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9置無縫

就在兩人漫步於三羹園草地之時,已來到待君來的啼禾卻是皺起了眉頭。他內心納悶著,人不在,會去哪兒呢?嗯……算了,也不急於這一時,待入夜再過來看看!

心念一定,站在一天齡租房外的啼禾便化成了一道白芒,離開了待君來。

而當他重新回到城主府時,論玨卻是在他所住之屋外等著他。

一見,啼禾淡淡笑來:“論兄,你這臉色有點差啊!”

丟了論鋒劍的論玨心情自然不會好到哪兒去。隻聽他以密音問來:“啼兄,你身上可有六淨回生丹?”

啼禾微微一愣,未答反問:“論兄問這做什麼?”

論玨深吸一下,又以密音語來:“啼兄,如果你身上有,給我一顆,至於條件,隨你開!”

啼禾凝視了他一會兒後,也已密音語來了:“論兄,我身上的確有這六淨回生丹,但我的條件很簡單,就是你告訴我到底為什麼要,我就給你。”

論玨苦笑一絲,密音一歎:“啼兄果然是財大氣粗!六淨回生丹說給就給,還隻要一個問題的答案作為交換條件!”

啼禾聞言一笑,密音接聲:“論兄,以你這身份,這六淨回生丹應該不難弄到吧?為何卻偏偏要來找我要呢?”

論玨再次深吸一下,密音語來:“啼兄,你說得冇錯,這六淨回生丹要是在人界,我的確可以弄到。但說來慚愧,我此時身上是真的冇有什麼高等級的界藥,因為我一直以為自己有幾件不錯的界器護身,就能在這次獸練之機中高枕無憂了!然而,讓我冇想到的是,我的論鋒劍竟是被那七紅毓弄出了意外。這個意外,最終就導致我難以收回……被人奪走的論鋒劍了。”

話出,啼禾呆了呆,思忖了好一會兒後,才以密音一問:“你的論鋒劍如今在誰人手上?”

“在虞胭柔這個婊女人手上!”論玨密音帶憤。

啼禾又一次怔了怔,隨後密音一接:“論兄,那你現在找我要這六淨回生丹,和你被奪走的論鋒劍有何關係?”

論玨猶豫了會兒,最後一歎,以密音答來:“罷了,事已至此,啼兄,我便向你全盤托出好了。雖然那個意外讓我難以收回,但我還是可以用一種命魂相引之法把劍收回來。隻是這種術法一旦施展,會讓我在一段時間內陷入虛弱狀態。而六淨回生丹蘊含的生機、命能則是能夠幫我恢複過來!”

啼禾恍然了。他也冇再說什麼,隨即就從自身界環之中取出一顆生機、命能磅礴的六淨回生丹,拋向論玨。

論玨立刻接過,語來:“多謝啼兄!”

啼禾卻是淡淡一笑:“不必,你能來找我幫忙,終究還是看得起我!好了,論兄,你就去忙你該忙的吧!”說完,啼禾準備進屋去。

論玨卻是忍不住一問:“啼兄,你的界藥創造得如何了?”

啼禾未回頭,但語:“論兄很快就會知道的。”

論玨看著人進去,欲言又止,最後閃身而離。

——————

最可觴。

虞胭柔所租之屋。

虞胭柔正在拿著論鋒劍仔仔細細觀看著。

忽然,門外傳來了斛田的敲門聲。

虞胭柔眉頭微皺,出聲:“進來吧。”

話落,斛田推門而入,其受傷的手仍舊有紅腫,可見論玨那一劍威力確實不可小覷。

“傷還冇好,就跑過來,是擔心我把你搶來的這把劍給私吞了嗎?”虞胭柔漠然語來。

斛田連忙解釋:“不不不,胭柔,這劍我並不稀罕。此來,我就是想和你說一下,我得立刻返回靈靈城了。因為這種傷,我必須藉助我在靈靈城的加持之力,才能療複過來!臨彆前,希望你替我好好保護笑兒,好嗎?”

虞胭柔瞥了他一眼,接聲:“斛田,你這外甥在你心中真的有這麼重要嗎?”

斛田失笑而語:“胭柔,你該清楚,他如今是我們斛家年輕一輩中最有資質的,他的成長關乎家族利益!而我從來不會忽略家族利益!”

虞胭柔凝視起他來,緩緩接聲:“斛田,我今天也不妨給你一句實話,你若真想得到我,那首先你就得去成為你們斛家最頂端的人!”

聞言,斛田眼神時而興奮,又時而暗淡。

“好了,你這外甥,我會去保護,隻要他不自己硬生作死!”虞胭柔說完,不再看他,又觀看起手上論鋒劍來。

斛田苦笑絲絲,接聲:“多謝。”說著,轉身準備離開。在來到門口一瞬,他卻又回過身來,一語:“胭柔,這把劍其實也是個燙手山芋,你可得多加小心了。”

虞胭柔微微一哼,回:“那是對你而言!”

斛田暗歎而去。

也就在斛田離開後冇多久,虞胭柔忽然發現手上論鋒劍竟是有了一種燙手的溫度!而且,這溫度越來越高!

到最後,論鋒劍更是出現了強大的掙脫之力,猶似突然被什麼召喚了一般!

任憑虞胭柔以自身境力如何壓製,都無濟於事!

砰!

一瞬間,論鋒劍破窗而去!

虞胭柔眼神一寒,心神一哼,算你能耐,論玨!

破窗而去的論鋒劍,速度飛快,且直往城主府方向飛去!

不用說,定是論玨施展了他那命魂相引之法。

在一條街上,一身銀衣的一天齡和一身金裳的一煌態羨央兒正攜手並肩行走著。

他們已從三羹園散步回來。

在論鋒劍從街空飛掠的一瞬,一天齡駐足下來,抬頭凝望。一煌態的羨央兒也自是覺察了動靜,她在望瞭望後,便輕聲語來:“這絕非尋常界器。”

一天齡嗯了一聲,接聲:“它帶有層帝的氣息。”

一煌態的羨央兒愣了愣,輕笑出聲:“你這雙邪珠子,就冇有看不明的!”

一天齡看向她,一接:“羨大小姐,你是不是很羨慕?如果是,那其實在我萬千術法之中,有一種鑄眸之法,它可以讓你擁有一雙與眾不同的眼眸,你想要練練看嗎?”

話落,一煌態的羨央兒倏然伸出一指,颳了他鼻子一下,回:“難道我現在的眼睛還不夠好看嗎?”

一天齡失笑了,接聲來:“不,它已無與倫比。”

一煌態的羨央兒麵色紅了起來,好似紅得次數多了,已自生暈光!

“以後少拿你這些術法和我得瑟!你有術法萬千,但我有你一個就已勝過萬萬千!”一煌態的羨央兒低聲而語。

一天齡輕輕歎了歎,一轉話題:“前麵那一個衣鋪,不知道有冇有金色的男袍。”

一煌態的羨央兒被這種思維跳躍給震了震。很快,她臉上的暈光又已綻放來。她明白他這話是什麼意思,他的意思就是讓她給買一件金色的衣服給他!

“你要幾件?”她的心怦怦亂跳不停,卻是柔聲語來。

“給我萬千,如何?”一天齡語氣充滿了打趣意味。

“想得美,頂多給你置一件!”一煌態的羨央兒說著,便拉起了他,走進前麵那家名叫《置無縫》的衣鋪了。

在鋪中一番精挑細選過後,她看中了一套金色的閒裝。其價格不算怎麼貴,她毫不猶豫就掏錢了。

他微笑地看著她,忽然感覺她其實就是一個小女孩!她的臉上佈滿了濃濃的喜悅,一身輕快,又愜意!

他看著她把這套金色閒裝遞來。

他聽著她命令式的話語:“去,現在就去裡麵換上給我看看!”

他接過了,但以羨語仙音術一語:“羨大小姐,你是什麼時候量過的我身寸了?”

話出,一煌態的羨央兒眼神無限羞澀,但以羨語仙音術一回:“你整個人都已印在了我的命魂中,區區身寸還用得著量嗎?”

一天齡目光微避,不再接話,去了衣鋪的換衣屏後。

一煌態的羨央兒深吸著,竭力平複內心的漣漪。漣漪雖小,卻是綿綿不斷。

在等了一會兒後,一身金色的一天齡便從屏後出來了。一煌態的羨央兒看著,看著,雙眸有些迷濛來。

“羨大小姐,走吧。”一天齡喚來,牽來。

一煌態的羨央兒回神,緊握,無言。

而他之後也是一路未語。

直到他倆回到待君來的租房中時,才聽她說來:“這小地方的衣服終究還是太簡陋了,有時間,我再回家給你置辦一套!”

一天齡攬過她來,注視著,一語:“謝謝。”

一煌態的羨央兒似是再也忍不住,她主動親吻他來。

在親吻之時,她也瞬間恢複了絕美真身。

綿綿回吻之後,他分開她來,語:“把我的搖椅給我拿出吧,走得真是有些腳痠了。”

話落,羨央兒一笑,便把搖椅擺了出來。

“好了,你要是不累,就接著練你的《待經九璧》吧!”一天齡說完,便在搖椅上,躺了下來。

而羨央兒卻是一語:“該說謝的人是我,謝謝你今天陪我散步了。在我以往的人生中,還從未有人給我這種腳上的愜意。”

已閉著雙眼的一天齡聽而一接:“羨大小姐,散步,可並非隻有腳上的愜意,它還有手上的。我,可記得我好像一直都有握著你的手。”

羨央兒莞爾一笑,緩緩走向軟榻。在上麵盤坐下來後,她才說來三字:“厚臉皮!”

一天齡失笑,不再打擾她。

而她也開始明悟適璧篇剩下的來。

當夜晚降臨之時,一天齡就從搖椅上起身,走到窗台,望起了夜色。

而榻上的羨央兒麵上則是露出了晶瑩汗水,明悟的過程想來相當艱苦!

一天齡隻是偶爾回頭,看了看她,並未出聲來。

然而,他不出聲,卻有人從外忽然傳來了聲音:“一天齡。”

是啼禾。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