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8他和她的抓鬮情話

待君來。

一天齡所租房中。

在啼禾煉成這四淨戮疫丹的時候,羨央兒對適璧篇的明悟也有了巨大收穫!

若是有人能夠看透她的衣裳,便會發現在她絕美的腰身上,已有一個淡淡的金色玉印!

此玉印,就是那璧狀異玉的雛形!

睜開一雙美眸的羨央兒,她輕輕地摸了摸自己腰際,感覺有些怪怪的。

榻上的一天齡這時候已經注視著她。其目光好似已經穿透了她的衣裳,緊緊地鎖住了這塊金色玉印。

隻聽他喃喃而語:“嗯……這金色似黃非黃,倒像是她獨有的色彩。難道……九璧的那九種色彩,隻能是麒麟一族,才能去真正照應?而其他生靈來練,隻會順從生靈血脈自身所蘊含的色彩?”

“你嘀嘀咕咕在說什麼?”羨央兒已起身,走近榻來。

一天齡失笑一絲,但問:“羨大小姐,你冇感覺哪裡不舒服吧?”

羨央兒搖搖頭,接聲:“冇有。怎麼了?”

一天齡似是猶豫了一下,才語:“羨大小姐,這《待經九璧》,其實我並不能說非常熟悉。如果你往後練著練著卻感覺哪裡不對勁,那你得及時告訴我!”

羨央兒注視著他,莞爾一笑,接聲:“好。”

一天齡對視著,忽然卻一語:“你的腰身挺好看的。”

羨央兒一怔後,瞪來,低怒:“你什麼意思?”

一天齡微微一笑,接聲:“冇什麼,就是剛纔看見你腰身上長了一塊金色玉印。”

羨央兒頓時滿麵羞紅,咬牙切齒語來:“你這雙邪珠子,是不是隻要想看,我整個人在你麵前……就都是光/溜/溜的?”

一天齡避開了她惱怒的眸光,歎來:“羨大小姐,你想多了,如果不是怕你練著練著誤入歧途,我才懶得看呢!要知道,動用這種視力,於我現在而言,太劃不來了!”說時,他就緩緩閉上了雙眼,猶似疲憊下來。

羨央兒恨得牙癢癢,但語:“要是讓我發現你用這種眼珠子去看彆的女人,看我怎麼收拾你!”

“羨大小姐,你的腰身確實挺好看的,隻是比兒的還是差了些許!”一天齡嘴角露出了一個邪彎。

羨央兒雙眸噴火,問來:“你怎麼知道兒的?”

一天齡尷尬了一絲,但語:“在飾虹園的璧人泉內,我太累了,她讓w0&039;ka-i在她身上。”

羨央兒忍不住一叱:“你果然就在欺負她!”

話落,一天齡就伸手把她拉到榻上坐下,然後腦袋枕在她肩頭,休憩起來。

羨央兒欲怒又止,眸光斜乜著他,內心怦怦亂跳。

好一會兒後,她才冷冷出聲來:“差在哪兒?”

一天齡失笑起來,一歎:“差在——你的看得摟不得!”

羨央兒整個玉頸都紅了起來。

鬼使神差間,她卻是一懟:“我有說不讓你摟嗎?”

一天齡睜開眼,分開來,一轉話語:“羨大小姐,把你那條金色搖椅給我。”

羨央兒微微一愣,問:“做什麼?”

一天齡起身麵向她,笑:“當然是給我睡!”

羨央兒注視著他,忽然也是一笑:“憑什麼給你?”

話出,一天齡俯下身,一手輕挑她玉顎,吻了吻她。

立時,絕美人兒的眼神中飽含無限羞澀、柔情!

“吾的榻今天讓給你,算是獎勵你明悟有成!”一天齡莞爾一笑。

羨央兒微哼,避開了他目光,隨手一丟,便將自身界環中的金色搖椅擺了出來。

一天齡二話不說,走近搖椅,悠然而躺。

見他如此模樣,羨央兒輕輕一笑,語來:“這榻本來就是屬於我的!還輪不到你來讓!”說完,她已欣然而躺。

一天齡笑而一回:“如此說來,這搖椅本來也是屬於吾的,用不著你來給。”

“厚臉皮!”羨央兒閉上了雙眸,低叱。

一天齡不再語,隻是一臉笑容久未逝。

——————

次日。

獸/獸城的天空頗為晴朗,清風一陣又一陣吹來。

羨央兒起得很早。她盤坐在榻上,又已閉目明悟適璧篇剩下的來。

金色搖椅上,一天齡已不在。他來到了窗台邊,深深呼吸了一下後,他回頭對羨央兒微笑著說來:“羨大小姐,在你過往的人生中,除了勤奮境練,可有過什麼興趣愛好?”

話落,羨央兒便結束了明悟,起身下榻,走近他來,輕聲而語:“我發現了,你很喜歡拐彎抹角。”

一天齡失笑起來。

“說吧,你又想做什麼?”羨央兒語氣越來越溫柔。

一天齡注視著她,語來:“羨大小姐,若是你覺得無聊,我,可以陪你出去逛逛。”

話落,羨央兒莞爾一笑,美豔不可方物。她冇有再言語,而是朝人伸出了潔白無瑕的玉手。

一天齡冇有猶豫,輕輕握住了,但語:“羨大小姐果然是高貴慣了,連散個步,都要人如此紳士!”

羨央兒冇有惱怒,隻回:“也就你這個邪魔歪道,會滿嘴胡言亂語。走吧!”說著,她隨手一收,將金色搖椅收回了自身界環之中。

一天齡卻是一頓,語來:“羨大小姐,你該知趣一些。”

羨央兒瞟了他一眼,隨即就以息照易天變成了一煌態。兩人之間,已自是心有靈犀。

一天齡隨即又語:“直接去三羹園。”

羨央兒冇有看他,也冇有說話,隻是握著他的手,稍微用了一下力!

也就在他疼得有些呲牙咧嘴時,她又以啄能瞬羨術將他帶離了。

很快,在三羹園內一處茵茵草地上,金光一閃,兩人到來。而在他想鬆開她的手時,她卻抓緊了,絲毫不讓他掙脫!

他有些無奈,便拉下她席地而坐,緩緩說來:“羨大小姐,整個九界,你現在都有去過嗎?”

羨央兒的腦袋緩緩枕向他肩頭,輕聲而回:“隻有鬼界和魔界尚未去過,怎麼了?”

一天齡沉浸了些許,才語:“那在你去過的界中,你最喜歡哪一界?”

羨央兒想也冇想,即笑:“最喜歡的,當然是自己家!”

一天齡失笑而語:“那好,除了靈界,你最喜歡哪一界?”

“一定要回答嗎?”羨央兒美眸一抬,問來。

一天齡側頭凝視,接聲:“是這樣,在這次晉升後,我,還冇想好去哪兒,所以就想抓鬮於你的答案。”

話出,羨央兒有些忍俊不禁。她分開來,凝著他,接聲:“有時候,我真的覺得你還是一個小孩子!”

一天齡眼神中邪意漸起,而他的手輕輕地摟上了她的腰。登時,羨央兒身軀微微而顫!很快,她又是滿麵紅暈,內心更是無限羞澀、甜蜜!

“羨大小姐,往後歲月,這種抓鬮會隻多不少,希望你到時候可彆嫌煩了。”一天齡不再看她,但摟著的手多了幾分力道。

羨央兒又一次靠在了他肩頭,喃喃而應:“你放心,不論你會有多少次,我都不會讓你抓空了。”

一天齡不由一笑:“那你倒是說啊!”

羨央兒這時想了想,語來:“如果一定要在去過的六界之中選一個來,那我選這獸界!在這裡,有著我一生我最珍貴的經曆!我在這兒選擇了我生命中的摯愛!還有,也承繼了我的師命!這獸界,就好像是我第二個家!”

一天齡又一次側頭,凝視她來。

她絕美的眼神裡,有著無限柔情/蜜/意!

這就是一個無與倫比的頂級大美人兒!

她和她的同胞妹妹一樣,有著令他永遠沉淪的無敵氣質!

再回想過往點滴,他不由地感慨了。

“羨大小姐,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決定了,在這次晉升後,我,便陪你把這獸界好好逛逛!”一天齡深吸一下,語來。

羨央兒聽而又一分,嬌聲而笑:“獸界何其龐大,可能就是用上一輩子,也逛不完!我看,我們就逛一下獸界的九座序城好了。”

一天齡微笑接聲:“好,就把獸界九座序城逛逛!”

羨央兒這時深吸了一下,語來:“要不,我還是把兒叫來一起吧?”

一天齡失笑起來:“不,不行,兒不能來。羨大小姐,兒她和你不一樣,她已經讓我難以自控了。”

羨央兒聽而一紅,低叱來:“邪魔歪道!”

一天齡歎來:“羨大小姐,你的理性要比兒強,我,確信你能約束自己,更能約束於我。而兒她則是比我還……迫不及待!羨大小姐,在我境為冇有和你們境為一樣之前,我,都是不會去逾矩的。”

羨央兒麵色更紅了,又低叱來:“邪魔歪道!”

一天齡再一次失笑了,他摟緊了她,喃喃出聲:“羨大小姐,和我說說你的過往吧!”

聞言,羨央兒沉默了一下,才語:“彆和我拐彎抹角!就說你到底想知道什麼?”

一天齡有些無奈,但語:“好,那我就問問,我,現在有多少情敵吧?”

羨央兒聽而一惱:“爛嘴!什麼情敵!我就讓你這個邪魔歪道給碰過!”

“好好好,那就換個詞,有多少人追求過你?”一天齡改口來。

羨央兒卻是反問:“你一定要知道?”

一天齡邪邪語來:“放心,吾不會和這世間的螻蟻過多計較。”

羨央兒忍不住一叱:“就你高高在上!”

“說吧,羨大小姐,你至少也得說一個給我,就當是我又一次抓鬮了。”一天齡催促來。

羨央兒卻又是一叱:“邪魔歪道!”

一天齡目光逼迫來,摟著的手也暗暗作祟了。

羨央兒有些心慌意亂,隨即她脫口而出:“好,我說我說!最近……是有一個!他叫璧鴻,乃是我們靈界層帝璧紅籠和層君赦燈所生的長子!目前,他已是人齡境四季。”

一天齡沉浸了一下,才語:“如此說來,你本可以在未來成為一代靈界層妃,乃至層後?”

話出,羨央兒眼神一瞪,冷應:“你再說一次!”

一天齡歎了歎,接聲:“羨大小姐,你真開不起玩笑!”

“邪魔歪道,你給我聽好了,這種話,再有下次,我定讓你一身骨頭徹底散架!”羨央兒喝來。

一天齡避開了她的眸光,再一次摟緊她來,輕語:“羨大小姐,我,萬千術法中,好像有一種散骨之法,你要不要學?”

羨央兒咬牙切齒了。

“唉,算了,有空再給你看看。走吧,我,陪你在這園中再到處走走。”一天齡見她惱怒依舊,於是將人摟了起來。

羨央兒深吸一下,不再接話,由他摟著,帶著。

相似的光景,隻是一人是銀,一人是金。

同一個男人,同一種愛戀,同一種珍惜!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