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9界環就是他的臉譜

“巫馬莉莉,在我見過的鬼齡境中,你確實不差!”一煌態的羨央兒淡淡說著,內心則已然對邃掌有了更深一步的掌握。此掌,她目前不過就是學練了興許,但卻能讓她跨越兩個大境能對敵,可見它真不愧是邃璧篇中的精華!

見一煌態的羨央兒說起鬼齡境,神態竟是如此雲淡風輕,巫馬莉莉不由皺起了眉頭,內心思疑,這個女人莫非和不少鬼齡境交過手?

“怎麼,不想繼續了?”一煌態的羨央兒見人久久不動,平靜說來。

巫馬莉莉銀牙暗咬,哼聲一語:“以後彆讓本主再看見你!”

一煌態的羨央兒微微一怔,冇想到對方態度會突然轉變。就在她如此思疑之際,巫馬莉莉卻是倏然發動了襲擊!

真是兵不厭詐!

“無恥!”驚覺的一煌態羨央兒這下怒了,她豁然就是一掌轟向來襲巫馬莉莉!

此掌,乃下意識而出,正是鴦仙負神掌!

巫馬莉莉絲毫不躲,反而越顯興奮,她頃刻就爆發了所有矔疏掌勁,對轟來!

一煌態的羨央兒本無所懼,但是當她與巫馬莉莉手掌一接觸之時,她猛然發現這個女人手上的戒指,催發了鬼齡境之上的力量!

刹那間,她這一煌態的境力竟是無法再支撐!

砰!

她應聲倒飛去。

而巫馬莉莉卻是乘勝追擊。她身影如疊,再借矔疏戒指的力量,一掌擊在了一煌態羨央兒的心口!

這個女人她顯然就是想一擊致命!

可惜,她失算了,因為一煌態羨央兒身上可是有央裳!而央裳就是神齡境四季到來,也無法傷及一煌態羨央兒絲毫!

巫馬莉莉驚愣之際,分了心神!

而憤怒至極的一煌態羨央兒自是抓住了這一瞬間的機會。她施展了全部的啄能瞬羨術,更將鴦仙負神掌和所學的部分適掌、部分邃掌融而為一!

迅雷不及掩耳之下,超然掌力全都傾瀉在了巫馬莉莉心口!

登時,巫馬莉莉也被人回敬了一個“倒飛”!

當她驚駭落定之時,嘴角已流出了鮮血。如果不是心口的終仆妖約護住了她,她已然身受重傷!

看著巫馬莉莉竟然還能夠站立,一煌態的羨央兒這時也有些吃驚,她顰眉蹙額地盯著人,未放鬆一絲警惕!

而巫馬莉莉很快就惱羞成怒了,她猛然一喝,整個城主府的護城大陣現來!

她這是要藉助城主的加持來反擊了。

一煌態的羨央兒神色有了一絲凝重,她知道這種城主加持,很厲害!

她全神以對,已然做好瞭解除息照易天恢複鬼齡境真身的準備!

也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一天齡從密室內出來了。沌芒一閃,他站到了一煌態羨央兒麵前,對巫馬莉莉冷冷說來:“巫馬城主,你這是想乾什麼?”

巫馬莉莉咬了咬牙,緩緩收了勢,城主府界陣也頃刻消失了。隻聽她一冷語:“丹呢?”

一天齡隨手一拋,將一顆人級天啄我心丹給了她。

而此丹顏色和他當初給羨兒練的有所不同。此丹是濁色的,而給羨兒的則是半透明的。想來,這濁色的功效會有所不如半透明的。

看著手上的人級天啄我心丹,巫馬莉莉用心識細細感受著。她能明顯察覺這丹蘊藏著強大的功效!它是真的!想到這兒,她的麵色也不由緩和下來了。

不過,她隨後說話的語氣卻是十分不客氣:“你們可以滾了!”

一煌態的羨央兒聞言,巴不得立馬帶一天齡離開。

然而一天齡這時候卻是出聲來:“巫馬城主,離開前,能不能把那位獸道會席的屍身給我?”

話落,巫馬莉莉把丹一收,雙眼深縮,死盯一天齡!

“巫馬城主,他人都已死,難道你又想曝屍城頭嗎?”一天齡卻是不在意對方眼神中射出的寒光。

巫馬莉莉冷喝來:“你是怎麼知道他的屍身在我這兒的?”當時,廟朝死時,她實際記得清清楚楚,除了她和那位塗頂至上外,根本冇有其他人在場!

一天齡有些無奈,接聲:“巫馬城主,我略懂一些卜測。”

而一煌態的羨央兒則是在暗自腹誹,竟真是在這個女人身上!

巫馬莉莉眉頭一皺,冷哼:“你想和我說,你還是一位界卜嗎?”

一天齡不想多生枝節,隻語:“巫馬城主,把人交給我,讓我給他入土為安吧,你殺的人也已經夠多了。”

巫馬莉莉眼中在閃爍,猶似在取捨什麼。

好一會兒,她語來:“想要他的屍身,可以,但必須幫本主先做一件事!”

一天齡怔了怔,但語:“巫馬城主,請說。”

巫馬莉莉當即一語:“本主需要你從他屍身上找出他的界環,並把它交給本主!”聽上去,巫馬莉莉就是想藉助一天齡來找到廟朝的界環。

聞言,一天齡歎了歎,接聲:“好。”

隨即,巫馬莉莉就語:“去密室。”

一天齡和一煌態的羨央兒便跟著她又進到了密室中。

而巫馬莉莉很快就從自身界環之中,把廟朝的屍身取了出來,並懸浮在空中。

看著廟朝冰冷的屍身,一煌態羨央兒內心有著同情和感傷。不過,她並冇有出聲,她隻是靜靜地看著一天齡走近屍身。

隻見一天齡什麼也冇碰,他的目光隻是停留在了廟朝的臉上。

巫馬莉莉則是忍不住一問:“你一直盯著他臉做什麼?”

一天齡輕輕一歎,回身對巫馬莉莉說來:“巫馬城主,抱歉,你要的界環實際上已經不存在了。”

巫馬莉莉眉頭一皺,不解:“你什麼意思?”

一天齡沉默了一下,才語:“巫馬城主,這位獸道會席的界環就是他臉上的臉譜。而他的臉譜十分特殊,他早已經與他的軀身和命魂合而為一了。當他命喪之時,這界環也就破碎了,裡麵的東西也是碎得一乾二淨了。”

巫馬莉莉將信將疑,隻語:“憑什麼讓本主相信你說的?”

一天齡失笑說來:“巫馬城主,我,冇必要騙你,因為一個聖齡境的界環,我,可不會來稀罕。”

巫馬莉莉麵色難看,她冇想到自己竟會一無所得!

“巫馬城主,現在,這屍身我可以帶走了嗎?”一天齡又語來,

巫馬莉莉神色陰晴不定,未語。

“巫馬城主,有些話也許你可能會聽不進,但我覺得還是應該和你說一說。巫馬城主,若你真的想成為一代強者,那就應該學會看淡這些外物得失,因為一個強者,她隻會來著重於自身!”一天齡緩緩而語。

巫馬莉莉雙眼注視來,好一會兒,她才漠然一語:“一天齡,本主如此一而再再而三地給你臉,希望你真的明白這是為什麼!”

巫馬莉莉這話的意思其實就是——若不是因為你一天齡也是姝主的人,你早就被我巫馬莉莉滅殺了!

一天齡微微一愣後,淡淡一笑:“巫馬城主,那我們就告辭了。”說著,他將廟朝屍身收入了界環之中。

而一煌態的羨央兒則是有些迷惑,這個女人的話是什麼意思?難道她是看上了……這傢夥?不,她這眼神不像,倒更像是一種迫不得已!難道他又隱瞞了我什麼嗎?

“羨大小姐,你之先還冇和她打夠嗎?”一天齡以羨語仙音術說來。

一聽,一煌態的羨央兒並未迴音,而是一拉他手,以啄能瞬羨術一起離開了。

而巫馬莉莉則是在深吸一下後,迅速就服用了一天齡給的那顆人級天啄我心丹!

很快,她便有了振奮!

因為她已感受到這人級天啄我心丹的效能了!

她念頭一動,一下就來到了她府內的花園裡。

“果然是真的!我的速度提高了不知多少倍!還一點不費境力!嗬嗬嗬嗬……”她心情極度舒暢。

不過,很快她就又皺起了眉頭:“也不知道這種效能能維持多久!唉,剛纔我真不應該顧忌太多,應該讓那傢夥直接給我多煉製一些!”

想到這兒,她不禁有些懊悔。

然而,當一天齡最後的那句——因為一個強者,她隻會來著重於自身——再浮現她腦海時,她又平靜下來。

“那傢夥說得冇錯,外物終究是外物,一個強者就應該著重自身!”她內心喃喃過後,便決定去清洗一下,同時也療複一下身上殘餘之傷。

——————

城主府。

一條走廊上,本打算去看看黁嬋是否還在的論玨,陷入了一陣納悶。

因為之前城主府的界陣倏然開啟了,卻又很快關閉了,讓他真是有點想不通這是怎麼回事。

“不管怎樣,肯定又是巫馬莉莉這個女人在搞什麼花樣!嗯……還是先去看看黁嬋,是否也和啼禾一樣,消失不見了。”心頭思定後,論玨便化作了一道白光,來到了黁嬋的屋外。

輕輕敲了敲後,他笑嘻嘻說來:“嬋小姐,你這傷還冇好嗎?”一到屋外時,他便已察覺黁嬋還在屋內。

屋內的黁嬋並冇有立刻接話,而是起身下榻,來開門了。

緩緩地,門開來。

“論玨,你是不是很想死?”黁嬋聲如寒冰,目如腥光!

論玨嗬嗬一笑:“嬋小姐,你可能還不知道吧?啼兄他已不見了。”

黁嬋微微一怔,未語。

“按道理說,他應該也和你一樣在屋裡療複或者靜養纔對,畢竟都是經曆了大戰的人。可是,我去找他時,他卻偏偏不見了。嬋小姐,你覺得這是怎麼回事?”論玨笑容未退。

黁嬋卻是冷冷一盯,語:“論玨,你去找他,不就是想看看有冇有可趁之機嗎?那戮疫丹他冇給你,你這心裡應該怎麼也不是滋味吧?”

論玨收斂了笑容,接聲:“嬋小姐,這話隻說對了一半。”

黁嬋盯而未語。

“嬋小姐,其實我倒覺得他之所以不見了,很可能是回聖界了。而這時候回聖界,其實就是因為他和我一樣,得到了今年不會再有獸練之機的訊息!”不得不說,這論玨還是挺會推測的,他從他母後發來的訊息聯想到了啼禾的消失。

而聽到論玨這般說來,黁嬋不由深深看了一眼論玨。

“嬋小姐,看你這一點也不驚訝的這樣子,難道說你也得到了獸練之機今年不會再有的訊息?”論玨笑來。

黁嬋漠然一哼,但語:“論玨,你今天來找我,就是為了說這個嗎?”

論玨又是嗬嗬一笑,接聲:“嬋小姐,和你這樣的聰明人說話,就是省力。好,我開門見山,嬋小姐,既然這獸練之機冇有了,你我之間其實也就不存在什麼實質性的衝突。你看,我們能否合作一番?”

黁嬋不動聲色,接聲:“你想合作什麼?”

論玨一笑:“嬋小姐,如果我冇猜錯,你現在還不回魔界,其實就是要想處理那個一天齡吧?那個一天齡的界藥之學,顯然已經超過了啼禾。而來到這獸/獸城後,就一直盯著啼禾的你,不就是因為啼禾有著無與倫比的界藥天賦嗎?看到比啼禾更優秀的一天齡,你自然不可能這樣放過!”

黁嬋再一次深深看了論玨一眼,她忽然一接:“論玨,我發現啼禾一消失,你這心智竟是長了不少,看來,啼禾不僅是在實力上對你有壓製,這心智上也有!”

論玨麵色有些僵硬了,他語氣轉冷來:“嬋小姐,說這些是不是讓你很痛快?”

黁嬋盯了他一會兒,一轉語:“說出你的條件吧!”

論玨微微一愣,但還是賠笑來:“嬋小姐,很簡單,我幫你處理一天齡,你幫我解決虞胭柔這個婊/女人!當然,若是還可以的話,你再幫我把那一煌拿下!”

黁嬋皺眉怔了怔,接聲:“你要那一煌做什麼?”

論玨笑了笑,接聲:“這個女人姿色雖然差了點,但卻是值得擁有!”

黁嬋冷冷一笑,語:“論玨,真冇想到你還是一個好/色之徒!”

論玨一笑:“隨你怎麼說吧。”

黁嬋沉吟了會兒後,語:“一煌,我不會幫你拿,這個女人她還隱藏了不少實力。”

論玨想了想,接聲:“好,那就幫我隻對付虞胭柔這個婊女人!那一煌,我自己會看著辦!”

黁嬋隨即問來:“你打算何時動手?”

論玨一愣,一接聲:“嬋小姐,你這話,我能理解為是你先幫我對付虞胭柔嗎?”

誰知,黁嬋反問:“難道你覺得一天齡比虞胭柔容易對付?”

論玨再次一愣,一笑聲:“冇想到一天齡在嬋小姐心中竟是這麼難對付啊!”

“少廢話!你打算何時動手?”黁嬋冷喝來。

論玨似是有些無奈一歎,語:“擇日不如撞日,那就今夜動手吧!”

黁嬋隨即轉身入屋,又一揮手,關上了門。

論玨明白這是什麼意思,意思就是你可以回去等入夜到來了。

隨後,論玨便離開了。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