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9就地取材,就人而選!

以啄能瞬羨術離開鼓街的一煌態羨央兒,隨後並未回待君來,而是來到了城主府前麵的街上,因為在她貼身界環之中的一天齡說要來這城主府。

在一停步時,她將他從貼身界環之中放了出來。

一落地,一天齡便瞥了一下她受傷的手。

一煌態的羨央兒餘光有所覺,默不作聲。

“羨大小姐,你是個蠢女人。”一天齡朝前走去,突兀一語。

一煌態的羨央兒聽而自慍。她跟上,接聲:“我承認我是小看了你種的那條東西(血圃藍櫻槍),但如果你想以此來抬高自己,那就免了!這輩子,在我麵前耀武揚威的人,可不差你這一個!”

一天齡眼神中邪光暗起,一停步伐,漠然直視她來,語:“說你蠢,你就是蠢!”

一煌態的羨央兒咬牙切齒,怒瞪而回:“我再蠢,那也比你這般口是心非強!”

一天齡避開了她眸光,緩緩看向她受傷的手,猶似在思索什麼。

一煌態的羨央兒下意識就把傷手,往身後藏了藏。

一天齡微微一哼,語來:“如果任它這樣,短時間內,它恐怕不會癒合。”

一煌態的羨央兒內心忽然起了絲絲委屈,混蛋!你明明就是關心,為何偏要這樣故作姿態?

一天齡似是覺察了她內心所怨,隨即又一語:“羨大小姐,你應該很擅長一心二用吧?”

一煌態的羨央兒愣了愣,問來:“你想說什麼?”

一天齡這時卻又朝前走去,接聲:“你可以回去換上央裳,央裳它是肯定能夠幫你迅速癒合這種傷口的。”

一煌態的羨央兒再次跟上,恨聲而語:“除此之外呢?”

一天齡失笑一絲,回:“或者,你邊走邊去《待經九璧》中找一些癒合之法,儘快明悟來。”

一煌態的羨央兒冷冷而笑:“你不是很擅長煉製界藥嗎?你給我練一種即刻癒合的來!”

一天齡眼神中邪光再起,漠然而回:“你想得美!”

一煌態的羨央兒又一次咬牙切齒,雙手緊握成拳。

然而,就是這一握,手指傷痛立時變得更厲害了,忍不住時,她低嘶了一聲。

一天齡餘光瞥著,卻是說得更讓人憤怒了:“原來你還知道痛。”

一煌態的羨央兒真想把他就地狠狠揍上一頓!

“羨大小姐,你記住了,我,可不會對你有什麼憐惜,你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當時明明可以閃躲,你卻偏要逞強!”一天齡麵上現出了一絲青筋,彷彿在怒。

一煌態的羨央兒一盯,內心漸漸舒坦了。

怒,就是關心所致!

隨即,她一合雙眸,開始在腦海的《待經九璧》中搜尋癒合之法來。

一天齡也不再多話,直朝城主府大門邁來。

不多時,兩人便到了。接著,一天齡便向大門守衛說明瞭來意,也就是來找啼禾。

識得一天齡的一守衛也很快就進去通稟了。

約莫片刻之後,那常伴巫馬莉莉身邊的巧麗侍女便出來了。她在打量了一下一煌態的羨央兒後,就對一天齡說來:“一公子,我們已經去通知啼禾公子了,你們跟我進大廳去等吧!”

隨即,一天齡和閉目而浸的一煌態羨央兒跟著這巧麗侍女進去了。

很快,他們就來到了大廳。

而巫馬莉莉正端坐主位。她一雙目光很快就盯在了一煌態的羨央兒身上。她內心思疑不斷,這女人是什麼人?和他又是什麼關係?

在巧麗侍女退下後,巫馬莉莉就問向一天齡:“她是誰?”

一天齡猶豫了一下,才接聲:“我,姐姐,一煌。”

巫馬莉莉怔了怔,又問:“她眼睛怎麼了?”

一天齡失笑一絲,語:“冇什麼,她在想事情,暫時不想睜開而已。”

巫馬莉莉哼了一聲,一起身,走近來,語:“聽說,你今天在鼓街鼓台上大勝了獸魔城妲邈邈?”

獸/獸城人們散播的速度果然很快!

轉眼,巫馬莉莉就已知曉來。

一煌態的羨央兒聞聲,雙眼未睜,但回:“是又如何?”

巫馬莉莉又哼了一聲,漠然而語:“本主問你,就是想警告你,你可彆在本主的城內興風作浪!”

一煌態的羨央兒顰眉蹙額,猶似正在某個緊要關頭,她並未再接話。

而巫馬莉莉隨即就對一天齡說來:“今天既然你來了,那就在你和那啼禾說完事後,給本主兌現你答應的吧!”

一天齡聽而一接:“行,隻要和啼禾公子有了了斷,我,就來兌現。”

話出,巫馬莉莉微微一皺眉,問來:“了斷?你和啼禾有仇怨?”

一天齡失笑,搖搖頭,欲回答之際,啼禾卻是已出現在了廳外。而與之一道來的,還有論玨和黑衣黑帷帽嬋。

“巫馬城主,你想多了,我與他並無任何仇怨,隻是有一場界藥比試而已。”啼禾朝巫馬莉莉說來。

巫馬莉莉怔了怔,內心思疑起來。

啼禾也冇再多看她,他的目光和論玨、黑衣黑帷帽嬋一樣,也在一煌態的羨央兒身上停留起來。關於今天鼓街鼓台戰事的訊息,他們三個此時都也已知曉了。

隻聽論玨走近,一笑:“一兄,這位就是你姐姐一煌嗎?”

一天齡隻點了點頭,便對啼禾說來:“啼禾公子,你說吧,要怎麼比?”

啼禾注視著他,深吸一下,接聲來:“藥材,由你來定,隻要是同一地域內就可以。”

一天齡沉思了會兒,便笑著說來:“啼禾公子,於我等界藥師來說,這世間萬物皆可入藥。而你我又相會在此廳,不如就以這廳中之物,來選材吧!”

話落,除卻一煌態的羨央兒冇有什麼反應外,其餘人皆是一愣,以這廳中之物?

啼禾環視了一下大廳。廳中,除了正常的建築和生活之物外,並無其他。

一天齡靜靜地看著他,嘴角猶含笑意。

很快,啼禾的目光就在眾人身上移動起來。

最後,他對一天齡笑來:“有意思!你是想在這幾位身上選藥材?”

話落,一天齡淡然接聲:“有何不可嗎?”

除了一煌態的羨央兒,其餘之人皆是一震,在我們身上?

啼禾聽而一接:“不,正合我意!隻是這樣一來,好像還得征求一下這幾位的意見了。”

話落,論玨第一個回神,笑嘻嘻說來:“我冇意見!完全冇意見!”

黑衣黑帷帽嬋冷冷哼了一聲,未作發表。

巫馬莉莉則是來回看了看一天齡和啼禾,才語:“把你倆比試的具體規則,先和本主說清楚!”

啼禾隨即答來:“巫馬城主,規則是這樣,我和他要在三天內取同一地域內的藥材,各自創造一種九界全新的且不能以結果來分級的界藥!然後,再在相同時間內,各自煉製對方的這種界藥。練出來後,再與各自所創界藥相比,看誰的藥效更勝一籌!”

巫馬莉莉聽得心頭大震,竟是要創造一種全新的界藥?好狂的比試!

“巫馬城主,你就成全他倆吧!”論玨幫腔來。

巫馬莉莉掃了他一眼,心中已有了計較,聽她語來:“如此說來,你倆最終是會產生四顆界藥?”

一天齡笑著點點頭。

啼禾則是接聲:“巫馬城主,你想說什麼?”

巫馬莉莉當即一回:“事後,本主要你們那顆藥效最強的界藥!”

啼禾沉默了一下,轉向一天齡,問來:“我無所謂,你覺得如何?”

一天齡想了想,纔對巫馬莉莉說來:“巫馬城主,最強不能給你,隻能給你一顆。”

巫馬莉莉臉色頓沉,冷問:“為什麼?”

一天齡笑了笑,接聲:“啼禾公子和我選材,實際已確定是從你們四人中選。而如果事後真要將四顆界藥分配,我,必然會把最好的留給我這姐姐。這,你應該能夠理解吧?”

話出,閉目而浸的一煌態羨央兒眼珠動了動。

巫馬莉莉聽後,看了看她,才語:“好,本主給你麵子,本主求其次!”

一天齡不再說話。

啼禾隨即看向論玨和黑衣黑帷帽嬋,問來:“兩位,你們是否還有意見?”

論玨立刻笑來:“啼兄,我隻要一顆就好!”

啼禾應聲:“可以。”

黑衣黑帷帽嬋靜默了一下,才冷冷一語:“最後一顆我要,並且事後,這個女人要和我打一場!”說時,她指向了一煌態的羨央兒。

顯然,今天鼓街鼓台戰事,已經觸動了黑衣黑帷帽嬋的內心,她也是極其要強的!

一煌態的羨央兒眉頭微微一動。

聞言,啼禾不由看向一天齡,語來:“嬋小姐又提了條件,你看怎麼辦?”

一天齡失笑,他看向黑衣黑帷帽嬋,歎來:“嬋小姐,你怎麼就這麼確定我和啼禾公子一定會選你身上的東西來作比試藥材呢?”

黑衣黑帷帽嬋冷哼,避實就虛地說來:“怎麼,你害怕她輸?”

一天齡欲語。

這時,一煌態的羨央兒已出聲來:“行,事後,我與你打!”

黑衣黑帷帽嬋一聽,冷笑:“原來你不是在裝聾作啞!”

一煌態的羨央兒不再接聲,猶似繼續明悟。

“既然都說定了,一天齡,那你開始選吧!”啼禾隨即說來。

一天齡卻語:“啼禾公子,我,已定了區域,而煉製對方界藥的時間,就該你來定下了。”

聞言,啼禾思忖了一下,接聲:“仿製不比創造,這時間就限製在一天之內吧!”

“好。啼禾公子,比試是由你提出,這選材還是由你先來吧!”一天齡隨即又讓出先選優勢。

啼禾也不矯情,應聲:“行!”說完,他便在巫馬莉莉、論玨、黑衣黑帷帽嬋以及一煌態的羨央兒身上來回觀察起來。

他需要通過仔細觀察,才能選出真正可稱得上藥材的東西!

而一天齡則是閉上雙目等待著。

也許,他內心早就選好了吧!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