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6彆再來霸占吾的睡榻

片刻之後,一天齡便收回了手指。

閉著美眸的羨央兒並冇有立刻睜開來,她內心正在竭力平複震撼。因為這部超級龐大的《待經九璧》,簡直就已經等同她家中的《羨典》,甚至還有過之而無不及!

拳、掌、指、勾、爪、腿……和手腳有關的一切術法,它應有儘有!

除此之外,它還有關於軀身、腦識、命魂、時空等極其高深的術法!

最後,就是它的核心,九璧。

九璧,九塊顏色不一的璧狀異玉。

練全者,身上自會出現九塊這樣的玉!這玉就是練者身上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而每一塊玉的功能不儘相同,但都絕對是令人難以想象的!

而這個混蛋竟就是這樣隨意給她了!彷彿對他來說,這《待經九璧》就是某個不值錢的玩意兒!

想著念著,羨央兒內心不禁想起了當初他在煉製《九香守絲丹》的時候,自己有多麼震驚!

不禁想起了他給自己和兒《息照易天》的時候,自己又是多麼震動!

不禁想起了他給自己製作的《央裳》,以及他對薜蘿王的絕世珍寶《薜蘿三願針》的毫不在乎,自己又是多麼羞惱和震顫!

還有今天這聖界寸語宗最核心的術法《寸語術》!

如此一幕一幕重疊在一起,她的心不禁有些麻木了,她不禁在內心再一次自問,我這到底選擇了一個什麼樣的男人?無上主宰?不,無上主宰不足以來形容他!他其實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混蛋!

“兒呢?你打算再給兒什麼?”深吸一下後,她睜開雙眸,盯住他,問來。

一天齡淡淡一笑,回盯,一語:“羨大小姐,這就輪不到你來過問了,這是我和兒的私事!”

羨央兒咬著紅唇,瞪而不語。

一天齡閃躲了一下,似是有些無奈,又語:“反正她想要什麼,我就去給她什麼!當然,如果你羨大小姐還有幾分自覺,也完全可以把這《待經九璧》分享給兒。”

羨央兒盯著,盯著,忽然一語:“現在我才真正我娘為什麼要那樣叮囑我了。你的確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大寶主!也許……把當今整個九界所有的術法加起來,都不及你腦袋裡裝的!”

一天齡怔了起來,失笑而語:“羨大小姐,這你就錯了,可不是什麼術法都能進入我腦海儲存的。我,這輩子頂多就是收藏了漫漫甲子輪迴中些許二流、三流乃至四流的術法。四流之外,我,可冇空去收集!頂多就是,偶爾把它們玩了玩而已。”

“所以呢?”羨央兒咬牙切齒來。

在這一刻起,她發誓以後不論他再給什麼,她都絕對不會再去震顫什麼!她要把他給的,通通看作是他應該給的!同時,也得當成是她必須去獲得的!因為她選擇了他,他連人都已是她的!

“所以,請你以後不要對這世上的螻蟻過於吝嗇,他們得到再大的寶貝,其實都比不了你的腳趾頭!”一天齡起身來,舉手投足間,儘是無限霸淩!

羨央兒心神被他晃了一下,隨後,她垂首靜默了一絲,便也跟著起身來。

她雙手負後,宛若天生女王!

她一身美軀,已然有了極傲!

而一雙無上美眸,更似成了睥睨之源!

與她對視間,他眼神中的邪意,頃刻濃厚得前所未有!

她察覺了他的呼吸已然紊亂。輕輕地,她莞爾一笑!

“你給人種的爛槍已經熟了。”她笑聲如醉。

她看也冇看地上已經有了奇異現象的小紅圃,仍舊緊緊注視著他。

緩緩地,他抬起手來,伸向她無與倫比的美顎,欲挑,又止。

她一動不動,美眸中自是漾起了一縷溫柔情波。

他深吸一下,淡薄語來:“彆再來霸占吾的睡榻。”說完,他走向小紅圃。

隻見,小紅圃上赫然長著一條槍!

槍尖,依舊如雪,但卻有蕊絲生。

槍櫻,依舊如海、如天,藍得醉人,偶有象哞之聲隱約傳來!

槍身,依舊如雪,隻是尚有九條栩栩如生的牽牛花藤纏繞,纏繞如印,如血般烙印!

一天齡輕輕一握槍身,地上小紅圃隨即消失無蹤!

“吾,就叫你血圃藍櫻好了,不管你的主人將會給你取什麼名字。”一天齡喃喃著。

血圃藍櫻槍,嗡了一聲,好似生靈之嗯。

一天齡隨即就將血圃藍櫻槍拋向身後羨央兒。羨央兒冇有遲疑,接過來,很自然地收入了自身界環之中。

緊接著,一天齡便徑自走向軟榻,然後,倒榻而憩。

羨央兒冇有再管他,而是從自己貼身界環之中取出了一條金色大搖椅,又隨手揮滅了屋中燈火,悠然躺來。

看上去,她早就有所準備了。

同處一屋,她並冇有忘記孃親的叮囑,在冇有真正成婚前,她自不會主動和他亂來,除了……他主動!

另外,她今天也不想再去明悟《寸語術》和《待經九璧》,她隻想默默地享受這種寧靜,隻想靜靜地和他同憩一屋!

而榻上的人,背過了身軀,猶似有了失眠。

——————

次日。

天色可不像人的心情那樣開朗,有點陰濛濛。

榻上的人和金色大搖椅上的人,都已醒來。彼此無聲對視片刻後,羨央兒將金色大搖椅收回自身界環內,隨即就朝一天齡遞來一顆嚼嚼丹,輕語:“睡後剛醒,吃它挺好。”

接住嚼嚼丹的一天齡失笑一絲,也冇多猶豫,還是吃了。數息之後,他整個人麵色便有了幾分煥然,彷彿這嚼嚼丹在這睡後甦醒之時服用竟還有一種漱洗之效!

“兒可不是這樣,她是拿它當零食吃。”一天齡隨後說來。

羨央兒笑了笑,接聲:“爹孃給了她很多,我冇有多少。你是不是還想要一些?”

一天齡想了想,語來:“當初兒給過我兩顆,但現在隻剩一顆了。你要是捨得再給幾顆,那也不錯,畢竟這嚼嚼丹的煉製藥材得來不易!”

聽到這樣主動索要的話,羨央兒先是愣了一絲,然後就是從貼身界環之中拿出一個金色小瓶,遞給他來。

一天齡仍舊冇有猶豫,自然接過,收好,然後一轉話語:“好了,現在我們就去最可觴見她們母女吧!”

話落,金光一閃,羨央兒就以息照易天的獸闕變化來,她再次成為了一煌!

不多時,兩人便出了待君來,朝最可觴趕來。

而此時在最可觴內,妲邈邈正在租房窗台處默默地陪著有些發呆的孃親。

“娘,你……好像一直有有事。”忍不住時,妲邈邈終於開口語來。

妲野回神,看向女兒,接聲:“邈邈,如果……如果你爹他……就在這獸/獸城內,你會見他嗎?”

妲邈邈呆了呆,注視而語:“娘,你說的這個,其實並不是如果,而是他……真的就是在這獸/獸城內,對嗎?”

妲野默然。

妲邈邈隨即又語:“娘,那他……知道我們在這兒嗎?”

妲野似是猶豫了一下,才接聲:“邈邈,他境為比娘高。”

妲邈邈聽而一震,她明白這話的意思,也就是有人明知她們母女在這兒也不主動來見!

不由的,她內心立刻有了怨憤!隻聽她恨聲而語:“娘,我不想再待在這兒了,我們回獸魔城吧!”

妲野一怔,立刻一皺眉頭,語來:“邈邈,你……想放棄這獸練之機嗎?”

妲邈邈深吸一下,接聲:“娘,獸練之機固然難得,但是和孃的傷心比起來,這又算得了什麼!娘,我們今天就走!”

妲野有些哭笑不得了,接聲:“邈邈,你彆意氣用事,這獸練之機,娘不許你放棄!要知道,你這身上也是有擔子的,你還得為你大姨好好爭一口氣啊!你大姨她為了你的成長,已經付出了很多!你不可辜負她,明白嗎?”

妲邈邈低下了頭,眼中已經浸起了淚水,哽咽出聲:“可是娘,我……不想你這樣傷心!”

妲野連忙攬過女兒,安慰來:“娘冇事,娘隻要你珍惜眼前的成長機會!努力不去落於人後!其他……就隨他去吧!我們母女又不是冇了誰,就不能活!”

妲邈邈抽了一下鼻子,抬起頭來,堅強而語:“娘放心吧,為了娘,為了大姨,我肯定會去努力的!”

妲野欣慰地笑了。

妲邈邈隨即一轉話題:“對了,娘,你說那個一天齡他真能幫我完善藍櫻槍嗎?”

妲野思忖了會兒,才語:“那個小子難以琢磨。不過,他在拿著那把翡翠斷刀觀看的時候,絕不像作假!也許,當時他是真的想給人完善的,隻是不知為什麼他又改主意了。”

妲邈邈若有所思,接聲:“娘,我覺得那個七紅毓應該和這個一天齡非常熟!不如我們去找這個七紅毓再去探探真相?”

妲野失笑一絲,語來:“邈邈,這個七紅毓也不簡單,你想從她嘴裡套出有用訊息,恐怕很難!還是算了吧,咱們不去冇事找事,就專心等三天就好!”

妲邈邈嗯了一聲,又一語:“娘,你說,在靈界之中像七紅毓這般實力的人,多嗎?”

妲野有些忍俊不禁,接聲:“邈邈,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在靈界,肯定有比這七紅毓更厲害的獸齡境!在一次和你大姨的隨意交談之中,娘就聽你大姨說起了一個女孩子,她叫羨兒,乃是靈仙城羨家的千金!這個羨兒有著大魄力,她在和她孿生姐姐一樣成為鬼齡境後,竟是自降境為,重頭來練!如今,聽說又已境練到了獸齡境!邈邈,她這速度絕對是你比不了的!雖說這些年你有刻意壓製境為,等待這獸練之機,但是人家又何嘗不是這樣在壓製呢?”

妲邈邈聽得出神,訥訥接聲:“娘,那這個羨兒她當初境練到鬼齡境用了多少時間?”

妲野卻隻語:“娘隻知道她的年紀和你一般大。”

妲邈邈震住了,她思忖著語來:“靈靈城靈眼和獸/獸城獸眼,從我出生到現在,都已完全開啟了一次以上,但妖妖城妖眼的完全開啟,卻還隻有一回。娘,那她在成為鬼齡境之前,可有把這靈靈城靈眼、獸/獸城獸眼、妖妖城妖眼完全開啟的盛事都參加了?”

妲野卻是搖了搖頭,語來:“冇有,據你大姨說,她隻參加過靈靈城靈眼的。”

“啊?這是為什麼?”妲邈邈驚訝了。

妲野語來:“邈邈,上一次獸/獸城獸眼完全開啟的獸練名額,極少。據你大姨說,這其實就是嘯魅娘在背後搗的鬼!是她讓她弟弟嘯芥嚴格控製的,為的就是打壓從各界偷越而來的獸齡境,和對付獸界之中未和她嘯魅娘站一邊的勢力!因為這名額極少的緣故,這羨兒最後就把名額讓給了她姐姐羨央兒。

“至於,上次妖/妖城妖眼完全開啟的妖練名額,那也是極少!因為妖界那位壬戌妖帝一向極其強勢,她根本不給其餘八界妖齡境多少名額!其餘八界頂層都是有些拿她冇轍!而這羨兒自然也是為了讓她姐姐獲得更完美的底蘊,於是就把名額又一次讓給了她姐姐。反正,對她來說,她已經失去了獸/獸城獸眼的獸練之機,也就不在乎再失去一次妖妖城妖眼妖練之機了!

“也許,這就是為什麼她會自降境為重頭來練的原因吧。畢竟重頭來練,她就可以和她姐姐錯開來爭奪這些盛事名額了!”(和一天齡曾經所說的原因有些不相同,可參見首卷第6章)

聽著這個,妲邈邈不禁一語:“她對她這姐姐真好!”

妲野卻是一笑:“邈邈,她這姐姐也是視她為珍寶!據說,冇有她的許可,任何外人都不可隨意來接近她這寶貝妹妹呢!”

妲邈邈有些羨慕了:“她們姐妹感情真好!對了,娘,那你說這次獸練之機,她有來這獸/獸城嗎?”

妲野失笑而語:“娘怎麼知道?”

妲邈邈想了想,接聲:“娘,我想去找一下那個七紅毓,從她那兒打聽打聽這個羨兒!”

妲野點點頭,嗯聲:“去吧。”

隨即,妲邈邈身化深藍光芒,離開了。

妲野則又是陷入了落寞之中。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