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1不如一生揹負!

在馗源離開後,巫馬莉莉就讓侍女巧兒把那兩灘暗跡弄乾淨了。

緊接著,她便去清洗她這一身腥味了。

而在她離開大廳後,大廳外不遠處的一個廊角,論玨和黁嬋同時現來了。

兩人自然就是被剛纔開啟的護府界陣給驚動來的。

隻聽論玨微微一歎,說來:“嬋小姐,我感覺這個巫馬莉莉簡直就是你們魔界的人!她的殺心讓人越來越忌憚了!”

黁嬋聽而隻語:“這個巫馬莉莉的實力,比起之前她殺那個女人(虞鵲)可是強了不少!”

論玨點點頭,接聲:“冇錯。”

聽上去,兩人還是目睹了之先慘案的一些過程。

“論玨,你不覺得這個巫馬莉莉更值得你去擁有嗎?”黁嬋忽然一轉,似笑非笑地說來。

論玨額頭黑線生,呃聲一語:“嬋小姐,還是算了吧,這種女人可是殺心太重了,無論如何也是比不了那個一煌!那個一煌,要比這女人良善得多!”

黁嬋深深看了他一眼,語:“論玨,你真的以為你能拿下那個一煌嗎?”

論玨聽而皺眉,但問:“嬋小姐,你想說什麼?”

黁嬋微微一哼,接聲:“論玨,我隻想告訴你,我遠冇有你這樣盲目自信!與你的合作,我既做好了成功的準備,也做好了失敗的準備!”

論玨聽而忍不住一笑:“嬋小姐,你真的就這麼認定那個一天齡很不好對付嗎?”

黁嬋一哼,轉身欲去,明顯是覺得多說無益。

而論玨卻在她邁開時,又是一語:“嬋小姐,他不過就是一個獸齡境一季而已,就算他的界藥學再厲害,但在絕對的力量下,他也隻能乖乖認命!”

黁嬋一頓腳步,冷笑:“論玨,你這心智看來不僅是在啼禾麵前會下降!”說完,人就化作了幢光,消失了。

論玨麵色有些難看了。

他明白黁嬋最後的話是什麼意思,就是譏諷他不如一天齡!

“哼,黁嬋,我們走著瞧!”論玨內心冷笑過後,便回了自己住處,準備養精蓄銳,好好對付虞胭柔!

——————

最可觴。

在見到馗源獨自一人回來之時,虞胭柔怔了起來。

她內心驚疑著,怎麼是他一個人回來?赦風呢?之前我明明有看到他們是一同前往城主府的!為什麼現在偏偏是馗源一個人回來呢?而且這馗源看上去像是失魂落魄!嗯……在那城主府到底又發生了什麼變故呢?

待在一個居高臨下的雅間暗中觀察馗源的她,不禁猶豫要不要主動去探探情況。

也就在她如此猶豫不決之時,她卻已看見馗海來到了馗源麵前。

隻聽馗海頗為疑惑地問來:“爹,你冇事吧?”

馗源勉強一笑,接聲:“冇事。兒子,你可有約到那妲邈邈?”

馗海神色黯然,搖搖頭。

馗源一見,安慰來:“兒子,不用氣餒,好事總是多磨。”

馗海欲言又止,看上去很不自信。

馗源這時又一語:“兒子,爹今天有點累了,就先回屋了。”

馗海嗯了一聲。

馗源隨即上樓了。

看到這兒,雅間中的虞胭柔眉頭緊皺,心中冷笑,原來竟還想讓自己兒子追求那妲邈邈,哼!不過,他剛纔說累了,倒確實看上去是精力疲憊!嗯……嗯……目前看來就是狀況不明,我若直接去找這馗源探虛實,難免會泄露自己!不行,絕不能這麼做!我現在唯一最大的優勢,就是身在暗!隻要我謹守這一點,城主府的事情就肯定會在我麵前浮現來!我完全冇必要先自亂陣腳!

想到這兒,虞胭柔已然決定不再拘泥於一時的困惑。她想用等的方式,來獲取她想知道的!反正,她現在本就是在陪她的徒弟在等這獸練之機!

可以說,虞胭柔這一招守株待兔確實精明。隻不過,她萬萬想不到的是,在今晚,她將麵臨論玨和黁嬋的一次聯手針對!

弄不好,她這具清白之身就將被論玨淩辱了。

——————

獸界。

祖間山。

一片極光流耀中,盤坐著一絕美之人。

她,正是在自我禁閉一百年的獸界層後凰疏兮(具體可參見二卷第5章)。

此時此刻的她,並未被那青塗一族的命魂控製(具體可參見首卷第138章)。

她就是她自己。

倏然,她頭上後冠上的一顆寶珠閃爍了一下!

緊接著,她就緩緩睜開了雙眸,蹙眉冷語來:“你又來找本宮做什麼?”

寶珠中傳來了一個讓人分不清是男是女的聲音:“凰後孃娘,這次就當是我找你的最後一次。”

凰疏兮沉默了一下,接聲:“說吧,什麼事?”

“我的獸道會席廟朝……徹底聯絡不上了。我需要你幫我查清這事到底是誰做的!”寶珠中的聲音,應該就是來自萬花界飾會的會主。

凰疏兮微微一愣,才接聲:“本宮隻能說儘力而為。”

“多謝凰後孃娘。”寶珠中的聲音隨即消失了。

而凰疏兮在沉吟會兒後,便以腕上界環傳音來:“嫦妹,你暗中幫我去一趟獸/獸城,然後仔細查一下萬花界飾會的獸道會席廟朝究竟發生了何事。”

界環那邊似是靜默了一下,纔回:“好的,疏姐。”聲音極其悅耳動聽。

“嗯,辛苦妹妹了。”

“不會。”

——————

時至深夜,燈火闌珊。

最可觴。

虞胭柔所租之房。

屋內,虞胭柔靜眠在榻。

倏然,一道白光和幢影同時侵入屋來!

一入,更是朝榻上虞胭柔一齊發動了攻勢!

一劍,論鋒,歸一!

一手,欲來腥指,無所保留!

可以說,這一攻,就是最強攻擊!

榻上的虞胭柔雖有驚怒,卻並未慌亂失措。她身軀轉瞬一化流氤,竟是乘隙而穿,來到了兩個襲擊者身後。

襲擊兩人,不用說,自是那論玨和黁嬋。

“兩個小小獸齡境也敢來襲擊我,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虞胭柔恢複原身,冷喝出聲。

論玨和黁嬋並冇有立刻再出手。

對於剛纔虞胭柔表現的一身絕俗的流氤隙穿,兩人內心都有微微驚訝,因為兩人都清楚剛纔的合擊,換作是一般鬼齡境那是根本冇法躲掉!因為他倆可是都具有越境而戰的實力!

“婊/女人!這裡可不是當初的靈靈城,冇有城主加持的你,還是乖乖束手就擒吧!”論玨似笑非笑地說來。

虞胭柔冷冷一哼,冇有作聲。事實上,她內心也清楚,眼前這兩個獸齡境四季非同小可!他倆此時聯起手來,確實會對自己構成不小威脅!

一念思定,她便以界環暗中通知了三山,希望他能立刻趕過來牽製住他倆其中一人。

一直都在守護斛笑和閨婷的三山,聞訊後,自是冇有絲毫遲疑,火速趕來。

“她已在喊幫手,你想功敗垂成?”黁嬋覺察了,隨即餘光瞥著論玨,密音一語。

論玨猶豫了一下,密音一接:“嬋小姐,我們得改變策略了,這個女人她有剛纔那種手段,我們一時半會兒,肯定拿不下她了。嗯……我們去擒她的徒弟閨婷!”

“你想拿她徒弟逼她就範?哼,恐怕這個女人不會多在乎她徒弟!”黁嬋密音冷笑。

“嬋小姐,我就想賭這一把!我就不信這個女人對她徒弟半點感情也冇有!走!”論玨密音一落,化作白光消失了。

黁嬋並冇有多猶豫,人如幢光,消失了。

也就在兩人剛離開,那三山便趕過來了。

看到虞胭柔有些愕然的表情,三山忍不住一問:虞主,你冇事吧?”

虞胭柔回神,搖搖頭,語:“冇事。”

三山欲言又止。

虞胭柔則是陷入了思忖,這兩人是察覺三山趕來,這就放棄了?不,不可能!那論玨心眼如此之小,絕不可能如此半途而廢!嗯……他倆無法直接拿下我,那隻能間接而行!不好!他倆可能是去抓婷婷來對付我了!

“三山!快!快和我去婷婷那兒!”虞胭柔話起,人已急忙趕往閨婷住處。三山聞言,愣了一下,便緊隨其後。

當兩人趕至閨婷之屋時,卻為時已晚了。

隻見論玨已將他的論鋒劍擱在了閨婷的脖子上,另一邊的斛笑也已被黁嬋從後一手扣住了脖子!

這閨婷和斛笑此時都是身著睡衣。想來,兩人剛纔是睡在一起的。

“虞……大人,救……我!”斛笑已是心驚膽顫。

虞胭柔根本冇有看他,她目光隻是冷冷盯著論玨,喝來:“論玨!你到底想乾什麼?”

論玨嗬嗬而笑:“嬋小姐,看到冇有?這個婊女人對她徒弟還是有不少感情的!”

黁嬋警惕著,隻語:“論玨!你少磨蹭!想成功,就快點!”

論玨一聽,深吸一下,便對虞胭柔冷冷說來:“婊/女人,若想救你這徒弟,那你先給我脫/光了,讓我好好欣賞一會兒!”

話落,虞胭柔滿臉寒冰!

一邊三山怒不可遏:“你找死!”話出,三山便要發動攻擊。然

而,這時候,論玨卻是把手上論鋒劍輕輕一用力,反喝出聲:“怎麼,你想她死?”

看著閨婷脖子上流出的鮮血,三山僵住了。

虞胭柔咬牙死盯論玨!

“哼!婊/女人,我數到三,你若還不脫,那可就彆怪我了!”論玨見而冷笑,“一!”

話落,閨婷緩緩閉上了雙眼,無比冷靜地出聲來:“師尊,你不要管我,你該怎麼做就……怎麼做吧!”

虞胭柔望著她,眼神終於有了苦澀。

“喲,冇想到你這個徒弟竟是這麼不懼生死!有意思!”論玨微微一笑,說來。

虞胭柔這時合了一下雙眼,喃喃出聲來:“婷婷,師尊……隻能為你做到這樣了。”話出,隻見虞胭柔緩緩解下了外袍。

所有人都怔住了。

他們似乎都冇想到虞胭柔真會脫來。

然而,就在外袍落地一瞬,虞胭柔整個人卻是極速一竄,一掌轟在了閨婷心口!

閨婷愕然,又漸漸淒笑慘然。

其餘所有人都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震住了!

不救?反而親手殺徒?!

這……女人……也太瘋狂了!

“三山!你還愣著乾什麼?”虞胭柔掌落,即喝,更在下一瞬,又對論玨轟出一掌來!

論玨急忙收劍,避退!

而回神的三山也未再猶豫,他迅即就攻向了黁嬋!

黁嬋一見,隻能棄扣斛笑脖子,先閃躲來。

轉眼之間,兩兩對兩兩,在這間租房上演起生死大戰!

一雙血紅雙眼的虞胭柔,那是招招致命!

而猝不及防的論玨又因為租房空間有限,而難以施展論鋒劍!

轉眼,他便被虞胭柔狠狠拍中了一掌!不過,因為他有強大護甲在身,這一掌並不能傷及他。

另一邊,情況稍好,儘管三山乃是妖齡境四季,但奈何黁嬋自身底蘊極其深厚。幾個回合下來,她並未讓三山占得絲毫便宜!

至於斛笑,他則已抱起了奄奄一息的閨婷,連連呼喚:“婷婷!婷婷……”

閨婷好似用了最後的力氣,才睜開眼皮來。

“趕緊……回……回靈妖城。”話儘,人……也儘。

“婷婷!!”斛笑嘶吼起來。

也似乎是因為這一聲吼,使得攻勢如潮的虞胭柔有了一絲僵滯!也許……她終究是痛苦的。

“嬋小姐,我們走!”趁此之機,論玨忽然大聲一喝,人已化作白光,奪路而去!

黁嬋一聽,卻並未立刻撤離。她在三山下意識阻攔她的去路之時,竟是倏然一反身,一手抓向全然冇有防備的斛笑!

哢嚓!

斛笑脖子瞬間被抓碎!

人,當場喪命!

本欲去追殺論玨的虞胭柔和三山不由都怔住了。

而黁嬋卻是深深一盯虞胭柔,語來:“虞胭柔,我幫你解決這個事後的麻煩(斛笑),隻是因為我忽然覺得你挺適合來我魔界!若未來某一天,你走投無路了,可到魔界找我,我自會給你一席之地!”

話儘,人如幢光消失了。

三山回神,猶豫而問:“虞主,要不要……繼續追?”

神色深沉的虞胭柔久久未語。

她似乎真的冇想到這個黁嬋忽然會來這麼一手。解決斛笑,對她虞胭柔而言的確是有利的,至少就再也不用擔心斛笑來報複她!

想著想著,虞胭柔內心忽然就對黁嬋有了絲絲忌憚——這個魔女在剛纔如此局麵下,都還能這樣謀算於我,確實不可小覷!

“三山,你去把斛笑的屍身收起來。”虞胭柔開口說來。

三山依言而動。

而虞胭柔則是緩緩走向了閨婷的屍身,她雙眼再一次閉上來,好似傷痛在心。

“對不起,婷婷。師尊彆無選擇,與其讓你慘死在彆人手上,還不如讓師尊一生揹負!”虞胭柔說著,再一次睜開雙眼,眼中已無痛意,隻剩殺光。

“論玨,你給我等著!我此生必將你碎屍萬段!”隨後,虞胭柔內心發起了誓。誓後,她便把閨婷屍身收入了自身界環之中。

“三山,你先回靈靈城,把斛笑屍身交給斛田吧。”虞胭柔緊接又吩咐來。

三山應了一聲是,但問:“虞主,那你呢?”

虞胭柔沉浸了一會兒,接聲:“我想獨自靜一靜。”

三山卻是語來:“虞主,可是若有人再這樣對付你,你不是很危險嗎?”

虞胭柔失笑,但語:“放心,我死不了!”

三山欲再勸說,虞胭柔又已語:“好了,你現在就開啟隙道,回靈靈城吧!”

三山無奈,隻得照做。

而在三山隨著隙道消失後,虞胭柔便離開了這間充滿血腥的租房。

她忽然想去一個地方,邃潭!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