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4一身無上婀娜之軀現來!

羨央兒說完,便閃身而出,飛上高空來。

廳內的璧鴻麵色無比僵硬!

多少年來,他心心念念就隻想娶她為妻,讓她將來在靈界可以母儀天下!

然而,她卻從始至終都不願意給他一個追求的機會!如今更是提出這等決絕之戰!

哼,我堂堂靈界大層子到底有哪裡配不上你這個羨家女人?

羨央兒!

你就一定要這麼不識好歹嗎?

好!

那我今天就好好教訓教訓你!讓你徹底明白你在本殿下麵前,有多麼的不堪一擊!

紅光一閃,怒上心頭的璧鴻隨即便飛到了廳外高空,與羨央兒隔著數丈對立來!

而璧芯和巫馬莉莉隨後也都走出了大廳,抬頭觀望這一場鬼齡境四季對決人齡境四季的戰局。

除了這兩女外,藏身虛空之中的鶯妃曇嫦也是緊盯來。

“羨央兒,本殿下可提醒你了,你現在不過就是鬼齡境四季,而本殿下可是比你整整高出一個大境!而且,你們羨家的血脈在本殿下的血脈麵前,也根本占不了什麼便宜!你拿什麼來和本殿下一戰?就憑你那最厲害的鴦仙負神掌嗎?哼,你有鴦仙負神掌,可本殿下也有我帝母(璧紅籠)和君父(赦燈)所傳的蓋世絕學!”璧鴻神態傲然,語氣張揚。

羨央兒卻是視若無睹。

她一手後負,一手伸來,儘是無敵睥睨之姿!

“請吧,大層子殿下!”羨央兒已不想再叫璧鴻的名字,彷彿這個名字有了臭不可聞的味道!

璧鴻遲疑著,麵色極其難看。

下方廊地上。

紅色帷帽下,璧芯注視羨央兒的眼神有了絲絲凝重。而在她內心已然憂歎,這羨央兒的確是一個極其不錯的層後胚子!她身上的至上之勢已經不隻是雛形了,她已然在蛻變!唉,真是可惜啊,如此絕倫人兒,卻始終不能為我璧家所用!

巫馬莉莉眼神已然深縮,這個羨央兒絕對是我這輩子見過的……最強鬼齡境!到底她會強出我多少呢?

虛空之中。

鶯妃曇嫦內心讚歎著,好一個羨家明珠!戰局尚未開始,竟是在這氣勢上對這位靈界大層子有了壓製!唉,想我獸界,如今恐怕已經找不到這樣一個可以與之媲美的鬼齡境了!

“本殿下冇有對女人先出手的習慣!你要動手就動手吧!”最後,璧鴻冷冷一語。

金光一閃,羨央兒便以七分啄能瞬羨術和如虛羨手,配合部分適掌、部分邃掌、部分遐掌發動了試探攻勢!

適掌隱有綠色璧狀異玉。

邃掌隱有黑色璧狀異玉。

遐掌隱有白色璧狀異玉。

三掌合一,自有令人不可小覷的強大威能!

璧鴻一見,眉頭一皺,似有驚疑。

不過,他並未有絲毫遲緩。隻見他腳下人齡境力倏然一沉,宛若生出一片火紅炙沼,而雙掌更是瞬間通紅,正麵一接羨央兒的如虛羨手!

轟!

轟轟!

轟轟轟!

激撞的掌能,迸發出奪目刺眼的亂光!

一瞬之間,整個府空失色,風塵漫卷!

交手的人影,則各有震退。

一落定,金色人兒隻是玉手已泛紅,並未見傷,而一身紅衣的人卻是垂眼一凝剛纔對掌的手,隻見手上有三道璧狀淺痕,隱隱發痛!

不由的,他內心一震,她這是什麼掌法?竟能接我七成紅沼昶!

《紅沼昶》,是璧鴻一生所練的三大術法之一!

而觀戰的三女則是各有震思。

芯者——這羨央兒剛纔所用的好像是……麒麟一族待經九璧中的絕學!嗯……怎麼會這樣呢?

嫦者——竟然是麒麟一族的九璧絕學!而且似乎學會的不隻是一種!這太不可思議了!待經九璧可是麒麟一族秘不外傳的鎮族之學!當初據陛下說,此九璧絕學極其浩瀚深邃,能學會一種已是難能可貴了!另外,這九璧絕學如今可是分彆掌握在麒麟一族九大族老手上,而他們九大族老又彼此都互不相示!可以說是極其保密的!那麼,這羨央兒又是如何學到的呢?難道……那天宛若天所言,竟是在指這個嗎?

莉者——這羨央兒竟也會這種掌法?可……這不是那一煌所會的嗎?嗯……這羨央兒和那一煌全都出現在城內,難道那一煌實際就是……羨央兒?會是這樣嗎?如果真是這樣,那這羨央兒絕對擁有著一種逆天的易身之術!那一煌的模樣可是讓人都看不出絲毫端倪來!

而在界環之中,一天齡以羨語仙音術說來:“他這種術法,雖然目前級彆一般般,倒是挺適合他自身。”

靜靜等待對方發動反攻的羨央兒以仙音一回:“你有所不知,這種術法可是他自創的!”

一天齡不由愣了愣,仙音一笑:“如此說來,他倒不愧為一代靈界層子!”

羨央兒卻是仙音一捧:“但誰能及你呢?”

一天齡仙音一呀呀呀:“劫媧娘娘,原來你也會這樣誇人啊!”

羨央兒冇再迴音,畢竟現在可是在對決之中!她可不能來托大,畢竟對方就是實打實的人齡境四季,甚至,還可能是整個九界所有人齡境中的佼佼者!

如此強敵,她接下來隻能全力以赴了!

似是察覺了羨央兒正在等待自己出手,璧鴻隨即揚聲來:“不愧是本殿下這輩子看中的女人!接本殿下一掌還能如此氣定神閒!本殿下今生要定你了!看招!”

話落,璧鴻雙腳迅動,兩手如爪,爪尖紅絲如絡,頃刻就在羨央兒周遭虛空交織成網!

網上猶有炙熱沼能,令人不寒而栗!

而此術,正是他璧鴻所練三大術法中的《絡綸術》!

羨央兒無所畏懼!

她立刻催動全部啄能瞬羨術,合之先待經三掌與鴦仙負神掌於兩隻如虛羨手,一手儘轟圍困來的炙熱絡網,一手回擊璧鴻狠霸爪勢!

霎時,絡網上霆光四射,掌勢爪勢儘交迸!

風雲變色間,唯剩一片金與紅。

當激烈的轟撞聲散去,隻見炙熱絡網已儘皆破碎,羨央兒一雙玉手此時已然見紅!

而倒退去的璧鴻也是頭髮散亂,頗為不堪!

看上去,兩人依舊是勢均力敵。

“羨大小姐,你乾嘛這麼磨蹭?直接拿出權鏡郎解決他,不是很好嗎?”界環之中的一天齡仙音冷冷。

羨央兒聽著,仙音輕聲而回:“我冇事,你就不要這樣故作冷漠了。和他交手,我也是借他來磨練自己境為!”

一天齡仙音無奈而歎:“他練的這種術法雖然隻是一種層帝術法的衍生,但卻是並不輸於你此時的鴦仙負神掌!而你所練的待經掌法,目前又都完全處於初級階段,就算你很好地把它們融入了鴦仙負神掌,很好地提升了威力,卻也很難讓你在短時間內擊敗他!另外,他也應該還有底牌未出。”

“好了,我會有分寸的。真到了艱難時刻,我肯定是會用權鏡郎的!”羨央兒仙音也有些無奈了。

一天齡更加無奈,但也冇再出言分她心神。

虛空之中,鶯妃曇嫦靜靜地看著戰局,內心又一次感歎起來,好一個人界層子,這般實力絕對可以在九界人齡境中名列前茅!不過,相比之下,這個羨央兒顯然就更出色了,她已然有挑戰尋常魔齡境一季的資格了!

下方廊地,璧芯內心在歎,鴻兒,現在你終於能認清現實了嗎?這個羨央兒她就是骨子裡看不起你,因為她已經有這個資格!你真要想贏,還是立刻取出你那對鴻鐧來吧!

巫馬莉莉目光緊鎖璧鴻,內心有些驚訝,看來我還是錯估了這個璧鴻的實力,原本他肯定會被羨央兒打臉的,冇想到竟是這般厲害!都讓羨央兒雙手見紅了!

“羨央兒,本殿下今天最後再問你一次,你當真不肯嫁給本殿下嗎?”璧鴻眼神中有了惱羞,他冇想到這個女人竟還能接他招!當然,惱羞之餘,他心底也更興奮!

因為這樣無與倫比的女人,才值得他來征服!

而他的眼光從頭到尾就冇有出錯!

她天生就是他的層後胚子!

羨央兒冷冷地看著他,冷冷而語:“璧鴻,你給我聽仔細了,我的未婚夫,名叫一天齡!”

話落,璧鴻呆住。

與之一樣的,還有鶯妃曇嫦和巫馬莉莉。

唯有璧芯皺眉驚疑。

“你說什麼?”璧鴻眼神陰鷙,身上戾氣已現!

然而,羨央兒已經不打算再廢話。她剛纔之所以說出男人的名字來,就是想做一次正式宣告!

宣告完,她即動手,已然豁出了她有生以來最瘋狂的攻勢!

她必須將這個死乞白賴的層子狠狠踩在腳下!

她要讓她貼身界環之中的男人明白,她有多麼在乎他!

她可以為了這份宣告而不顧一切!

她可以為了這場對決,燃燒精血!

然而,看到她如此瘋狂,璧鴻卻是更加受刺激了!

你是屬於我的!

我的!!

任何人都休想把你占有!

強烈的憤怒之中混合著強烈的占有/欲!

璧鴻用出了他三大術法中的《罡塔術》!

他要把羨央兒先zhe:n壓在他的罡塔之中!等封住了她的境為,他就要和她生米煮成熟飯!讓他在自己身下乖乖臣服!

隻見他周身爆發起十分濃鬱的紅罡!

紅罡離體一瞬,便化作了一座紅色巨塔,直朝衝擊來的羨央兒鎮下!

羨央兒卻是藉助啄能瞬羨術的速度及時閃躲,繼續臨近璧鴻,轟出她有生以來最強一掌!

然而,璧鴻卻是不躲不避,猛然一咬舌尖,也是燃燒精血!

刹那,他周身再起紅罡,成塔!

這座罡塔為守,離體罡塔為攻!

羨央兒相信身上央裳之強大,未再躲閃這攻擊而來的罡塔,依舊全力以赴地轟向璧鴻身上的罡塔!

然而,這罡塔卻似乎就是這璧鴻最成熟的術法,它相當耐轟!

羨央兒眼神微縮,在攻擊罡塔鎮向自己的一瞬,再次燃燒精血,再次猛提境力,儘貫於一手,轟向璧鴻護體罡塔!

轟!

轟轟!

轟轟轟!

聲動如萬雷崩現!

呲!

呲呲!

呲呲呲!

護體罡塔終崩解!

愕然之下的璧鴻被掌勢餘波擊飛!

同一瞬間,羨央兒身上的金氅也被攻擊而來的罡塔鎮得粉碎!

唯有絕倫央裳絲毫未損!

一身無上婀娜之軀現來!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