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2啼禾已是千譜界藥師?

當最後一線餘暉消落,啼禾終於結束了煉製。

界環一收,他手掌攤開來。

刹那,有些昏暗的藥會場彷彿亮起了一顆璀璨明珠!

所有人都被震憾了。

這……還是一淨回生丹嗎?

它,簡直就像是某種稀世珍寶突然耀世啊!

在啼禾的臉上,有著一絲淡淡的愜意,似乎,他終於如願以償!

一種前所未有的充實感,讓他深吸起來。

他再一收掌,明珠被握,藥會場再次變回一片淡淡昏暗。

“棠城使,該你去一一鑒定,分出名次了。”虞胭柔從驚異中緩緩回神,對著棠昊說來。

棠昊深吸一下,親自飛身入場,說來:“請練得一淨回生丹的界藥師列到前麵來!並將一淨回生丹放在掌上,由我先行鑒定!”

話落,所有成功練得一淨回生丹的界藥師紛紛而動,列成了一長排。

人不算多,總共也就十來人。

他們都將一淨回生丹放在了掌心。

棠昊是先從那些表現較為一般的界藥師看起,雖然他們表現不儘如人意,但是他都還是麵對麵地對他們鼓勵了一番,其中說得最多的四個字就是——再接再厲!

很快,他便來到了龍鳶麵前,看著她掌心的一淨回生丹,他仔細看了會兒,即語:“龍小姐很出色!”

龍鳶頗有禮貌地接聲:“謝謝。”

棠昊再次邁開,來到了儺夢麵前,同樣對著她掌心的一淨回生丹仔細看了會兒後,即語:“儺小姐也很出色!”

儺夢猶豫了一下,卻問:“比她的如何?”說時,儺夢看向了身邊不遠的賦蓓蓓。

棠昊失笑,但語:“我先去看看,再來告訴你,如何?”

儺夢冇有再作聲,隻是盯著棠昊行動。

當棠昊看完,儺夢就又出聲了:“如何,棠城使?”

棠昊看向她,緩緩而語:“儺小姐,你,還有龍小姐的一淨回生丹,在質量上都和這位賦姑孃的難分高低!”

“也就是說,我還是輸了,輸在了用時上,對嗎?”儺夢接聲,看上去還是有些不甘!

而那龍鳶聞後,欲言又止,最終隻是深深看了一眼賦蓓蓓!

棠昊微歎,想安慰一下這個有很強爭勝心的儺夢,然而,這時候賦蓓蓓卻開口了:“棠城使大人,那他的呢?”

見賦蓓蓓看向似有旁顧的啼禾,棠昊心中不禁又歎,這三個女孩,都是有著極強爭勝心啊!

“賦姑娘,我看完再回答你。”棠昊說完,便走向了啼禾。

而啼禾的餘光似乎仍舊停留在某處。

棠昊並未立刻察覺,他的目光終究是被啼禾掌心的這顆耀如明珠般的一淨回生丹給牢牢吸引住了!

他看著看著,內心已然掀起了滔天巨浪!

這……怎麼可能?

這……怎麼可能?

這裡麵蘊藏的生機,竟足以媲美三淨回生丹!不,甚至可能還有過之!

可是,這分明就是一淨的煉製!它並冇有經過二淨和三淨的煉製(二淨主要就是以一淨回生丹為主藥材,再輔以獸齡境力煉製,或者另添輔藥材煉製;三淨主要就是以二淨回生丹為主藥材,再輔以妖齡境力煉製,或者另添輔藥材煉製)!

這……到底怎麼回事?

這個啼禾他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難道我還是低估了他的隱藏嗎?

難道他竟已和我一樣,已是千譜界藥師?!

不,我……不相信!

在靈齡境之時就已成為千譜界藥師,這絕對是千年難見的絕跡!

深深呼吸了一下後,棠昊盯住啼禾,問來:“啼禾公子,這顆生機蘊藏足以媲美三淨回生丹的一淨回生丹,你——到底如何煉製的?”

話出,聽到棠昊這話的界藥師們目瞪口呆了。

生機蘊藏足以媲美三淨回生丹的一淨回生丹?

這……是在開玩笑嗎?

這怎麼可能?

眾所周知,一淨回生丹的生機蘊藏是絕對無法和三淨回生丹媲美的!

三淨回生丹有史以來就是一淨回生丹的升級版!

而如果一淨就能達到三淨的效果,那還要三淨做什麼?

顛覆了,幾乎徹底顛覆了在場所有報名界藥師們的界藥常識!

然而,緩緩回神的啼禾卻是對著棠昊說來:“你說錯了,這是可以媲美四淨回生丹的。”

話落,棠昊徹底瞪大了眼!

賦蓓蓓、龍鳶、儺夢還有其他聽到這話的界藥師,都徹底瞪大了眼!

唯有一人,倒是緩緩睜開了一直閉著的眼。

他,就是一天齡!

他朝啼禾望來了。

似有所覺,啼禾也朝一天齡望來。

四目對視,啼禾眼神深處有著一絲熱意,似乎見到了某種令他無比興奮的東西!

而一天齡的眼神中,倒是有些淡淡笑意,似乎帶著某種欣賞還有一點無奈。

緩緩地,啼禾握上了他手上那顆可以媲美四淨回生丹的一淨回生丹,然後朝一天齡走來。

全場所有人目光都被他的舉動牽引。

他這是要去乾什麼?

嗯?好像是去見那個光頭!

終於,棠昊忍不住問來:“啼禾公子,你找這位一天齡,是要做什麼?”

啼禾停下,瞥向他,語:“你有譜,卻不懂譜。”

棠昊震住,我有譜卻不懂譜?

“什麼意思,啼禾公子?”棠昊豁出老臉了,不恥下問。

啼禾接聲:“想知道,便跟著我來,聽聽他的回答吧!”話完,啼禾繼續朝一天齡走來。

棠昊有些無奈,但還是跟去了。

而見啼禾和棠昊皆朝一天齡走去,其他所有界藥師們也都不由自主地朝一天齡這邊彙聚來。

看台上的人們,對此也都是莫名其妙,不過也都緊緊關注著這一幕。

“姐姐,我要下去看看!”羨兒實在按耐不住了。她說完,冇待羨央兒迴應就已閃身入場!

而瞥見羨兒行動,同在看台觀望的七紅毓在猶豫了一下後,也閃身入場了,她也很好奇這個啼禾為何突然會注意起一天齡!在剛纔切磋的時候,一天齡明明冇有任何動作啊,究竟他是做了什麼才讓這個啼禾想去找他呢?

“有意思!到頭來,這麼多人竟又被這個一天齡給吸引了!”虞胭柔似笑非笑。

聽著這句話,站在虞胭柔旁邊的閨婷則是和身邊的乘禦互視起來。

“婷婷,這不過就是嘩眾取寵而已!冇什麼好看的!”乘禦低語。

閨婷沉默,她有些不認同乘禦所說的,她可是親眼見識過這個光頭的神秘!

“師尊,我想去看看。”

虞胭柔瞥了她一眼,卻是一笑,語來:“不用,你不就是想知道他們會聊什麼嗎?簡單,就讓本主來設置一個全場的散音聽陣吧,也讓我們所有人都來聽聽這兩人將要聊什麼吧!”

話落,就見虞胭柔雙手急速結著陣印,一股磅礴又無形的鬼齡境紋迅即散向全場,霎時,所有人都能聽到啼禾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