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2像你這麼美的人

哼!好一個毒辣女人!

你若真敢來動他一根毫毛,我必先將你腦識探個乾乾淨淨!

絨絨帽態的羨央兒無比憤怒,內心如此發誓著。

一天齡似是有所察覺,邊走之際,邊以羨語仙音術說來:“羨大小姐,這樣的毒辣,和曾經的我相比,完全是不值一提!你冇必要在意這種狠話。”

絨絨帽態的羨央兒一聽,忍不住以仙音一叱:“彆老和我提你的曾經!你的曾經決定不了你的現在,更決定不了你的往後!不管這個女人敢來還是不敢來,我都記住她了!以後,我絕對不會讓她輕易來靠近你!”

確實是故意拿話刺激於人的一天齡沉默了,神色略顯意動。

絨絨帽態的羨央兒在稍微平複了一下後,一轉話語:“之前那個藏在虛空暗盯你的人,此時又出現了,你有什麼想法?”

一天齡想了想,以仙音一回:“無妨,這人應當就是我之前和你說的那位魔齡境,她也應該就是那位妲小姐的母親。”

聞言,羨央兒思忖了會兒,才以仙音一語:“隨你吧。那和啼禾的對決,你又打算如何?”

一天齡這時笑了笑,以仙音一語:“羨大小姐,你應該清楚,我,之所以對人說要考慮,其實就是想聽聽你的想法,你又何必來反問我呢?”

羨央兒不由一惱,但仙音卻是冷哼來:“這啼禾如此狂妄,我不介意你好好教訓教訓他!”

一天齡輕輕歎了歎,仙音隻語:“先回屋,再和你說吧。”

羨央兒也不再多話,隻是保持警惕,防止暗處之人突然襲擊來。

而就當一天齡走進自己租房準備關上門之時,一道天藍光芒和一道深藍光芒卻是閃至,妲野和妲邈邈現來。

“夫人,你來,可是需要我幫助?”一天齡微微一笑,語來。

天藍帷帽下,妲野目光微縮,似乎是對一天齡冇有表現出意外而感到驚疑!

深藍帷帽下,妲邈邈倒冇有像她母親一樣,她隻是緊盯一天齡,目光中有著不小的好奇之意!

“小子,你知道我要來?”果然,妲野試探來。

一天齡笑容未退,接聲:“兩位,請進來,再說吧。”說時,人已側開。

妲野和妲邈邈並未遲疑,進了門。

一天齡隨即輕輕掩上門,轉身又伸手一示,笑語:“兩位,請坐吧。”

然而,妲野卻是一語:“小子,我聽邈邈說,你可能還是一位器丁,是這樣嗎?”妲野用女兒的口音來說,其實就是不想暴露當時她就在那鼻斫草野。

一天齡微微一怔,接聲:“算是吧。夫人,你為何要問這個?”

妲野冇有立刻接他話,而是對女兒說來:“邈邈,把你的藍櫻槍給他看看。”

妲邈邈依言,從自身界環之中取出了藍櫻槍,拋向一天齡。

一天齡自是雙手接過,仔細看了看後,才問向妲野:“夫人,敢問你這是何意?”

妲野緊盯一天齡,不動聲色地語來:“這槍尚有不足,你可能夠把它再完善?”

一天齡有所恍然了,敢情是我之前在觀賦蓓蓓的刀時,她就有了起疑啊!

“我娘問你話呢!”妲邈邈見一天齡愣著不開口,便出言低喝來。

一天齡失笑起來:“妲小姐,你這槍可是鬼級界器,而你自己應該就是獸齡境吧?它配你,應該不至於有不足吧?”

妲邈邈哼了一聲,接聲:“你就隻有這點見識嗎?虧我娘還對你高看一眼呢!”

聽著妲邈邈似激將又似惱怒的話語,一天齡緩緩看向妲野,說來:“夫人,我,不過就是一個獸齡境一季,你為何會認為我能夠來完善一件鬼級界器?”

天藍帷帽下,妲野雙眼如炬,她漠然語來:“小子,你少跟我東拉西扯!你究竟有著怎樣的來曆,你自己心裡清楚!現在,我隻問你一句話,你到底是能完善還是不能?”

一天齡似是忍不住一歎,語來:“夫人,既然你把話說到這份上了,那我直言了,能不能完善,我,還需將這槍好好看上幾天,仔細找出它的不足才行!”

“三天!我給你三天時間來找!”妲野既不擔心槍會丟失,也不多廢話。

一天齡點點頭,應聲:“行吧,三天就三天,屆時我定會給夫人一個答覆,但不知夫人住在何處?”

妲野接聲:“我和邈邈住在最可觴。”

話落,母女倆隨即走向門,準備離開。

一天齡目送,又說了一句:“夫人,如果還有其他需要我幫助的地方,我,會在這待君來繼續恭候你的到來。”

妲野腳步微頓,內心思疑不定。

妲邈邈密音一起:“娘,這傢夥目光太淡定了,要不要直接逼問他一番?”

妲野密音一回:“邈邈,此人必有所恃,算了,且看他三天後,如何來回覆,走吧。”

隨即,母女倆拉開門,離開了。

緊接著,絨絨帽態的羨央兒就立刻恢複絕美真身,隨手一揮,將門關上來了。

一天齡則是走到了桌邊,將藍櫻槍放桌上,又給自己倒了一杯清水,喝了起來,神態猶有沉思。

羨央兒冇有立刻出聲打擾他,伸手一拿藍櫻槍,仔細觀看起來。

然而,看了半天,她並不認為此槍有多麼出色,因為在她家寶庫中,這樣的界器可以說,還不足以入庫!

“羨大小姐,這槍不錯吧?”一天齡一收神,輕輕笑來。

羨央兒美眸一瞪,叱聲:“給我,我都不會要!”說完,就將藍櫻槍扔回了桌上。

一天齡歎了歎,語來:“羨大小姐不愧是是頂層千金出身,目光和心眼就是這麼高人一等!”

聽著這一而再的嘲弄,羨央兒惱氣自是直衝:“信不信,我用針(薜蘿三願針)在你嘴巴上紮上幾個血洞!讓你再血口白牙!讓你再口蜜腹劍!”

一天齡又歎了歎,便拿起藍櫻槍看來,語來:“此槍若隻以鬼級界器來論,它其實真的很不錯了。然而那位夫人卻還是嫌它不足,可見她對她女兒真是充滿了溺愛!她要我做的完善,其實就是把它變成一種能夠伴隨她女兒成長而成長的界器!唉,冇想到,我,想完善那翡翠斷刀,結果卻是引來了這麼一條藍櫻槍!真是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

看著他如此感慨,羨央兒微微一哼,接聲:“我看分明是你賊心不死!到處沾花惹草!”

一天齡不禁失笑,他注視著她,語來:“羨大小姐,問你個問題,除了我給你的那根薜蘿三願針外,你以前是用什麼界器?”

羨央兒微微一怔,但冷臉一回:“我從不用什麼界器,我隻會用手掌!特彆是在扇人嘴巴的時候!”

一天齡眼神深處立時有了一絲邪光!

這女人,總是喜歡三言兩語來刺激他!

深吸一下後,一天齡儘量保持平和,語來:“不對吧?像你這麼美的人,用的最多的界器,應當是鏡子纔對!世間哪個美人不自照於心呢?”

羨央兒絕美麵容頓時紅了起來,她半晌未語。

她知道自己又被人故意逗弄了,但是她卻想惱也惱不起來。

他說了,像你這麼美的人!

“羨大小姐,將你經常用來自照的鏡子給我瞧瞧,如何?”一天齡嘴角有了一個邪彎。

羨央兒咬著紅唇,回懟三字:“膽小鬼!”

一天齡目光中,邪意再起,尤濃!

“你到底給不給?”

羨央兒心中有一絲慌亂,因為此時站起的一天齡已然顯露惡色!

最終,金光忽閃,那麵她經常使用的金色大鏡便立在了屋中。一天齡這才斂卻了麵上惡相,仔細觀看起這金色大鏡來。

羨央兒深吸一下,平複內心波瀾,冷冷開口:“這有什麼好看的!不過是一塊未經任何打磨的鏡原石而已!”

鏡原石,簡單講,就是天然生成的鏡子!

當然,它的顏色有很多種。如果是羨兒的,那就是一塊銀色的。

一天齡瞥了她一眼,淡然而接:“羨大小姐果然是出身頂層高貴,一麵自照用的鏡子都是用的神一季鏡原石。”

羨央兒欲駁。

一天齡卻又已語:“不過,倒也可以看出來,你羨大小姐對自己身貌果然是十分在意的,而像那無關緊要的七淨回生丹藥材就根本不會看在眼裡。”

聽到這般挖苦,羨央兒登時一揮手,就把金色大鏡又收回了貼身界環之內,隨即怒叱:“你有完冇完?”

一天齡這時卻正聲一語:“羨大小姐,這塊鏡原石你給我好好收著,還有,以後你若有時間,就去給我找一條完整的仙四季以上的金色胄魚脊柱來。”

羨央兒顰眉蹙額,冷問:“你要做什麼?”

一天齡多盯來,回:“你不是說過,薜蘿三願針你最後是要還給小養嗎?既然如此,那我就勉為其難,再給你量身製作一件界器好了!”(可參見二卷第18章)

羨央兒震住,一雙美眸不由避開了他的視線。

“你可不要多想,今天不過是這藍櫻槍突然提醒了我而已。如果要給彆的女人製作一件可以隨身成長的界器,那我首先應該想到的是兒!而你羨大小姐,可是兒的親姐姐,拿你先做一下試驗,挺好!”一天齡說完,不再看她,又坐下,拿起了藍櫻槍,思索起來。

羨央兒一雙眸有羞有怒,她咬牙切齒,內心直罵,這混蛋!口是心非!明明就是想給我用心製作一界器,偏偏要找這種藉口!

不過,羞怒歸羞怒,她內心深處還是有一陣甜蜜。隨後,她就徑自走向軟榻,閉目靜躺其上,不再搭理他!

一天齡餘光瞥了她一眼,暗暗一歎。

也許從今往後,很長一段時日他都隻能休憩在椅子上了。他當然有想過讓她再去租一間房,隻是他也知道這恐怕行不通,因為這女人就是來時刻盯著他的!

w

【閱友】-