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0又一根導火索。

待君來。

一天齡租房之中。

在黁嬋和論玨商討對付他們之時,他們正在屋內彼此“對付”著。

隻聽羨央兒板著臉,冷問:“你和巫馬莉莉到底有什麼關係?”這個問題,她曾經就問過他,隻不過當時用的是“交情”兩字,現在卻是“關係”兩字,其中差彆還是相當巨大的。(可參見二卷第35章。)

一天齡看著她,眼神中有了邪意。他如是一語:“我,睡過她。”

分明胡說八道!

他卻眼都不眨!

羨央兒咬牙切齒,雙眸噴火來。

他緩緩走近她來,倏然一伸手,就摟住了她的柔腰!

她渾身微顫,一雙美眸中的怒火猶如被人釜底抽薪了。她想撇開頭冷給他看的,但是不知為何,她就是脫離不了他的邪珠子!

“唉!羨大小姐,這樣下去,我,也隻能像趕走兒一樣,也趕你離開了。”他眼中的邪意,來的快去的也快,彷彿就是一種潮起潮落。

她卻是雙手輕輕圈住了他的軀身,又輕輕偎在了他懷裡。這是一種她從未有過的幸福感!

她不想說話,不想浪費這種時光!

他無奈又歎,但也任她這樣摟抱著了。

彼此無聲無言,但卻有彼此心跳咚咚,它宛若一曲人世間最悅耳的愛之和鳴!

不知過了多久,她才緩緩分開來,注視著他,語來四字:“謊話連篇。”

他失笑,親吻來。

她回吻,甜甜。

數息之後,他主動一退,語來:“好了,你去榻上療複吧,把搖椅給我。”

話落,金色搖椅現來。而她也走向軟榻,療複起和巫馬莉莉打鬥時所受的一點手傷來。

而他則在搖椅上悠然躺下來。

時間悄然流逝,約莫片刻後,她療複完畢,開口問來:“他的屍身,你打算怎麼處理?”

一天齡隻是一語:“我,已將他的屍身放在了我的空界環之中儲存,接下來,隻須等待第十三天到來。”

羨央兒聽而陷入了沉浸。

一天齡則又是一語:“羨大小姐,這事你不要多想了,還是專心練你的待經九璧吧,之前若不是你有央裳在身,你恐怕就受傷不輕了。”

羨央兒緩緩閉上了雙眸,繼續明悟邃璧篇來。

而一天齡則是休憩起來。

——————

最可觴。

虞胭柔所租之房。

閨婷和斛笑正從屋內出來。兩人已把赦雲失蹤的事情和虞胭柔說了。

而身為凶手的虞胭柔,自然是叮囑他倆不再多管閒事。並且在兩人出去後,她就把三山叫了進去,又一次吩咐他把兩人看好。

三山自然領命。

在三山出去後,虞胭柔便在屋中來回踱起步來。

時至此時,她也已聽到了飾虹園界陣和那獸道會席全都消失的訊息。

她內心不禁思疑不斷,這到底會是怎麼回事呢?是這萬花界飾會已經打算放棄桃花飾司,所以才讓獸道會席撤了界陣,回了人界嗎?還是說,這整件事情,就是那巫馬莉莉脫不開關係?

會是這樣嗎?如果真是這樣,那看來這巫馬莉莉已經是打算和萬花界飾會徹底攤牌了!

唉,原本還想藉助萬花界飾會來對付這巫馬莉莉,如今看來已經不行了。既然如此,我隻能立刻藉助靈神城赦家的力量來動作了!她巫馬莉莉想和萬花界飾會攤牌,必然會難以顧及我這一手!

嗯,即刻去見那赦風,想辦法將他引向城主府!

一念思定,虞胭柔就出了自己屋,準備去外麵找赦風。赦風離開最可觴去找弟弟,她虞胭柔是一清二楚的,因為她始終都在暗中密切關注赦風的動向。

也就在這時,在外麵到處都找不到弟弟的赦風,卻是憂心忡忡地回到了最可觴。

虞胭柔發現後,便故作隨意從他麵前地經過來。

而赦風似是猶豫了一下,即出聲問來:“虞城使,你有冇有看見我弟弟?”

虞胭柔等的就是這句話!

她知道這個赦風肯定會見她就問,因為他太著急了,就像是一隻無頭蒼蠅!

“赦城使,回答你這個問題之前,你是不是該給我一個保證?”虞胭柔故作漠然地接聲來。

赦風眉頭一皺,盯而未語。

“斛田回去之前,我答應過他,會儘量保證斛笑的安全。赦城使,同是靈界之人,我希望你對斛笑和我徒兒婷婷不要太過分了!否則,彆怪我也翻臉!”虞胭柔義正言辭地說來。

赦風聽而冷冷一接:“你說完了嗎?”

虞胭柔這時微微一哼,語來:“很抱歉,你弟弟,我可冇看見!”

赦風麵色冷硬,不再搭理,準備先回自己屋。

也就在赦風邁開之時,虞胭柔又故作陰陽怪氣地一語:“赦城使,想找人,你不覺得你應該從自己找起嗎?”

赦風聞聲一轉,盯來,冷聲:“你什麼意思?”

虞胭柔笑了笑:“赦城使,你剛和巫馬莉莉結下梁子,這麼快就忘了嗎?”

赦風眉頭一皺,浸而未語。事實上,他是有想過弟弟消失是不是和巫馬莉莉有關係。隻是他此時傷勢並未好全,若再去找城主府巫馬莉莉,他恐難全身而退!此刻,聽到虞胭柔這麼說來,他不禁自問,難道真是這個巫馬莉莉乾的?

虞胭柔一見,見好就收,轉身離開。

然而,就在她轉離之際,赦風卻是對她說來:“虞城使,你幫我個忙,和我一同去找一下巫馬莉莉。”

虞胭柔停步,微微一愣,又微微一回頭,語來:“赦城使,憑什麼讓我幫你?”

赦風接聲:“你幫我,我就不再對斛笑和你徒弟下手。”

虞胭柔聞言卻是一笑,轉身語來:“赦風,你彆以為你是赦家的人,我就不敢對你怎麼樣!真要惹火了我,我就把事情鬨到紅籠陛下那兒!看看最後誰討得了便宜!”

赦風咬牙切齒來,瞪而未語。

虞胭柔這時深吸一下,又語:“赦風,今天我就不妨告訴你,忙,我肯定不會幫你,因為我可不想來惹上巫馬莉莉這個狠女人!我隻能建議你去找馗源,畢竟此人看上去對你還是有幾分客套的。想來,你真開口求助他,他也不好不給你麵子。言儘於此,你愛聽不聽!”

這個女人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盤!再次拖馗源下水,欲將其坑死!

看著虞胭柔離開,赦風臉色陰晴不定。

不過,冇過多久,他還是去找馗源幫忙了。而馗源也確實如虞胭柔所說,他給了赦風麵子,同意與其前往城主府。

當然,這馗源自己內心也是有一番權衡的。他相信之前自己和兒子的拜訪,多多少少能夠讓巫馬莉莉也給他一些麵子。如果巫馬莉莉真的抓了赦雲,大不了,他再試著做個和事佬,幫雙方化解。如此一來,既讓赦風欠了人情,也讓巫馬莉莉有了台階可下。

很快,這赦風和馗源便一起來到了城主府。

在守衛通稟之後,兩人又很快來到了大廳。大廳內,巫馬莉莉負手而立,冷眼直視赦風!

而在她內心其實非常惱火,她知道自己肯定又是被那個躲藏在暗處的人,給針對了!

這赦風肯定是來找她要赦雲的!

那麼赦雲的屍身,自己要拿出來嗎?若拿出來,必然有口難辯。可若不拿出來,先不說這赦風會不會相信他弟弟不在自己手上,就是那暗處針對自己的人,肯定還會繼續製造自己和赦風的衝突!

如此冇完冇了,必然會讓自己更加難以處理萬花界飾會的事情!萬花界飾會,可是姝主交代的重要任務,自己必須全力以赴!

想到這兒,巫馬莉莉有了決斷,她打算把赦雲屍身拿出來。她是想著,一旦這赦風想要報仇,那她就立刻動用她的城主加持,把這赦風直接從獸/獸城瞬間驅逐出去,讓赦風無法再入城!

就在馗源要替赦風說明來意之時,巫馬莉莉已對身邊的侍女巧兒說來:“去,把他弟弟抬出來。”

侍女巧兒領命而去。

赦風和馗源自然皆是一怔。轉瞬之後,赦風有了怒火!聽他喝來:“冇想到竟真是你!巫馬莉莉!與你有過節的是我,完全和我弟弟無關!我弟弟今日若是有個三長兩短,那你等著受死吧!”

巫馬莉莉麵無表情,隻是瞥向還有些發呆的馗源,漠然語來:“馗源,你跟著他來,可是給他來做幫手?”

馗源這時候賠笑來:“不不不,巫馬城主,我隻是來說一句以和為貴的,有什麼矛盾,都可以商量著來嘛!”

巫馬莉莉卻是一接:“恐怕已經晚了。昨夜,不知是誰,竟把他弟弟的——屍身丟在了本主的府內。”

話落,赦風渾身一震,腦海陷入了空白,屍身?

馗源也是徹底震住,緊鎖眉頭來!

“你說什麼?!”赦風悲憤交加,勃然大怒。

巫馬莉莉視若無睹,冷聲依舊:“來了,你自己好好看看吧!”

話落,侍女巧兒帶著兩個府仆將赦雲屍身抬進廳來,放在了地上。

緩緩轉身的赦風,登時如遭雷擊!

不!

不!!

弟弟!!!

赦風朝赦雲屍身撲了過去,但雙手哆嗦在半空,想碰卻又不敢碰!更不該相信眼前冰冷竟是真的!

看著眼前一幕,旁邊的馗源本來還想暗歎一聲,但是當他的目光在無意間瞥及赦雲的脖子時,他也呆滯了起來,這……這不是我的斃喉鎖嗎?怎麼……會……怎麼回事?

視線還停留在赦風身上的巫馬莉莉這時也察覺了馗源神態的異常,她皺起眉頭,心頭一疑,嗯?這馗源的表情有點不對!人家死了弟弟,和他實際冇半點關係,他怎麼會有這種驚震表情?難道……這赦雲的死和他有關係?嗬嗬嗬……這真是有意思!

也就在巫馬莉莉心笑之時,那撲在赦雲屍身邊的赦風已緩緩而起,緩緩而轉,麵向馗源來,雙目猶如兩座即將爆發的火山,他冷冷而喝:“馗源!是你殺了我弟弟?”

馗源的斃喉鎖,赦風自然是識得的。因為馗源曾經和他有過切磋,切磋中,馗源就用過這種斃喉鎖!

被喝聲震迴心神的馗源登時急了:“不,不!赦城使,你弟弟絕不是我殺的!絕不是!這裡麵肯定有誤會!”

“馗源!我現在隻問你,我弟弟脖子上這道完全就是出自你手的斃喉鎖,你要怎麼解釋?”赦風渾身散發著騰騰不休的境勁!

馗源目光不自覺地又看向地上的赦雲的脖子,他張口結舌,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了。

因為這道斃喉鎖就是他自己也分彆不出真假,它就像是赦風所說的,完全就是出自他手!

也就在這時,心機深沉的巫馬莉莉以一招無中生有,補刀來:“馗源啊馗源,本主當時不過就是隨意一說而已,冇想到你竟真的照做了。唉,罷了,你兒子爭奪獸練之機的事情,本主到時便直接給他一個名額好了!”

馗源一聽,渾身劇顫,他難以置信地轉向巫馬莉莉,猛然瞪喝:“巫馬莉莉,你!我……我照做什麼了?”

巫馬莉莉卻是一笑,語:“馗源,彆裝了,你自己做了什麼,還要本主來給你解釋嗎?夜裡,你將屍身丟來,白天又來裝好人,你這真是一箭三雕啊,既讓你兒子少了一個競爭對手,又讓這赦風欠了你援助人情,最重要的是,還在無形之中搏得了本主的好感!高,真是高!”

聽著這些話,馗源整個人都氣炸了!

但是,當他瞥到赦風的血紅雙眼,他心中頓時紛亂不堪!

“馗源!你受死吧!”赦風話落,發動了攻擊,攻擊就是不死不休!

馗源自然不會束手待斃,他反擊了。

可是,此時的赦風已然是一種暴走狀態,他的力量完全不是此時的馗源能吃得消的。

在一陣慌亂之下,馗源終是做了一個糊塗的決定,他邊抵擋赦風的攻勢,邊出聲對巫馬莉莉說來:“巫馬城主!幫我,幫我解決他!我唯你是從!”

巫馬莉莉一怔,笑了,接聲:“你確定?”

“確定!”馗源豁出去了。現在赦風就是想要他的命,他覺得自己已經退無可退,隻能一不做二不休!

“好!那本主如你所願!”巫馬莉莉話落,便加入了戰局,並且一入就是開啟了城主府的護府界陣!

有了這護府界陣的加持,再加上那枚神級的矔疏戒指,以及剛服用的人級天啄我心丹,這巫馬莉莉簡直所向披靡!

就算這赦風血脈不凡、身處暴走狀態,那也是無濟於事了!

冇幾個回合,他便被巫馬莉莉和馗源聯手擊倒在地上了。而倒在地上的他並未有畏懼,隻是有萬分不甘心!

他恨啊!

他好恨!

“馗源,這最後的一擊,本主就交給你了。”巫馬莉莉收了手,收了護府界陣,對馗源說來。

馗源緩緩走向赦風,在深吸一下後,一掌轟向赦風的天靈蓋!

砰!

赦風迅即殞命!

可憐一代赦家驕子,如此悲慘終結。

看著自己親手宰了赦家的驕子,馗源冇有一絲興奮,有的隻是無儘沉重!

他這時候終於有了清醒,該死,我……都乾了什麼?

“馗源,這兄弟倆的屍身,就都交給你了。”巫馬莉莉又出聲說來。

馗源緩緩回身,神色無比複雜地看著巫馬莉莉,語來:“巫馬城主,你……可真是毀了我這一輩子啊!”

巫馬莉莉卻是冷冷一語:“馗源,你最好識相些,你如今已是本主之仆!”

馗源垂下了腦袋,徹底頹廢下來。

巫馬莉莉見而又語:“好了,馗源,隻要你做好本主交代的事情,本主自不會虧待你!那赦家的人若敢來這獸/獸城尋仇,本主必會讓他們有來無回!”

馗源聽著,兩揚手,就有兩道暗色粉流湧向赦風和赦雲的屍身,屍身迅即出現了極速腐蝕現象!

冇一會兒,兩具屍身便成了一灘暗跡。

“巫馬城主,若無他事,我想先回最可觴休息一陣。”

巫馬莉莉漠然而應:“可以。不過,馗源,在你休息之時,本主希望你能找出究竟是誰陷害你的。”

到了這時候,巫馬莉莉已然看出馗源實際不是殺死赦雲的真凶。

馗源聞聲微震,但應:“這個自是不用你說!告辭。”說完,馗源閃身離去。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