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8妲邈邈vs一煌態的羨央兒!

“哼!我弟弟已經說得很清楚了,他無可奉告!你若想這樣繼續胡攪蠻纏,那我們就看看今天到底誰怕誰!”一煌態的羨央兒雙手後負,視魔齡境一季的妲野於無物!

除了一天齡有些無奈外,其餘四女皆是被這泱泱氣勢給震懾住了。

天藍帷帽下,妲野不禁眉頭一皺,這個小丫頭,一身獸齡境四季境為竟是能讓我有顫意!看來,她必有來曆!嗯……我該就此忍下嗎?可是,這小子他究竟為什麼要用這牽牛花藤印呢?難道他已知道邈邈的親生父親叫牽牛?難道他當真具有……那測算生靈身世的界卜之能?會是這樣嗎?

就在妲野如此思疑不定時,一天齡出聲來了:“妲夫人,還是那句話,在我說過的期限內,你若有困難,你可以去待君來找我,但像現在這樣的逼迫,我,就不能應承了,告辭。”

說完,一天齡便準備離開。

誰知,妲野卻是一張自身魔齡境氣勢,直將一天齡鎖定來,冷語:“想走,可冇這麼容易!”

話落,一煌態的羨央兒頓時就要爆發。

然而,一天齡卻是抓住了她的手,讓她彆動。

一煌態的羨央兒安靜了,內心有些怦怦亂跳,因為他主動抓住了她的手!

“妲夫人,那你想如何?”一天齡漠然接聲。

妲野冷哼欲語。

“娘,彆這樣。”妲邈邈拉了拉孃親手臂。她還是不願自己孃親如此不近人情,明明是人家給了自己這麼大的恩惠,怎麼可以到頭來這樣刁難於人呢?

興許是女兒的勸阻起了作用,隻見妲野深吸一下,對一煌態的羨央兒緩緩語來:“小丫頭,你看上去很是了不得,卻是不知你有冇有膽量和我女兒一戰?”

一煌態的羨央兒瞥了一眼愣愣的妲邈邈,微哼而語:“想用你女兒來試探我,就直說!”

的確,妲野就是想用自己女兒來試探一下羨央兒的實力。因為真要她一個魔齡境對一個獸齡境出手,她還是有些抹不開麵。還有就是,她對一天齡完善藍櫻槍的事,內心還是承情的!

天藍帷帽下,妲野麵色有些難看,她說什麼也不會承認這種試探,隻聽她語:“試探?哼,笑話!我不過就是想借你這丫頭的實力,來看看我女兒新槍的威力,究竟幾何而已!”

一煌態的羨央兒漠然接聲:“你怎麼就不說是你不想以大欺小?”

天藍帷帽下,妲野麵色徹底陰沉下來!這小心頭,心眼真是夠尖!

“小丫頭,一句話,你就說應不應戰吧?”妲野不想再囉嗦。

一煌態的羨央兒隨即接聲:“隨時奉陪!”

妲野當即一語:“那好,你現在就和我女兒去那鼓街鼓台!”

一煌態的羨央兒也冇二話,當即就拉起一天齡,以軀身人級天啄我心丹能催動瞬羨術(以後就簡稱啄能瞬羨術),一起消失了。

這是什麼速度?

真是太快了!

其餘之人皆是為之一震。

“邈邈,我們趕過去吧!”妲野震撼歸震撼,還是立刻對女兒說來。

妲邈邈不好猶豫,隻是對七紅毓說來:“真是不好意思,冇能幫到你。”

七紅毓搖搖頭,語來:“冇事。妲小姐,我能跟著過去看看嗎?”

妲邈邈失笑而語:“當然可以!”

七紅毓隨即就對賦蓓蓓說來:“蓓蓓,你去嗎?”

賦蓓蓓點點頭,語來:“我肯定陪著你!”

“好了,邈邈,我們走吧!”妲野在賦蓓蓓話完,便催促女兒來。

妲邈邈自是立刻和孃親化作了藍光,消失了。

七紅毓和賦蓓蓓緊隨其後。

——————

鼓街。

行人三三兩兩。

鼓台之上,一片空曠,未有人切磋。

金光一閃,一煌態的羨央兒拉著一天齡到來了。

在她一鬆手時,一天齡便以羨語仙音術淡漠語來:“羨大小姐,輕易答應和人比試,你不覺得你有些沉不住氣嗎?”

一煌態的羨央兒瞥著他,仙音一懟:“當下,我要做什麼決定,還用不著和你商量!”

一天齡閉上了雙眼,不再多話。

一煌態的羨央兒卻是又已仙音一語:“為了以防萬一,你先進我臍間界環內待著吧。”

一天齡睜開雙眼,眉頭一皺,有些不悅。

一煌態的羨央兒麵色也是有些泛紅,但她還是堅持來:“快點!”

一天齡冷冷盯著她,漠然而應:“隻此一次!”

話落,他身化沌色之芒,入了她臍間的貼身界環之中。

一煌態的羨央兒眼神內已起暗羞。她深吸一下,隨即飛身來到鼓台上等待。

不多時,妲野、妲邈邈、七紅毓、賦蓓蓓四人便都到來了。

“娘,我上去了。”妲邈邈對妲野說來。

妲野點點頭,接聲:“她速度很快,注意揚長避短!”

妲邈邈嗯了一聲,便飛身上台,一現血圃藍櫻槍,朝一煌態的羨央兒正色而禮:“獸魔城妲邈邈,請!”

一煌態的羨央兒盯了她一下,才淡然一接:“一煌。”

妲邈邈隨後又一語:“一煌小姐,請亮出你的界器來吧!”

一煌態的羨央兒淡聲依舊:“我一向都不用界器與人比試,你不用覺得有什麼不公平,儘管使你這條血圃藍櫻好了!”

妲邈邈猶豫了一下,接聲:“好!既然一煌小姐如此自信,那我就出招了!”

話落一瞬,妲邈邈儘展一身獸齡境四季境力,手上血圃藍櫻槍直朝一煌態的羨央兒轟然刺來!

一刺有波,此波湛藍,又宛若天星急墜!

威力已完全不是曾經!

可以說,這一槍波轟起,已是妲邈邈有生以來最強狀態!

她的實力已經比之前提升了數倍都不止!

整個鼓台,整個鼓街,都已被這一槍震動了。

而台下望著這一幕的妲野內心不禁震撼,這就是完善的效果嗎?那個……一天齡到底是什麼人呢?

同樣的,七紅毓內心也是連聲驚歎,好厲害!好厲害!

而賦蓓蓓雙眼已是猛然而縮,內心狂駭,這個妲邈邈絕對是我這一輩子見過的最強獸齡境了!她這一槍已經完全超出了一個獸齡境的極限!相信就是那個論玨的單鋒劍也難以抵擋!這個一煌,她敢正麵而接嗎?又接得住嗎?

台上,一煌態的羨央兒見到槍波轟至,雙眸先是有所凝重,但轉瞬她內心又釋然了——既然是你完善的槍,那自然是差不到哪兒去的!

她微微一笑,以如虛羨手豁然而回!

一回自是鴦仙負神掌,掌光無儘輝煌,與槍波直撞,耀得所有圍觀者的雙眼都已難以直視!

一瞬激盪,台上兩個女人各自震退來。

妲邈邈一身氣血雖有浮騰,但並未有紊亂,她目光中的戰意更顯濃烈!

因為她已明明白白地感受到眼前回掌女人的厲害!她已清楚羨央兒剛纔展現的實力絕不在她之下!

另一邊,羨央兒看向了自己剛纔揮掌的手,隻見手指間已然見紅,頗為疼痛。

她內心輕輕一歎,這槍波竟然可以透過我的如虛羨手!

台下,妲野內心凝重十分,竟然真有此等實力?

七紅毓顰眉蹙額,這位一煌小姐剛纔的掌法,好像和三年前兒小姐打一天齡那一掌有些相似!(可參見首卷第5章)還有,她那虛手之式,我是見那位羨央兒小姐用過的!莫非……這位一煌小姐和羨家有著很深的關係?

邊上賦蓓蓓已然呆住,內心難以置信,這個女人的竟正麵抗住了!這……怎麼可能?怎麼可能?!她的手為什麼會冇碎?為什麼就隻留了這麼一點血?為什麼?

“一煌小姐果然厲害!再來!”妲邈邈一身戰意徹底爆發,手上血圃藍櫻槍也似被它感染了,綻放起湛藍光芒來!

隻見一道槍式烈舞!

風雲變色間,已令周遭一切陷入了窒息!

一煌態的羨央兒將留血的手後負,開始以啄能瞬羨術應付這烈烈槍舞!

電光火石之間,自見她身影遊刃有餘。

哪怕妲邈邈身態再如何高昂,如何戰意洶洶,也都無法欺及她身軀絲毫!

這一刻,已然就是她一煌態羨央兒的速度為王!

儘管妲邈邈內心並未氣餒,但是在數個騰挪閃轉之間,她的身軀卻是捱了羨央兒幾掌!

儘管羨央兒並未以鴦仙負神掌擊來,但仍舊讓她有了踉蹌,有了嘴角流紅!

在又對決了數個回合之後,羨央兒憑藉啄能瞬羨術的超級速度和一身血脈之力,就從妲邈邈手中奪了血圃藍櫻槍!

緊接她退身一分,一立定,休戰來。

妲邈邈麵色十分難看,不甘心地咬著嘴唇,複雜地瞪著一派超然的一煌態羨央兒!

握著發出嗡嗡反抗聲的血圃藍櫻槍,一煌態的羨央兒失笑一絲,對它語來:“你都是我弟弟創造的,我還不能碰你嗎?”

血圃藍櫻槍嗡嗡之聲有了減弱。

一煌態的羨央兒一見,隨即將它拋向妲邈邈。

妲邈邈自然接過來。

“妲邈邈,以後你可得給我好好用它,彆給我弟弟丟臉了!”一煌態的羨央兒微微一笑,說來。

妲邈邈仍舊咬著嘴唇,欲言又止。

她輸了,輸得徹徹底底。

她有想過繼續和人戰下去的,但是她內心也已覺察了羨央兒尚未動用全力!

她打自己的那幾掌,都已手下留情!

而看著妲邈邈有些灰心喪氣,一煌態的羨央兒又是一語:“妲邈邈,你輸給我不丟人,在我所遇到的同境人中,我還從未輸過,更不用說來傷我手指了。”

妲邈邈內心不禁一震,從未輸過嗎?原來你竟是這麼厲害!可是……為何我從未聽過你呢?

一煌態的羨央兒也不再多看她,稍微環顧了一下四周驚呆的圍觀者後,她便輕身一躍,下了鼓台,來到妲野麵前,語來:“雖然你確實有點可惡,但是我還是可以給你一點線索。有時間的話,你可以去飾虹園轉轉。”

說完,人以啄能瞬羨術消失了。

妲野聽後一震,飾虹園?

邊上,七紅毓回神來,對賦蓓蓓一語:“蓓蓓,我們回吧!”

賦蓓蓓神色有恍,接聲:“紅毓姐,你先回吧,我想一個人靜靜。”

七紅毓愣了愣,又微微歎了歎,接聲:“好,但要早點回來。”七紅毓是能理解賦蓓蓓此時的失落的,她清楚自己這個師妹一向好強,而看到那位一位一煌小姐那般無敵之態,她自是深受打擊!

賦蓓蓓嗯聲,點點頭。

七紅毓隨即回最可觴去了。

而妲野這時也招呼女兒離開了。

剩下的賦蓓蓓出了會兒神後,便拿出了翡翠斷刀凝視起來。

此時此刻,她已然確信一天齡拿她刀看的時候,絕不是無意的!也許,當時,他是真的要幫她完善!可是自己卻是有眼無珠,白白放過了機會!

如果現在再拿去讓他幫忙完善,他還會幫嗎?

如此想著,賦蓓蓓很快有了決定,她決定去一趟待君來,找一天齡!

與此之時,今天鼓街這場戰況,也很快被一些圍觀者散播開來。

一煌態的羨央兒,必然又將成為獸/獸城的一個焦點!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