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5待經九璧

十數個回合下來後,一煌態的羨央兒已將瞬羨術暴露得更多了。

廟朝內心自是驚疑起來,她這好像靈仙城羨家的術法!難道這個丫頭和靈仙城羨家有著很深的關係?

如果真是這樣,那我再和她打下去也冇什麼意義了!我本就要專心來處理桃花飾司的事情,絕不能再和靈仙城羨家對上了!否則,不說我自己應付不了,就是會主那邊肯定也不會饒了我!

一念思定,廟朝就趁一個空隙退開去了。

一煌態的羨央兒一見,也收了勢。

“臭丫頭,你和靈仙城羨家有何關係?”廟朝隨即問來。

一煌態的羨央兒沉吟一絲,漠然接聲:“無可奉告!”

廟朝暗暗咬了咬牙,便轉向一邊的一天齡,語來:“一天齡,看在靈仙城羨家的份上,本席最後再問你一次,兩個條件,你到底答應還是不答應?”

廟朝這麼說,其實就是他內心在做最後的掙紮!他是真的不想二選一!他就是想最後再試探一下一天齡的意誌!

然而,一天齡卻是微微一笑,語來:“尊駕,你是不想錯過一個可以親眼觀看我完善界器的機會,卻又害怕去做一個父親。你真是貪心,又畏情!”

被說穿心思,廟朝麵色十分難看了。

一煌態的羨央兒回到了一天齡身邊,戒備來。

“小子,你要拿走的可是本席兩滴精血!你憑什麼讓本席相信你真的會用它們來完善此槍?”廟朝怒來。

一天齡沉默了一下,語來:“尊駕,你女兒在我眼裡其實和須寒問並無差彆。那天我能幫他把臉譜完善成茉莉圓香譜,如今自然也會幫你女兒實現她的人槍合一!你若實在信不過,我,其實也無所謂,因為我已儘了心力,不會有什麼愧疚。反倒是尊駕,你真的對自己女兒一點愧疚感也冇有嗎?”

話出,廟朝避開了一天齡的視線,垂頭未語。

一煌態的羨央兒餘光瞥著一天齡,似有慕意。

一天齡這時也用餘光瞥了她一眼,以羨語仙音術冷聲說來:“羨大小姐,你就這麼喜歡犯/花癡嗎?”

一煌態的羨央兒心頭頓時一冷!

她以仙音回懟:“你就是個偽君子!外表道貌岸然,心裡卻是和他一樣,低劣不堪!”

一天齡眼神中邪意自起,但卻未再接她話。

而這時候,廟朝終於又抬起了頭,深吸一下,語來:“好,本席選第二個。”

也許,終究是愧疚占據了廟朝的心。

他妥協了,也狠心了!

他可以為自己親生骨肉付出一番,但還是不想去認!

聽著,一天齡默不作聲。

一煌態的羨央兒則是低哼了一聲:“連自己親生女兒都不想去認,你們這些男人就冇一個好東西!”

她罵這話,固然是說給廟朝聽,但實際也有針對一天齡!誰叫他總是拿惡話來刺激她呢?

一天齡眼神中藏著的邪意又濃了幾分。

而廟朝也冇來理會,他隨即就以境力逼出了一滴軀身精血和一滴命魂精血來。

接著,又以境力把它們和藍櫻槍一起懸浮到了一天齡麵前。一天齡冇有遲疑,將槍和兩滴精血,都收好來。

“尊駕,那我們就先告辭了,還請你送我們出去。”一天齡語來。

廟朝也正想好好安靜一下,於是他迅即一揮手,以自身聖齡境力將兩人推出了界陣外。

一到外麵,一天齡便對一煌態的羨央兒說來:“帶我立刻回待君來。”

一煌態的羨央兒內心雖然還有氣,但也冇有遲疑,她迅即抓起他手,以身上人級天啄我心丹之能催動瞬羨術將他帶離!

冇過多少功夫,兩人便回到了待君來的租房中。

“幫我把整間屋子隔絕起來,最好彆讓任何人察覺!”一天齡邊吩咐著,邊把藍櫻槍取了出來。

金光一閃,羨央兒恢複真身,她雙手連施數道隔絕強印,直將他們所在的租房封得嚴嚴實實!

之後,她便靜靜地看著他動作。

隻見他以自身境力將那兩滴精血直接滲入懸空的藍櫻槍中。但因為藍櫻槍本身屬於鬼級界器,而他目前又隻是獸齡境一季境為,所以這個滲透過程有些緩慢。

“要不要我幫你?”羨央兒察覺他有些吃力,於是輕聲問來。

一天齡搖搖頭,回:“待會兒吧,現在這個過程,我,可以完成。”

羨央兒冇有再作聲,一片安靜眸光停留在他臉上。

而他的臉上已經開始冒出汗珠來。

可見,這種滲透並不是那麼簡單,應該還需要他動用自身心識時刻引導!而這引導又應該存在某種特定規則!

約莫片刻之後,兩滴精血就完全融入了藍櫻槍中。緊接著,藍櫻槍上就傳來了一陣夾雜聲,彷彿有海嘯、有山崩、有泉汩,還有絲絲象哞之聲!

羨央兒聽得出奇,欲問之時,卻是發現藍櫻槍上出現了崩裂!

一條又一條烈痕,讓她看得竟是有些觸目驚心!

到最後,整條藍櫻槍完全崩碎了。

但所有碎片冇有落地,而是彙聚在空中,形成了一顆藍白相間的圓球。

看著,羨央兒已是完全迷惑了,她想開口詢問,卻又忍住了。因為她看見他已閉上雙眼,猶似入定。

數息之後,隻聽他一語:“把你的境力借我一些。”

聞言,羨央兒立刻伸出雙掌,按在了他後背,輸送來。

隨即,一天齡又緩緩睜開雙眼,嘴中念音已起:“碎圓為種,藤槍何來?一朝花開,一世邈邈。起,吾之血圃邈土!”

話落,隻見一天齡腳下竟是浮起了血色紅塵!

它們都紛紛覆向懸空藍白圓球,直至球失,直至塵土成圃。

看著眼前奇異一幕,羨央兒內心有震撼,更有納悶。她還是不太明白他這是在乾什麼。不過,她知道現在不是問他的時候。

然而,就在這時候,一天齡對她說來:“好了,你可以收回你的境力了。”說時,他已將懸空的小紅圃輕輕放到了地上。

羨央兒依言而收,但問來:“你……怎麼也收起了自己境力?不管它了?”

一天齡瞥了她一眼,冇有立刻回答,而是走到桌邊準備倒水來喝。

一見,羨央兒身影一閃,搶過了他手中水壺,主動給他倒上,遞來。

他接過,喝了一杯,才語:“你慢慢看著就是了。”說完,他在椅子上坐了下來,閉目而憩。

羨央兒顰眉蹙額,盯著地上這片小紅圃看了會兒後,便又盯起了他,他臉上仍舊有著汗水。

忍不住時,她輕聲一語:“要不要給你去弄點清水來洗洗?”

一天齡緩緩睜開眼,看向她,接聲:“羨大小姐,你乾不了這種仆人活,還是彆費心思了。”

羨央兒頓時咬牙切齒,但語:“你以為我想伺候你?”

一天齡盯著她生氣的悄模樣,轉開了話題:“麒麟一族有一套十分龐大的拳法,你可以來練練。”

話出,羨央兒撇過了頭,不想看他臭臉!

“再給我倒一杯水。”一天齡目光移向了地上小紅圃,語氣卻是帶著一絲命令。

羨央兒咬著紅唇,看他的目光恨恨難休!然而,儘管內心無比憤怒,她還是給他滿滿倒來了一杯。

他瞥了她一眼,拿過,一飲而儘。

她感覺自己內心的怒氣真是一點也不爭氣,轉瞬又消磨殆儘!

“這套拳法,我,從來冇有去練過,也是她當初(他曾經的妻子)練不了的一種術法。你如果想繼續做你的一煌,那你應該來練練看,也許,以你的資質還真有一絲機會能將它們全部練會!”一天齡語氣出奇的平淡。

羨央兒聽著,沉浸了一下後,才接聲來:“誰想做你的一煌了?”

一天齡有些無奈地看著她,未語。

羨央兒又深吸一下,伸手一喝:“拿來!”

一天齡卻是把水杯一擺她手邊,回:“滿上。”

羨央兒咬牙切齒,這混蛋!竟是越來越傲嬌!

惱歸惱,怒歸怒,她還是給他慢慢倒來了。一天齡看著她轉瞬又平靜的模樣,看著杯中之水,猶似陷入了一種沉浸。

羨央兒一覺,頓叱:“快喝!”

一天齡看了她一眼,目光便停留在了桌上的玉手上。一見,她任他看著,也不再說話。

“你這手的手感挺不錯,比起你那如虛羨手,強多了!”一天齡輕輕而笑。

絕美的麵容上登時有了片片紅霞。

“扇你的時候,它更強!”羨央兒直接一懟。

一天齡笑意頓去,眼神中邪意頓來。

羨央兒這時避開了,一轉話語:“既然不喝,那就趕緊說那拳法!我倒要看看它和我們家的絕學有什麼不一樣!”

話出,一天齡端起了杯子,慢慢喝了起來。

也就在這時,羨央兒忽然發現地上的小紅圃有了動靜,有一個雪白的尖物從圃中冒了出來。

“羨大小姐,你聽好了,麒麟一族的這套絕密拳法名叫《待經九璧》,它一共有九套拳路,每一套又有九式,合計九九八十一式。而據麒麟一族的族史記載,古往今來,還從未有人能全部練會!”一天齡開口語來。

羨央兒回神,皺眉沉吟了一下,接聲:“那在你身上所有術法當中,它又能名列第幾?”

一天齡怔了怔,失笑而語:“羨大小姐,我,忽然覺得你其實非常幼稚!在漫漫甲子輪迴中,這真正第一的術法,那就是甲子輪迴的極滅!除此之外,其他都是二流!”

羨央兒這次冇有惱怒,而是沉默了。

“好了,閉上你這雙招人生氣的眼睛吧。我,現在就把《待經九璧》全都給你,也算是讓你真正擁有了守護麒麟一族的資格!”一天齡輕笑語來。

羨央兒咬牙切齒地把一雙美眸閉上了。

一天齡則是伸出一指,點在她眉心,低頌:“麒麟待經,九璧難全,述、運、邐、適、逗、逑、迭、邃、遐,印!”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