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8藻丹山庭

“羨大小姐,要不你還是變作一煌吧?”一天齡邊往前走邊以羨語仙音術說來。

羨央兒仙音微惱:“怎麼,我還給你丟臉了不成?”

一天齡有些哭笑不得,但以仙音一回:“我,寧可你給我丟臉,也不想這些螻蟻直勾勾地盯著你!”

羨央兒同樣有些哭笑不得,但以仙音一接:“他們再直勾勾,也比不上你的邪珠子!”

一天齡仙音不由一歎:“羨大小姐,但你來這兒是求磨練,你就真不怕這裡有人認出你來嗎?”

羨央兒沉默了一下,才以仙音一接:“行,那我就把臉換成權鏡郎的!”話出,金色疊麵紗下,羨央兒的麵容已然變作了那位九素美人的!

一天齡再次哭笑不得,仙音一笑:“羨大小姐,你這不是變本加厲嗎?”

話出,九素態羨央兒的手便將他的手狠狠握緊來!

登時,一天齡疼得牙根打顫!

兩息之後,九素態羨央兒才緩緩鬆了勁,仙音一轉:“前麵那個客樓,好像不是一般的大,要住哪兒嗎?”

一天齡聽而仙音一回:“錢反正你是你出,我,無所謂。”

九素態羨央兒冇好氣地瞪了他一眼!

隨後,兩人便來到了氣勢恢宏的大客樓門前。此樓名叫——藻丹山庭!

而一見九素態羨央兒這等超絕蒙紗美人到來,客樓庭中夥計是十分殷勤地招待來。

“你們這兒的客房怎麼租住?”九素態羨央兒淡淡問著庭計。

庭計滿麵笑容地答來:“小姐,我們這兒的客房主要分年巽、季巽、月巽、日巽四等。

“年巽租期一年,一間租金五百萬齡幣,享受最高級客樓服務!

“季巽租期一季,一間租金百萬齡幣,享受高級客樓服務!

“月巽租期一月,一間租金三十萬齡幣,享受中級客樓服務!

“日巽租期一日,一間租金一萬齡幣,享受普通客樓服務。

“不知小姐要哪一種?”

九素態羨央兒思忖了一下,才語:“給我來一間月巽的!”

庭計聞言並冇有多囉嗦,即應聲:“好勒!請小姐和我來辦理手續吧!”

九素態羨央兒隨後跟著庭計去了樓廳大前台。

一天齡在後跟著。

冇過多久,庭計便領著兩人來到了租房。這租房非常雅緻寬廣,其中設施應有儘有。而庭計在退離之時,把一本《山庭指南》書交給了九素態羨央兒。

隨後,九素態羨央兒和一天齡便坐在一起翻看起這本《山庭指南》來。

在書裡麵主要是介紹藻丹山庭的地理和業務。簡單點來說,這藻丹山庭就好比是另外一個飾虹園,隻不過,這藻丹山庭經營的業務中並冇有像飾虹園那樣的精美界飾類。

它有居樓域、鑒拍閣、藻泉閣、鴻頭閣(賭閣)、聘丁閣、俏佳閣(嫖閣)、珍饈閣、界藥閣、巽決閣(主要是用來給巽章大街壽陣擂橋的對決作預約登記,此登記乃是巽章大街壽陣擂橋的唯一登記處!任何境者想上巽章大街壽陣擂橋對決都得先在此備案!當然,此閣本身也給境者提供自由切磋的場地)等等。

在這些閣與閣之間,那是山水如畫,美不勝收!

“羨大小姐,可是要立刻去這巽決閣看看?”看完,一天齡笑問來。

九素態羨央兒卻是一語:“去前,你是不是該老實待進來?”

一天齡有些無奈,但還是化作沌芒入了她貼身界環之中。而她則是深吸一下,將《山庭指南》放在了桌上,然後以啄能瞬羨術來到了巽決閣外。

進入此閣內,倒是不需要再繳納齡幣。

見到疊紗蒙麵妝的九素態羨央兒盈盈步入,此閣庭計自是十分熱情地上前招呼來:“這位小姐,你可是要來做預約登記?”

九素態羨央兒環視了一下閣內,發現這裡麵此時並冇有多少人,而且那自由切磋場地上,也是空無一人。隨後,她答來:“我不做壽陣擂橋預約登記,隻想做自由切磋登記。”

庭計愣了愣,隨即回語:“小姐,自由切磋當然可以,隻不過,這裡很少有自由切磋的,大都是壽陣擂橋預約登記。小姐,你確定要這樣登記嗎?”

九素態羨央兒點點頭,嗯聲。

庭計接聲:“好,那請小姐隨我來辦手續吧。”

九素態羨央兒跟著這庭計到了閣中前台。在前台庭計問她姓名之時,九素態羨央兒想了想,揮手一呈“劫媧”兩個金字在空。

前台庭計怔了怔,隨後又語:“劫媧小姐,自由切磋需繳納1000齡幣登記金。”

九素態羨央兒二話冇說,從自身界環之中取了1000齡幣給人。

前台庭計收後,便笑著遞來一個小小界環,說:“劫媧小姐,這是本閣專用的通訊界環,請收好,一旦有鬼齡境境者也選擇自由切磋,我們便立刻會安排你來應約。”

九素態羨央兒嗯聲以如虛羨手接過,然後就以啄能瞬羨術離開了。

留下一閣慕望者皆疑然,這位劫媧小姐看上去好美好美啊!彷彿都要比我們獸鬼城的兩大最美人都要美!她到底是什麼人呢?

獸鬼城兩大最美人:師藻藻、飼悅人。

——————

居樓域。

一座完全獨立的瓊樓內。

前廳。

主位上坐著一個堪稱塔腰傾星級的美婦人,而她不是彆人,正是章築的第二妾師藻藻。

在她旁邊,恭敬地站立著那個之前去邀請駱臨的塔腰傾城級綠衣女子。

客位上,駱臨有些忐忑地坐著。

“原來駱公子是來自靈獸城人啊!”師藻藻笑音清朗。

駱臨未敢抬頭多看這位最美人,似乎生怕自己陷入癡怔。

不過,他還是賠笑接聲:“街令大人,不知你找駱臨來,究竟是有什麼事?”

師藻藻卻是對身旁綠衣女子說來:“小珂,你來告訴駱公子吧。”

“是,夫人。”綠衣女子小珂應著,“駱公子,是這樣,之前你家族那位族老所服用的界藥,我們夫人很感興趣,不知駱公子可有它的藥譜?”

駱臨沉默了會兒,才問來:“小珂小姐,你為何覺得在下會有它的藥譜?”

小珂笑了笑,隻語:“駱公子,我現在不正問著你嗎?”

駱臨失笑了一下,接聲:“是,我確實有這種界藥的藥譜。”

話落,小珂看向了師藻藻,師藻藻含笑而對。

小珂似有會意,隨即又對駱臨說來:“駱公子,那請你將這藥譜賣給我們夫人吧,價錢隨你開!”

駱臨沉浸起來。

小珂等待著。

好一會兒後,駱臨問來:“街令大人,如果……我不賣,你會如何?”

師藻藻聽而失笑,反問:“駱公子,你為何不賣?”

駱臨皺眉而語:“街令大人,其實我隻是有些不解,我不過就是一個小小妖齡境,你如果真想要,可以直接逼迫我交出來,完全冇必要這樣浪費口舌。”

師藻藻目光深深看了駱臨一下,即笑:“因為強扭的瓜不甜。”

駱臨暗暗鬆了口氣,實際上他內心剛纔非常緊張,畢竟自己現在是在人家的地盤上,自己就像一隻待宰羔羊!

“駱公子,你開價吧!”小珂這時又語來,表麵客氣,實際已有逼迫之意。

駱臨思忖著,齡幣對他來說,並不是特彆重要。他這輩子想的最多的那就是讓自己活出一個精彩來!

他不想一生都困在靈獸城內,他不想碌碌無為!

如此,他就需要抓住自己人生中的每一個機會,要將機會中的利益最大化!

那麼眼下該如何決斷才能最大化呢?

忍不住時,他的目光看向了師藻藻。他要好好看看這個女人身上到底有什麼值得他來搏的!

而見駱臨皺著眉頭認真望來,師藻藻內心有些意外,有意思,這個小子他竟然敢來衡量我!

“街令大人,駱臨來問你一個問題嗎?”駱臨緩緩開口來。

師藻藻笑然一接:“哦,你問吧!”

“敢問街令大人會一直待在這獸鬼城嗎?”駱臨問來。

師藻藻怔了怔,才語:“駱公子,你能告訴本令你為何要問這樣的問題嗎?”

駱臨冇有猶豫,即答:“因為我不想一直待在靈獸城。”

“哦,為什麼?”師藻藻聽而一接。

“因為我不想一生碌碌無為!”駱臨應聲。

師藻藻目光一深,緩緩起身來,語:“駱公子,本令已是這獸鬼城的女主人,自然會一直待在這獸鬼城內。”

駱臨垂下了頭,默然未語,這個答案並不是他想要的。

“駱公子,如果你不想開價,那就離開吧。本令不會強人所難。”師藻藻說著,又坐了下來。

駱臨聽著,卻是起身說來:“街令大人,藥譜我給你。”

師藻藻和小珂都愣了起來。

“給。”駱臨隨即打出了一道藥譜識印。

師藻藻冇有遲疑,接過了。

“告辭。”駱臨緊接一語,轉身邁開了。

師藻藻不由一笑:“駱公子,你這是何意?”

駱臨腳步一頓,回:“街令大人,有時候,人情纔是無價。”

師藻藻一愣,但不動聲色地一語:“駱公子,可若本令不記你這人情呢?”

駱臨沉默了一下,回:“那就當是我駱臨看走了眼,告辭!”說完,再次邁開。

師藻藻看著駱臨背影,看著,最後又一語:“等等!”

駱臨再次一停,緩緩回身,問來:“街令大人是不打算這樣輕易放我離開了嗎?”

師藻藻失笑一絲,隻語:“駱公子,你覺得本令這貼身小珂如何?”

話出,小珂震住!

駱臨則是皺起了眉頭,瞥了一眼小珂,纔回:“小珂小姐貌美如花,忠誠有加!”

“哦,那駱公子可喜歡她?”師藻藻隨即笑問。

駱臨怔了怔,欲言又止。

“駱公子,你應該還冇有婚配吧?”師藻藻試探性地問來。

駱臨沉默了一下,語:“冇有,不過以前喜歡過一個(龍鳶)”

“哦,駱公子,那你喜歡的那一個可有本令這貼身小珂漂亮?”師藻藻又問來。

駱臨看了看麵無表情的小珂,才語:“平分秋色吧!”

師藻藻聞言,繼續問來:“駱公子,那本令讓清白小珂服侍你一回,你可想要?”

話落,小珂麵色有些泛白了。

駱臨瞥著小珂,沉默未語。

“駱公子,你不必這樣看她,隻要你想要,她便會如你所願!”師藻藻淡淡笑來。

駱臨深吸一下,最終一語:“那就多謝街令大人了!”

話落,師藻藻即看向小珂,輕聲說來:“丫頭,選擇男人,不要去管喜不喜歡,隻看值不值得就好!本令覺得這位駱公子其實還是配得上你的。儘管目前你是比他高出一個大境,但是他遠比如今獸鬼城絕大多數男人都要強!服侍他,你不會吃虧的,去吧。”

小珂咬了一下嘴唇,最終緩緩走向駱臨,幽幽說來:“駱公子,請隨我來吧。”

駱臨呼吸有些紊亂了,他跟上了。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