至少能成為層帝級的女人!”

羨央兒怔了怔,問來:“這個癸亥紀結束了,你要去做什麼?”

一天齡沉默了起來。

羨央兒靜靜等待著,她知道他肯定會說點什麼的。

冇一會兒後,他果然語來:“在你和兒成為層帝級後,我,才能輕鬆帶你們走。”

羨央兒不由蹙眉一問:“去哪兒?”

一天齡微微一笑,隻語:“你會知道的。”

羨央兒欲言又止。

“劫媧娘娘,我,現在就給你立個具體目標如何?”一天齡莞爾語來。

羨央兒輕應:“什麼?”

“你在這一個癸亥紀內去成為獸界的層帝!而兒她則在做她的為善會會主之時,也去成為靈界的層帝!”一天齡語出驚人。

羨央兒震住了。

一天齡靜靜注視著她。

良久,羨央兒冷冷一語:“不是層帝,你就要拋棄我和兒?”

一天齡呆了呆,倏然伸手將人狠狠摟來,滿目邪氣地盯著,語:“從你選擇吾的那一刻起,你人生所有都已是吾的!就算你內心並不想去成為這獸界層帝,卻也隻能乖乖按吾的意思去做!”

“可若本媧偏不呢?”羨央兒眸光十分沉靜。

一天齡聽而輕歎:“是不是一定要吾現在把一切全都逾越了,你纔不會犟嘴?”

羨央兒麵紅耳赤,但哼:“膽小鬼!”

一天齡緩緩鬆開了她,轉身走向了房中大軟榻。

羨央兒則是深吸一下,拿出了金色搖椅,躺了上去。

“以前真冇看出來,你竟有如此勃勃野心!”她閉上雙眸休憩之際,又拿很懟他。

然而,坐到大榻上的一天齡卻是一笑:“冇錯,吾已改主意了,吾就是要在未來坐擁這癸亥紀中兩大絕世層帝!左邊一個,右邊一個!”

“厚臉皮!”羨央兒繼續懟來,心兒卻是甜如蜜。

“吾的劫媧娘娘,你真不給吾一個痛快話嗎?”一天齡卻是冷聲說來。

羨央兒咬牙切齒,但還是語來:“你先給本媧承認自己是膽小鬼又是厚臉皮,本媧再……如你所願!”

一天齡失笑起來,躺下,不再說什麼。

羨央兒忍不住又低罵了一句:“邪魔歪道!”

之後,兩人便各自休息起來。

——————

轉眼,三天已過。

巽決閣內選擇自由切磋的人,一個也冇有,可以說十分冷清。就算九素態羨央兒的美麗已讓人有所散播來,也冇能吸引誰來應約。

而在這三天內,巽章大街的壽陣擂橋對決卻是頗為火爆。原因是,藻丹山庭的界藥閣內出售了可以令境者生出多臂、或多腳、或多頭等變身態來加強戰力的一淨鬥態丹!此丹價格不算太貴,和一淨回生丹價格相當,隻需要10萬齡幣。一時間,前來購買的人可謂是爭先恐後!因為就算不參加壽陣擂橋對決,就算藥效隻是y-i次忄的,但此一淨鬥態丹也是極好的防身避險界藥。多買一些儲存,定可讓自己在獸鬼城生存多一份保障!

不過,藻丹山庭的界藥閣,每天出售的卻並不多,隻有50顆,而且每一個前來求/購者最多隻能買3顆。而偌大的獸鬼城,其境者人數卻至少是以億計!

如此供貨緊缺,自是使得很多境者一大早就在藻丹山庭界藥閣外排隊等候起來。

獨立瓊樓內。

客廳。

一個打扮十分豔麗的女子正坐在客位上悠悠地品著茗。論身貌,她和那小珂差不多,也是屬於塔腰傾城級。

而主位上的師藻藻猶似在沉吟什麼。

好一會兒後,才聽師藻藻語來:“玉豔,30顆冇有,我頂多隻能給你10顆。”

原來這豔麗女子正是那章玉豔。

“三娘,你的一淨鬥態丹在城內一問世,便已經使我坤街壽陣擂橋的收益入不敷出了!你可不能這樣小氣啊!”章玉豔放下杯子,笑來。

師藻藻卻是麵不改色,應聲:“就10顆,你要還是不要?”

章玉豔笑容微僵,但語:“三娘,我昨天發現了一件事,城內的鬼釀死菌和黑白血蘆藤好像有人在暗中大量收購。”

鬼釀死菌和黑白血蘆藤正是煉製一淨鬥態丹所需的藥材(可參見首卷第54章)。

師藻藻眼眸微縮,未語。

“三娘,你看,如果我也開始大量收購這鬼釀死菌和黑白血蘆藤,會不會壞了這人的好事呢?”章玉豔笑來。

聞言,師藻藻麵色平靜,隻語:“玉豔,10顆你若不要,我就讓人直接拿到界藥閣去售賣了。”

章玉豔緩緩起身來,歎聲:“好吧,10顆就10顆,聊勝於無。”

話落,師藻藻隨手一揮,10顆一淨鬥態丹便向章玉豔飛來。

章玉豔輕鬆接過,邊打量邊笑語:“希望這10顆能夠讓人推斷它到底還用了什麼藥材吧!”

聽上去,這章玉豔就是要借丹來逆推藥譜。

師藻藻此時也已起身來,語:“玉書或許可以,但你還不行。”

章玉豔笑容頓斂,盯來一接:“三娘,那八娘(飼悅人)呢?她也無法推出你這藥譜嗎?”

師藻藻卻隻語:“她會幫你嗎?”

章玉豔失笑一絲,語:“是,八娘她是不會幫我,畢竟她和三娘你一樣,在我們章家都是格格不入。不過,我那庶兄(章玉書)倒還能和她說上幾句話,也許我可以先去逼迫一下我那庶兄,讓他去找八娘一起推出這藥譜來!”

師藻藻聽而一接:“我拭目以待。”

章玉豔也不再多說什麼,化作了一道豔光離開。

而師藻藻緩緩走到了廳門口,目光凝向院內假山上葉片如巢的藤蔓。

這藤蔓正是爬塔築巢藤(一淨鬥態丹所需藥材)。

“飼悅人,你真的一輩子都想困在這獸鬼城內嗎?哼,我相信你不會!出身孔雀一族的你,卻是與我有著兩個共同的仇敵,我可一直都在等待你主動來尋我合作啊!”師藻藻內心低喃著,緩緩走出了廳院,走出了獨立瓊樓,走向了居樓域的山水裡。

山水如畫,一身藻色的人亦如畫。

說來有巧,一天齡此時也正陪著九素態羨央兒在這美不勝收的域景當中漫步。

彷彿,這種漫步已成為了彼此的一種習慣。

一條小路,宛若冥冥之中的紐帶,很快就讓三人遠遠地相望來。

師藻藻自是有些驚訝。因為這麼多年來,整個獸界除了凰疏兮的美(塔腰傾界級)讓她自認不及外,就再未有人讓她生出這種自慚形愧!

“這個鬼齡境女人莫非就是前兩天巽決閣內傳出美聞的那個劫媧?嗯……她這身態的確是無與倫比!嗯……過去和她見見。”師藻藻暗自一語,隨後就朝一天齡和九素態羨央兒走來。

而一見人來,九素態羨央兒便以羨語仙音術對一天齡說來:“這女人是人齡境,又長得如此貌美,她應該就是這藻丹山庭之主,獸鬼城兩大最美人中的師藻藻。”在那本《山庭指南》中有簡單介紹了藻丹山庭的主人,不過在介紹中,並冇有提及師藻藻是章築第二妾的身份。

一天齡冇有接話,目光似有所思。

九素態羨央兒一覺,仙音忍不住一叱:“也冇見你看我這麼入神!”

一天齡回神,失笑,仙音一接:“羨大小姐,我,已經看膩你了,你信嗎?”

話落,九素態羨央兒手上頓時上了暗勁!

手上生疼的一天齡苦笑一絲,仙音語來:“羨大小姐,你剛纔說錯了一點,這個女人的真實境為可不是小小人齡境!她實際——乃是仙齡境四季!隻是這真實境為已被人封製了,而這種封製術法應該就是源自這獸界獅族。”

九素態羨央兒鬆了暗勁,眉頭一皺,驚疑起來。

也就在這會兒,師藻藻已來到了兩人麵前,她微微一笑,語來:“想必你就是劫媧小姐了。”

九素態羨央兒淡然而回:“夫人應該就是這山庭之主,師夫人了。”

師藻藻注視了九素態羨央兒一會兒,便看向一天齡,問來:“劫媧小姐,這位是——”

“我的未婚夫,一天齡。”九素態羨央兒自然答來。

師藻藻怔了怔,似乎有些意外。

“你好,師夫人。”一天齡輕輕一笑,問候來。

師藻藻回笑一絲,語:“一公子,你看上去有點奇特,額心竟有這樣一個古怪的小燭圖案。”

一天齡這時一接:“師夫人,今年10月10日到來之前,你若有什麼困難,可以來找我幫忙。”

師藻藻呆了呆,皺眉驚疑起來,這小子什麼意思?今年10月10日?這不就是……我生辰之日嗎?

“請夫人謹記。”一天齡說完,便拉著九素態羨央兒繞開了師藻藻,往另外的山水之中邁去。

師藻藻緩緩轉身,凝望著一天齡的背影,她真的不明白一天齡是什麼意思?

而與人一道邁離的九素態羨央兒卻是聽到了喃喃之音:“仙齡境四季,億中仙譜,獅脈佼佼。帝息侵意猶在,終是恨怨積深!”

九素態羨央兒皺緊了眉頭,帝息侵意猶在?這是什麼意思?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