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4空濛如沌

入夜。

夜色無邊,夜風輕起。

繽紛光洞再次出現在一天齡所租房內,一身空濛衣飾的羨央兒從中回來了。

一天齡見之,有些出神。

女人空濛如沌,自有彆樣絕姿!

而她自是緊盯他眼神變化。很快,她就發現他眼神中流露了不悅!

都說女為悅己者容,她之所以一改金色衣態,那全是因為她在學練了寸語術後,就察覺了他似乎對這種空濛如沌的色彩更有迷戀感!

可是,眼前所見,卻是事與願違。

“羨大小姐,你可真會作賤自己!好好的輝煌本性,竟是搞得這樣不倫不類!”一天齡冰冷而語。

羨央兒咬牙切齒,雙眸竟是忍不住有了泫意。

一天齡卻是視若無睹,冷聲依舊:“羨大小姐,你記住了,我,從未讓你穿成這樣!”

羨央兒內心的委屈和惱怒正在彼此廝殺!

最終,還是冷靜進來做了調和,讓她漠然接聲來:“那你想讓我怎樣?”

一天齡背過身去,回:“你自己知道!”

羨央兒死瞪,眼淚差點就要流下,然而多年養成的堅強心性,還是幫她平定了內心紛亂!

她緩緩而語:“你出去,我要換了。”

話落,一天齡深吸一下,走向門,拉開,出去,又關上了。

屋內的羨央兒則是緩緩褪掉一身空濛如沌,重新換回了她一直喜愛的金衣金飾。

而輝煌本性四字,開始在她腦海不斷浮現!

她,忽然又破涕為笑了。

最後,她淡然朝外一語:“好了,你可以進來了。”

門緩緩打開來。

一天齡冇有多看她,隻是走向桌子,拿起上麵的藍櫻槍一收界環之中,然後,有些冷淡地說來:“我,現在要去飾虹園,看能不能完善此槍。”

羨央兒沉吟了會兒,倏然金光一旋,她以息照易天化作了一個姿色過得去且隻是獸齡境四季的金裝女子,然後一語:“現在,我叫一煌,是你姐姐。”

應該是她覺得絨絨帽態,還是不好保護他。

一天齡呆了呆,有些哭笑不得,但冷問:“你就這麼喜歡占人便宜嗎?”

一煌態的羨央兒不苟言笑,回:“在這世間很多地方,彆人都巴不得我去占他們便宜!唯有在你眼裡,我竟成了一文不值!”

一天齡避開了她眸光,轉身邁出屋去。

一煌態的羨央兒默然而隨。

不一會兒,兩人便出了待君來,來到了燈火通明的大街上。

雖然彼此保持著一定距離,但是步伐卻是協調的,冇有誰落後,也冇有誰多出來。

一路,兩人無話。

直到來到飾虹園外的聖級界陣外,才聽一天齡語來:“你來轟它一掌吧!”

一煌態的羨央兒冇有二話,十分順從地朝界陣轟了一掌!

此掌並非鴦仙負神掌,隻是隨意之勢。

界陣隻是稍微蕩了一下,便又恢複如初,絲毫無恙!

一天齡一見,卻是以羨語仙音術問來:“除了你自家的掌法外,你就冇去練過其他的?”

一煌態的羨央兒以仙音漠然語來:“你又想拿什麼來給我練?”

不得不說,有了寸語心通之道,她和他說起話來,根本不用拐彎抹角!

一天齡沉浸了一下,才以仙音一語:“我,有一套和麒麟一族有關的龐大拳法,回頭,我,再給你看吧。”

一煌態的羨央兒欲言又止。

因為這時候,界陣在他倆麵前露出了一個圓形入口。

“走吧,被我們驚動的人,已經請我們進入了。”一天齡見而淡淡出聲。

一煌態的羨央兒和他一同邁入了界陣,進了飾虹園。

兩人一入,入口隨即又消失不見。

藉由界陣牽引,兩人很快就被帶到了園中心的空地上。

而一身牽牛花衣的廟朝就站在他倆麵前,他在看了一天齡一眼後,便將視線停留在了一煌態的羨央兒身上。

他仔細打量著,內心滿是疑惑,這個女人是誰?為何她看上去和這一天齡有幾相似?難道……她是這一天齡的某個親人?

“尊駕,我,開門見山。此來,我,是想借你一滴軀身精血和一滴命魂精血。”一天齡平靜說來。

話落,廟朝一怔,一冷!

“你說什麼?再說一遍!”

麵對廟朝的勃然變色,一天齡仍舊平靜視之,緩緩接聲:“尊駕不必動怒,我,先給你看一物吧。”說完,他取出了界環之中的藍櫻槍,輕輕拋向廟朝。

廟朝帶著迷惑之色接過,皺眉看了看後,冷問:“什麼意思?”

一天齡伸手一指藍櫻槍,語來:“尊駕,這條藍櫻槍它尚有不足,而此前卻有人來尋我,要我將它完善。我,在仔細觀看過後,發現這世間恐怕隻有兩滴精血方可完善於它!”

廟朝心頭一震,再次注視起手中藍櫻槍。

他不是傻子,他身為臉譜器丁,自是懂不少界器之學!

需要人身上的兩滴精血方可完善,這幾乎就是指向了與此槍主人有著至深或者至親關係的人!可是自己在這世上哪裡還有什麼至深至親之人呢?

看著廟朝在震動過後陷入了思索,一天齡和一煌態的羨央兒都冇有來打擾他。

在好一會兒後,廟朝才盯住一天齡,出聲來:“你把話都給本席說清楚!”

一天齡微微歎了歎,語來:“尊駕,此槍的最好完善,是讓它伴隨自己主人的成長而成長。可是它的主人目前卻隻有一份母愛陪伴她成長,她尚缺少一份父愛!而她內心實際也渴望這份父愛!也正是因為如此渴望,她才無法去突破一直以來的瓶頸,去達到她那獨有的人槍合一之境!這份獨有,完全就是為她父母而生!”

廟朝徹底呆住了,父愛?難道……難道那孩子(妲邈邈)竟是我的親生女兒?!

已然猜到了真相的廟朝內心陷入了紛亂。

“尊駕,尋我幫忙的人,那是一位身著天藍衣飾的夫人,她有一個女兒,名叫妲邈邈,此槍正是她女兒所有。她們目前就住在最可觴。”一天齡繼續說來。

廟朝閉上了雙眼,神態有些無力。

一天齡不再說話,靜靜等待。

他旁邊的一煌態羨央兒則是餘光瞥著他,似被他剛纔的某些話語觸動了心靈。

一天齡似有所覺,以羨語仙音術出聲來:“羨大小姐,你彆這樣看著我,我,可不是一個做父親的料!將來就是我和兒有孩子了,恐怕也隻能……由她去悉心教導!”

聽著這樣的話,一煌態的羨央兒自是明白他這是什麼意思!他就是想噁心她!

不過,她卻還是以仙音回來:“你愛怎樣都隨你,但是我的孩子,我自會好好去陪伴!”

一天齡聽而有怔,閉嘴不言了。

一煌態的羨央兒也不再說話,猶似生起了悶氣。

而廟朝終於又睜開雙眼來了,他應該是平靜了,隻聽他問:“一天齡,你憑什麼說隻要有了本席的軀身和命魂精血就能完善它?”

一天齡淡然接聲來:“尊駕,信與不信,隻在你一念之間。我,隻是前來儘力而已。”

廟朝神色不定,好一會兒後,他才語:“好,本席可以給你這兩滴精血,但本席有兩個條件!”

一天齡聽而接聲:“請說。”

“一,你得當著本席麵來把它完善!二,如果真的完善了,本席要你們對今天的事情保密!絕不能讓她們……母女知曉今天的事情!”廟朝語氣不容置疑。

一天齡猶豫起來。

這時一煌態的羨央兒冷冷出聲了:“你這人還真是冷血!有女兒都不想去認!”

廟朝看向一煌態的羨央兒,冷問:“你是誰?”

“我?我名叫一煌,乃是他……姐姐!”一煌態的羨央兒最後頓了一下。

一天齡麵容微不可察地一抽。

廟朝聞言,愣了愣,隨即一語:“你倆膽子確實挺大!竟是絲毫不怕本席直接拿下你們嗎?”

一煌態的羨央兒冷哼而語:“似你這等冷血無情之人,我們有什麼好怕的!你愛給不給!我們纔不會答應你什麼!”

廟朝目光微縮,緩緩看向一天齡,問來:“你這姐姐的話也是你的意思嗎?”

一天齡接聲:“尊駕,抱歉,你這兩個條件,我,隻能答應一個。你選一個吧!”

反客為主!

廟朝聽而失笑,一身聖齡境氣勢頓顯,冷聲一語:“真是好笑,你們姐弟倆已是本席的甕中之鱉,竟然還敢如此有恃無恐!莫非真是不怕本席痛下毒手?”

一天齡尚未接聲。

一煌態的羨央兒當即冷喝:“有本事,你動手試試!”

廟朝雙眼一縮,再次打量起一煌態的羨央兒來,數息之後,他哼聲:“臭丫頭,彆說本席以大欺小,現在本席就將自身境為壓製到獸齡境四季,你若能取勝,今日本席便不再和你一般計較!”

一煌態的羨央兒冷笑出聲:“冷血之徒,那彆怪我冇提醒你,在這同境之中,我還從來冇有敗過!”話落,人,已雙手負在身後,儘是一派大家風範!

廟朝也不再廢話,將境為壓製到獸齡境四季,倏然一旋身,一收手上藍櫻槍,又一揚手,數十道牽牛花藤流直往一煌態的羨央兒身上纏來!

一煌態的羨央兒心中自是重視,未敢托大!畢竟對方真實境為可是聖齡境!再怎麼壓製,也是會有巨大術法優勢的!

於是她憑藉人級天啄我心丹之能,以些許瞬羨術騰挪閃轉!另外,她本來也想用鴦仙負神掌對付於人的,隻是,她也怕對方立刻起疑,怕人看出她和靈仙城羨家有關係!

邊上,一天齡看著,似是有些歎氣。

可能是他再次篤定了這位羨家大小姐的確就是除了自家術法外,就冇怎麼練過其他術法!

要是放在其他情況下,她隻練自家的術法並冇有什麼錯。隻是,在眼下這種她想隱瞞自身身份的情況下,這卻是一個十分明顯的弱點!

她將受製於己!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