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2在這獸界,你確實是母的

次日。

待君來。

榻上,一天齡已醒。

而在榻邊,羨央兒還在伏睡著,模樣頗為香甜。

他安安靜靜地看著她頭上烏黑明亮的髮絲,悄悄抬手,欲撫,又止,欲撫,又止。

來回往複了數次後,他最終是輕輕一推她手臂,冷冷出聲來:“羨大小姐,你是不是該醒了?”

話落,羨央兒睜開了雙眼,緩緩站立來。

一天齡這時也坐了起來,準備下榻。

羨央兒卻是一輕語:“你全都恢複了?”

一天齡看向她,漠然而回:“羨大小姐,你便宜還冇占夠嗎?”

羨央兒微怒,內心直罵,混蛋!你就這麼喜歡翻臉不認人嗎?

“去,給我倒杯水來。”一天齡不再看她,也不再下榻。

羨央兒咬牙切齒,但卻還是走向桌子給他倒去了。在倒好一回身後,她瞪著他,一語:“你是不是很想找個丫鬟給你端茶倒水?”

一天齡對盯,反問:“怎麼,不行?”

話出,羨央兒就把倒好的水自己喝來!

“果然是天生嬌貴,永遠也乾不了這等卑賤之活!”一天齡隨即一諷。

羨央兒目光一沉,接聲:“你再說一次!”

一天齡卻避開了她目光,因為她已蓄勢待發,就想揍他了。

羨央兒微微一哼,又拿起了桌上之壺,倒滿一杯,走向他來。

在遞來之時,她冷聲而語:“我看你天生就是嘴賤!這輩子永遠也吐不了象牙!”

一天齡接過,先喝,回來一句:“在這獸界,你確實是母的。”

話出,羨央兒氣得發抖!

而一天齡將杯子塞回她手中後,便又躺下,閉目休憩了。

羨央兒倏然一用力,直接把手中杯子捏得粉碎!

“你等著,等成了婚,看我怎麼收拾你!”說這個的時候,羨央兒已是心不跳臉不紅。

一天齡麵龐不自然地抽了抽。

而羨央兒隨即把手上碎灰一抖,就走到桌邊坐了下來,然後開始閉目明悟適璧篇術法了。

約莫半個時辰後,門外卻是傳來敲門聲和一個女聲:“一煌小姐,我能見見你嗎?”

女聲不是彆人的,正是七紅毓的。

羨央兒聞聲一愣,隨即就易成了一煌,走去,開門來。

一照麵,一煌態的羨央兒便淡然問來:“你有什麼事?”對七紅毓,羨央兒還是客氣的。

七紅毓猶豫了一下,才語:“一煌小姐,我能進來再說嗎?”

一煌態的羨央兒讓開了。

七紅毓走進,望瞭望榻上靜躺成眠的人。

一煌態的羨央兒隨手關上門,走到桌邊,語來:“坐吧。”

七紅毓應了一聲:“謝謝。”

在她坐下後,一煌態的羨央兒才又語:“說吧,你來是有什麼事?”

七紅毓又似猶豫了一下,才語:“一煌小姐,我有一個不情之請,還望你成全。”

一煌態的羨央兒盯了她一下,即語:“如果你是來為那賦蓓蓓求情,那就免了。她的刀,我弟弟是不會幫她修複的!”

七紅毓瞬間黯然。不用說,就是羨央兒一語中的,說破了她的心思。她的確是不忍賦蓓蓓那般氣悶。

“一煌小姐,我知道蓓蓓昨天和你說話是衝了點,但是她絕對是冇有惡意的!請你彆和她一般計較,好不好?”七紅毓懇求出聲。

一煌態的羨央兒盯著她,靜默了一下,才接聲:“你和她關係這麼好嗎?竟然這般低三下四來乞求於人!”

七紅毓失笑一絲,接聲:“她是我師妹,她有困難,我自然會不遺餘力幫她。一煌小姐,就請你幫幫忙,有什麼條件,你儘管提,能做到的我絕對去做到!”

一煌態的羨央兒冇有再看她,而是看向榻上的一天齡,出聲來:“天齡,你看這位已經說到這份上了,你要不要幫?”

一天齡緩緩睜開雙眼,坐起來,看向七紅毓,漠然而語:“七紅毓小姐,你自己的忙,我,都不想立刻來幫,你覺得我還會幫你那不識好歹的師妹嗎?”

七紅毓聽著,不禁咬起了嘴唇,目光有忿。

“好了,如果你隻是為了她的事而來,那你可以離開了。”一天齡下起了逐客令。

七紅毓這時深吸一下,接聲:“我要回宗門了,離開前,你幫我看看我身上的血脈,就算是你完成了當初幫我查身世的承諾!”

話落,一天齡和一煌態的羨央兒皆是怔了怔。

“看看你身上的血脈?你身上血脈怎麼了?”一煌態的羨央兒回神後,問來。

七紅毓收斂了一些忿色,解釋來:“前些天,在鼓台和論玨比試的危急關頭,我身上出現了一種從未有過的彩虹異象。而我師叔說,這可能和我軀身血脈有密切關係,所以,我就想能不能從這查出我的身世。”

一煌態的羨央兒若有所思。

一天齡卻是已起身,他走近七紅毓,並來到她背後,目光直射她的脊背,猶似有某種穿透之能!

七紅毓冇有動。

一煌態的羨央兒怔了怔,隨即問來:“怎麼了?”

一天齡卻是閉上了雙眼,神情有一絲苦澀,微微一歎。

七紅毓不由起身,看向一天齡,問來:“你看出了什麼對不對?快告訴我,到底是什麼?”

一天齡睜開了來,目光有些複雜地看著她,緩緩而語:“七紅毓小姐,你當真要以此來了卻我幫你查身世的承諾?”

七紅毓沉默了一下,接聲:“對!隻要你告訴我這彩虹異象到底是什麼,身世承諾之事就立即作廢!”

一天齡深吸一下,失笑一絲,語來:“七紅毓小姐,那你聽好了,我,接下來的話,你最好不要再告訴他人,因為你這彩虹異象乃是一種逆尊之紋!

“它是遙遠之前一位名叫逆虹酥的逆頭大尊所獨有的。它相當於一種傳承契印,蘊含著部分時空之能。它能讓境者有條件地穿越到過去。而你已經有激發它的跡象了。一旦讓外人得知你擁有此等逆印,自會引來無數覬覦,乃至掠奪!

“另外就是,這位逆虹酥乃是出自聖界寸語宗。想來,你這身世和聖界寸語宗有著不小的關係。我,言儘於此,你好自為之吧。”

說完,一天齡走向了軟榻。

七紅毓完全忘了回神。一天齡說的這些訊息,已讓她徹底陷入了呆滯。

一煌態的羨央兒看了看她,目光也有些複雜,內心嘀咕,竟又是一個和小養一樣身世驚人的!這混蛋,還真是會遇人!

“謝謝。”最後,七紅毓回神說來。

一天齡卻已躺下,閉目而憩,不再搭理。

七紅毓瞥了他一眼,便對一煌態的羨央兒說來:“一煌小姐,打擾了,告辭。”

一煌態的羨央兒這時卻是問來:“等一下。你之先說要回宗門了,難道你不繼續等待獸練之機了?”

七紅毓卻是又瞥了一天齡一眼,才語:“他說了,短時間內這獸/獸城獸眼不會再全部開啟了。”

一煌態的羨央兒瞟了榻上人一眼,內心再起惱,這混蛋,果然就是在沾花惹草!

七紅毓朝門邁去了。

在拉門一瞬,她卻又停下,回身問來:“一公子,我能不能再問你一件事?”

稱呼變了,已然有了隔閡之意。

“什麼?”一天齡靜默了一下,纔回。

“這獸/獸城內傳聞的人級天啄我心丹,它是真的嗎?”七紅毓之所以會來問,完全是因為她已經認定一天齡閱曆極其磅礴!畢竟他連這種逆尊之紋都清楚,且剛纔看上去還對這種逆尊之紋不怎麼在意!甚至可以說連一絲羨慕嫉妒都冇有!

一天齡睜開了雙眼,坐起來,看向她,接聲:“七紅毓小姐,你可不像貪圖外物的人,為何要問這個?”

七紅毓沉默了一下,才語:“因為這個人級天啄我心丹,它曾經導致我師尊廢寢忘食地煉製,最終……卻是讓她耗儘心血也冇能如願。我需要弄清它究竟是什麼樣的,以告慰她的……在天之靈。”

一天齡聽著,垂下了眼簾,神態有些複雜。

一見,一煌態的羨央兒有些迷惑。

而七紅毓則是立時又語:“你知道對不對?請告訴我,到底是不是真的?”

一天齡睜開雙眼來,凝著她,接聲:“七紅毓小姐,真的又如何?你難道還想繼續追查下去嗎?要知道,巫馬城主她可是已經殺一儆百了。”

七紅毓卻是一回:“這人級天啄我心丹本就是我宗門收藏之物!一切不過是當年宗門之中出現了一個律令一族的叛徒,才導致外泄的!如今,我師叔也正準備和我們回宗門報稟!屆時,這巫馬莉莉她也要掂量掂量這裡麵的利害關係!”

看到七紅毓如此義憤填膺,一煌態的羨央兒沉思著。

而一天齡目光卻是變得深邃起來,他靜靜一語:“七紅毓小姐,你真的這麼想告慰你師尊在天之靈嗎?”

七紅毓含淚而喝:“師尊撫育之恩,七紅毓此生已難還!”

聲落,一天齡起身,抬手而張,掌心赫然出現了他身上最後一顆人級天啄我心丹。

七紅毓怔住,皺眉不解。

一煌態的羨央兒眸中含靜,未言,未動。

“七紅毓小姐,這就是人級天啄我心丹,給你。”一天齡以境力將丹推送到了七紅毓麵前。

七紅毓震住,難以置信。

“隻是告訴你逆尊之紋,總覺得讓你吃虧了,此丹就算稍作彌補吧。不管你是要拿去祭奠也好,還是上交宗門也罷,都隨你。唯有一點,你不可向人說,此丹是我給你的。”一天齡隨即又語。

七紅毓回神了,緊盯而問:“你……你怎麼會有這人級天啄我心丹?”

一天齡失笑一絲,隻接聲:“七紅毓小姐,你可以離開了。”

七紅毓欲追問。

這時,一煌態的羨央兒說來:“我弟弟是界藥師出身,能練出這人級天啄我心丹冇什麼好奇怪的。七紅毓,我弟弟給你這人級天啄我心丹,你最好還是自己服用。儘快提升你自己實力,才能讓你更好地去查自己身世!聖界寸語宗,那可是當今聖界三大帝聖勢之一!”

七紅毓默然了。

“另外,我也建議你們不要再執迷這人級天啄我心丹的真相了。巫馬莉莉能在這巨大的獸眼風波中,成為獸/獸城之主,那在她背後肯定就有不懼你們藥天宗的勢力!一旦真正引起了靈獸兩界的界戰,那你們就可以說是靈界的千古罪人了!”一煌態的羨央兒說得很嚴肅。

七紅毓不禁一震,千古罪人?

“好了,拿著它,你回去吧。”一煌態的羨央兒又一語。

七紅毓看著眼前的丹,還是有些猶豫。

一煌態的羨央兒不禁失笑:“我弟弟難得送外人東西,你竟還這麼不賞臉,莫不是瞧不起他?”

七紅毓被說得尷尬了,她緩緩抬手將丹一收,低聲說來:“謝謝。”

“你若真要謝,那就當我麵把它先服了。”一煌態的羨央兒自然還是怕七紅毓太傻,會把丹上交或者給他人。

七紅毓有些不知所措了。

一煌態的羨央兒不由一笑:“快點啊!”

一聲催促,最終讓七紅毓投降來,她服了。

丹一入喉,她便感受到了一股難以言喻的力量蔓延全身來。

“你可以試試現在身速。”一煌態的羨央兒又是一笑。

七紅毓一怔,一動念,她人已消失。

待君來大門外,一道茜紅之光倏現,七紅毓已立。

她內心大駭,這……是什麼速度?

我連一絲境力都未動用!

“七紅毓,你聽著,你服用了人級天啄我心丹的事情,絕不可外揚!若是讓我知道了你泄露我弟弟的秘密,那我可會過來找你麻煩!”七紅毓耳邊,傳來了一煌態羨央兒的密音。

七紅毓定了定心神,以密音一回:“一煌小姐,我記住了,你放心,任何人我都絕口不提!請一煌小姐再替我謝謝他!”

“嗯。”

在一煌態的羨央兒密音一落後,七紅毓就朝前走去,回最可觴了。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