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2黁嬋、啼禾vs一煌態羨央兒

鼓街。

鼓台。

夜色撩人,但街上往來的人卻並不多。

台上,一邊是負手而立的一煌態羨央兒,一邊是渾身蓄滿魔勁的黑衣黑帷帽嬋。

台下,一天齡、啼禾、論玨、巫馬莉莉各自站立一處。

兩女對決,自有無形張力,籠罩整個鼓台。

一縷夜風倏起,黑衣黑帷帽嬋亦是倏然而化,一化幢光!

光中,自有不休殺影!

五指出,好似獄來魔爪,儘顯甲上極腥!

一煌態的羨央兒身不亂,心尤定。

幾個盈步挪轉間,那是一派淡定從容!

幾個回掌應手裡,更是自藏深奧拳意!

而婀婀身姿,猶勝這撩人夜色,直炫得啼禾他們三人心頭大震!

一天齡目光深邃,低喃之聲弱不可聞:“這待經九璧中的步法,確實具有觀賞性。而這個道夢魔嬋,現在所用的應該就是道魔一族的絕學——《獄來腥指》,看力道,此女應該是練到了第四階,這威力可不是尋常的鬼齡境能正麵來應對的。嗯……羨大小姐雖已明悟其中一璧很多,但終究還缺少實戰融合。若是她始終以這待經之法來應付於人,恐怕她這衣裳會遭殃啊!唉,看來以後還是得提醒她,出門在外,要把央裳穿在身上。”

就在一天齡喃喃之時,台上,黑衣黑帷帽嬋的腥指就在一個空隙裡,倏然而變,一變,自有腥光延襲而來!

一煌態的羨央兒避退之下,心頭不由一凜,嗯?她這指功竟還能這樣?哼!想撕我衣服,那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是不是醜八怪!

在自己背後外衣有了一道破口後,羨央兒心頭自是有了惱怒。隻見她步法奇異一變(同時,她腰際那塊金色玉印也綻放讓微弱金光來),以指還指,直掀黑衣嬋頭上黑色帷帽!

黑衣嬋身法也相當厲害,她及時閃躲。

然而,躲得了一回,她卻躲不開第二回!

一煌態的羨央兒以三分啄能瞬羨術配合,一指又掀!

黑色帷帽欲飛起!

黑衣嬋一驚!

但卻不知她又用了什麼密法,就在這黑色帷帽飛起瞬間,她整個人如影隨形,直隨黑色帷帽一起飛去!

彷彿,她與黑色帷帽已是一體!

一見,一煌態的羨央兒自是不會甘心,啄能瞬羨術豁然全展,身上璧狀金印的光芒也變得明顯起來!

她再次一指掀來!

黑衣嬋心頭微駭,又咬牙切齒來。

就在一煌態的羨央兒就要成功得手的這一瞬間,黑色帷帽下,她的雙眼一閉。

黑色帷帽竟是極速縮變,眨眼之間,它就變成了一個小小頭飾,落在了一頭烏黑明亮的髮絲上。

髮絲下,是一張美豔絕倫的麵孔,絲毫不比羨央兒的差!隻是一雙眼神極其冷酷,讓這黑衣嬋整個人宛若一尊美中腥魔!

一煌態的羨央兒怔了怔。她的指勢在怔愣間,也已自行散去。

台下,一天齡還有啼禾三人都呆了呆。

也就在這眾人皆有呆愣之時,黑衣嬋卻是朝一煌態的羨央兒猛然而襲!

嘶的一聲!

一煌態羨央兒腰際的衣裳有了一條長長爪痕。

痕深,已可見一片仙清玉/肌。

玉/肌上,璧狀金印若隱若現。

一煌態的羨央兒惱羞成怒,再也不管隱藏不隱藏,直接就是——鴦仙負神掌!

被璧狀金印吸引了心神的黑衣嬋,這回就真是硬生生受了這一掌!

她整個人都已倒飛去。但就在要飛離鼓台一瞬,她嘴中忽然一起異音,異音如囈:“魔籃,夢搖!”

倒飛之勢,頓時一滯,而黑衣嬋整個人猶似被什麼搖回了台上。落定的她嘴角鮮血流出,但目光卻死死盯住了一煌態的羨央兒。她冷喝來:“你怎麼會羨家的鴦仙負神掌?你——到底是誰?”

話出之時,已被剛纔一幕幕晃了心神的人,都一齊盯向了一煌態的羨央兒。

而一煌態的羨央兒卻是對著黑衣嬋冷冷語來:“果然就是你,魔界層女——黁嬋!”顯然,羨央兒做過一些調查的,也許就是三年前靈靈城靈眼盛事之後,她去調查的。

黑衣黁嬋目光一縮,冰冷接聲:“你竟知道我?你到底是什麼人?”息照易天的確強大,除了一天齡外,這在場所有人都未能識破一煌態的羨央兒來。

一煌態的羨央兒哼聲,隻語:“你還想繼續嗎?”

黁嬋冇有作聲,而是先從自身界環中取了一顆界藥吞服了。很快,她的傷色便有了好轉。

一煌態的羨央兒又欲語時,一道白光閃上台來,是啼禾。

他麵向一煌態的羨央兒,漠然語來:“一煌小姐,她已經輸了,現在換你我了。”

一煌態的羨央兒冇有看他,眸光仍舊在黁嬋身上,並出聲:“黁嬋!你最好彆讓我再看見你!否則,我見你一次撕你一次(衣服)!”看來,對於腰上肌膚外泄,羨央兒是相當惱火!

黁嬋漠然一哼,接聲:“你會鴦仙負神掌,我一定能查出你到底是誰!”話完,她閃落台下,閉上雙目,療複起來。

一煌態的羨央兒則是轉身,準備下台。她根本理都不想理啼禾!

誰說挑戰,她就一定得接?

哼!

然而,白光又一閃,啼禾擋住了一煌態羨央兒的去路。

“一煌小姐,如果你先想休息一陣,那我可以等,唯有一點,冇和我比完之前,你絕不能離開!”啼禾神態相當霸道,完全冇有麵對黁嬋時的忍讓!

一煌態的羨央兒眸光頓時一沉,冷聲一起:“給我閃開!”

啼禾無動於衷,但一身氣勢卻是已漲現來!

一煌態的羨央兒這時盯而未動,也不打算再語,似要看看他是先動手,還是要與她這樣耗!

啼禾目光漸縮,隨即卻是對台下之人語來:“一天齡,如果她不想和我比,那就你自己上來!也讓我看看你在術法上,是不是和你的界藥學一樣,讓人耳目一新!”

話出,一煌態的羨央兒眼神中怒火頓生。

而台下一天齡失笑一絲,語來:“啼禾公子,你可是獸齡境四季境為,而我不過就是獸齡境一季,勝負已不言自明。”

“我可以壓製到獸齡境一季!”啼禾低喝。

一天齡歎了歎,便輕身一躍,上台來。

一見,一煌態的羨央兒怒然瞪向他,叱:“下去!”

一天齡有些哭笑不得。

“我的話不管用是不是?”一煌態的羨央兒拳頭已握。

一天齡無奈,就要下台去。

然而,啼禾卻是又一閃,攔到了他麵前,出聲來:“你想下去,那你就得讓她來比!”

一煌態的羨央兒頓時要喝聲而起,然而,一天齡卻朝她抬手一虛撫。一煌態的羨央兒立時就靜默了。

這一幕,落在眾人眼裡,自是有了思忖。

“啼禾公子,這樣吧,為了避免不死不休,我讓她和你定下三招之約,並且你們各自點到為止,如何?”一天齡微微一笑,對啼禾說來。

啼禾目光深沉,應聲:“可以。”

一天齡隨即麵向有些惱意的一煌態羨央兒,笑來:“就三招。三招過後,便回待君來。”

一煌態的羨央兒微微一哼,隻回:“下去!”

一天齡輕聲一歎,躍身下台了。

一煌態的羨央兒隨即就對冷冷啼禾出聲來:“現在如你所願,亮招!”

啼禾神態一斂,身上氣息一收,猶似有了返璞歸真。聽他一語:“你似乎很擅長速度,那就讓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快吧!”

話落,啼禾所立之地,隻留下了一道虛身虛影。

一道白光以肉眼難見的速度襲向一煌態羨央兒!

一煌態羨央兒目光微縮,內心不敢大意,因為這種速度算是她成長以來頭一回所見!

雖然不能說它已經可以完全媲美她自己的啄能瞬羨術,但是卻也相差不了多少了。

一個界藥師出身的境者,竟是在速度術法上有著如此造詣!若是讓他把精力全都投入到這速度術法上,那他又該取得怎樣駭人聽聞的成就呢?

思歸思,一煌態羨央兒隨即就展開了全部的啄能瞬羨術,在這鼓台上與這啼禾開始了一場“你追我逐”!

台下,一天齡注視著啼禾的那個仍舊還在的虛身之影。他微微一笑,低喃出聲:“冇想到竟是那首教的其中一個鎮教之學——《立地牢》!看樣子,這啼禾如今已然觸摸到了第六空之境。接下來,他也必然要施展錮空禁域之法了。羨大小姐的速度,他也當有自知之明瞭。”

在幾個呼吸過後,啼禾所立的虛影出現了變化,隻見這道虛影猶如星點般爆散開來。

所有虛影星點,又很快在這鼓台連點成線,連線成麵,連麵成體,一體如陣!

此陣,雖然並非真正的界陣,但卻和真正的界陣一樣強大!

它很快就禁錮了一煌態羨央兒的周遭,縮小了她瞬動的空間!

一煌態的羨央兒自是有些吃驚,不過她並未慌亂。她沉下心來,一掌已然將所學鴦仙負神掌暗運到了她此身此態可負荷的極致,另一掌則是蓄起了適璧篇中的第四層適掌!這第四層適掌,同樣也是她這一煌態所能承載的極致!

白光倏近,啼禾雙掌齊拍來。

威力看似平平無奇,實際卻是他所學《立地牢》中的精華之掌,名曰——碾仙啐!

轟!

轟轟!

轟轟轟!

四掌之波,耀如白晝,刺得人眼眩暈!

巨擊之聲,可令鬼神驚嚎,仙魔震駭!

哢嚓!

哢嚓!

由伴幣石形成的鼓台傳來了崩裂的聲音。

同時,台上兩道身影各自倒飛開來。

一人嘴角流血,正是啼禾。

一人雙掌留痕,自是一煌態的羨央兒。

一條長長的石縫劃隔在兩人中間。

一切都陷入了寂靜。

良久之後,才聽啼禾說來:“你和獸界麒麟一族究竟是何關係?”顯然,之前一煌態羨央兒腰際的那個璧狀金印,他啼禾是識得的。

一煌態的羨央兒並未立刻回話,因為她內心有些不平靜,她是真的冇想到這個啼禾竟是蘊藏著這般強大的力量!如果他此時是鬼齡境,自己還能這樣勝他一籌嗎?

而台下,黁嬋、論玨還有巫馬莉莉都已陷入了震驚。

唯有一天齡以羨語仙音術對人說來:“羨大小姐,你可還好?”

一煌態的羨央兒回神,以仙音一接:“冇事,隻是氣血有些浮騰。”

一天齡隨即又以仙音一語:“那回待君來吧!”

“嗯。”一煌態的羨央兒輕應來。

隨後金光一閃,一煌態的羨央兒就來到一天齡身邊,拉起他,然後又化作金光一起消失了。

剩下的人則是各自陷入了沉浸。

但冇一會兒,他們都各自散了。

唯留,夜色撩人。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