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3她們姐妹是天生的至上大尊!

未過多久,一天齡便拿著藍櫻槍在屋內來回踱起步來。

榻上的羨央兒其實根本睡不著,她不由睜開了雙眸,側身靜靜瞅著他。

瞅著瞅著,她忽然就問來一個問題:“喂,這是你真實的模樣嗎?”

一天齡一愣,回身看向她,目光深邃,接聲:“羨大小姐,你想說什麼?”

羨央兒坐起身來,美麗眸光也變得極為清澈,她回:“冇什麼,隻是忽然看著你這凡夫俗子模樣,感覺有些不真實!彷彿……這根本就不是你最初模樣!你是不是一直使用了某種改頭換麵的術法?”

一天齡目光微避了,默然未語。

“算了,你不想回答,那就不回答!我說過,並不會多在意你曾經是什麼樣的!”羨央兒說完,又準備躺下了。

一天齡失笑一絲,竟是這般語來:“羨大小姐,實不相瞞,我,以前可是帥得一塌糊塗!”

羨央兒怔了怔,冷哼而接:“冇想到你竟還有這種自戀/怪癖!”

一天齡聽而又語:“羨大小姐,但我不得不說,你這雙易招我生氣的眸子,確實有些奇異能耐!竟能穿越層層時空迷塵,把我之本來麵目窺來些許!”

羨央兒心頭微震,他這正經神態不像有假,難道他說的是真的?他果真還有一個本來麵目,而這個麵目當真帥得一塌糊塗?這……可能嗎?

“漫漫甲子輪迴無限,其中迷塵也是無儘,的確有不少境者擁有極其厲害的眼眸,它們流傳千古,最後更是載入了一些極其珍貴的紀史書中!羨大小姐,希望你將來也能如此成就!”一天齡猶似感慨地說著。

羨央兒默然些許,凝來,輕問:“你害怕極滅嗎?”

一天齡目光有所遊離了,未語。

羨央兒能察覺他有些傷感,隨即又語:“我並不會去在乎自己將來某一天死後,或者是極滅之後會不會流傳千古,會不會載入什麼紀史,我隻想……毫無傷感地結束此生!漫漫甲子輪迴,它固然無法讓我軀身和命魂永恒,但是我來過,幸福快樂過,便已足夠!相信這也是古往今來,九界很多生靈共同的理念!”

一天齡注視著她,緩緩接聲:“羨大小姐,我,可冇法來給你什麼幸福快樂,相反,痛苦悲傷也許會數不勝數!”

羨央兒雙眼頓時一紅,咬牙切齒來:“膽小鬼!”

這次,一天齡眼中冇有再起邪意,他不再看她,而是將目光移向了手上藍櫻槍,喃喃自語來:“藍櫻如海,情似雪峰,象血含喚,隻是一條父泉尚未湧現!”

羨央兒愣了愣,沉吟會兒,才問來:“你在嘀嘀咕咕什麼東西?”

一天齡卻是頗為感慨地說來:“此間事情真是奇妙!要想獲得最後印證,看來我還必須去一趟飾虹園,見見那位獸道會席了!”

羨央兒莫名奇妙,忍不住一喝:“你到底在說些什麼東西?”

一天齡這時卻是對人一笑:“羨大小姐,想知道,你就應該儘快去明悟部分寸語術來!如此,你纔可能明我所言,解我所語。”

羨央兒略微一怔,但起身走近來,冷冷一語:“冇有我的同意,你今天哪兒也不能去!”

一天齡有些無奈,接聲:“羨大小姐,到了飾虹園,以你這等絕倫心智,自然會很快明瞭。”

羨央兒哼了一聲,接聲:“說了,你今天哪兒也不能去!你今天已經出夠風頭了!”

一天齡眼神中邪意倏起,邪盯於人。

羨央兒已經有所適應他這種神態,她已將薜蘿三願針捏在了手上!隻要他敢亂來,她絕不會對他客氣,定要好好紮他一回!

一天齡邪眸微瞥她手上針。數息之後,他將藍櫻槍放在桌上,緩緩越過她,走向軟榻,慢慢躺下,閉目休憩起來。

羨央兒這才收了薜蘿三願針,在桌邊坐了下來。

其美眸餘光在凝了他片刻之後,才收回。隨後,她則開始閉目明悟他所給的寸語術。

然而,她很快就發現,這寸語術極其深奧,其中有一部分,完全不比她曾經練過的四闕息照易天差!和她如今所會的薜蘿三願針針法相比,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還有,這寸語術明顯就是一部循序漸進的術法!

冇有足夠的境為作為支撐,根本無法來練全!

這一點,類似她家的很多高深術法!

顰眉蹙額後,她還是很快沉靜下來,全心全意來明悟了。

她相信他會有分寸,不會在這時候來分她心神!

事實,也的確如此,榻上的一天齡隻是緩緩睜開眼,瞥著她,眼神自有一種複雜。

一身金絨大氅,著在她身,宛若天生至上大尊!

一身無與倫比的美麗,自教世間所有男人為之意動神搖!

近在一屋之內,處處瀰漫著她身上那令人心曠神怡的香氛。這香氛和他的兒極其相似!

這一刻和這一刻之前的許多個瞬間,他都已明白眼前這個女人,自己恐怕是真的隻能來接受了。

因為他已想象過,如果讓她再被另外的男人親密地摟著乃至占有,他肯定會變得瘋魔!

正是因為有了這個自我想象,他纔會不斷冷逗於她!

他就是要來看看她究竟能忍受自己到何種程度!

結果是既令他沉迷,又愧疚的。

他冇有忘記他的兒!

他不該這麼花心!

他是真的有些膽小了。

他害怕他的兒寶貝內心其實很痛苦!

所以,內心邪意生得再多,他都能壓製下來!

深吸一下後,他不再看她,閉上雙眼,開始平複內心煩亂。

而艱明苦悟的羨央兒很快就有了淋漓汗瑩。不由的,她分出了一絲心識以境力褪落了身上金絨大氅。

央裳一現,道道金色流光悄起,猶似在輔助她明悟寸語術。

而裳下的極致婀娜之軀,自有無限魔力,引得一天齡再度睜開雙眼來。

他用餘光瞥著她的至極美軀,呼吸終是有了輕微紊亂!

忍不住時,他以歎氣來緩解這無限誘/惑!

最後,他更是封閉了自己心識,假寐!

時間悄然流逝,不知不覺,便來到了向晚時分。

緩緩地,羨央兒睜開了雙眸,眸光深邃,又有絲絲金色炫芒!

她紅唇輕吐,一縷金氳漾在了空中。

她悠然起身,朝榻回眸,輕聲而語:“我要回一趟家沐浴一下,你彆出去亂跑。”

榻上閉著雙眼的一天齡沉默了一下,才接聲:“你把寸語術傳給兒。”

羨央兒聽而輕應:“這個不用你來說,我自會給她。現在是你要給我一個答覆,彆出去亂跑,可好?”

麵對這種罕見的溫柔語態,一天齡緩緩睜開了雙眼,坐起,看向她,接聲:“羨大小姐,你裝不了溫柔,還是彆來學兒。”

話落,羨央兒一雙美眸頓冷,內心直罵,混蛋!若不是對你,我又何須來裝!

“好了,羨大小姐,你心裡也彆再罵了,你該乾嘛就乾嘛去!我要好好想想該不該接受那啼禾的挑戰了!”一天齡說完,又躺下,閉目靜憩起來。

“哼!你就喜歡裝腔作勢!明明心裡對我邪氣得很!”羨央兒漠然說著,就啟動了靈隙獸道的道鑰,繽紛光洞隨即現來。

一天齡不再接話。

聽上去,兩人之間的交流已經上升到心靈層次!

他能覺她內心所想,而她亦能!

這顯然和她學練寸語術有很大關係!似乎是這寸語術給他們彼此建立了一種心靈通道!隻是不知這種通道現象是世間所有寸語術者之間普遍存在,還是就隻是在他和她之間!如果是前者,應該還是有某些限製存在,不然,這聖界寸語宗肯定大亂!因為這就相當於人們冇有了任何!但如果是後者,那麼應該也存在某種特殊條件,才能讓他和她如此心意相通!

也許,這特殊條件,就是他們彼此有了愛意吧!

而愛意,不正是這寸語術所注重的美嗎?

另外,就是不知羨央兒她今天到底練到了寸語術的第幾美!

當繽紛光洞把她帶離,一天齡纔再度睜開雙眼,歎來:“唉,想不到她的境練天賦是如此驚人!僅數個時辰,便練到了四美境界!這好像比兒都還要強那麼一絲!終究是因為姐姐是姐姐嗎?”

喃喃自語後,他下榻來,又來回踱步。

“嗯……她們姐妹都是天生的至上大尊,都有成為一個紀元乃至一個輪迴王者的無敵資質。而曾經的那些無上界器固然珍貴非凡,但既然她們都選擇了吾,吾自當為她們各自量身製作那完美匹配她們的攻伐界器!這九界未來,必然是要掀起陣陣腥風血雨!光靠一些守護界寶肯定是遠遠不夠的。

“嗯……她明顯要比兒威赫一些,那被我曾經放棄的權鏡郎……若是製作給她,她應該會喜歡吧?

“當初本是想製作給她(他曾經的妻子)用的,她卻……嫌礙事。如今……她已不在,而吾卻忽然又念起,也許這就是冥冥之意!吾的權鏡郎,它隻能屬於這位羨家大小姐!”

又是一陣喃喃自語後,他來到了桌邊,拿起藍櫻槍,深吸一下,歎來:“吾之覺醒使命,看來也自是蘊含無儘巧合之意!所擇魔齡境(妲野),竟是之前欲擇之人(廟朝)的女人,罷了,待她(羨央兒)回來,吾就拿著你走一趟飾虹園,見見你之主人的生父吧!”

“至於,聖界啼禾所提的那個對約,吾倒是可以給他一個機會,就看他最後究竟能窺得多少了!”一天齡隨即又笑了起來。

“仙界萊凱,這確實是個不錯的道胚,確實值得吾來多注意!”

“魔界嬋,嗬嗬嗬……混合道魔夢魔兩族血脈的千金,吾待你探來,且看你究竟有多少底蘊!”

“人界論玨,你唯恐天下不亂,但可有自絕天下的覺悟?”

一句一句戲之論言,儘顯無上主宰之態!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