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8就喚你劫媧娘娘

城主府上方虛空。

目睹論玨和巫馬莉莉交談過程的鶯妃曇嫦,陷入了思忖。

嗯……堂堂人界層子,竟對那對兄妹如此忌憚。看來,這對兄妹的確和羨家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絡!而這巫馬莉莉也似乎和這對兄妹有些瓜葛。

嗯……我該再去一趟那待君來嗎?宛若天這個女人,她會不會再次出來阻攔我呢?

嗯……得再去一下,也許那廟朝的線索就在這對兄妹身上!如若那宛若天真的再出現,我就立刻通知疏姐好了!

一念思定,鶯妃曇嫦從虛空悄然挪移,慢慢接近待君來。而在這個過程,她卻是發現論玨竟也朝這待君來過來了。看上去,這論玨似乎是被巫馬莉莉的話給刺激了,他隻想找人好好宣泄一番!

當他來到待君來之時,他就直接以術擴音來:“妲邈邈,我今日特來見識一下你的新槍,你給我立即出來吧!”

聞得邀戰聲的妲邈邈不由眉頭緊皺。

她身邊的妲野則在愣了愣後,便對女兒說來:“邈邈,這小子語氣不善,娘去把他給你打發了吧?”說時,妲野便要飛身出屋去。

然而,妲邈邈卻是連忙拉住了孃親,說來:“娘,不用,避而不戰可不是我的槍道!我這就去成全這個惡徒!”

深藍光芒一閃,妲邈邈人已出屋,懸身待君來上方高空來。

論玨得見,二話不說,亦立刻飛身而上,浮在了妲邈邈身前高空數丈開外。

劍光一掠,論鋒赫然已上他手!

妲邈邈見狀,也不遲疑,血圃藍櫻槍倏然一頓空,整個人宛若槍中女戰神!

論玨緊盯她手上血圃藍櫻槍的雙眼,微微而縮。顯然,他已然看出此槍的確十分的不凡。

他心頭不禁納悶,這女人她是從來哪兒得來此槍的?

同樣的,身處虛空默默觀望的鶯妃曇嫦也有些訝異,妲邈邈這條槍雖然看上去隻是鬼級界器,但是其中所蘊含的不息器意,卻是完全不輸於論玨手中神級單鋒所蘊含的了!甚至,在人與器的契合度上,這條槍尤勝一籌!嗯……此戰,倒是有點看頭了。

“你這槍叫什麼?”論玨深吸一下,問來。

妲邈邈卻隻語:“想知道,得看你到底有幾分本事,出招吧!”

“好!”論玨一聽,話起,劍出!

隻見劍光漫天,儘皆刺向渾身藍韻的妲邈邈!妲邈邈原地繞身,一槍簡潔明瞭,單手轉花360度,直將所有劍刃擋於身外!

白光,藍芒,交錯不斷。

整個待君來上空宛若一片煙花場!

隻是煙花難冷,陣陣灼熱氣浪,自兩人所在中心不斷湧向周遭樓屋!

頓時,簷瓦紛飛,木石亂散!

而交戰的兩人卻是未見絲毫停頓,彷彿各自皆已身心沸騰!

不分勝負,絕不罷休!

倏然一瞬,血圃藍櫻一擊轟中了論玨腹部!

隻是有甲在身,槍尖絲毫難進血肉。妲邈邈眉頭微微一皺,有意外,但卻並未驚慌!

“冇用的,這護甲和我的論鋒一樣,都是神級界器。”論玨得意之時,即朝妲邈邈身軀還以“論鋒,割滅”!

他似乎就想破碎她的衣裳,儘情羞辱!

然而,就在單鋒割勢臨近刹那,妲邈邈手上血圃藍櫻卻是傳來象哞之聲,無數牽牛花藤徑自從槍身蔓出,又經持槍手臂團團護住了妲邈邈軀身!

論玨不由一怔,神色凝重來。

趁此之機,妲邈邈一槍再擊甲之原點!

論玨受力而退,仍舊未有絲毫傷痛,他再次得意而笑:“說了,冇用的,你不過就是小小獸齡境,如何能破得了一件神級護身甲呢?”

妲邈邈置若罔聞,槍式繼續擊他身上那個原點,且式式是她之最強槍擊!

論玨有些惱火了,雖然他始終認為這是徒勞無益,但是捱打不回擊可不是他想要的!他今天一定得碎儘她身上的衣裳,讓她赤/裸在他麵前!

於是,他亦是不斷地使用“論鋒,割滅”之招回擊。隻是護身牽牛花藤的韌性卻是隨著妲邈邈攻擊的強烈,而顯得越加堅韌,讓他的割滅之招,也是徒勞無功!

兩人你來我往,一者著於一點,一者注於全身!

一天齡租房窗台,一煌態羨央兒一邊抬頭靜望著空中激戰的兩人,一邊以羨語仙音術和界環之中的一天齡說著話:“論境力,兩人已然差不多。但論玨的護身之甲絲毫不需要他再分出境力去維持,而妲邈邈的護身槍藤最終肯定是會隨她自己境力的消耗,而變得脆弱!如此下去,妲邈邈肯定要遭殃了。這論玨他分明就想把她身上衣裳弄得粉碎,此人真是無恥至極!”

“羨大小姐,我,和你打個賭吧,如果最後的勝出者是妲邈邈,你就放我出來,如何?”一天齡仙音一笑。

一煌態羨央兒一聽,仙音一哼:“想打賭?可以,但是條件不能是這個!”

一天齡聞言,仙音笑問來:“羨大小姐,那你想要什麼條件?”

一煌態羨央兒沉默了一下,仙音語來:“若最後真是這妲邈邈贏了,我可以把那個鴛鴦塤還你。”

一天齡一聽,有些哭笑不得了,仙音一接:“羨大小姐,這個塤我要來做什麼?它本就是用你的錢買來的!”

一煌態羨央兒仙音頓冷:“你再說一次!”

一天齡尷尬了,仙音一轉:“羨大小姐,你聽好了,在妲邈邈完成擊原第九槍之時,這勝負便會分來。”

一煌態羨央兒微微一怔,仙音但語:“以後你要再敢和我分得這麼清,我會把你嘴裡牙齒全敲下來!”

一天齡歎了歎,仙音一問:“羨大小姐,我,又不會咬你,你全敲下來做什麼?”

誰知,一煌態羨央兒竟是仙音一接:“難道冇咬嗎,你含我嘴的時候?”

一天齡麵紅耳赤了,欲言又止,似是真不知道該如何懟回去了。

一煌態羨央兒麵上也有淡淡紅暈。隨即,她深吸一下,雙眸重新鎖向高空激戰的兩人。

已是第八擊了。

妲邈邈整個人已是大汗淋漓,而論玨也好不到哪兒去,他的劍上赫然有著手上流下來的汗光。

不過,相比而言,妲邈邈眼神依舊鎮定,絲毫不見氣餒。而論玨心頭則是起了絲絲浮躁!他是真的難以置信,明明不過就是一條鬼級界器,為何蔓出的護藤竟是如此堅韌呢?

也就在這最後一擊到來之時,他忽然感到了一絲莫名的悸意,他彷彿看到擊來的槍尖誕生了一種頂層至上般的淩意!

一瞬晃神,一瞬刺痛自他腹部散來!

他完全忘了再還擊,他呆呆地低下頭,朝自己腹部看去,隻見雪白的護甲竟是破了一個極其細微的洞!

洞上,鮮紅,那正是他的血!

這……怎麼可能?

這……怎麼可能?!

妲邈邈倒槍一收,往後一分,護身槍藤重歸血圃藍櫻內。

虛空之中,鶯妃曇嫦再一次驚訝了,真是不可思議!以獸齡境之力,九擊神級護甲一點,成功破來一個小洞,這個妲邈邈真是後生可畏!真是後生可畏!照此下去,有朝一日,她必定可登臨獸界之巔!嗯……她這條槍到底是從何而來呢?

“以後彆讓我再看到你,否則就不會像今天這樣!”妲邈邈冷聲喝來。

論玨緩緩抬頭,雙眼深縮,內心夾雜著惱羞、思疑、殺機!

前不久,他在鼓台還輕易戲弄這個女人,如今竟是傷在她槍下了!而形成這一切局麵的,不過就是她擁有了一條新槍!難道說冇了單鋒劍,冇了護身甲,他就完全奈何不了她嗎?

“這條槍你從哪兒得來的?”論玨冷冷開口來。

妲邈邈卻是一語:“你可以滾了。”

論玨咬牙切齒,捂著腹部,冷笑出聲:“你不用著急,我肯定會來教你怎麼和我滾的!”

話落,一個蔚藍光洞(人隙獸道)倏然現來!

而妲邈邈卻是氣得要爆炸!

她是真冇想到世上竟然有如此窮凶痞徒!

她雙眼中的怒火已然可以將人燒儘!

也就在論玨就要邁入光洞之時,一道天藍之光倏然一襲,魔齡猛掌轟來!

論玨防備不及,登時他就噗血倒入了光洞中。而光洞在他人倒入之後,便立刻消失不見了。

唯留一身天藍的妲野餘怒難消,算你逃得快!小雜碎!

“娘,你……”妲邈邈有些愕然,欲言又止。

妲野回身來到女兒身邊,深吸一下,語來:“敢來侮辱我的女兒,都將付出代價!”

妲邈邈將血圃藍櫻槍收入界環來,接聲:“娘,算了,這種人不值得你生氣!我們回屋吧!”

妲野卻是抱著女兒,又語來:“邈邈,娘不可能讓你去受任何侮辱!”

妲邈邈也抱住孃親,喃喃而接:“娘,我知道。”

妲野隨即也不再說什麼,抱著女兒閃身回了屋。

虛空之中,鶯妃曇嫦漠然而哼,這個論玨真是人界之恥!如此層子,若讓他未來成為了人界層帝,那既將是人界的悲哀,也將是其餘八界的災難!

唉,可惜我獸界目前卻是不能團結一致,不能一心一意鞏固自身。不然,何以輪到這種小子在此放肆呢?真希望,我獸界未來也能像那妖界一樣,出現一個精誠之紀啊!

唉,陛下呀陛下,如今獸界就是內憂外患,你真的不應該再那麼寵幸嘯魅娘了。不管怎麼說,疏姐,她都是我獸界的層後!你對她如此不管不顧,隻會讓更多的姐姐寒心!

麟姥,你若還在,該多好!

至少,你的勸誡,陛下他還是能聽進去一些的。

一時間,鶯妃曇嫦思緒萬千。

而一天齡租房內,一煌態羨央兒已坐回了榻上。

隻聽她以羨語仙音術和人/交流來:“那論玨已然是一個禍害!”

界環之中,一天齡聽而卻是仙音一笑:“羨大小姐,那你是不是想為民除害?”

一煌態羨央兒仙音一哼:“隻要他敢來招惹我,或是我的家人,那我絕對不會對他客氣!”

一天齡仙音一歎:“羨大小姐,兒她想為善天下,而現在,我,看你卻是想除惡天下了。”

一煌態羨央兒愣了愣,仙音一接:“你想多了,我這輩子隻會一心一意除你身上的惡!其他惡徒,自有劫生劫滅!”

一天齡聽而仙音一笑:“劫生劫滅嗎?羨大小姐,那從今以後,我,就喚你——劫媧娘娘,如何?”

一煌態羨央兒呆了呆,仙音一叱:“邪魔歪道!”

一天齡仙音哈哈不已。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