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2呼波入水,女王好似有了莫名甦醒

邃潭。

如果將深夜看作是一個安靜的美人,那麼深夜下的邃潭就是一個安靜女王!

女王的美,自是無與倫比!

除此之外,她更是有著一片難以窺測的秘密!

而已來到潭邊的虞胭柔,又一次藉著星光凝視起潭麵隱約可見的倒影來。

她含痛而笑。

漸漸,宣泄!

然而,一個瞬間之後,她卻猛然轉身,瞪向身後的黑暗,喝聲:“滾出來!”

話出,一個人影緩緩走了出來。

他,正是馗源!

他是從最可觴尾隨而來的。

之前租房的血腥戰事,自然是驚動了一晚都難以入眠的他。

他在榻上翻來覆去地思索,思索到底是誰在害他!最終,他懷疑到了虞胭柔身上。因為他在這獸界可以說並無其他熟人,所以這害他的人應該就是和他一樣來自靈界!而當下,和他一道來這城的鬼齡境,實際就隻剩下他和這虞胭柔了。

隻是他真的想不通自己的斃喉鎖又是怎麼回事!

他還是無法相信虞胭柔能做到這個!

“馗源!你鬼鬼祟祟地跟著我做什麼?”虞胭柔目光一縮,冷聲又喝。

馗源深吸一下,死盯虞胭柔,隻問:“赦雲是不是你殺的?”

在見到這馗源之後,虞胭柔心裡就已有準備了。她故作一愣後,冷聲一接:“你說什麼?”

馗源眉頭一皺,內心思疑不定。他實在無法從虞胭柔的神色中看出端倪來。

而為了徹底弄清,他也徹底豁出去了,他隻有直接檢視她的腦識!

“哼,將你腦識一探便知!”馗源話起,招出,儘是不留餘地!

戒備在心的虞胭柔自是怒喝:“找死!”聲落,儘是不顧身心疲憊的狠絕爪式!

眨眼之間,往來境勁,已激起片片凶芒險光!

而深夜的美人猶如受了驚嚇,立刻迴盪起陣陣呼波。

呼波入水,女王好似有了莫名甦醒。

她的麵上漣漪不斷,偶爾,也有湃花朵朵。

她的眼眸猶似在某個未知角落,她靜靜地注視著岸邊這兩個敢在她麵前打凶架的小孩。

其中一個,全然不懂憐香惜玉。

另外一個,全然不知適可而止。

而在最後,這曾經流落淚水在她懷裡的,終是藉著她之所贈,將本屬於魔的獄來腥指,倏然襲向了不及防備的!

霎時,一個讓人觸目驚心的腹部窟窿血淋淋地呈現來。

“你……你怎麼會那魔界女人的術法?”捂著腹部的馗源,難以置信地痛喝來。

然而,虞胭柔卻是冷冷一笑,乘勝攻擊來!

招出,正是斃喉鎖!

馗源登時瞪大了雙眼,徹底驚駭!

而當他回神準備逃離之時,卻是太晚,太晚了!

哢嚓!

他的脖子碎在了他自己的斃喉鎖上。

他的命,讓人瞬間收割了。

他,死不瞑目!

而獲勝的虞胭柔這時才長長舒了口氣。

將黁嬋的獄來腥指複製來,其實隻是她腦海靈光倏然一閃!她知道自己此時和馗源實力不相上下,她隻能出奇製勝!她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複製,她隻是把它當作了一種嘗試,一種生死嘗試!

慶幸的是,她成功了。

看著馗源的屍身,她冷冷而笑:“哼,不知死活的東西!”話後,她便準備毀屍滅跡了。

然而,就在這時,她卻發現這馗源臉上的暗斑卻是湧出很多暗色粉流來。

這些粉流,頃刻之間就蝕向了馗源全身。

冇一會兒,馗源的屍身就變成了一堆暗跡。

“原來你這暗斑裡藏的竟是這種毀屍滅跡之物,嗬嗬嗬……倒是省卻了我來動手。”虞胭柔又是一陣冷笑,冷笑過後,她緩緩轉身,看向邃潭的潭麵,目光漸漸複雜起來。

在注視了片刻後,她忽然就把閨婷的屍身從界環之中取了出來,喃喃而語:“婷婷,不知為什麼,師尊忽然覺得這個邃潭……或許能將你很好地儲存下來。若將來師尊能夠去掌握一種死而複生之法,便再來想辦法將你撈出,讓你複活過來!”

說完,虞胭柔便輕輕地將閨婷的屍身放入了邃潭之中。在她的手一收回之時,閨婷的屍身就迅速下沉,轉瞬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虞胭柔呆呆地駐足著,內心已然空落落的。

腦海裡,儘是她與閨婷點點滴滴。閨婷從始至終都是敬她如母,而她卻在最後……親手了結了這個徒兒的性命!

她的心,怎會不滴血?

在深吸一下後,她目光有了無儘殺意,她咬牙而語:“論玨!你給我等著!”

隨後,她便閃身離開了邃潭邊,因為她今夜還有一件事得做,那就是要斬草除根,殺掉馗海!

而做完這個後,她就不會再待在這獸/獸城內了。再待下去,她肯定會被巫馬莉莉給盯上!因為所有人都死了,隻剩下她,如此,她太明顯了!

至於回不回靈界,她也有了深深憂慮。畢竟死了這麼多人,靈界肯定會有很多人會來找她過問,甚至,還可能會被人窺探腦識!

那麼,究竟該怎麼做纔好呢?

在回最可觴的路上,她已然在不斷思索著。

最後,她還是決定先回家族,選擇見招拆招!

很快,她人便悄然回到了最可觴內,同時更是以流氤態悄無聲息地來到了馗海屋內。

可憐榻上的馗海竟是渾然不覺。

一道獄來腥光過後,馗海額頭留下了一個大窟窿!

他當場命絕!

緊接著,虞胭柔便將人毀屍滅跡了。

再接著,她就開啟了靈隙獸道,回靈界家族去了。

而在她悄然回到最可觴之時,其實有一人是覺察了的,她就是魔齡境的妲野。

妲野之所以會覺察到,那是因為之前租房的血腥戰事也驚動了她和女兒,而且,她之後更是發現了馗源在暗中跟隨虞胭柔離開最可觴。

當她看見虞胭柔竟是一個人回來之時,她便覺得那馗源可能已經出事了,不然,他不會不跟回來。

她內心忍不住一歎——這個姓虞的女人真是毒辣至極!

“娘,你又在想什麼?”和孃親一起站立窗邊的妲邈邈出聲問來。

妲野搖搖頭,接聲:“邈邈,以後你見到這個姓虞的女人一定躲遠點。”

妲邈邈聽而卻是痛心又憤慨地說來:“娘,這個女人她……她怎麼對閨小姐下得去手啊?”

妲野輕聲語來:“邈邈,這人心的抉擇,有時候就是這麼殘酷。你不要多想了。明天,我們就搬出這最可觴,去那待君來租房吧。”

妲邈邈應了一聲好,語來:“娘,你彆多站了,我扶你先去休息吧。”

“嗯。”

——————

在虞胭柔前往邃潭靜心之時,論玨和黁嬋便回到了城主府。兩人在一個寂靜偏院交談起來。

“嬋小姐,在最後,你為何不和我一起撤離?你是不是又瞞著我和那虞胭柔交易了什麼?”論玨緊盯而問。

黁嬋冷冷一哼,隻語:“論玨,你要搞清楚,我答應的隻是幫你對付,可冇說這事情失敗後,我還得聽你的!”

論玨眉頭一皺,盯而未語。

黁嬋這時轉身一邁,語:“我的行動在三天後,子時。”

論玨看著她離開,依舊未語。

直至她消失,他才冷冷而哼:“黁嬋,不管你在之先玩什麼花樣,你都休想讓我給你儘力!”

話完,人身化白光,回了自己住處。

也就在兩人都離開後,院上虛空緩緩呈現一個輕盈美影來。

美影落地,隨即完全呈現真人來。

人,一身鳴鳴悅鶯之裝,她正是那鶯妃曇嫦!

她就是得凰疏兮之命,前來獸/獸城探查廟朝之事的。在來這城主府之前,她已經去過了飾虹園。隻可惜,在那裡,她並有什麼收穫。而剛一到這城主府,她便發現了這論玨和黁嬋。為了不驚擾兩人,她才隱匿虛空。

她的境為乃是神齡境一季,算是龍寰十妃中綜合實力最低的一個。

此時隻見她若有所思,嘴中吐著常人難識的異音:“一個人界層子,一個魔界層女,竟在秘密合作。嗯……三天後的子時,他倆是要乾什麼去呢?嗯……先不管這個了,還是去看看玄忍挑選的這個新城主吧!”

話落,鶯妃曇嫦人就消失了。

而她再一出現之時,已然到了巫馬莉莉的寑屋外。

屋內的巫馬莉莉此時之所以無法察覺曇嫦,那主要是因為曇嫦她乃是堂堂獸界層妃,她身上就自然擁有著一種在正常情況下要高於城主加持的妃位加持!而不論是城主加持還是妃位加持,在一般情況下,全都是源於該界層帝的旨封之力!

而龍寰的十妃,全都是龍寰以帝旨正式冊封的。

靜靜地,鶯妃曇嫦以自己心識觀看著屋內的巫馬莉莉。

“嗯……蘊含白駒血脈,卻隱隱也有妖界矔疏一族的氣息,還有她這手上的戒指,竟還是神級界器!嗯……一個在獸/獸城土生土長的鬼齡境四季,到底是如何獲得這枚神級戒指的呢?”鶯妃曇嫦納悶起來。

在沉思了好一會兒後,她才緩緩轉身,消失了。

又再出現之時,她人已到了邃潭邊。

靜靜注視潭麵的她,又一次喃喃起常人難識的異音來:“邃潭啊邃潭,你好像又變得更加深邃了。可你到底是什麼呢?曾經,我在你這兒流落淚水,你卻給了我一份恩賜,助我獲得了這架——鶯鳴南琴,最終更讓我成為了一代獸界層妃!”

話落,一架琴身宛若一片鶯羽的奇琴隨即懸浮在鶯妃曇嫦麵前來。

鶯羽,巨大,又寬又長,好似一片輕輕小舟!

舟上七絲,絲絲若隱若現。

玉手輕彈,有樂,卻無音,隻是常人之耳不可聞也!

鶯妃曇嫦浮空盤坐,閉目而奏,神態略有惆悵。

而邃潭潭麵卻始終寂靜無波,好似女王此時已然休憩了。

不知過了多久,鶯妃曇嫦才雙腳落地,緩緩收了她的這架鶯鳴南琴。

“希望未來有一天,我能真正弄清你是什麼。當然,與你之間的秘密,我會一直保守下去。我知道,冥冥之中,你就是想要我保守下去的。”鶯妃曇嫦說到最後,莞爾一笑。

一笑過後,她化入了虛空。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