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4指起,光落,一人瞑!

城主府。

論玨之屋。

正躺在榻上休憩的論玨忽然睜開了雙眼。

在他的屋內,一個蔚藍的光洞正現來。而一張古香古色的飛箋則從洞中飛至榻邊。

論玨坐起身來,拿過飛箋,一看,上麵有一行簡短的字:玨兒,獸練之機今年不會再有,早點回來。

在論玨看完後,這飛箋便化作了一陣古香古色的流華消逝了。

論玨眉頭微微一皺,嘴中喃喃自語來:“不會再有?嗯……母後應該不會騙我。不過,即便冇有這獸練之機,我也不能就此離開!我還得找虞胭柔這個婊/女人算一下賬!”

話語間,論玨眼神中顯露著絲絲玩味。

“另外,那個一天齡和一煌,這次說什麼也得弄清一下,看他倆究竟是什麼來曆!嗬嗬嗬……能接連打贏黁嬋和啼禾,這個一煌可真是讓人心動不已啊!儘管她姿色並不怎麼樣,但是卻絕對值得來泡一泡!”論玨嘴角玩味更濃了。

不過,很快,他就又重新躺下,休息了。

——————

城主府。

黁嬋所住之屋。

盤坐在榻的黁嬋還在療複著所受的掌傷。

她的黑色帷帽仍舊像一個精美的頭飾,落在她烏黑明亮的髮絲上。

她這不輸於羨央兒的絕美麵龐上,仍舊有著一絲絲蒼白。

她的眼眸緊閉。

也就在她如此專心療複之時,一個紫色光洞倏然出現在了她屋中。緊接著,一道肉眼可見的紫波傳入了她的耳內。

波聲,如夢如幻,又分明是一個女人的聲音:“嬋兒,我魔一族的那個老傢夥終於卜測出來了,這獸/獸城的獸眼至少今年是不會再全部開啟了。你還是儘快回母後身邊來吧!讓你一個人在外麵,母後實在不放心!”

黁嬋聞言,稍微沉吟了會兒,便以她的囈蕾之術回覆來:“知道了,母後,我會儘快回來。”

紫波女聲一嗯後,便隨著紫色光洞一起消失了。

黁嬋緩緩睜開了眼眸,也停下了療複。

“至少今年不會再有嗎?嗯……那離開前,我也必須想辦法帶走那個一天齡!此人的底蘊明顯比啼禾還要深!如此人物,若不能為我魔界所用,那就隻能殺了!”喃喃自語到最後,黁嬋眼神充滿了腥光。

隨後,她又拿出了啼禾所練的那顆失敗品,凝視起來。

“這東西雖然失敗了,但卻又分明蘊藏著某種功效。嗯……還是回去交給父帝和母後,讓他們先看看吧!”黁嬋說完,又收起了這金藥。

緊接著,她又繼續閉目療複起來了。

——————

城主府。

巫馬莉莉之屋。

靜坐於榻的巫馬莉莉,仍舊在梳理著思緒。

今天所發生的一切,已然讓她深受震動!在鼓台的那兩場對戰,她自問若她是獸齡境四季,她肯定冇法像黁嬋和啼禾那樣應戰!

“嗯,這個一煌到底會是什麼人呢?那個黁嬋問她怎麼會羨家的鴦仙負神掌,那個啼禾則又問她和獸界麒麟一族是什麼關係,這裡麵,看來真是大有文章啊!嗯……算了,先不管了,還是先看看這顆戮疫丹究竟有什麼奧妙吧!”巫馬莉莉說著,隨即就取出了戮疫丹放在手上,認真觀察起來。

然而,看著,看著,她的眼神忽然就驚悸起來!

“這……這界藥竟能讓我心識失守?

“這……到底是什麼界藥?

“嗯……啼禾說了,殺戮瘟疫,殺戮……瘟疫……難道這根本不是用來給境者服用的?

“難道……這實際是一種用來對敵的界藥?

“會是這樣嗎?

“嗯……真是有點頭大,人級天啄我心丹都還冇解決,就又碰上瞭如此界藥!

“怎麼辦?要不要獻給姝主看看呢?”

巫馬莉莉呢喃過後,遲疑起來。

在好一會兒後,她纔有了決定,還是獻給她的姝主看看!

一閉目,她便以心識主動激發了心口的終仆妖約。然而,這次,她卻等待了很久,也未見她的姝主迴應。

忍不住時,她納悶起來:“怎麼回事?難道姝主不想見我?”

也就在她如此思疑之時,一個幽綠光洞倏然就出現在了她屋內,緊接著,那絕代風華的塗殿琴就從幽綠光洞中緩緩走了出來。

巫馬莉莉一見,連忙蹲身行禮,恭敬語來:“見過塗頂至上!”

塗殿琴漠然而應:“起來吧。”

“是。”巫馬莉莉站起身來。

“巫馬莉莉,你找姝主是有何事?”塗殿琴隨即問來。

巫馬莉莉猶豫了一下,還是將戮疫丹雙手奉上來:“至上請看。”

塗殿琴微微一愣,拿起了戮疫丹,看了起來。

很快,她眼神中便閃過一絲驚訝!

“至上,此丹名叫戮疫丹,乃是我今日從一場比試中所獲。因為對它的功效存有深深困惑,便想獻給姝主看看。”巫馬莉莉見人麵色有著絲絲凝重,便主動開口來。

塗殿琴聽後,卻是一語:“巫馬莉莉,你閉上眼,彆動。”

巫馬莉莉雖有不解,但還是照做了。因為她清楚,對方真要對她怎麼樣,她根本一點反抗機會也不會有!

隻見,塗殿琴伸出一根潔白無瑕的手指,輕點巫馬莉莉額心,將人腦識探來。

冇一會兒,塗殿琴眉頭便深深皺了起來。緊接著,她又緩緩落下手指,語來:“可以了。”

巫馬莉莉睜開雙眼,微微垂頭,不敢作聲了,因為她今天的腦識都已被人窺了個徹底。

“這顆戮疫丹,本頂拿走了。說吧,你想要什麼補償?”塗殿琴將戮疫丹收起,平靜說來。

巫馬莉莉一怔,失神了。

“怎麼,冇有想要的嗎?”塗殿琴又語來。

巫馬莉莉回神,猶豫了一下,才語:“至上,我一直都缺一件稱手的界器。如果可以,就請你賜我這樣一件稱手的界器吧!”

塗殿琴聞言,沉吟了會兒,便從自身界環中取出了一個印有矔疏圖案的青色戒指來。

“這個矔疏戒指,本頂已給你準備數日了。它乃是源自一個矔疏族的神齡境,你拿去吧。”塗殿琴說著,把戒指拋向了巫馬莉莉。

巫馬莉莉連忙接過,連聲而謝。

塗殿琴看著她,又一語:“巫馬莉莉,那桃花飾司清理得怎麼樣了?”

巫馬莉莉聞言,心中微顫,但語:“至上,我正在做最後的清理。”

塗殿琴聲一冷:“說實話!”

巫馬莉莉心頭再一顫,隻得接聲:“是。萬花界飾會的那個獸道會席現在已用一個高等級的界陣,把整個飾虹園自我隔絕起來了。我打算在最近幾天,就給這桃花飾司最後一擊!”

塗殿琴聞言,思忖了會兒,才語:“帶路。”

巫馬莉莉聽而一怔,才應聲:“是。”說完,巫馬莉莉身化青光,於前麵引路。

塗殿琴則是隨手一揮,幽綠光洞瞬間消失。而她也已化作白光尾隨而去。

不多時,兩人便出現在了飾虹園外。

看著眼前的聖級界陣,塗殿琴冷冷一笑。

巫馬莉莉忍不住一語:“至上,我……能用自身的城主加持解決此陣的。”

塗殿琴瞥了她一眼,接聲:“看在你獻上戮疫丹的份上,本頂今天就再幫你解決掉這個獸道會席!”

話落,隻見塗殿琴一指隨意而揮。

刹那間,這整座聖級界陣就分崩離析了!

巫馬莉莉看得目瞪口呆,好恐怖的力量!

而飾虹園內的廟朝自是大驚失色!當他回神準備借用隙道逃離之時,他的人已被塗殿琴憑空攝來!

一照眼,廟朝滿是駭恐!

他已然清楚眼前這個風華蓋世的女人和他的會主完全是一個級彆的!

他無法動彈,隻能任她宰割!

塗殿琴盯著廟朝看了會兒,才語:“你想怎麼死?”

廟朝絕望地閉上了雙眼,但語:“尊駕要動手,便動手!”

話出,塗殿琴指起,光落!

廟朝的心口瞬間被戳穿!

戳穿了,他卻並未流下一滴血。他緩緩倒了下去。

瞳空一點一點散儘,死不瞑目!

這就是一個神齡境四季對一個聖齡境一季的絕對碾壓!

可憐這剛剛與妻女相遇的人,竟就是這麼死於非命!

而這一幕,已然深深震撼著巫馬莉莉。

“巫馬莉莉,以後冇有重大事情,不要再來聯絡姝主。”塗殿琴緩緩語來。

巫馬莉莉回神,連忙應是。

“剩下的,你自己處理。”塗殿琴說完,幽綠光洞出現在了她身後,而她邁入,隨光洞一起消失了。

巫馬莉莉應著是,低頭恭送人離開。

又在深吸一下後,她纔看向廟朝的屍身,她冇有多遲疑,走近一蹲身,在廟朝屍身上摸索起來。

她要找他的界環。

她相信像他這樣的聖齡境,其界環內肯定有不少寶貝。

可是找了半天,她竟冇能發現他的界環在哪兒。

她皺眉納悶起來。

“怎麼可能會冇有?難道是塗頂至上已經拿走了?不,不應該,塗頂至上她不可能稀罕一個聖齡境的東西!嗯……也許隻有另外一個可能,那就是此人的界環並非是環狀的,而是其他形狀的!嗯……不管了,先把這屍身帶回去再說!”隨即,巫馬莉莉就將廟朝屍身先收進了自身界環之中。

緊接著,人化青光,回了城主府。

——————

最可觴。

妲野所租之屋。

在廟朝身死境消的那一刻,本來正在安睡的妲野猛然驚醒過來!

她雙眼慌亂,滿麵冷汗!

“不!不會的!這不過就是一個噩夢而已!不會的,不會的!他不會出什麼事的!”妲野不斷安慰著自己。

然而,到最後,她還是著衣下榻,從窗飛身而去!

她心急如焚地直往飾虹園趕來。

而當她來到這界陣消失的飾虹園,見到園內零零散散的飾仆飾丁茫然無措之時,她是徹徹底底慌了!

她知道他是真的出事了!

她立刻抓著這一個個飾仆飾丁追問廟朝在哪兒。

然而,塗殿琴帶著巫馬莉莉滅殺廟朝的那一幕,這些飾仆飾丁根本冇有看到,因為她們本來還在睡夢中。若不是界陣倏然消失,興許她們都不會醒來。

最後,妲野整個人徹底崩潰了。

她的內心在嘶吼!

我好不容易纔和他相聚的啊!

為什麼?

為什麼老天你竟是要這麼摧殘我?

為什麼?!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