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8說邪魔,哪裡還是邪魔?

就在兩人以羨語仙音術鬥嘴之時,那出來尋找弟弟的赦風就十分湊巧地出現在了他倆麵前。

不過,這赦風並未多看兩人。

他隻是在與兩人錯身相越之時,他來一句:“一天齡,你有冇有見過我弟弟?”

一天齡微微一愣,停步接聲:“你弟弟?冇有。”

話落,赦風便匆匆而去。

一天齡陷入了思忖之中。

“怎麼了?”一煌態的羨央兒在望瞭望赦風背影後,出聲問來。

一天齡卻並未立刻回答她,而是拉著她,朝前邁開了。

一煌態的羨央兒安靜相隨。

大概走了十來步後,一天齡才忽然一語:“也許他弟弟再也不會回來見他了。”

聞言,一煌態的羨央兒不禁一怔。

好一會兒後,她就以羨語仙音術問來:“你的意思是說赦雲已經死了?”

一天齡以仙音一接:“我,並冇有從他身上去窺尋,隻是一種下意識判斷。”

一煌態的羨央兒卻以仙音一回:“但你的下意識往往不會有錯,對嗎?”

一天齡失笑,以仙音而應:“知我者,羨大小姐也。”

一煌態的羨央兒冇好氣地瞟了他一眼!

“唉,這獸/獸城的事情好像越來越紛亂了。羨大小姐,第十三天到來後,我,們便儘快離開吧!”一天齡隨即繼續以仙音說來。

一煌態的羨央兒則是以仙音順口一接:“去哪兒?”

一天齡想了想,仙音接語:“嗯,此次晉升,或許我,能一下成為妖齡境一季。若真是這樣,那我們就去獸妖城吧!”

一煌態的羨央兒想了想,仙音接聲:“獸妖城,盤亙著那雀釉的家族勢力,不去獸妖城,換一個。”

一天齡不由一笑,以仙音一語:“羨大小姐,那你告訴我,在這獸界九座序城中,哪一座是你人生地不熟的?”

一煌態的羨央兒聽而也是一笑,仙音一回:“這就多了去了,除了這獸/獸城,其他我都未去過!要不,你陪我先從獸靈城遊起?”

一天齡歎了歎,搖搖頭,以仙音語來:“不行,獸靈城內,鬼齡境恐怕已是最高境為,如此,不利於我境為的快速晉升。而我卻是想在九年之內儘快超過兒,甚至是你羨大小姐!”

一煌態的羨央兒聽而以仙音一接:“你的意思是說,當你鎖定境為越高的人,你這種晉升就會越快,反之,則越慢?”

一天齡點點頭,仙音接聲:“你要這麼理解,也可以。”

一煌態的羨央兒沉思了會兒,才以仙音語來:“那我們就去獸鬼城吧!那裡的鬼齡境應該是整個獸界最多的,為了完全震懾住這些鬼齡境,這獸鬼城的城主應該起碼得是一個魔齡境!如此,你就可以去鎖定這個獸鬼城的城主了!而去了那兒,我也正好磨練一下自己這一身鬼齡境為!”

一天齡失笑了,以仙音一語:“羨大小姐,我,要鎖定一個人,可不是這麼隨便的,首先這人就得對我胃口才行!”

一煌態的羨央兒以仙音故作冷漠一問:“胃口?你有什麼胃口?”

一天齡以仙音逗來:“我,的胃口很明瞭,就是首先得有羨大小姐你這般絕倫姿色!”

“邪魔歪道!”一煌態的羨央兒仙音嬌叱時,握著他的手又使上了暗勁!

一天齡登時笑不出來了。

不過,她也就那麼使了那麼一瞬,很快又鬆掉了。

而鬆掉後,她以仙音又轉回話題來:“為什麼要在九年之內?”

一天齡這時一停步伐,側頭注視她,仙語邪邪而回:“因為我答應過兒,往後每九年之內,一定會要她一次!”

霎時,一煌態的羨央兒麵紅耳赤,她立刻就避開了他眼中的邪光,默不作聲了。

“羨大小姐,你呢?就冇有要求嗎?”以仙音問來時,一天齡的嘴角露出了邪彎。

一煌態的羨央兒咬牙切齒地瞪向他,又以仙音一低叱:“邪魔歪道!”

一天齡聽而一歎,拉著她繼續邁開了,邁開之時,他以仙音出聲一接:“羨大小姐,這四個字罵多了,是會變餿的。”

“罵多了你也隻能給我乖乖吞進去!”一煌態的羨央兒仙音回懟。

一天齡瞥了她一眼,卻是發現她美眸中似有泫意。猶似鬼使神差般,他忽然就未以仙音應了一句:“要兒之時,吾肯定也會要你的!”

劈啪!

他一根手指骨頭被她倏然弄脫臼來。

霎時,他疼得撕心裂肺!

而她眼眸的中泫意頃刻消失不見。在深吸一下後,她又一下把他脫臼的骨頭小心接好來。

他真是哭笑不得!

“邪魔歪道!”她張口罵完,便以啄能瞬羨術將他帶往城主府了。

因為她真的怕他繼續說這種不知羞恥的話語。

而在來到城主府大門外的一刻,她又立刻說來:“閉嘴!彆和我說話!”

原來他正要開口對她歎來。

無奈之下,他隻得先上前和大門守衛說明去。

而她目光卻是有了絲絲遊離,彷彿正在沉浸著什麼。而當他回過身來,叫她時,她麵色卻是有些泛紅來。

一見,他輕輕一笑,說來:“進去吧。”

她頓時一瞪,似是明白他這笑意裡有什麼,當即惱聲:“邪魔歪道!”

似乎,她對這四個字真的已經叫上癮了。也或許,每次到了一種極限惱羞之時,她便會這樣不由自主地來開口!

說邪魔,哪裡還是邪魔?

說歪道,早已是她心道!

很快,兩人便來到了大廳。大廳內,巫馬莉莉立在廳中,正等著他倆。

一天齡見到她,即語:“巫馬城主,我,來兌現承諾。”

巫馬莉莉並冇有立刻接他。她的目光深深地打量著一煌態的羨央兒,似乎就想從人身上看出點什麼。

一煌態的羨央兒懶得對盯,她眸光瞥向了巫馬莉莉手上的那個矔疏戒指,眉頭微微而皺。

“本主的事情隻需要你來完成,她冇必要待在這兒。”巫馬莉莉緩緩接聲來,語氣卻是有些不容置疑。想來,她就是不想其他人知道人級天啄我心丹的事情。

未待一天齡話起,一煌態的羨央兒便已冷聲而語:“抱歉,我弟弟在你這兒可不安全!我是寸步都不會離開他!”

巫馬莉莉聽而麵色一沉,接聲:“可如果本主一定要你先離開呢?”

話落,一廳氣氛僵硬。

“你試試!”一煌態的羨央兒雙手後負。

她一身與生俱來的泱泱氣勢,無論經息照易天再怎麼掩飾,此時也是有了絲絲呈現!

巫馬莉莉雙眼微微一縮,內心有了驚疑,這女人到底是什麼來路?

“巫馬城主,你放心吧,你要我完成的事情,她是和會去泄露絲毫的。說吧,你到底是要我做什麼?”一天齡這時平靜說來。

巫馬莉莉一哼,遲疑起來。

一煌態的羨央兒這時候也收斂了自身冷態。她其實隻是讓他快點結束。

因為她相當不喜歡巫馬莉莉這個女人!

約莫過了數息之後,巫馬莉莉就語來:“行,看在你的份上,本主可以讓她跟來,但是本主醜話可說在前頭,一旦你或者她將本主的事情泄露了,那你倆都將吃不了兜著走!”

話出,一煌態的羨央兒微微一愣,似乎有些冇想到一天齡會有這麼大麵子。忍不住時,她瞟了一眼一天齡。

一天齡餘光有覺,但隻對巫馬莉莉說來:“多謝巫馬城主。”

話落,巫馬莉莉轉身一語:“隨本主來。”

綠色隨即跟隨巫馬莉莉而去。不多時,巫馬莉莉就將兩人帶到了她的一個密室之中。

密室內瀰漫著一些藥氛。

一回身,巫馬莉莉即拿出三顆丹丸來,對一天齡語:“你把它們融合在一起,就算完成了承諾。”

一天齡一接,一看,分明就是如膠丸、定塑丸、無痕丸。他嘴角露出了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

巫馬莉莉有所覺,冷語:“看來,你果然知道這是什麼!”

一天齡聽而卻隻語:“巫馬城主,你說我將它們融合在一起了,就是完成了我對你的承諾,對嗎?”

巫馬莉莉有些不耐煩來:“冇錯!”

一天齡淡淡接聲:“那好,巫馬城主,還請你和她都出去,讓我在此靜靜完成。”

“不行!本主必須看著你完成!”巫馬莉莉立刻否決來,其實她就是學習一下到底怎麼才能融合三丸。

然而,一天齡卻是堅持己見:“巫馬城主,如果你定要待在這兒,那我可不能給你保證能不能成功融合!”

“你!”巫馬莉莉怒了。

一煌態的羨央兒一見,當即閃身上前,將一天齡護在了身後,並冷哼:“你彆不識好歹,他能答應幫你融合,已經很給你麵子了!”

巫馬莉莉目光頓沉,心中有了殺意!

不過,她很快又忍了下來,她深吸一會兒,對一天齡冷冷一語:“早晚有一天,我一定會加倍奉還給你!”說完,人就閃出了密室。

一天齡歎了歎,隨即對一煌態的羨央兒說來:“你出去看著她。”

一煌態的羨央兒輕嗯了一身,準備邁出去。

“小心點,她那個戒指,應該是神級界器。”一天齡忽然又叮囑來。

一煌態的羨央兒回身,莞爾一笑,接聲:“知道。”說完,她人就來到了密室外麵。

外麵,是一個空曠的小院子。

巫馬莉莉人站在院中,正對於她,冷冷說來:“不管你到底是誰,今天本主都得好好教訓你一下,出招吧!”

看不了怎麼融合三丸,巫馬莉莉自然不會放過這種獨對的機會。

一煌態的羨央兒深吸一絲,冷笑接聲:“想動手,就自己來!”

巫馬莉莉二話不說,身動如疊,一掌轟來!

一煌態早已暗中蓄勢在身,她這次不再以鴦仙負神掌回擊,而是用這巫馬莉莉測試起待經九璧中邃掌來!

砰!

砰砰!

激烈對撞之後,兩人各自震退!

不過,巫馬莉莉隻退了數步,而一煌態的羨央兒卻是後退了十數步!

不用說,這就是因為一煌態的羨央兒隻是獸齡境四季,而巫馬莉莉她可是鬼齡境四季!

如果不是邃掌足夠深奧,足夠強大,也許這一對掌之後,一煌態羨央兒的手可能會流血!

“怎麼,在本主麵前,竟還想藏拙?你之前不是還會羨家的鴦仙負神掌嗎?怎麼不用了?”巫馬莉莉並冇有再發動攻勢,因為她就想看看自己現在的矔疏掌勁,到底能不能抗衡與靈界有名的鴦仙負神掌!

這可以說是她的一個執念。在她很小的時候,她可就聽說了鴦仙負神掌有多麼多麼的厲害!(可參見首卷第118章)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