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1願花有海,願巢如藍

也就在兩人各有所靜之時,那璧芯的搜尋心識又一次覆向待君來所在的區域來了。看上去,她這就是一種重複確認。

隻是,她心中的疑惑卻是越來越深了。

難道那羨央兒不在這獸/獸城嗎?嗯……算了,不在就不在吧!正好也讓鴻兒死了這份心!

在複查完整個獸/獸城之後,璧芯便落回了雅院內。而璧鴻則很快過來詢問結果了。

“冇有,本宮來回搜了整個獸/獸城兩遍,都冇有搜到她的人影。她應該不在這兒,或者就是你和本宮到來之前,她便離開了。”璧芯淡聲答來。

璧鴻聽後,臉上堆滿了失落。

璧芯見而又語:“好了,鴻兒,接下來,你就專心處理赦風和赦雲事情吧!”

璧鴻點了點頭,一接聲:“後母,那我先回我屋了。”

璧芯嗯了一聲。而在璧鴻去後,她便隨意地望瞭望某處虛空,接著,就回自己屋內了。

虛空之中的鶯妃曇嫦此時正在沉思著。她在想璧芯剛纔是在搜尋什麼人。所以對於璧芯的抬望,她並未太在意,她知道這個璧芯早已覺察了她的存在。而她卻並不打算露麵,因為一旦露麵,難免就會讓那巫馬莉莉也知曉過來。還有就是,之前他們在大廳內和巫馬莉莉的談話,她是暗聽了的。她知道璧芯和這璧鴻此番到來就是為了赦家的子弟。

在想了好一會兒後,她內心便有了定念,不管這璧芯是在找什麼人,隻要她不在我獸界亂來,我就冇必要和她照麵,我的首要任務還是那廟朝,還是要緊盯巫馬莉莉背後的勢力!

於是,鶯妃曇嫦再次將自身注意力轉移到了巫馬莉莉身上。

而此時此刻的巫馬莉莉是待在了自己的密室中境練。她對手上那枚矔疏戒指的融合又有了不少提高!

——————

待君來。

妲野租房。

聽完女兒的一番簡述,妲野有訝異,也有疑惑。她訝異的是,羨央兒竟然在她女兒麵前主動現出真身來;而疑惑的則是,要去獸鬼城磨練?

“娘,你在想什麼?”妲邈邈在孃親沉思好一會兒後,纔出聲問來。

妲野回神,歎來:“這個羨大小姐行事還真是讓人琢磨不透。她要找鬼齡境磨練,他們靈界的靈鬼城也可以啊!”

妲邈邈想了想,接聲:“娘,或許是煌姐姐已經在那靈鬼城磨練過了吧!”

妲野失笑一絲,語來:“邈邈,你大姨和我說過,他們靈界如今的整體實力是要比我們獸界高的。也就是說,他們靈鬼城的鬼齡境絕對不會比我們獸界獸鬼城的差!如此,這位羨大小姐就完全冇必要再去獸鬼城了。”

妲邈邈皺眉沉吟了一下,才語:“娘,那你的意思是煌姐姐去獸鬼城其實另有原因?”

妲野微微搖頭,語:“不好說。邈邈,你和娘說實話,你想和她一起去獸鬼城曆練嗎?”

妲邈邈猶豫起來。

“邈邈,如果你真的想去,娘會陪你一起去。”妲野莞爾一笑。

妲邈邈這時卻搖了搖頭,接聲:“娘,不用了,煌姐姐她的境為可是鬼齡境,我跟著她去隻會給她添麻煩的。還有,他們又是未婚夫婦,我跟著去,明顯不合適。”

妲野微微一歎,接聲:“那好吧,等這裡的事情結束,我們就回獸魔城去。”

妲邈邈這時又一語:“娘,那煌姐姐說的獸練之機今年不會再有,你相信嗎?”

妲野似是猶豫了一下,才語:“邈邈,娘說的事情,並不隻是指你的獸練之機,娘還有……你爹的事情。”

妲邈邈怔了怔,緩緩而問:“娘,那你現在能告訴我,到底是什麼事了嗎?”

妲野眼神黯然,隻語:“邈邈,你先彆問了,一切等過了明天,娘再和你說吧!”

妲邈邈欲言又止。

“好了,邈邈,娘累了,想再去躺會兒。”妲野說著,走向了軟榻。

妲邈邈連忙來攙扶。

——————

時間流逝。

很快來到了次日向晚時分。

微風拂過,街道上的行人被餘暉拖曳得越來越長,也越來越淡薄!

不過,在有一個人的眼神裡,卻又分明有著堅定和濃厚的焦切!

他,就是出來尋找了一天線索的璧鴻。

他必須查出兩個表弟出事的真相!

而在他身側是一身紅裝的璧芯,她從頭到尾都是保持著一個旁觀者的神態。她冇有乾涉璧鴻的一舉一動,她隻是給他稍稍提供了一下震懾,免去了一些潛在的風險!

不知不覺間,她和他走到了這待君來附近。

而因為對璧芯身上的神齡境氣息頗為熟悉,所以待在租房內正閉目明悟遐璧篇的一煌態羨央兒很快就有了察覺。

她睜開了雙眸,以仙音叮囑了也已覺察的一天齡保持安靜。然後她輕然下榻,緩緩來到了窗角,朝外麵街道望去。

一瞬過後,她看到了璧鴻和璧芯,兩人正要轉向另外一條街道。

她內心不禁疑惑起來,他倆來這兒到底是為了什麼事情呢?對了,他倆既然來了這獸/獸城,那赦風赦雲兩兄弟不是應該和他們彙合在一起嗎?為何現在兩兄弟一個也冇在呢?

她正想著時,兩人已然不見了身影。

她隨即又回到了榻上,不斷思索來。

界環之中的一天齡這時以仙音笑問:“羨大小姐,那個美男子他是誰啊?”

一煌態羨央兒聞言,仙音漠然而應:“他就是靈界層帝璧紅籠和層君赦燈所生的長子,璧鴻。”

一天齡聽後,仙音又笑:“嗯……純粹以樣貌來論,羨大小姐,他的確有幾分追求你的本錢。”

“你想死?”一煌態羨央兒的仙音冷若冰霜。

一天齡仙音歎來:“你想我死嗎,劫媧娘娘?”

一煌態羨央兒咬牙切齒,半晌未語。

“唉,還有幾個時辰,我,的時刻就要到來了。羨大小姐,若你再這樣恨恨不休,那我可是會記仇的!”一天齡仙音邪邪。

“有膽,你記一個給本媧看看!”一煌態羨央兒仙音怒氣沖沖。

一天齡卻是呆了呆,明顯是被“本媧”兩字給震住了。在數息之後,他才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笑死你!你這混蛋!”一煌態羨央兒終究是有些拿他冇轍。同時,她也察覺了,隨著彼此相處得越久,他就越來越不正經了!彷彿,他就喜歡這樣氣逗她!

“吾的劫媧美人兒,吾最愛你這手足無措的樣子!”一天齡仙音霸氣,又溫柔。

一煌態羨央兒這時卻是安靜了,麵上絕美紅暈更是若隱若現來。

“唉,好了,你繼續練你的吧,等時辰一到,你便和我一起進入我的空界環中。”一天齡仙音一轉。

一煌態羨央兒顰眉蹙額,仙音一問:“為什麼要一起?”

一天齡仙音一笑:“羨大小姐,你不想看看你的男人他是如何將生靈複活重塑的嗎?你不想看看你的男人他是如何為你鑄就隻屬於你的權鏡郎嗎?你不想親眼看看你的男人他真實的力量嗎?”

一煌態羨央兒聽著,紅唇微微而彎,仙音一懟:“誰想看了?”

“可惜時辰一到,你整個身與心都隻能聽吾的!”一天齡仙音冷冷。

一煌態羨央兒微哼,仙音卻回:“就算如此,也不能改變你在我麵前就是一個膽小鬼的事實!”

“那一天來臨之時,希望你不會求饒。”一天齡雙眼邪光頓起。

霎時,一煌態羨央兒紅透了!

在深吸一下後,她仙音卻是一轉:“複活就複活,為何還要說重塑?”

一天齡仙音一懟:“羨大小姐你可真是夠蠢的!”

一煌態羨央兒咬牙切齒來。

“不好好重塑一下,這人他能和她們母女倆好好生活在一起嗎?”一天齡仙音又語。

一煌態羨央兒仙音一接:“那你打算怎麼重塑?”

“自然是保留該保留的、去掉那些不該再有的。”一天齡仙音答來。

一煌態羨央兒沉吟了一下,仙音歎來:“好吧,本媧今天承認,你的確算是一個勉強配得上本媧的男人。”

一天齡哈哈大笑起來。

一煌態羨央兒見後,莞爾。

“羨大小姐,原來這臉皮比我厚的人,竟是你!”

“誰有你厚了?邪魔歪道!”

“冇有嗎?”

“冇有!整個九界就你最厚!”

“胡說!整個九界,比我厚的人,明明就是你羨大小姐!呃……當然,兒她可能也是!”

“你敢罵兒,信不信我讓她現在就知道?”

“你敢!”

“我有什麼不敢的?”

“唉,你贏了,羨大小姐。”

“閉嘴!彆再和我說話!”

……

一番逗嘴之後,兩人陷入了安靜,靜靜等待著時辰到來。

夜空如水,星如漣漪。

子時終至。

羨央兒隻覺眼前忽然一花,她便被人摟著,帶到了一個無垠的空間。

目光所及,除了他倆自己,以及廟朝的屍身,已彆無其他。

這就是他的空界環嗎?

“好了,羨大小姐,你給吾乖乖站在這兒,好好看著。”他鬆開了手,走向廟朝的屍身。

她確實很聽話,靜立在旁,默然觀看著。

隻見他伸出一指,一點額心已然燃亮的小燭,一點燭火隨即附在了他的指尖。緊接著,他便把這點燭火慢慢點向廟朝的額心。

他嘴中則又已喃喃:“半生譜求,終是碎果。牽牛有藤,自固情愛。

“此今吾火,賜汝塑生。

“一留真心,二留真性,三留真憶。

“儘去往紛,儘定昨亂。

“願花有海,願巢如藍。”

喃音一落,廟朝軀身儘化藤流,消失不見了。

羨央兒呆了呆,人呢?不是說複活重塑嗎?

怎麼就這樣消失不見了?

“他已去了他該去的地方。”一天齡緩緩轉身,對她笑來。

羨央兒喃喃:“去了他該去的地方?你是說他已經去了她們母女的房間嗎?”

一天齡聽而一接:“羨大小姐,你這次還不算笨。”

羨央兒頓時一瞪,叱來:“就你能耐!”

一天齡抬指一勾,羨央兒整個人便不由自主地朝他飄近來。

頓時,羨央兒惱羞不已,但卻又頗為警惕冷問:“你……想乾什麼?”她並冇有驚訝他的這種力量,隻是內心有些忐忑,因為他的邪珠子有已亮起!

“終於知道怕了?”一天齡伸手一摟她腰際,鼻子已經湊著她的瓊鼻,呼吸著她的呼吸。

她整個人自是感到一陣癱軟無力!更要命的是,她身軀還有了灼熱蔓延!

“你……你膽小鬼!”她怒瞪喝來。

他盯著,盯著,最後卻是深吸一下,一鬆手,語來:“讓你再張揚些日子。到了那一天,絕對讓你求饒!”

她麵紅耳赤,避開他的視線了。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