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1出人意料。

時間流逝。

讓棠昊完全冇想到的是,完成最快的人,竟是賦蓓蓓!

隻見額上冒著晶瑩汗珠的她,長舒一口氣,再將界環一收後,一顆蘊藏著勃勃生機的一淨回生丹赫然出現在她掌心!

一時間,她成為了全場最引人注目的焦點!

震驚、嘩然之聲隨即傳來。

人們不禁紛紛要想,這個賦蓓蓓到底是憑什麼才做到這般一鳴驚人的?

而看見自己如此受人關注,賦蓓蓓的眼神之中有著一絲絲快意!

不過,她很快卻又看向場中一人,他正是那始終不慌不忙的啼禾!她似乎早就對他頗為留心!

“嗯?從他身上隱隱流露的那種藥氛來看,他的煉製實力應該確實在我之上!可是為什麼他現在卻落後於我呢?”賦蓓蓓內心充滿著疑惑。

在賦蓓蓓如此想著的時候,那個紫衣龍鳶和那個紅衣儺夢幾乎就是在同一瞬間收了各自界環!

同時,她倆手上都呈現了一顆一淨回生丹,並且,從生機蘊藏上看,她倆的似乎都不比賦蓓蓓的差!

她倆在彼此對視了一下後,便又都瞥了賦蓓蓓一眼,似乎都有些不甘!

不過,當她倆也望向啼禾的時候,情緒又瞬間都轉變成了疑惑和一絲蔑意(故弄玄虛)!

“不應該啊。”看台上,棠昊喃喃自語了一聲。

聞言,虞胭柔則是問來:“棠城使,你在說什麼?”

棠昊猶豫了一下,纔回:“虞城主,本來,我感覺這個啼禾應該是最快的。”

虞胭柔哦聲一接:“為何?”

棠昊笑了笑,語:“虞城主,這隻是界藥師的一種眼力罷了,難以細說。”

虞胭柔也笑了起來,語:“理解理解!不過,還真冇想到這個賦蓓蓓竟是在第一天就拔了頭籌,看來,她在界藥這方麵確實有著很強的實力!至少比靈獸城某人的女兒就強多了(說的其實就是龍鳶)。”

話出,同在看台的紫衣美婦龍城使當即一哼:“虞胭柔!你少在那裡陰陽怪氣!你堂堂一城之主,身邊竟連界藥師也培養不出一個,你根本冇資格對我女兒說三道四!”

虞胭柔麵色頓冷,欲駁。

就在這時,也同在看台的那位紅衣美婦儺城使冷冷出聲來:“虞城主,你剛纔那話,是不是也在變相地說我女兒很是不如這個賦蓓蓓?”

虞胭柔聞言,倒是沉默了一下,纔回:“儺城使,你多心了,本主可冇這麼說。”

紅衣美婦微哼,未再追究。

“呃,三位,隻是一場小藥會切磋,大家冇必要因此傷了和氣!還是繼續看場上這些界藥師的表現吧!”棠昊圓場來。

三個女人於是也都重新關注起場上狀況。

但又在這時,離棠昊位置並不遠的羨兒朝棠昊問來了:“棠城使,這個啼禾在你眼中真的那麼厲害嗎?”

棠昊一怔,回笑:“羨小姐,你乾嘛問這個?”

羨兒接聲:“冇什麼,就是想問問。”

棠昊沉默了一息,才語:“羨小姐,我和你這麼說吧,這個啼禾他在我眼裡是完全不輸於我們藥天宗的百脈弟子的!我甚至都懷疑他現在已經是百譜界藥師!而能在靈齡境之時成為百譜界藥師,這可是一個世所罕見的絕代之才!”

話落,聽到棠昊這話的人,都不由朝場上的啼禾盯去。

隻有羨兒一人看向了場上仍舊呆如木頭的一天齡。

她猶似低喃:“我相信你也應該是絕代絕代之才!”

在她音落,已經對羨兒有了注意的棠昊就傳來了問聲:“羨小姐,你在說誰?誰也是絕代絕代之才?”

羨兒猶豫了一下,才伸手一指場上的一天齡,並回:“一天齡!”

棠昊呆住,神色在不斷變化。

“兒,你給我閉嘴!”金衣羨央兒冷聲低喝。

羨兒悻悻而默。

棠昊回神,朝羨央兒出聲:“羨城使,我能和羨小姐再說會兒嗎?”

羨央兒有些不好回絕,畢竟棠昊語態很是和氣,且又和自己是城使身份,於是,她漠然而應:“隨便!”

棠昊隨即問羨兒:“羨小姐,你似乎從一開始就對這個一天齡很是青睞,到底為什麼?”

羨兒卻是一笑:“抱歉,棠城使,這我不能告訴你!”

棠昊無奈,但卻一轉:“那羨小姐,你能告訴我,他現在為什麼放棄嗎?”

棠昊之所以這般問,是他感覺羨兒肯定是用密音去催問過一天齡為什麼還不煉製的,畢竟這羨兒一直很青睞這個一天齡。

羨兒語:“這……我也不知道。之前我用密音問他的時候,他就隻是回了一句——我,不練了。”

“不練了?也就是說他其實還是懂這個藥譜的,對嗎?”棠昊愣了愣後,便琢磨來。

羨兒不禁失笑:“棠城使,我可不是他肚裡蛔蟲!你要想知道答案,你完全不用來問我!你可以在切磋結束之後,或者現在就去問問他!”

棠昊聽而笑了,他能察覺羨兒這就是想借他之口再去問問一天齡不煉製的原因!

不過,他卻並不想這麼做,因為他不相信這個一天齡真的比那個啼禾還厲害!

在他眼裡,這個啼禾真的比自己宗門中那些百脈弟子還要優秀!因為他從這個啼禾身上看到了一絲極其濃純的藥氛,這絲藥氛,彷彿是無論啼禾怎麼主動收斂,也都會因為太濃太純而泄露出來!

這就是一種過滿而自溢的極致呈現!

而反觀一天齡,他身上就好像從未有過一絲藥氛,若不是他前來報名,若不是他曾點撥了七紅毓,棠昊甚至都不會相信他會是一名界藥師!

時間再次流逝。

一個又一個界藥師都結束了自己的煉製。

其中,有很大一部分人都煉製失敗了,因為他們都是偷看彆人次序,依葫蘆畫瓢!

而煉製成功的一小部分人,其一淨回生丹質量卻完全難和賦蓓蓓的相提並論!

可以說,賦蓓蓓、龍鳶、儺夢三人是完全鎖定了此次一淨回生丹切磋的前三席!

那麼,啼禾呢?

隻見隨著時間地不斷流逝,他竟是練到了最後!

在這最後,所有人都關注著他!所有界藥師都有些不明白,為何這個看上去煉製實力很強的人會煉製得如此緩慢,如此艱難!

他在時間消耗上,已然成為了倒數第一!

就連天色,也被他練晚了。

餘暉照耀,他的身影卻是顯得格外聖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