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1自是天地劫起!

深吸一下後,一天齡閉上了雙眼,神態頗為莊重。

眾人都屏氣凝神了。

數息之後,一天齡雙手掌心朝上,猶如托住了懸浮在他麵前的三滴血。

在他嘴中有著唯有一煌態羨央兒可聽聞的聲音:“三血際會,胎締戮疫。

“矔疏疊疾,單鋒莫逆,嬋魔指腥,自是天地劫起!

“雖為環練,卻是四淨。

“雖為磋計,卻是仿籌。

“勝算當何覓?自取古法來。

“封,吾之磋籌界水!

“封,吾之磋籌界火!”

在兩個去字聲起,就見一天齡一手瞬間湧現了五道暗灰色的界水,另一手則是冒出了五道暗灰色的界火!

界水界火交融成封。

一個又一個密封圈,直將三滴血層層包裹起來!

緊接著,一天齡心識又一引。在這五個密封圈中又,自是出現了一小股暗灰水,一小股暗灰火。

界水界火再交融,直把三滴血練來!

除了一煌態的羨央兒有些習以為然外,其他四人皆是陷入了巨大震動!

在論玨心中,這……是什麼練法?

在黑衣黑帷帽嬋心中,這練法,確實是我見所未見,聞所未聞!難道這個傢夥……竟真的要比啼禾強?

在巫馬莉莉心中,不愧是姝主的人!這手段當真了得!他現在已然把我們所有人都給震住了!

在啼禾心中,這……是父上說過的那種藥界士練法!冇想到……他竟掌握了這個!難怪說會分人心神!

隨著時間的點滴流逝,可能是因為自身境力尚低,一天齡的臉上漸漸有了汗水。

看著,一煌態的羨央兒的心不由緊張起來。

約莫又過了半個多時辰,眾人眼前的交融終於消失了,一顆暗灰色的丹落在了一天齡手上。

此時,一天齡麵色顯得有些蒼白,應該就是因為這種戮疫丹的威力確實太大,應該就是因為他現在境為實在有些低了。

一見他結束,一煌態的羨央兒連忙過來攙扶他,並暗中以自身境力幫他舒緩來。

而一天齡卻是對啼禾說來:“啼禾公子,該你了。”

啼禾神色極其複雜,低應了一字:“好。”

一煌態的羨央兒已扶著人坐下。

而仍舊坐著的啼禾卻是閉上了雙眼,猶似在沉浸什麼。

眾人冇有來出聲乾擾,任他靜坐準備。

“他在做什麼?”一煌態的羨央兒以羨語仙音術問來。

被她境力舒緩了不少的一天齡以仙音笑回:“應該是在回味我的藥界士練法。”

聞言,一煌態的羨央兒忍不住一哼,以仙音又語:“該不是想學會你剛纔那種練法吧?”

一天齡失笑一絲,仙音一接:“無妨,我,本就有意為之,就看他能領會多少。”

一煌態的羨央兒暗瞟了他一眼,心中直罵,敗家子!

一天齡再次失笑,默不作聲了。

不多時,啼禾終於睜開了雙眼,眼神含有興奮!

他緩緩站起,他身上那個色澤古老的煉製界環隨即浮現在他麵前來。

緊接著,他便把三根睫毛和之前一天齡給的那一滴傷血全都放入了界環之中。

緊接著,他又緩緩張開了雙手,如一天齡之前所托般,將他的界環虛托起來。

緊接著,他又深吸了一下,並閉上了雙眼,心識慢慢注入雙手,開始了引動!

很快,就見他的一隻手出現了兩道五光十色的界水,另一隻手則是出現了兩道五光十色的界火!

似又在他心識的引動下,這兩道界水和兩道界火便交融成封,直將他的古老界環團團封裹起來。

除卻一天齡淡淡一笑外,其他人都神色專注地盯著啼禾這一係列動作。

在一煌態羨央兒心中,已有輕哼,依葫蘆畫瓢!裝模作樣!

在巫馬莉莉心中,嗯?他這個有點不同,他是將他的煉製界環也包裹了起來!可是這樣一來,這煉製界環不會出事嗎?

在黑衣黑帷帽嬋心中,竟學得這麼快嗎?哼,啼禾,希望你真能讓我更驚訝!不然,你的價值也就在這一天齡之下了!

在論玨心中,越來越有意思了!啼禾,拿出你所有的本事吧!其實我還是覺得你能更勝一籌!因為你可是我父帝和我母後都十分關注的人!

時間點滴流逝,古老界環內究竟在發生什麼樣的變化,一天齡未看,而其餘之人則皆是不知。他們隻看到了啼禾的臉頰上也有了涔涔汗水!

很明顯,睫上劫的煉製,給他帶來了難度!

至於難度係數是何,也許隻有他自己知道。

很快,時間就過去了數個時辰。

而啼禾的麵色則是越來越蒼白,他的腮幫甚至都已有咬緊來的跡象。

眾人盯著,都未作聲。

當夜色降臨之時,兩個五光十色的交融封圈漸漸消失來。又在一瞬之間,啼禾垂下了雙手。

古老的界環隨即漂出了一顆金色的界藥。

但啼禾冇有去拿。在他睜眼一瞬,他更是噴出了一口鮮血!

他受傷了。

除卻一天齡外,其餘眾人皆是一震!

看著神色痛苦又有些迷惘的啼禾,他們十分不解。

隻聽他喃喃出聲:“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他煉製的明明隻是一淨之效,為何我……竟連這一淨也無法成功?可笑我……竟還想著以二淨回敬於人?”想來,啼禾之先用上兩道交融密封圈,應該就是為了達成他想要的這種二淨之效。

在話語間,人已變得失魂落魄了。

而一天齡外的眾人聞言皆是一怔。

最後還是論玨先出聲來:“啼兄,你……剛剛在說什麼?”

啼禾卻是閉上了雙眼,頹然出聲:“你……贏了。”

話落,古老界環被啼禾收了起來,而金藥則是落到了地上。顯然,他啼禾根本不會多看這種失敗品一眼。

短暫寂靜後,一天齡起身拾起地上的金藥。在注視了會兒後,他緩緩出聲來:“啼禾公子,這是我的戮疫丹,給。”

說完,他將手上的戮疫丹推送到啼禾麵前。

啼禾聞言,緩緩睜開了雙眼,凝來。

一天齡外的眾人也跟著看來。

一息,兩息,三息……

啼禾的眼神越來越凝重,甚至在最後都有了那麼一絲難以置信!

“啼禾公子,如果你冇意見的話,那我可就把這顆戮疫丹交給巫馬城主了。”一天齡緩緩又語。

啼禾再次無力地合上了雙眼,這次他應聲的是:“我……輸了。”說完,他更是主動把一天齡煉製的戮疫丹推送到了巫馬莉莉麵前。

巫馬莉莉雖然有怔,但還是立刻將這戮疫丹收了起來!

“冇想到……我竟會遭遇一淨(戮疫丹)強過四淨(戮疫丹)的事情!一天齡,你……這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啼禾閉著雙眼,問來。

話出,眾人都盯住了一天齡。

一天齡失笑一絲,語來:“啼禾公子,藥界士練法你學得不錯。而且還知道自己心識可能難以掌控此法,便以自身這個界環的特殊性來化解難度,不愧是胎(藥胎)生之人!而這戮疫丹,要換作一般人,那是根本無法創造出來。”

啼禾緩緩睜開了雙眼,冷冷而接:“你不想回答,也用不著來奉承我!”

一天齡再次失笑,但語:“好吧,那我就稍微解釋一下。啼禾公子,你創造了這個戮疫丹的道性/藥譜,但卻冇有用上更合適的界水界火來煉製。這問題就主要出在這兒。

“身為億中人譜(人譜界藥師),你當清楚,合適的界水界火,乃是這藥效的關鍵因素!你不該太習慣於你的胎全界水和胎全界火,儘管你的這個胎全界水和胎全界火確實用途廣泛。

“啼禾公子,一種界藥的煉製,從來都隻需更合適的界水界火,並未有最合適之說!”

啼禾雙眼深縮。

其餘之人聽得一怔一怔的。

“你不僅識得我這界環的特殊,竟然還清楚我身上界水界火的名稱!你——到底是什麼人?”啼禾話語裡有了無儘深沉。

一天齡笑而隻語:“啼禾公子,至於睫上劫,我,這麼告訴你吧,這世上,它目前隻有我能煉製,儘管它的藥譜確實也是一種道性。”

啼禾心頭一震,眼神漸漸有了不甘心!

一天齡微微歎了歎,轉向黑衣黑帷帽嬋和論玨來:“兩位,你們誰要這一顆金色的?”

黑衣黑帷帽嬋和論玨聽而直盯他手上的金藥。

數息權衡之後,論玨先說來:“給我吧!”伸手來要。

然而,就在這時,黑衣黑帷帽嬋卻是倏然一動,直接就將這顆失敗的睫上劫攝在了手上!

論玨悻悻然,欲言又止。也許麵對這個女人,他論玨終究還是相當忌憚吧!

“你的睫上劫,有何作用?”黑衣黑帷帽嬋冷聲問向一天齡。

一天齡微微一笑,回了六字:“天機不可泄露。”

話落,黑衣黑帷帽嬋冷冷而哼,回:“那你就期盼她還有命拿吧!”說時,目光一掃一煌態的羨央兒。

一煌態的羨央兒回懟:“一顆失敗品,竟還有人搶,真是好笑!”

黑色帷帽下,黑衣嬋眼神殺意頓起!

而一邊的啼禾在話後,也對一煌態的羨央兒露出了深沉冷意!

也就在這會兒,論玨笑嘻嘻對啼禾說來:“啼兄,你的戮疫丹該給我了吧?”

聞言,啼禾卻是一語:“論兄,一顆六淨回生丹不是已足夠了嗎?”

論玨頓時麵色一僵,內心最後冷哼來,原來你是在這兒等著我,很好,很好!

“是嗎?”

“難道不是?”

看著兩人針鋒相對,其餘人皆是有些迷惑。

“罷了,既然啼兄如此吝嗇,那我也不強求了。希望啼兄以後可得多帶一些六淨回生丹,不然哪天被人傷了可就麻煩了!”論玨話語中透著威脅之意。

啼禾一哼,冷冷接聲:“論兄,身上寶劍可得看好了,可彆再讓人奪了。”

論玨眼神深處殺機已起。

啼禾渾不在意,他隨即就對黑衣黑帷帽嬋說來:“嬋小姐,快開始你的比試吧,你比完,我也想找這位一煌小姐切磋一番呢!”說話間,絲毫看不出他剛纔受過傷。

聞言,一煌態的羨央兒冷冷而哼。

一天齡外的眾人則是有了思忖色。

最後,隻聽黑衣黑帷帽嬋對一煌態的羨央兒出聲來:“請吧!”

一煌態的羨央兒二話不說,一拉一天齡,以啄能瞬羨術先離開了(趕往鼓街鼓台)。

之後,黑衣黑帷帽嬋、啼禾、論玨也都以術法消失了。剩下的巫馬莉莉則是有了遲疑。今天的一幕幕已經給她帶來了太多的訊息,她本想好好理一理的,但是今天的事情顯然還冇完。

最終,她心念一定,身化青光,也趕往鼓街鼓台了。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