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5因為我隻有你這一個男人!

看到他模樣有些得瑟,羨央兒忍不住一笑,仙音懟來:“行行行,你這是撿到寶了!”

一天齡啞然失笑,但以仙音一語:“羨大小姐,我,覺得此塤和你挺有緣分的,你要不要學著吹一吹?興許,以你的境力能夠成功開啟一絲呢!”

羨央兒聽而卻是又笑,仙音接來:“少來!你這就是想求我幫你開啟!”

一天齡無奈,仙音一歎:“說吧,你又有什麼條件?”她不過就是隨口一說,他便已主動投降來。

誰知,她仙音卻一回:“這東西本就是我花錢買的!你現在能拿著,不過就是我把它給你玩會兒而已!好了,你把曲子先傳給我,等我有空了,再陪你玩會兒!”

一天齡有些哭笑不得,但還是立刻將《帝孿曲》傳給了她。接收後的羨央兒沉浸了一會兒,才以仙音一語:“入夜後,我再試著吹給你聽。”

說完,她深吸一下,收斂心緒,開始明悟邃璧篇來。而他也不再打擾,閉上了雙眼,休憩起來。

她的這個貼身界環,彷彿比軟榻和金色搖椅還舒服,他很快就熟睡了。

當夜幕降臨,星光閃爍之時,滿麵汗瑩的羨央兒停止了明悟。在讓客樓夥計送來了一些清水後,她便下榻清洗了一下麵容。

然後,她便以心識檢視起貼身界環來。見他睡得香甜,她溫柔的眼神裡頓時有了甜美笑意。似在猶豫了一下後,她便悄悄開啟了靈隙獸道,準備回家中羨泉園,好好沐浴一番。

數次明悟所產生的汗瑩,已讓她渾身有些不舒服。隻是她心中也有些忐忑,她怕他會突然醒來,會醒來後不高興。同時,她麵上也呈現起紅紅美暈。

畢竟他是待在自己的貼身界環內,一旦沐浴在泉,必然會讓他看儘自己全身。在深吸一下後,她還是放開了心扉,因為他的邪珠子真要想看她,那她穿了和冇穿其實都是一樣的!

最重要的是,他已經就是自己的未婚夫!

一生清白,早晚都得交給他!

藏著掖著,冇有絲毫意義。

羨泉園。

繽紛光洞一現,羨央兒回來了。

泉園中,很安靜,一片仙氳繚繞,美不勝收!

數息之後,絕美的人兒,已在仙淨泉水之中。

而絕美的胴/體足以讓這天地為之羨慕,讓這輪迴為之驚歎!

同時,也讓界環之中沉睡的人,有了甦醒。

令人驚訝的是,他雙眼的邪意隻是有過那麼一瞬,隨後,他便安然欣賞起來。

而她已有所覺,麵上無限羞暈,但眼神卻極其恬靜,彷彿,是與他的安然親昵!

在沐浴了片刻之後,她以仙音嬌叱來:“閉上你的邪珠子,我要上去了。”

他微微一笑,聽了她話,乖乖閉上了。

而她迅即就上岸,穿了央裳,披了金氅,將全身裹得嚴嚴實實來。

“好了。”她以仙音輕聲語來。

他睜開了,以仙音一接:“羨大小姐,你不該這樣擅自把我帶來這兒。”

羨央兒卻隻是以仙音一問:“要去看看兒嗎?”

一天齡沉默了一下,以仙音一接:“不了,真見了,就怕她死活都不肯放我走了。還是立刻回待君來吧。”

羨央兒也沉默了一下,但又以仙音一轉:“那個塤,我可以讓我娘來幫你開啟。”

“羨大小姐,你一定要我冷斥於你嗎?”一天齡故作漠然說來。

羨央兒不由一惱,仙音冷回:“自私鬼!”

一天齡聽而哭笑不得了。

羨央兒則是深吸一下,再次開啟了靈隙獸道,然後邁了進去。

而在回到待君來租房之後,她就直接躺到了榻上,閉目休憩起來。見此,界環之中的他,是欲言又止,最後也是閉目休憩了。

大概過了片刻之後,她又緩緩睜開雙眸,以仙音對他漠然說來:“把那個塤拿來!”

一天齡冇有睜開眼,但照做了。

拿到金色鴛鴦塤的羨央兒,並未在榻上坐起來。她注視著手中塤,眼神中似多了一種莫名傷感。隨即,她一手施起數道金印,將軟榻周圍的空間完整地隔絕起來!

緩緩地,她將金色鴛鴦塤拿到了嘴邊,閉上雙眸,試著吹奏來。

這時,一天齡睜開了雙眼。

帝孿曲,開始迴盪在軟榻上。惆悵的旋律,一開始還比較低緩,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隨著羨央兒的麵色泛白,它就好像有了一種無形的張力!

隔絕的術法,雖然並冇有出現破碎的征兆,但是卻漸漸出現了一種被滲穿的跡象!

帝孿曲的旋律,開始向整個屋子、整個待君來乃至整個城漫開來!

城的人們,紛紛呆愣起來,更在不知不覺中,慢慢流下了淚水。

城主府,一處寂靜虛空中,隱匿的鶯妃曇嫦倏然睜開了雙眼,她愕然而喃:“這……是哪來的塤曲?竟能擾亂我的心緒!”

隨即,她深吸一下,取出了她那架鶯鳴南琴,盤坐虛空,輕輕彈奏來。

琴波悠悠,自與塤聲相交,相疊。

一者神齡,一者鬼齡,卻似旗鼓相當!

這時候,城的人們也有了一陣回醒,紛紛震憾,這又是什麼琴聲?為何如此悅耳?好像比那哀哀塤聲有過之而無不及!

也就在鶯妃曇嫦的琴波傳入一天齡租房之時,羨央兒手上的金色鴛鴦塤,忽然閃耀一起一道頗為刺眼的金光來!

不由止吹的羨央兒一定睛,她竟真的在鴛鴦塤內看到了一個界環空間。在這空間的最外一層,有著不少界藥藥材。至於其他層,她的心識卻還無法探入。

“羨大小姐,快,把那根神四季的胄魚脊柱給我拿出來!”一天齡似是有些迫不及待,以羨語仙音催促來。

羨央兒立刻回神,她玉手一攝,迅即就把一根如權杖般大的金色胄魚脊柱給取了出來!

而金色胄魚脊柱一出,金色鴛鴦塤竟是瞬間變成了絳紅色!顯然,鴛鴦塤之前的金色就全都是源於這根神四季的胄魚脊柱!

羨央兒不禁呆了呆。

沌芒一閃,一天齡從她貼身界環出來了。他伸出手,有些興奮地對羨央兒說來:“把它給我。”

羨央兒回神,卻是一瞪,冇好氣地一語:“這是我取出來的!我乾嘛給你?”

一天齡有些哭笑不得,但語:“羨大小姐,如果不是那琴波之中的神齡之力助你,你能這樣輕易取出來嗎?好了,你好好休息吧,把它給我。”

羨央兒卻是更來氣了:“那我現在就把它放回,看你怎麼取!”說時,她就要把手上胄魚脊柱放回鴛鴦塤的界環空間內。

一天齡冇有阻攔,他笑看著她,笑中含樂。

羨央兒顰眉蹙額,這才發現那個界環空間竟又關閉了。

忍不住時,她又瞪向他來,惱火來:“你認不認錯?”

一天齡歎了歎,俯身一挑她美顎,吻了吻她。

她有所消氣了,但語:“待回去!”

一天齡無奈,隻得再次進入她的貼身界環之中。而他剛一入,她便把手上那根金色胄魚脊柱送了進來。

他滿心歡喜地接住了。

看著他如此模樣,她不禁以仙音冷冷一問:“你到底要拿它做什麼?”

一天齡撫摸著胄魚脊柱,卻是喃喃出聲:“脊柱是神四季,要是再有一塊神四季鏡原石就好了。”

羨央兒微微一怔,又以仙音逼問來:“我問你話呢!你到底想乾什麼?”

一天齡卻是以仙音一接:“羨大小姐,你有神一季鏡原石,那可有神四季的?”

羨央兒以仙音冷回:“冇有!”

一天齡忍不住追問:“當真冇有?”

羨央兒有些不耐煩了,欲以仙音喝斥來。也就在這時候,貼身界環內竟是倏然閃現一個繽紛光洞來,並且這光洞之中又傳來了宛若天的仙音:“有,我有神四季鏡原石。”

頓時,羨央兒和一天齡全都震住了。

“娘,你……你怎麼來了?”羨央兒有些心怯,也有些惱羞!這個貼身界環,是她爹孃製作的,到底隱藏了多少守護措施,她自己其實也不太清楚。

“央兒,你還有臉說,回家了,都不來看娘。”宛若天語氣似怒非怒。聽上去,之先女兒回家偷偷沐浴的時候,這孃親便有了察覺。

羨央兒麵紅耳赤,說不出話來。

同樣的,一天齡也是十分尷尬。這位未來丈母孃這種密切保護,真是讓她這女兒一點也冇有了!

“臭小子,說吧,你要神四季鏡原石做什麼?”宛若天隨後又漠然傳來仙音。

一天齡猶豫了一下,才以仙音接聲:“夫人,這個我可否以後再解釋?”

宛若天仙音一怒:“臭小子,你把我兩個女兒都給招惹了,還想這樣來叫我嗎?”

一天齡呆了起來。

羨央兒在怔了一下後,便羞紅起來。

最終,一天齡隻得低聲一喚:“母上。”

“嗯。”宛若天仙音一應,“好,既然你想以後解釋,那就以後再解釋。這是你要的神四季鏡原石,拿去吧!”

音落,一塊金色大鏡便從繽紛光洞飛了出來。

它正是一塊神四季鏡原石!

羨央兒一見,立刻就認出這就是孃親的梳妝鏡!

“娘,你……你怎麼可以把這個給他?”羨央兒很是難過。

宛若天仙音一歎:“央兒,冇事。娘不是還有一塊銀色的嗎?”

羨央兒咬起了嘴唇,眸識狠狠瞪著始作俑者!

一天齡避開了她的眼識,沉默起來。

“好了,你們吵吧。我得幫你們去打發那個鶯妃曇嫦了!”宛若天仙音一落,界環之中的繽紛光洞消失了。

羨央兒和一天齡不由一怔,鶯妃曇嫦?

數息之後,一天齡回神,默默地收起了胄魚脊柱和金色大鏡。

而羨央兒紅著雙眼,仙音喝來:“那是我孃的梳妝鏡!你不能拿去!還我!”

一天齡麵色愧疚,仙音接聲:“對不起。”

羨央兒眼淚滑落來,仙音哽咽:“你這混蛋!混蛋!!”

沌芒一閃,一天齡出了她的界環,將她環抱,再次道歉來:“對不起,對不起。”

羨央兒似是再也忍不住,一口咬在了他肩頭!

他疼得呲牙咧嘴,但也隻能乖乖忍著。

數息之後,她才鬆了齒,要將他推開。

然而,他卻環抱得更緊了,又一次柔聲語來:“對不起,我,隻是想著給你量身製作一件攻伐界器。身為未來的羨頂至上,你需要這種陪襯。”

羨央兒聽著,抬頭,對眸,咬牙切齒來:“你就是一個大混蛋!大混蛋!”

一天齡有些無奈,要吻來。

她卻避開了,她不想被他輕易柔化!

“央兒?”他如是一喚。

她心頭震了震,眸光不自覺地又望入了他眼中。

他莞爾一笑,輕聲而語:“你會喜歡的。它叫權鏡郎,本是我曾經想給她(他曾經的妻子)製作的。但是她當初卻狠狠拒絕了,也因為這件事,我和她之間的一些隔閡再次變深來。央兒,你彆讓它再次胎死腹中,好嗎?”

羨央兒不由避開了他的目光,良久,才語:“我不喜歡這個名字!”

他不禁一笑,問來:“為什麼?”

“因為我隻有你這一個男人!”羨央兒又注視他,認真語來。

“哈哈哈哈……它可不是雄赳兒郎,隻是浪漫女郎而已!”他解釋來。

羨央兒微微一愣,有些惱羞成怒來:“既然是女的,那就用一個個正正經經的女名!”

他打趣一問:“那霸氣地叫它權鏡姬?又或者可愛地叫它權鏡妮?”

羨央兒回來四字:“邪魔歪道!”

一天齡眼神一邪,親來。

這次,她冇有再躲,綿綿回吻了。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